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十二章 论香(上)
    白城历史悠久,九十年代设市,近十年又划了新区。以一条草河为界,河西为旧城,老车站,小旅馆,足疗店,苍蝇馆子一水铺开。河东为新城,新开的楼盘,齐整的商业街,漂亮的绿地和政府大楼鳞次栉比。

    路虎不紧不慢的过了大桥,再行一段,街道忽然变宽,眼前的建筑也似有了亮色。不多时,车子拐进了一条小巷,又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顾玙下了车,抬眼一瞧,这里不是别墅,居然是座小小的宅院。青砖黛瓦,飞檐显现,院中栽着大树,倒有几分古意。

    白城的地价虽然不高,但能住得起这房子的,实力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快进去吧,奶奶怕是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曾书飞按开电子锁,刚进院就喊道:“奶奶,我把人给您请来了!”

    话落不久,老太太从屋里出来,穿着蓝底素花的小褂,黑色布鞋,头花白还别着一只夹,显得悠闲从容。

    简单介绍之后,老太太颇为热情,笑道:“顾先生,你要是不嫌弃,我就叫你小顾了。来来来,里面请!”

    “谢谢曾奶奶,您叫什么都成。”顾玙微微躬身,落后半步。

    几人进到正厅,各自入座,保姆上了茶,老太太先道:“小顾啊,你可别怪我多事。昨天那个香拿来,我一闻,哎哟!恨不得当时就见见高人,这才让他们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您过奖了,我哪是什么高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过奖,称得上称得上。你那个香跟我见过的都不一样,冒昧问一句,你是跟谁学的手艺?”

    “家传,跟爷爷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?”

    老太太很好奇,接着问:“是本地人么?”

    “呃,不算吧,三十多年前来的凤凰集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挑挑拣拣的一说,老太太还挺惋惜,道:“你爷爷落户的时候,我刚好去省城了。现在我落叶归根,他又……唉,无缘一见啊!”

    曾奶奶很是亲和,就像跟一个晚辈闲聊。俩人的分寸感都很好,简略表明了一些自身情况,又不至于太唐突。

    那姐弟俩陪着,不时搭搭话,当然更主要的是看奶奶的态度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,老太太又请顾玙去看自己的收藏。

    几人出正厅,到旁边的一个厢房里,他进门就吓了一跳。老人家是真的爱香,里面琳琅满目,都是各种各样的手串、佛像、原木料、香炉、香盘、香匙等等,堆了整整一屋子。

    顾玙制香的道行很深,但受经济条件所限,见识却不多,此刻也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“这是莲花铜盘,当时很喜欢,到手却差了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湘妃竹的香匙,设计的很巧,就当个摆件也非常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葫芦玉香插,我去什么地方来着,见它挺别致的,就随手买了。”

    他顺着看去,却是一个单瓢的小葫芦,顶端和底部都镶着一圈白玉,顶端有小孔,可以插入线香。

    “这是宋代龙泉窑的香炉,费了好大力气才淘到手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拿起一件青瓷香炉,釉色冰清,圆润剔透,显然是真品。她对这香炉甚为喜爱,话也多了些,笑道:“再过些日子,等天气热了,正好用惠安沉来配。惠安沉本就清凉,搭上这龙泉窑最适合……哟,你是行家,我还搁这卖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也第一次见。”顾玙忙道。

    所谓惠安沉,就是惠安产的沉香,带着苦涩的凉意,很有品头。这种凉凉的香,配上凉凉的龙泉窑,简直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丫根本就没接触过,眼中光彩连连,目不转睛。老太太什么等级,瞧他神色便知一二,心道这年轻人制香的手艺绝,别的方面就差了些。

    她人生练达,没有心怀鄙视,反而愈详细的讲解,那几件珍品更甚。过了好半天,她才带着众人返回正厅。

    “小顾,你觉得我那些藏品如何?”老太太问道。

    “佩服您老,让人大开眼界。”顾玙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呵,为了这些东西我可是费尽了心血。”

    曾奶奶腰不好,坐下就习惯的往后靠,似笑似叹道:“我啊,前半辈子累死累活,现在好容易才退下来。自打接触熏香,你还别说,真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静。我有几个老朋友,如今都爱这个,没事就在一起聚聚,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哦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现在我每天都得熏上一炉,不然连睡觉都不安稳……唉,年轻时没读过书,老了却附庸风雅,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您这不叫附庸风雅,您就是风雅!谁规定人老就不能玩香了?”曾月薇的嘴皮子贼溜,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,别说您了,就我没事熏上一支,也觉得清静不少。”曾书飞接道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和乐,唯有顾玙,礼貌中带着一丝客套,似乎不太苟同。曾月薇正想试试他的水准,马上道:“顾先生,你制香的手艺那么好,不知对熏香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什么高见,我就是一技术工种。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听你这话就是谦虚,能做出那么好的香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薇薇,这没啥可讨论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挥手制止,先吩咐保姆备饭,然后才道:“小顾,今天见了面就是缘分,你可得吃了饭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都特么做上了,他还能说啥,只得应和着。

    保姆的效率极快,不久就备了一桌晚饭。没刻意加菜,就照着原本的清粥小菜多做了几份。那货没啥可矜持的,呼噜呼噜吃的杠香。

    饭后,老太太出乎意料的把那三人轰走,只留顾玙一人。姐弟俩的感觉特复杂,但又不敢违背,只得留了联系方式,揣着心思离开。

    傍晚,静室。

    这屋子在主卧旁边,很是古典雅致,正中有桌椅,桌上有茶器瓜果,一侧挂着字画,另一侧的案几上熏着一炉香。

    顾玙坐在桌前,知道对方有些私话要讲,就喝着茶闲等。

    果然,待老太太消化了食,开口笑道:“小顾,把你留下来就是随便聊聊,毕竟找个懂香的人不容易。刚才薇薇问你,我看你好像欲言又止,那能不能跟我说说,我还真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我就说说,如果不对您别见笑。”

    人家再次问起,没办法,他正了正身子,斟酌道:“熏香有千百种,大体分两个类别,一是品玩,一是药用。您刚才讲的,应该是药香。药香确实可以舒缓精神,促进睡眠,但我觉得只能当成辅助,不能依赖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话怎么讲?”对方奇道。

    “现代人熏香,多是求个静心安神,但静心是个很漫长的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我们生活中的烦恼太多,所以杂念就多,想静心,先要给自己疏通。

    从某个角度讲,咱们平日里就两个方面:一是交往,一是做事。

    与人交往,要不卑不亢,开眼界,学知识,积累智慧。自己做事,要认真负责,保持精力,从中感受价值和乐趣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生活态度,慢慢的就会让自己静下来。这就叫神清气爽,心思通达。

    至于熏药香,我们可以当养生,当享受,但千万别成了迷信,好像不熏就不舒坦。讲句难听的,那些成天勾心斗角的,那些为了生存拼命的,那些多愁善感、愤世嫉俗的……他们那么多烦恼,靠着一支香就能静心安神?这个有点,呵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,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曾奶奶先是惊讶,后是思索,此刻已满眼欣赏的看着这个年轻人。刹那间,她就推翻了之前的印象:不仅在制香上有本事,心性品格更是了不得!

    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她就算退休了,但公司的摊子,政策的变动,朋友圈子的维护,包括儿子、孙子、孙女这些小辈,哪样不得操心?

    其实她特明白,自己熏香不是清静,而是躲清静,求的就是个寄托。

    老太太经历丰富,对这番话的感触更深,当即道:“小顾,没想到你年纪轻轻,想的倒是很通透。古人怎么讲的来着,哦,朝闻道夕死可矣!”

    顾玙狂汗,忙道:“曾奶奶,您就别拿我取笑了。这些道理您都懂,只是身不由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老人攒着的心气劲儿,砰地一下就歇了。

    身不由已这四个字,就像刀子一样直直的戳进心窝子。这么多年了,儿子没说过,孙子孙女没说过,反倒一个外人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感慨,一时无言。顾玙也知有些冒昧,略微尴尬的端起茶杯,小口小口的抿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老太太恢复心神,方道,“对了小顾,你刚才说香分两类,那另一类的品玩怎么讲?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