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十一章 邀请
    凤凰sd麓,公墓。

    这里距白城不远,走另一条县道,比到山门还要近些。公墓分两块区域,外面的一块比较早,没做规划,显得非常杂乱。有石碑,有汉白玉,还有穷人家的直接立了块木牌,在角落买上巴掌大的地方,看着就很凄苦。

    里面就好多了,公墓统一砌的方形底座,里面中空,用来放骨灰盒,一排排的十分整齐。数年前,此处还空荡荡一片,如今已是墓碑林立。

    顾玙骑着自行车过来,后座绑着个竹篓,里面是纸钱和元宝,车把上还挂着塑料袋,装着香火烟酒。他把车停在入口,拎着东西到最里边,在一座墓碑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色的碑,黑色的字,上写:祖父顾修业之墓。

    他摸出三炷香,面色淡静的点燃,插在一个小巧的香炉中。香没什么特别的,只是费了心血在里面,不花哨不取巧,中正平和。

    他没带什么鲜花水果,因为到处都是清道夫,看到什么漂亮的花啊,酒盅啊,甚至供奉的瓜果梨桃,都毫不客气的偷走。

    这年头,连骨灰盒都成为敲诈的新技能了。

    除了三炷香,他又点了支烟搭在边沿上,然后便焚烧纸钱。政府鼓励文明祭祀,但国人传统如此,扫墓不烧点纸钱,活人心里总觉得不踏实。

    两捆黄纸,一袋子金元宝,遇火就着,缕缕黑烟升起,到半空才渐渐淡去。

    顾玙拿着根树枝,一边归拢着纸灰,一边随意张望。此处在凤凰山的山脚,用砖墙隔开,东麓并没有开,满眼望去皆是怪石嶙峋,杂木荒草,透着股原生态的粗糙和张扬。

    并非清明时节,上坟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今天是爷爷忌日,他待了好久,直到纸钱化作满地灰灰,才抹身转到外边——那里也有一座碑,埋着父母亲的骨灰。

    自己很小的时候,爹妈就外出打工,不晓得干什么,只知有一天同去的老乡带回口信,说是出了事故,死了七八个人,其中就有他们俩。

    从哪儿之后,爷爷便独自带他生活,直到前两年故去。他对父母的印象其实很淡漠了,也没多少感情,只是偶尔想起时,难免有些酸楚和孤单。

    顾玙给爸妈又烧了些纸钱,然后也没有回家,而是背起竹篓绕过公墓,准备上山采些香材。

    凤凰山上的资源很丰富,适合做香的也有很多。他要采的是一种圆叶香草,结花为白色,因叶片似狗爪,当地人也叫狗爪草。

    爷爷研究了好些年,现它味稍甘,性温平,炮制后可以散出一种极为冲淡、舒缓的味道,是做醒神香的好材料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他捏着拇指和食指伸进嘴里,就吹了一声响哨,在空山寂林中显得格外清晰。随后走了一程,又咻的吹了一下。

    顾玙四处瞧瞧,没看见胖兄的身影,心道可能在哪儿玩耍,或者正pia在窝里享受着贤者时间。

    东山比较原始,不太好走,他仗着身手敏捷,近乎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狗爪草非常繁密,一会就采了一竹篓,顺便又摘了些别的香材。此处空气比北坡要好,他趁着歇息的功夫,索性找了块青石静坐,再次感受天地灵气。

    像这般入静,他已经做的很熟练。

    所谓心中无物为虚,念头不起为静,许是性格和经历的原因,他现自己很适合这种状态。每次醒来都心思平和,意识凝练,犹如焕新生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次却有不同,顾玙很快就睁开眼,面带疑色。那丝小小的波动好像增强了一丢丢,可又好像没有,过于微弱,自己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他不禁皱眉,自吃了红果以来,非但没有神妙,反而迷雾重重,全无章法,倒不如以往的平凡自在。

    修行修行,真像是个笑话了……

    他坐在青石上,拄着胳膊愁。时有微风阵阵,枝叶轻摆,阳光费力的透过密林,薄光中长草茂盛,蝴蝶在花间流连。

    不远处,另有雀鸟栖枝,还有一群小虫飘飘的飞着。这虫叫蠓,俗称小咬,喜欢在夏季丧心病狂的中出人类,烦不胜烦。

    他早瞧见了那帮家伙,懒得理会。谁知那一小片黑雾越来越近,快到跟前时才嗡嗡一折,绕个弯飞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眨了眨眼,下意识的按住口袋,没错啊,带着驱虫丸呢!这东西怎么越来越不好使了?

    他以前做过测试,像老鼠这类嗅觉灵敏的,规避距离大概在五六米。嗅觉不太灵敏的,也有两三米的缓冲度。

    哪像现在,都特么飞到眼皮底下了!他不认为是自己的香有问题,那就只能是蠓虫的毛病,似乎抵抗力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“难道小咬也能吃天材地宝?”

    噫,他说完自己都不信,那也忒夸张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凤凰集啊,怎么跟贫民窟似的?”

    “盛天好像没这种居住区了吧?小地方就是小地方。”

    临近傍晚,一辆路虎停在了凤凰街道的路口处。车门一开,下来一男二女,正是曾家姐弟和李梦。

    他们跟环卫工问到了大概住处,便颠颠的过来拜访,到了地方一瞧,姐弟俩难得达成共识。

    此地鲜有富贵气息,甭说路虎,就一辆科沃兹戳在这儿,来来往往的都会扫几眼。三人拗了一会造型,便拽住路人细问。

    周围都是邻里街坊,很快打听到了具体住址。他们跟绕迷宫似的拐来拐去,终于瞧见了一座老旧小院,连门头的白瓷砖都缺了一块。

    大门敞着,三人对视一眼,边往里走边喊道:“有人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么?”

    顾玙刚回来不久,正在西屋炮制狗爪草。

    制香的前期工序极其繁琐,根据香料性质的不同,可经过煮、蒸、炒、灸、泡等十几种程序,就为了脱除异味。

    狗爪草有一股腥气,所以要用水泡,3o度的水,大概泡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他刚把材料浸入桶里,就听外面有人喊叫,拔开窗帘一瞧,不由皱了皱眉。他甩门出来,就站在屋前问:“你们找谁?”

    哟!

    旁人没怎么着,曾月薇倒意外了。她本是带着探究、质疑、忿恨的心情前来,结果这一瞧,甭说别的,光这身皮相就有些气质。

    只见对方长腿坚腰,脊背挺直,嘴唇稍薄,噙着股温润和倔强。不算特有男人味儿,却波动着年轻**的大把美妙。

    毕竟这年头,社会审美越来越往拥有大**的女孩子身上靠拢,想拎出一只纯正的爷们特不容易。

    她压住情绪,自己被怼固然不爽,但眼前还是奶奶的事情要紧。

    曾书飞也怕老姐坏事,便抢先道:“我昨天买过你的香,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记得,你找我有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咱们能进去说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顿了顿,还是侧身让过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几人进了屋子。姐弟俩并不笨,对这个穴居人的原始窝棚不仅没有半点鄙视,反而充满了善意的兴趣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炕,坐上去左摸右摸装的跟真事似的。

    顾玙没闲心掰扯,直接道:“两位找我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曾书飞,这是我女朋友李梦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叫曾月薇,这是我弟弟!”

    她才用不着别人介绍,笑问:“帅哥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我叫顾玙。”

    “玙?是子鱼的鱼么?”

    “不,是玙璠不作器的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顿时有了底,能拎出这句话,起码肚子里是有点学问的。

    曾书飞决定开门见山,笑道:“顾先生,我就直说了。昨天是我奶奶生日,她平时喜欢熏香,我不买了几个香囊么,就拿给老人家看。结果奶奶特别喜欢,一定让我来找你,说自己年纪大,腿脚不方便,不然就亲自拜访了。今天过来,就是请你到家里一叙,跟奶奶见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有些惊讶,斟酌道:“老人家喜欢我的香,我很荣幸,但人就不必见了吧?何况我还有事情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可以等。你可不知道我奶奶的性子,盯上一件事就没完没了的。你要是不去,咱俩回去没法交差,她肯定还得问。真要急了,说不定自己就过来了。再说你就是见个面,聊一聊,也不耽误多少功夫。”曾月薇也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咱们车接车送还管饭,售后绝对靠谱!”曾书飞继续添火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知道,咱们上午还爬了趟山,问了环卫工才找到这的。就冲这个,你也体谅体谅我们吧?”李梦最后暴击。

    好嘛!

    话都到这份上了,他不便再拒绝,只得道:“那你们得等等,我有些材料要炮制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你尽管忙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顾玙给倒了三杯水,又拿了点水果,就钻进屋子继续鼓捣。他始终觉得莫名其妙,哪个老太太这么闲,还非得看看人?

    他在西屋忙,仨人在东屋等,一等就是俩小时。曾月薇屁股都要烂了,今儿一天没干别的,各种体位的菊坐。

    就在她忍不住要冲进去抢人时,那门终于开了。顾玙出来洗了洗手,抱歉道:“不好意思,久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现在可以走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四人上了车,直奔东城而去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