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十章 云深不知处
    次日,凤凰山。

    姐弟俩刚起床就跑了过来,连饭都没顾得上吃。时间尚早,只有第一批抵达的零散游客,稀稀疏疏的进了山门。

    曾书飞还带着李梦,各种腻腻歪歪,五成习惯五成故意。曾月薇平日有锻炼,登山倒不费劲,就是被强行喂狗粮,心情特糟糕。

    没有长辈在场,他们懒得装和睦,要么互不理睬,要么互相嘲讽。李梦最尴尬,只能两头应和,生怕吵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爬到半山的休息区时,见此处商贩众多,设施齐备,便略作休整,半小时后又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很好,风清日和,还带着丝丝微凉。他们越爬越高,山间景致也随之变化,只觉层林碧瘦,空谷幽幽,再往上看,山巅似有云雾缠绕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即便再浮躁的人也会安静几分。曾月薇第一次来,不禁叹道:“没想到这凤凰山也有些气韵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你就该哭了,到老牛背的时候可别腿软。”老弟不咸不淡的甩来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懒得搭理,转头问:“小梦,那人真是个摆摊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昨天他就在上面卖东西,我还看见一只小松鼠,好可爱好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制香的手艺那么高,怎么还在山上摆摊呢?”她始终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可能,可能人各有志吧。”李梦随口应道,只惦记着那只小松鼠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各有志?”

    曾书飞却哂道:“制香不能当饭吃,现在传统手艺那么没落,宣传、营销、拉关系,哪样不用钱?除非申遗保护,政府扶持,不然有几个不清苦的?”

    “哦?那只能说明两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曾月薇瞥了一眼,讥讽道:“第一,这个人很蠢。第二,当地政府更蠢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那货冷哼一声,倒是没反驳。明摆着啊,如果相关部门有脑子,挖掘并重视起这门手艺,再加上是旅游区,正儿八经的往外一推,那是双方受益的事儿。

    就算此人没有牛逼的传承,但可以碰瓷儿嘛!像很多说不清来路的民间技艺,不都是一推二炒三碰瓷么?

    姐弟俩按照自己的逻辑,给此事做了个定论,随即继续冷战。又行了一程,终于到了那段阶梯下,李梦有些欢快的叫道:“上面就是了,快点走吧!”

    “小梦,你要真喜欢,回家买只仓鼠不就行了?”曾书飞瞧出她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“仓鼠跟松鼠能一样么?仓鼠就知道吃吃吃!”

    “那松鼠也是吃吃吃啊!”

    “切,你不懂!”

    随着几句斗嘴,三人拾阶而上,这台阶很陡,斜斜的很费力气。走着走着,头顶的天空渐渐低坠而清晰,伴着白云悠悠,纯净剔透。

    半响,终到了顶端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曾书飞昨天爬了一遍,今天又爬了一遍,体力有点消耗过大。他轻轻喘着,老姐却四处瞄了瞄,急道:“人呢?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那边,往右……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他就像只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,张着嘴不出声音。只见平地,长椅,繁茂沧桑的老树,树下却空空荡荡,不见一人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曾书飞顿时炸毛,绕着平地就溜了一圈,又惊又气。偏偏老姐还火上浇油,巴拉巴拉的追问:“哎,你知道他叫啥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是哪儿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电话肯定也没有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曾月薇伸手一点,道:“说你蠢还真是蠢,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来找人?”

    “行了!摆摊子的不都天天在这儿么,我怎么知道他今天没来?”曾书飞也吼道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上哪儿找去?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问谁去?”

    气氛一时紧张,李梦左右瞧瞧,很懂事的劝道:“你们先别急,人家可能还没来呢,咱们等会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硬拽着男朋友坐下。

    曾月薇顿了顿,也一屁股坐在长椅上。其实她也烦躁,但见对方这副失态的德行还是一阵暗爽。

    以现在的情况毫无办法,三人只能耗着干等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上来的游客越来越多,头一回爬的自然不奇怪,老驴就难免嘀咕几句:“哎,我记着这块有个摊子来着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上次的茶叶蛋好吃,今天还想尝尝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不干了吧,唉,那小伙子我记得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待几拨游客过去,此地恢复清静。除了一个环卫工上来,将垃圾筒里的黑塑料袋换了一下,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许久,曾书飞又一摸手机,忍不住叫道:“都特么快中午了,再懒的家伙也该出门了吧?”

    “兴许人家今天就不来了,得了,白跑一趟!”

    曾月薇是不想耗了,起身道:“我下山了,你们要等就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小飞……”

    李梦肚子饿得咕咕叫,眼巴巴的瞧着男朋友。曾书飞纠结片刻,无奈道:“算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三人败兴而归。

    到老牛背的时候,某个家伙就更失望,老姐眼皮都没眨,噌噌噌就过去了。倒是李梦又吓得肝颤,自己连拉带拽的勉强通过。

    算上今天,姐弟俩已经耽搁了三天,他们在公司各有项目,不能离开太久。本打算今天搞定的,结果对方闪避值爆棚,竟然mIss了。

    心里有事儿揣着,俩人都挺着一张苦逼脸,一路无话。午后时分,他们到了山门的大广场,只见游人甚多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曾月薇正待出去,忽地随意一瞥,见广场边有个穿橙色衣服的环卫工在收垃圾,貌似有点面善。她心中一动,死马当活马医的拐过去,招呼道:“大爷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那老头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问您个事儿,您在这干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五,五年了。”老头比较蒙。

    “哦,那山上的那些商贩您都认得么?”

    “认得,认得。”对方点头。

    哟!

    曾书飞一听,也拉着李梦跑过去,听老姐又问:“那我打听个人,就是老牛背下面有个卖东西的小伙,您认识么?”

    “老牛背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想了想,随即道:“哦,你说小玙啊!他那个人可好,每次都陪我唠唠,我也不用收拾,他都给扫干净了,有时还给点吃的喝的。咋,你要找他啊?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们找他有点事,但他今天没来,您知道他能在哪儿么?”曾书飞也问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?哎呀,那我可说不好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眯着眼睛,沙哑的笑道:“他肯定就在山里啊!”

    (已经签约了,另外友情推书《略国》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