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九章 高人
    所谓文玩天下,自古时起便风气甚浓。葫芦、核桃、紫砂、折扇、笔筒、玉石等等,数十种小器各有其道,痴迷者众多。

    玩香,便是近年兴起的一个门类,认知少,精进难,价格又偏高,拥趸比较固定。其中又分两种:一种是喜好手串,亲自去产地收料,捡起一块或真或假的原香料,跟赌玉类似,考的就是眼力和运气。

    另一种是偏好熏香,寻到上好的线香、丸香、散香,在静室以铜炉熏之,或独自饮茶,或三五好友相聚,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而无论哪一种,都与制香无关。因为制香是手艺,是道行,玩香却是生活情趣。

    沉香是极其名贵的香料,且有很高的药用价值,这点毋庸置疑。只是到了近代,被一些炒家疯狂营销,好像变成了天材地宝一般。

    按照业内习惯,沉香一般分倒架、水沉、土沉、蚁沉、活沉、白木,奇楠七种。

    白木最廉,奇楠最珍。至于水沉,通常有两种说法,一是指香材倒伏埋在沼泽里,经生物分解,再从沼泽区捞起来。一是指香材的密度大,可以沉入水中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都是比较珍贵,也比较常见的一种。

    曾月薇送的这串珠子,属于高品相,少说得几十万冒头。曾国祥对子女的管教颇严,少有浪荡放纵,她掏出这笔钱,怕是刀刀见血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因如此,才令席间众人吃了一惊,立时高看。

    她也暗自得意,听老太太问及,便笑道:“对啊小飞,你准备了什么礼物,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曾书飞还没动作,李梦倒是心惊胆颤。她家也算小富,但结构简单,从没有这种狗屁倒灶的烂事。姑娘又不傻,自能感受到桌上的明枪暗箭。

    她不懂香,只觉着那香囊是一堆蒙人的破粉,顿时紧张不安,为男朋友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带小梦去爬山,无意间看到这个清蕊香。我觉得味道很特别,就买来给奶奶瞧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曾书飞也摸出一个小盒子,起身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老太太接过,见里面是只深蓝色的香囊,做工粗糙,还不是用绸缝的,仅仅是一块破布。她心下好奇,随手打开盒子,低头一闻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下,顿觉一丝清甜沁入心脾。刹那间,仿若此时此地,此情此景,所有的一切都隔离开来,唯独自己被悠然素雅的味道萦绕于身。

    更奇妙的是,这股悠然中,还带着隐隐的高绝之意。

    话说品香有三境,品料,品味,品意蕴。甄鉴原料,赏玩味道,感悟意蕴,三个层次逐渐提升。前两者都是有形的,可描述的,后者却各凭心境,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老太太手里的这个香,正是有意蕴的。清蕊清蕊,恰若一位山中高士,不理尘埃,绝世独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曾奶奶捧着香囊,一言不。好一会儿,她才略微抬眼,默默的把香囊收好。

    大家不明所以,大眼瞪小眼的来回对视,姐姐面色复杂,弟弟极力淡定,手心却攥了一把细汗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曾国祥问了句:“妈,怎么了?这香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“哦,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摆摆手,面向孙子道:“小飞,你说你在哪儿买的?”

    “在,在凤凰山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白城这个凤凰山?”

    “啊,对!”

    “这个多少钱?”

    曾书飞顿了顿,尴尬道:“六十块一个,我买了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小飞,六十块钱的东西你也好意思当礼物?就算你空着手来,奶奶也不会怪你,何必随便糊弄呢!”

    曾月薇脑筋清楚,没有吭声。在座的某位小姨却是她的派系,忍不住出言挑衅。

    谁成想,老太太直接喝了一句:“你闭嘴!”随后又接着问:“小飞,另外两个呢?”

    “这,这呢!”

    他赶紧拿出另两只,并老实交待:“我拆开过一个,想看看是什么料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哪一只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听,当即也拆开香囊,倒在手里细细鉴别,一会道:“你觉得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我就闻出来有茉莉,别的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茉莉,好像还有鸡骨香,至于其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叹道:“我也不清楚。这香跟常见的完全不一样,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惊讶,老太太在玩香一道有些悟性,短短数年便造诣颇深,在省内香友群里也是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她说奇怪,那便真是与众不同了。

    跟着,她见大家脸色各异,气氛略显紧张,又笑道:“没事没事,我不是生气,我是感慨。这香料暂且不说,单看这制香的手法……”

    她拈起一小撮香粉,然后手指一松,那些粉末竟像细沙一样,扑簌簌的顺着指尖滑落,带着一种独特的柔软和质感。

    老太太往后一靠,不禁轻叹一声:“没想到这小小的白城,还真是有高人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了!

    曾书飞见状,在桌下狠狠挥了挥拳头,这一把果然压对了!他按住心中欢喜,偏头瞟了眼老姐,那女人脸蛋刷白,忿忿不甘又得强装欢笑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他愈加欢快,趁热打铁道:“奶奶,您要是对那人有兴趣,我明天再爬趟山,把他请下来跟您见见?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!哎哟,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呢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兴致极浓,补充道:“你明天一早就去,就说我年纪大了,身子骨不中用,不然真想登门拜访。对了,你给我客客气气的,不许犯浑!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,您都说是高人了,我还不得恭恭敬敬的。”曾书飞各种卖乖。

    艹!

    曾月薇恨不得把弟弟掐死,不过转念一想,立时道:“奶奶,明天我跟小飞一块去吧,我也想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眼睛一扫,应道:“那好吧,你们就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艹!

    曾书飞恨不得把老姐掐死,本来只有自己知道那个老板,这下妥了,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不过老佛爷已经话了,只能捏着鼻子认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是波涛暗涌,各有得失,所幸在快结束的时候,老太太随口问了句:“国祥,小飞现在在公司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主要负责策划方面,想了好些创意,干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孩子既然有能力,你做爸爸的也别太严格了,该鼓励就得鼓励。”

    “对,您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甭看老太太退居二线,股权还是**的,公司也有一大票老臣子。曾国祥充其量只是个执行总裁,大主意还得听母亲的。

    这对儿女的事情本就犯愁,目前看来,老太太比较倾向于孙子,他也乐得给机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深夜,酒店的浴室内,曾月薇正拿着瓶卸妆水卸妆,结果越想越气,抬手就砸在了地上。上千块的卸妆水四分五裂,碎片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她还不解气,又伸脚胡乱踢着,好一阵才消停。

    没办法,惨败啊!

    光是那串珠子,她就费了好大的心血才弄到手,一切都计划好的,谁知那个家伙不按套路出牌。

    呸!什么破烂清蕊香,说的那么玄乎?

    曾月薇对香从来就不感兴趣,只是为了讨好老人才接触一点。她心里清楚,奶奶同意让自己前去,一是顾及她的脸面,二是不想让弟弟太得意。

    可毕竟,弟弟那边已经占了先手。

    “哗啷!”

    她又用力踢开一块碎片,心中暗恼:我倒要看看,究竟是什么狗屁高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另一个房间里,场面却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衣衫满地,被褥散乱,床上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正相拥而卧。纵是激情过后的贤者时间,曾书飞也按捺不住兴奋,左手搂着女朋友,右手夹着烟,嘴里一个接一个的吐着烟圈。

    李梦瞅着无奈,提醒道:“小飞,你别高兴太早了,你能不能当上主管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没确定,那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烟捻灭,笑道:“奶奶的态度你又不是没看见?只要把那个人找来,这事基本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找到他想怎么办,拉拢过来么?”

    “拉拢还谈不上,等俩人见个面,如果奶奶真的非常看重,那才是我示意的时候。到哪会儿,就看我跟我姐谁的条件更优厚了。”

    曾书飞兴致又起,翻身压了上去,边亲边道:“不过这确实是条路子,我得先打好关系才行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