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八章 曾家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玙一怔,眼睛从上边耷拉到下边,溜溜的把对方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年龄跟自己差不多,面皮白嫩,眉目间略显尖锐,穿着一套浅灰色的运动休闲装,敞着怀,脚踩着一双驼色的登山鞋。

    一瞅这双鞋,妥了,狼爪最新款,起码得小五千。

    他不经常网购,只喜欢在各种网店上闲逛,就跟女人逛街逛到天荒地老就是不花钱一样。眼前这位明显是个富二代,当然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对方能闻出自己的香。

    闻出来的,他愿意卖;闻不出来的,他也不得不卖。本着当婊子又立牌坊,渴望赚点钱又不甘不愿的拧巴属性,这位壕简直太体贴了!

    “这三个都是清蕊香,你买一个就行了。”他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给我装上吧。对了,你还有别的香么?”男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了,就这三个。”

    顾玙把香囊放好,盖子一扣,推过去道:“一百八。”

    对方利索的掏钱,一手抱过盒子,斟酌了片刻,又问:“老板,这香是你做的么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都放了什么,闻着挺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对这个真挺感兴趣的,要不你说个价,把这方子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极力装作单纯懵懂的样子,顾玙却瞄了一眼,笑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啧!

    男生特尴尬,也有些羞恼,刚想作又生生压了下来,转身到那边,喊道:“小梦别玩了,该走了!”

    “再待会吧,你看它都要吃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走就赶不上吃饭了!”

    这句话似乎很有说服力,女孩子一听,便拍了拍手上的碎屑,又跟松鼠告了别,才慢吞吞的凑过来。

    她见男朋友抱着个盒子,奇道:“你买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香?”她愣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呃,古人带的香囊知道吧,类似那种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肯定被骗了!这种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,里面都是化学剂。”女孩子小小埋怨着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男生回头瞧了瞧,见那老板正拎着笤帚,清扫地上的花生壳,一只松鼠嘲笑了几声,又颠颠的窜回树上。

    他转过来,声音放低,似自言自语道:“或许晚上就要靠它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傍晚,白城。

    一辆银色的路虎停在街边,车内坐着一男一女,正是凤凰山上的那两位。

    男生拿着一只香囊,小心翼翼的拆开,那封口一松,就露出里面的粉末。浅棕色,磨碾的极为细致,一粒粒饱满匀称,带着淡淡清香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挑了挑,努力辨认着,忽而皱眉,忽而舒展,忽而伸出舌头去舔弄。女朋友一脸痛经的瞧着他,忍不住爆道:“曾书飞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他晃过神,道:“我看看都用什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看明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啊,有几种材料太怪了,不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女朋友已经推门下车,撂挑子闪人。

    “哎哎,小梦!”

    他连忙追出去,拽住对方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现在正是关键时刻。我跟我姐争得死去活来,我爸也拿不定主意。这次要是把奶奶哄开心了,那基本就成了!”

    “就靠这个?”女孩子指着那堆破粉,

    “唉,你不懂……”男生也盯着粉末,神情微妙。

    话说这哥们叫曾书飞,女孩子叫李梦,交往两年。他奶奶是白城人,年轻丧偶且育有一子,正赶上改革开放,就提着心气外出打拼。

    奶奶也是能人,硬是在省城打下一片基业,创建了一家建材公司。曾书飞的父亲叫曾国祥,另有一个姐姐叫曾月薇。父亲接掌了公司,他跟姐姐毕业后,也在自家企业工作。

    姐弟俩很有才干,父亲就想提拔一人做项目主管。位置就一个,手心手背都是肉,怎么都不好选,就一直拖着。

    而奶奶退休后,就买了座宅子,回到白城颐养天年,近些年又迷上了玩香。今天正逢生辰,一帮人便跑来祝寿,姐弟俩心思相同,都想利用这个机会上位。

    而曾书飞受到熏陶也好,刻意取悦也罢,对玩香倒真有一些喜爱。这个清蕊香新奇别致,很合胃口,他就干脆赌一把。

    俩人在车里坐了半天,他始终没猜出香材成分,看看时间不早,只得暂时作罢。

    路虎在主干道走了一程,便拐进了一条巷子,停在了一家饭店门前。这家店门脸不小,黑匾金字,两边挂着大红灯笼。

    服务生一瞧这车,笑得就跟朵月季花似的,连忙拉门道:“二位请进,请问订了位置么?我领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曾书飞冷淡的应了声,拉着李梦直接上楼。服务生被糊了一脸,只得尴尴尬尬的缩回门口。

    到了二楼包厢,一推门,里面满满登登坐了十几位。

    “奶奶!”

    “爸,妈!”

    “小叔,小婶!”

    他溜圈问候,轮到一个短女子时,忽地顿了顿,笑道:“姐!”

    “小飞,怎么这么晚啊,都等你半天了!”

    女子正是曾月薇,五官精巧,就是跟弟弟一样,带着股尖锐之相。她不软不硬的来了一句,小婶又突然冒出来,拉过李梦抢着介绍:“姑姑,这就是小飞的女朋友,我见过一次就喜欢的不得了。您看看,跟我们家小飞是不是天造地设,郎才女貌?”

    “哦,这就是小梦吧?来来来,坐奶奶这边,小飞你也过来。”

    曾奶奶身量不高,面容和善,招手让俩人坐下,又道:“小梦啊,老听小飞提到你,说是又温柔又漂亮,今天一见,哎哟,我孙子果然有眼光!”

    “谢谢奶奶,小飞也非常好。”李梦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还在念书呢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正念研究生呢。”

    “将来有什么打算么?”

    “呃,我学的中文专业,可能考个教师证,去学校当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当老师好啊,教书育人。我当年就是没好好读书,吃了不少苦,不错不错,奶奶支持。”

    贱人!

    那边聊得火热,曾月薇却暗自冷哼:特意把女朋友带来讨老人欢心,这种招数忒无耻了!她跟男朋友刚刚分手,不可能凭空变出一个,不过幸好有别的准备。

    其实呢,姐弟俩原本的感情不错,后来才搞到水火不容。木办法,那么大的一家公司,十几亿的资产,谁能不动心?

    席间都是自家人,没什么客套生疏,气氛很是热闹。曾奶奶虽然退休了,在商场鏖战半生的眼力和经验却没落下,她自然看得出,这些后辈一肚子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她也懒得管,只要不弄的乱七八糟,就乐得当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。特别是孙子和孙女,在她看来,互相竞争是必要的,但不能过亲情的底线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曾国祥作为一家之主,自起身道:“我说几句吧,今天是母亲寿辰,也是家宴。大家各有各的忙,聚在一起不容易。来,咱们一起举杯,祝老人家福如东海,健康长寿!”

    众人哗啦啦的站起来,称呼也是不同:

    “妈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“姑姑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“奶奶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咔咔碰了杯,皆是一饮而尽,只有老太太抿了口温酒。

    曾月薇见时机正好,便拎过一个礼盒,笑道:“奶奶,这是我特意准备的礼物,虽然不贵重,但费了不少力气,您可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哟,还备什么礼物啊,知道你孝顺……薇薇,那我就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接过礼盒,拆开包装一看,里面是一个小锦盒,还有一个长长的香筒。再次拆开一瞧,锦盒里是串深褐色的木珠子,香筒里自然是线香。

    老太太识货,见那珠子油色醇厚,纹理天然,味道淡雅而绵长,便知是上品,赞道:“薇薇有心了,这是琼州水沉吧?”

    “奶奶就是厉害,一下就说中了!”

    曾月薇身子前倾,抿嘴笑道,“这是我自己去琼州选的料,差点让人给骗了。还有那线香,也是上好的安神香,最适合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不错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点点头,虽然欣喜,却未有太多表露。她收好东西,又略微期待的看向了曾书飞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