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章 搞事情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那青蛇越来越近,松鼠的脚被缠得很死,徒劳的奋力挣扎,叫声已然尖锐。文学迷WwΔW.WenXUEMi.COM

    “叔,你等我会儿。”

    方叔看着没兴趣,挥挥手就想走,顾玙却不忍心,放下挑子就拐进树林。他踩着茂密的杂草,出沙沙的脚步声,两只动物都有察觉,齐齐往这边瞧。

    “咕咕!”

    松鼠挣扎的愈拼命,青蛇却吐了吐信子,似有烦躁之意,因为它闻到了一股很熟悉又很讨厌的味道。

    顾玙没有多想,仗着身揣香丸,一步步朝那边走去。但到了近前,他不禁诧异,那蛇只是躁动不安,竟没像以往那样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咦?这不科学啊!

    难道香丸失效了?不应该啊,我最近才配的。

    正当他奇怪的时候,青蛇又咝咝的吐着舌头,竟不管眼前这个人类,继续游向猎物。好像在它的认知里,那松鼠身上带着某种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!”

    顾玙见状,立马捡起一根较长的树枝,决定正面肛。那蛇似感到危险,猛地挺起头,黑色的竖瞳陡然收缩,带着冷血动物特有的阴冷凶残。

    他也不含糊,小时候没少上山打蛇,当即攥紧树枝,死盯着对方的七寸。而就在此时,忽听“砰”的一声,一块石头从背后飞了过来,擦着青蛇的躯干砸落。

    “喔喔!”

    只见方叔还拎着块碎石,嘴里乱吼着,快从后面赶来。甭看动作滑稽,气势倒很威猛,青蛇见了便是一顿,似在估量双方的战斗力和损失比率。

    最终,它眼皮一耷,还是不甘愿的抹身逃走。

    “咝!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顾玙的脊梁骨忽冒出一股凉气,那青蛇临走前的一瞥,分明带着一种**裸的仇视。

    这是要成精啊!

    他晃了晃脑袋,按住心神上前,将松鼠的脚解开。所幸没受伤,就是有些僵硬,小东西溜达了几步,又是活蹦乱跳的一只好鼠。

    “行了,没事了,滚回去啃花生吧!”

    他起身,开玩笑似的摆手再见,谁知那松鼠将小爪子合拢,竟也拜了一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呆住,碰到一只,还能说是偶然,同时碰到两只,就特么很诡异了!他恍惚片刻,再一抬眼,那小东西早跑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小玙,别愣着了,快走吧!”

    那边,方叔扯着嗓子招呼,他醒了醒神,应道:“来了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小的时候蛇才多,后来都打干净了。我也好久没见着了,怎么突然又冒出一条?”

    “山这么大,指不定就藏起来了,不过那蛇倒挺漂亮的,连点杂色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俩人边走边奇怪的谈论此事,他们已经耽误了不少功夫,中途没再停歇,挑着担子一口气到了山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三个茶叶蛋,两瓶水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“玉米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三块钱一个,五块钱俩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来两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老板,你能帮我们拍张照么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在哪儿拍?”

    顾玙拿着相机,对着在护栏边搂搂抱抱的情侣咔嚓咔嚓,并在心里拗出一只单身狗的冷漠脸,笑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午后,老牛背下的休息区。这会正是游人最多的时候,从早上开始爬山,按平均脚程算,刚好在这个时间抵达。

    凤凰山最大的休息区在半山,游客多,商贩也集中。顾玙是后入行的,抢不到位置,只好往上窜了几截。

    算是有利有弊,此处虽然偏僻,却是高处唯一的休整点,属于独门生意。

    天气转暖的好处特明显,今天的游客比昨天还多。不到两点钟,顾玙备的料已经卖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几只破了皮的鸡蛋和一棒较小的玉米。

    连续三拨游客过后,闹哄哄的场面总算清静。他照旧拿起笤帚,归拢散落的垃圾,然后捡起几个空瓶子。

    倒不是素质高,只是见不得这山脏乱,矫情点的说法叫,洁癖。

    听着就特滑稽,一个土豪一个白领一个老师一个大学生有洁癖,这都很正常。但一个在山上摆小摊的有洁癖,拜托,你们连像素都不一样好伐?

    “咣啷!”

    顾玙把空瓶扔进一个编织袋里,那里已经装了不少,也能换上几块钱。他拎过马扎坐下,边玩手机边等客人。

    许是高峰已过,旅游团再也没见,只有三三两两的闲散游人。他干脆懒得卖了,捡起那棒玉米,开始吃自己的午饭。

    “唉,人生一路一起走,谁抽ssR谁是狗!”

    移动爸爸的信号不错,他鼓捣了一会游戏,满脸苦逼的退出来,显然,又肝到了蛋疼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他刚把玉米棒塞进垃圾袋,就听到某个耳熟的叫声,扭头一瞧,竟是早上的那只大松鼠蹲在后面。

    用蹲字来形容,好像很奇怪,但它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后腿弯曲着地,上身挺立,脑袋一晃一晃的特像一只大尾巴狼。最神奇的是,它的前爪还抱着一枚深红色的果子。

    见人类望过来,它爪子一松,那果子扑的掉到地上,还滚了两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默默的看着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它默默的看着顾玙。

    场面又一度非常尴尬,过了会,松鼠可能知道这个愚蠢的人类智商不足,便俯下头,用鼻尖一顶,那果子咕噜咕噜的就滚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报恩么?那给我换只白狐行不行,松鼠有点1o啊!”

    他蹲下身,一边嘀咕一边捡起果子打量。这东西有点像山里红,外皮光滑细嫩,没有任何斑点,还有股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这不明来路的玩意儿,我吃下去不会变得很奇怪吧?一瞬间,他脑中闪过比利海灵顿、真田悠斗、特里斯坦布尔巴拉巴拉一串伟大哲学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艾玛,简直太刺激了!

    “咕咕!”

    顾玙颇为犹豫,松鼠倒急了,上串下跳的开始乱叫。他又想了想,算了,这凤凰山上的花花草草什么没见过,不至于有毒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洗了洗,毕竟一只松鼠想运送东西,除了搁腮帮子里含着木有第二种方法。他冲了好几遍,才拈着红果往嘴里一送,嚼都没嚼就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知是酸是甜,是苦是涩,只觉得红果入喉,竟似没经过消化一般,直接气化成一道凉意,入肠胃,入五脏六腑,入四肢百脉……每个细胞,每条经络都被缓缓滋润着,说不出的舒畅美妙。

    而随着这种美妙深入,顾玙的面色渐渐平淡,就像没有活气一般。身体的奇异感觉让他忘掉了一切,甚至正常的思维已经停止。

    可偏偏,他脑中尚存一点意识不灭,这点意识就像团火焰,在一片空洞黑暗中来回飘荡。同时,那道凉意仍在体内运转,两者就像互相较劲,谁也不肯先行消散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,那道凉意率先支撑不住,似化作一条银龙突然往下游走,目标正是顾玙的丹田。

    此刻,如果他能内视自身的话,便可清楚的看到一道白气在丹田处缠绕盘旋,渐渐形成了一个漩涡。

    那漩涡的吸力越来越大,越来越强,然后轰的一声,像有什么东西炸开——白气彻底消失,转而一片雾蒙蒙的气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顾玙睁开眼睛,现自己莫名其妙的躺在地上,还好四周无人。他嗖地站起来,晃了晃脑袋,只觉头清目明,精神矍朗。

    枝叶摆动,野草勃,花间有蝶飞舞,整个世界从未有过的精致和充满生机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生了什么,但知道一定生了某些神奇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细小的叫声再次传来,他瞧了一眼pia在地上农民蹲,正歪头打量自己的肥大松鼠,不由疯狂吐槽:

    搞事情啊!我活了21年,你特么居然给我改设定!!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