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章 顾玙(上)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似乎小山城总有一种共同的特质,比如安静,悠闲,没那么多狗屁倒灶的破事。文学迷WwΔW.WenXUEMi.COM其实呢,搁哪儿都一样,都在为了生活奔波,谁也不比谁洒脱。

    这年头,悠闲的前提是有钱,没钱的悠闲,那叫二流子。

    顾玙不是有钱人,也不是二流子,只是个勤劳的搬砖工。这会儿,他正挑着担子从另一条小径下来,到山脚再走半刻,便拐到了一条土路上。

    如果山门是正面,这里就算侧面,只有本地人知道。每天清晨,小贩们骑车赶到这儿,然后挑着东西上山,黄昏时再下来。

    土路边还有一户人家,主人是个老鳏夫,他的工作就是给小贩们看车——如果倒骑驴也算车的话。

    “咣啷!”

    顾玙今天有些晚了,推开院门就见自己的破车孤零零的戳着,便扯着脖子唤道:

    “大爷!”

    “大爷!”

    喊了两声,没人答应,他扒着窗户看了看:那老爷子正在里屋歪着,瘪着嘴张张合合,不晓得是睡是醒。

    他也没去吵,只把东西堆上车,然后捡了两棒嫩一点的玉米以及两个鸡蛋,轻手轻脚的放在堂屋,这才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土路难行,坑坑洼洼的很颠簸。

    顾玙骑了一会,就到了一片特粗糙的居住区。这里多是平房和瓦房,少有那么几栋二层小楼,各家以胡同串联,绕来绕去的就像座迷宫。

    而向东边远望,却能看到好些高层建筑——那是白城的市区。

    近些年城市外扩,很多小村子都被并入改造,说乡下不是乡下,说城里不是城里,耕地没了,连村子都不许叫,人家叫街道。

    此处本是凤凰集,叫了几十年了,现在就成了凤凰街道,在白城的最最最西边。住房很破,居民很穷,当然政府要脸,基本的市政建设还是有的:比如自来水、数字电视、宽带,以及某些公共设施。

    不过老少爷们就特纳闷,搁村里装个健步机,划船器,踩个破铁轮子各种扭屁股有个毛用?

    “哟,小玙回来了?今天包饺子,一会给你送一碗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婶儿,昨天我还惦记这口呢,我就馋您这白菜馅饺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小子就是嘴甜,先回屋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,您也慢点。”

    跟一个胖大妈打完招呼,顾玙在一座小院前停了下来。院里是三间旧瓦房,正中堂屋兼着厨房,左右是东西屋。院子中间则是条碎砖路,两边种着几排葱。厕所和杂物房各在边角,房根下还堆着一些劈材和玉米。

    在这里生活,基本就不用锁大门,他把车停好,就进了屋子。今天会比较轻闲,茶叶蛋还够明天的量,玉米在山上现烀,都不用准备。

    他随便洗了洗,就翻出账本开始记账。

    随着天气转暖,旅游项目逐渐回温,凤凰山的游客也明显增多。最近的生意都不错,每天大概有八十块的纯利,粗略一算,这个月能赚到两千多。往后更是旺季,能涨到四五千。

    顾玙心中欢喜,刚把账本收起来,就听外面有人喊:“哥,我妈让我给你送饺子了!”

    接着门帘一挑,进来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,简单干净的衣裤,脸蛋很圆。她手里捧着一碗饺子,还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来来,给我!”

    他连忙接在手里,把折叠桌放好,问:“你们这么快就吃完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,我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减肥啊?”

    “嗯嗯,你看我的脸。”她扯了扯自己的胖脸。

    “啧,跟你说过多少次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坐在炕沿上,教育道:“你这才叫可爱呢,别跟你班上那帮锥子脸学,知道啥叫元气美少女么?”

    切!

    小姑娘撇撇嘴,不以为然,可随即又坐在对面,似有所求,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特可怜。

    “玩吧玩吧!”他无奈。

    “嘻嘻,谢谢哥!”

    妹子颠颠的凑到电视旁边,那里有张桌子,桌上有台老式的笔记本电脑。她熟练的摆弄着,不一会,就听各种软件的提示声倍儿巴乱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摇摇头,夹起个饺子一口就塞进去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叫方晴,那位胖大妈的女儿,十五岁,马上就要中考。妹子活泼爱玩,尤其是上网,但以她的家庭环境不可能买电脑,就经常鬼鬼祟祟的过来蹭网。

    而这台笔记本,还是顾玙考上大学的时候,爷爷送给他的礼物。

    饺子是白菜猪肉馅的,整整一海碗,年轻人食量大,消灭干净不费吹灰之力。她那边玩,他这边吃,约莫四十分钟左右,方晴回头瞧了一眼,才恋恋不舍的站起身:“哥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帮我谢谢婶儿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拿着空碗,顾玙送他,到堂屋的时候忽道:“哎,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摸出钥匙,打开西边屋子的门,推门而入。方晴特好奇,从她有印象起,这间屋子就锁着,也不知里面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多时,顾玙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香盒,道:“最近蚊子多了,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妈正想要这个呢,我差点忘了!”

    方晴晓得这东西的神奇,每晚点上一支,蚊虫尽散,还没有烟味。

    顾玙送她到大门口,才抹身回来。收拾完饭桌,他随手打开电视,一屁股坐到电脑前。

    “那些美如朝霞的丝绸是无知的桑女们日夜苦熬,几乎熬瞎了眼睛才赶制出来的。那些华贵富丽的熊皮,是粗鄙的猎人们在酷寒的大雪中,埋伏几天几夜才捕捉到的。那些价值连城的鲛人泪……”

    电视里传来几句对白,他一听就蛋疼,吐槽道:“一打开全是季冠琳。”说着扭头瞄了一眼,又补了一句:“还有特么的大平眉!”

    他懒得看,坐正身子点了几下鼠标,敲入帐号,又是一点。

    网页慢慢刷开,显出一个手工制香的交流网站,规模很小,是一群爱好者自己筹建的。他多半时间潜水,偶尔冒头,是站内公认的大触。而看那些小伙伴为了某个香方或某些配料比例撕来撕去,也成了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。

    他进入论坛,刚好见个新帖出来,点开一瞧: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千万不要以为香瓶的密封性够好就可以不用防虫了!刚入手的上好玫瑰,两天就被咬的千疮百孔,丢也不是,留也不是,啊啊啊,我的心在滴血!”

    下面,便是那包玫瑰的尸体配图。帖者叫“大力出奇迹”,是个很活跃的萌妹子。

    顾玙闲来无事,抬手就敲了几句:“花草类的香料容易生虫,你可以在瓶子里放脱氧剂,在外面放一些零陵香。”

    过了会再一刷,那妹子居然度奇快的跟贴了:“啊,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,云深大大竟然翻我的牌子了!!!!”

    好吧,他的Id就叫“云深不是处”。咦?貌似污了点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笑了笑,倒是没再跟帖,下一秒却听“滴滴”声响,忽然来了条站内短信:

    “上次的醒神香用完了,我再订一盒。信人:小斋。”

    此人也是老站友,俩人算聊过几次。前阵子,她无意间提及自己精力昏沉,顾玙就要了地址,送了一盒醒神香。

    本意是送,不想对方了个红包,他正需要补贴生活,所以也没矫情。俩人互加了好友,但对彼此不甚了解,只晓得她的名字叫江小斋。

    “水接西江天外声,小斋松影拂云平。何人教我吹长笛,与倚春风弄月明。”

    小杜的一感怀,大概如是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邮寄之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当即,顾玙回了条短信,那边没什么动静,但过了几分钟,就听手机提示,赫然一个2oo块的大红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抿了抿嘴,姑娘是真爽利。

    就这么看,好像赚钱很容易,其实不然。手工香程序繁琐,时间漫长,光窖藏就得好些天,根本不符合快节奏的销售策略。

    所以他开不了网店,只能私人接活,接一份做一份,小众的不能再小众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