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四十章 亲自调教
    夏国幅员辽阔,纵横万里,安素素从盛天出来,没乘飞机,走了好些时日才到了西北。

    经塞上,过陇西,一入青宁境内,人烟冷落,城市群直线跳水,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广阔荒凉的原始地貌。

    她反倒很喜欢这种风景,苍茫茫的,没什么烟火气,也能让自己放空一些事情。于是脚程更慢,走走停停,在六月初的时候才赶到盐湖城。

    如今唐古特全省掏空,以昆仑为界,一边荒芜,一边人烟,盐湖便是往这个方向的最后一座城市。

    得益于坊市的设立,此城不大,却极为繁华,常住人口过百万,周遭还附属着好多乡镇。光坊市上交的税额,就把青宁省的GDP抬高了二十点。

    安素素在盐湖呆了半日,又向西行进。宽广的大路上车流不断,全是承载量极高的大货车,还时不时看到修士遁走,或骑着灵兽奔跑。

    约走了三百公里,道路左侧出现一片荒废的聚集区,不远处则是那方孤零零的大广场。一条路特意从主干道岔开,向广场延伸,终点便是天荒幻境。

    往日的热闹喧嚣早已不见,只剩那块巨石以及一面诡异的气墙戳在原地。

    安素素拐了个弯,慢慢走上广场,抬眼望着气墙,变幻万千,仿佛藏着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唉,真人跟我们开了个玩笑,我们全都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幻境消失快一年了,有些怀念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想进去看看现在的世界,不知是何等风景。”

    “唉,甚憾,甚憾!”

    广场上还有几个人在低声私语,他们停留了一会,又淡淡离开,仿佛专程来此凭吊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素素听着他们话语,忽然涌起了一丝微妙的感觉,自己跑来昆仑,未必是自我流放,或许是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六月初七,微雨。

    安素素在细雨中终于赶到了昆仑山脚。

    山脚有一座小镇,左右两条道路直通玉场和农场,数千人口,几乎都沉浸在繁忙的工作之中。

    昆仑是天然宝库,珍奇无数,但小斋懂得可持续发展的意义,数年前就开始培植灵作物,饲养灵兽。比野生的差一些,可价钱也便宜,在市场上广受好评。

    玉场的管理者丁爽,正在指挥装卸货物,冷眼瞧见一个女子站在不远处。他看着面生,便过去询问:“您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我来拜见真人。”

    素素递过玉牌,丁爽顿时吓了一跳,居然是真传弟子的铭牌,忙道:“原来是安师姐,请里面坐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二十真传,属她最低调,整日闷在屋子里研究符箓和肥宅快乐水。别说昆仑这边,就凤凰山上也有不少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素素则表示婉拒,想直接上山。丁爽也介绍了一下情况,说通往玉虚峰的小径早没了,自己也不清楚怎么走。

    简单寒暄后,她离了小镇,足尖一点,就扎进了苍莽昆仑。

    昆仑自古以来地位崇高,被誉为万山之祖,灵气复苏后,地势变化,山龙转头,更显得雄伟壮丽。

    而安素素深入山中,气温骤降,别处是雨,在这里就变成了雪,并且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雪势连绵,漫天飘洒,头上却诡异的顶着一轮大日,阳光混入雪中,边消边长,腾起了重重白雾。

    正是金盘玉露自淋漓,元气茫茫收不得,飞起玉龙三百万,搅得周天寒彻!

    此情此景,身在其中,饶是内敛的素素也油生一股豪气,忍不住一声清啸,搅得群山动荡,大雪纷飞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啸声落下,只觉内心的郁气舒缓了一些,安素素难得大笑,直奔灵气最浓郁汇聚的一座高峰,玉虚峰。

    用眼睛看时,玉虚近在咫尺,可她飞奔了半个时辰,山峰还是那个距离。

    她自知破不了神仙法术,索性跪倒在地,大声道:“弟子安素素求见真人!”

    “弟子安素素求见真人!”

    “弟子安素素求见真人!”

    喊了三声,云气渺渺,飞雪蹁跹,突然一道神念直接出现在识海中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事?”

    她头磕在地上,双手在两侧摊开,行了个大礼,“弟子来求解脱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沉默了片刻,只见漫天飞雪中,一条令人惊恐的青色巨蟒爬在云头,蜿蜒着遁行过来。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它吐着信子,身形一矮,示意对方上来。素素认出这是小斋养的青蛇,不假思索骑了上去,随即青光一闪,发现自己飘在虚空。

    她仔细观察,说它爬云还真没冤枉。这明显是一种遁法,身下生云,离地七八丈,速度缓慢,慌的一批。

    小青可不知道对方在吐槽,嘚嘚瑟瑟的展示着新领悟的法术,倍儿骄傲。

    经过二十多年的氪金饲养,就算是条狗也能当床伴了,何况还是条灵蛇。它现在灵智极高,就是修为跟不上去,等修为对等了,差不多也该化龙。

    哦,小青是条母蛇……嘶嘶,我不想被东海那条**干!

    这货载着安素素,很快穿过法阵,到了玉虚峰顶。

    眼前迷雾散开,径蹑香烟,积气青蒙,日月轮转,楼阁玲珑,真真的天上白玉京,十二楼五城……

    “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又起。

    安素素循着气息过去,找到飞瀑之下,许久不见的顾真人立在亭中,旁边一具肉身端坐,正是大师伯。

    “真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着这个在跟前行礼的小姑娘,当然有印象。当初是自己把她选进山,成了年纪最小的一名弟子,不过也仅此而已,之后的发展就没关注过。

    而一个月前,他忽然接到小堇传讯,说派个徒弟过来伺候,叠被暖床同鸳帐,上马下马陶渊明,干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他懒得理那个神经病小肥皂,打量了几眼,问:“你要何解脱?”

    “弟子情关难过,执念深重,不愿蹉跎道途,求真人指点。”

    顾玙没应,只点点头,指着千丈重楼道:“自己选一间住下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安素素张了张嘴,似想说点什么,却没道出口,抹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着她背影,莫名笑了笑,“没想到第一个住进来的,居然是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玉虚有七层,房屋近千,面积夸张,错落有致,十足的立体感。

    安素素没急着选,七层全部看完,才发现这里美则美矣,却冷冷清清,空空荡荡。她想了想,便在第三层挑了座比较偏僻,不易被人打扰的院子。

    院内有房屋十间,布置精美,古色古香。

    她却没兴趣观赏,坐在室内独自调息,这一坐就是两天,再睁眼时,见窗外沉暗孤寂,却是月上中天,深夜时分。

    一瞬间,安素素有一丝错愕,仿佛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,或者自己远离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太静了,似只能听到自己血脉流动的哗哗声。

    她起身走到院中,望着一片片的恢宏建筑浸在月光之下,本是壮丽奇景,却因无一只活物响动,显得诡异怪奇,甚至带着几分恐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妹子怔了怔,忽觉有些饥饿。先天修为,还是要吃饭的。

    想跟真人禀报一声,结果找不到人,没办法,小姑娘自己出了玉虚。在踏出去的一刹那,神魂感应,就像身份信息被法阵记录,日后可通行无阻。

    她口味很淡,到山中采了些瓜果野菜,然后返回,整个过程连青蛇都没抬头瞅一眼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不知不觉,安素素在此住了一个多月。

    她是来求指点的,但别说指点,连人都找不到。运气好的时候,偶尔瞥一眼凉亭,能逮住那个家伙几秒钟,过后又不见人。

    偌大的地方,就两个半活人,外加潭底一只老鼋,还白天不懂夜的黑,整的特行为艺术。

    当然她也不在意,反而越来越适应。饿了,就出去找吃的;闲了,就在昆仑转转,没有吵杂纷扰,没有俗务琐事,没有游宇和曾可儿,只觉心灵平静,返璞归真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好奇,真人为什么要建这些东西?可惜没机会问。

    如此又过了一个月,直到这天晚上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张黄色符箓无火自燃,在空中慢慢飘舞。安素素盯着符,仔细感受着其中散发的波动,以便查缺补漏,进行改良。

    不多时,符箓能量耗尽,留下些许灰烬。

    “符文还是不太对,效果很差。”

    素素摇头,摸过玉简记录试验结果。

    她在符箓上的天赋颇佳,收集前人的残缺古书,整理研究,修补出不少低级符箓,与道院的徐子瑛并称二代制符最强。

    又失败了一次,刚准备继续,忽听一个声音传来,“随我下山!”

    素素一怔,连忙放下符笔黄纸,跑出庭院。

    那人站在月下,比月光还要轻,还要淡,见她出来大袖一挥。小姑娘眼前一晃,已经离了昆仑数百里。

    她左右瞧瞧,此处竟然是大广场,那面气墙就在前方隐隐波动。

    “真人,我们要进去么?”

    到底是二十多岁的孩子,耐不住好奇,还带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“嗯,不过你要先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顾玙一挥手,安素素只觉浑身剧痛,意识一黑,立时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(法国夺冠,锁了锁了!啊,等着看《邪不压正》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