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大婚(2)
    这一路上,众人艰难险阻,小堇指挥若定。

    眼瞅着山脉到头,就要进入盛天境内,只见云气骤起,一青衫女子立在峰头,正是龙秋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小堇终于忍不住了,嚷嚷道:“脸呢脸呢,玄天还要不要脸了?我这一路可没出过手,你也好意思在这pia着?四十多岁了跟个孩子过不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若非场景不对,龙秋真想揍丫一顿,她懒得搭话,身旁的虚空忽然一阵波荡,金蝉抿着嘴飞出,玉箫吹奏。

    箫声凄凄,绕梁不绝。灵马听了,纷纷刨动马蹄,根本不听指挥。最后更是甩开众人,追着金蝉而去。

    那匹龙马倒还坚挺,不过龙秋伸手一指,瞬间收了龙马,笑道:“时辰马上就到了,我们家的人可是过期不候。”

    话落,人家闪了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又尴尬又荒谬又有趣。

    游宇被这份情绪感染,难得有了少年样子,本来嘛!结婚玩的就是趣味,用遁术直接怼过去,那得多直男?

    “师父,怎么办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急,还好我有后招!”

    小堇眯着眼睛,诡异冷笑,搓出一张符箓。几乎几秒钟后,天边云气翻腾,一抹青影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我的妈呀!

    游宇汗都下来了,真是我的祖奶奶,搞这么大扯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乘龙快婿,今儿活了,快上去上去。”

    小堇连连催促,游宇没法,在青龙“再来一次就咬死你丫的”眼神中,慌乱的骑上龙背。青龙一声长吟,翻身没入云中,在盛天上空划过,转眼就到了曾家。

    “哟,新姑爷来了,还挺准时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想我叫你一声姐夫,想就把红包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门可是特别炼制的,除非你把老丈人家给拆了,不然你打不……哎哎,你怎么帮外人啊?”

    “闪边去!”

    曾可儿等的快长毛了,闺蜜团还想堵门勒索,自己先蹦出来了。她一眼就瞧见青龙,哎呦呵,体面!满足!溜溜溜!

    盛天现在是巨城,人口多的吓人,进了市区就得低调。于是双方偃旗息鼓,老老实实的按照传统流程来。

    老婆婆跟儿媳妇一屋,岳父跟姑爷一屋。

    先是曾可儿喂老婆婆一碗糖水,司仪问甜不甜,老太太道一声甜,祝生活甜甜蜜蜜。

    然后游宇得到了一盘生饺子,吃了一口,问生不生,说生!

    再问,“生几个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人仙小两口瞬间完成神念交流,游宇脱口而出,“一男一女,两个就挺好!”

    鼓捣完这些,曾可儿才穿着嫁衣出来,龙秋亲自给扶上轿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所谓国泰民安张学友,风调雨顺萧敬腾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来,甭说夏国,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,当属白城。这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,几乎每一件都让人震撼不已,可以作为跟子孙讲述炫耀的资本。

    就比如今天,大婚之喜。即便过了许多年,有幸参加的人提起来,仍是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珍馐美味,从山头摆到了山尾;数不清的宾客亲朋,又从山尾挤到了山头。这里没有习惯的厮杀争夺,不近人情,反而觥筹交错,热闹吵嚷,集体回归凡尘,有了一丝烟火气。

    这也是龙秋、小堇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郑开心不好管事,实际上,玄天就以曾可儿为尊,应元就以游宇为尊。近些年,两殿争得有些过头,如今二人成亲,也是一个缓和的信号。

    更别提龙秋小堇在婚宴上宣布,从今天起,二代正式接管大小事务。

    她们没明言退隐,但所有人都清楚,现阶段还需要扶持,等一切走上正轨,也就跟道院一样,开始换届了。

    想当初,顾玙四人草台班子初创,到现在立下这么大的家业,转手就交给徒弟们,心不心疼?

    当然不心疼。

    那些说舍不得的,无非权力欲深重,信不过弟子,到死都想把持着金权杖。

    凤凰山和道院可不是就这点出息,那边派何禾等人过来,也意在表明,双方接班人该见见面了。

    当夜,漫山灯火通明,喧如鼎沸。

    安素素远离喧嚣,独自跑到箭眼峰上,也没借酒消愁,就望着月亮发呆。

    她七岁拜师,从那时就认识游宇,从小孩子的仰慕,渐渐变成了男女之情。游宇也很清楚,但兄妹就是兄妹,喜欢的还是曾可儿。

    安素素从未争过,心中却始终怀着一丝念想,到今天终于冰冷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她垂下头,幽幽一叹,不自觉执念已深,竟有离开凤凰山,远遁避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找你半天了,在这猫着呢!”

    熟悉的语调忽然传来,红影蹁跹,小堇跃上山巅,“干嘛呢,自己演悲情女主角呐?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安素素面对最信任的人,情绪终于外露,扑在对方怀里蹭了又蹭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不是来安慰你的。我就是想问问,你以后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小堇摩挲着她的头发,道:“你若不想修道了,行,想做什么我帮你。你若还想继续,也行,我也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素素抱着师父,把头埋在平坦的胸口上,沉默了好半天,“我,我不想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接着修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,过情关,斩情丝,不然你人仙不成。”

    安素素抬起头,认真问:“师父,难道修仙求道,就必须抛情弃爱么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过情关,是让你放下对小游的执念,谁让你当老处女了?跟小秋性冷淡似的,有个毛意思?

    我跟你讲,欲望是无穷尽的,求道的过程,就是斩断这些欲望的过程。

    但斩断欲望,不等于斩断情感。你喜欢的,你爱的,你憧憬的,这些美好都是我们需要和保护的,是我们真正的动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真人就是无情无欲啊?”

    “屁!你们只是境界不同。比如说,当你有了几亿身家,还在乎十万二十万么?不会啊,因为位置摆在那儿。

    他也一样,他的情在姐姐那里,欲望在大道途中,不会施舍给别人,看着自然是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懂。”安素素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懂就对了,这东西不是光听就能会的。”

    小堇顿了顿,道:“这样吧,你去昆仑,就跟在姐夫身边做事,顺便也散散心。想回来就回来,不回来也无所谓,反正都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去昆仑……”

    安素素低声呢喃,略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她又抬头望着月亮,似乎透过幽冷冷的光,看到了一片恢宏的山脉以及在那云端矗立的,一个陌生又令人心畏的身影。

    (1950香江大亨不错啊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