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三十五章 宫素然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从昏睡中悠悠转醒,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,随即便是一颤,自己能发出声音?

    她刷的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竹床上,光线昏黄,居室悄静,空气中飘散着淡淡清香。

    她竟然不是元神形态,身着白衣,手脚俱全,但又不像真正的肉身,好似虚化而成,临时使用。

    小斋起身下床,见房屋古色古香,布置素净,支开的白纸窗外,入目青绿,太阳西沉,却是黄昏小景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,她转过身,见一位身着道袍的女冠立在跟前。容貌姣好,端庄素雅,看着非常年轻,但一双眼睛里透出的滋味,其年岁已然不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刚要开口,就被对方打断。这女道人眉目清丽,行事却颇为生硬,言谈也非常僵涩,仿佛许久没与人交流。

    “我搜过你的神,不必多言。”

    搜我的神?

    小斋眉毛一皱,才不管什么实力差距,双手一合一放,一条水桶粗的雷龙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“嗯,果然是萨天师的传人。”

    女道人轻轻点头,毫不将那雷龙放在眼里,待其飞到近前才张口一吐,呼!

    似水似风的能量从口中喷出,就像随手拂过尘埃一般,张牙舞爪的雷龙被气息笼罩,迅速崩溃分散,直至灰飞。

    “你这后辈……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未等她言说,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猛攻疯狂袭来。小斋的身形不见,小小的屋子里充斥着沸腾凶悍的雷气,竹床碎裂,墙壁摧毁,已然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女道人大为恼怒,双手捏决,穿过重重雷光,毫无阻碍的印在虚空一处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小斋猛地现出身形,如断了线的风筝直直飞出屋外,极为狼狈的摔在庭院里。

    “适可而止……”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女道人本想罢手,却见其不依不饶,不死不休,怒道:“看在萨天师的面上,我才几番留手,你真当我不敢杀你?”

    “哼!你也不过一阴神,辟不了洞天福地,无非虚设空间,苟延残喘。我纵然斗你不过,拼死也能爆了这地方,我看你能如何?”

    崩看小堇咋咋呼呼,怼天怼地,其实经常怂,小斋不一样,就不知怂字怎么写!当然,这也是建立在强大的信心与头脑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女道人又惊又怒,对方距神仙不过一线,自己虽能拿下,但她真要拼死,真的会令空间动荡。

    她心思转了转,道:“我擅自搜你神魂,是我做的不妥,能否停手,坐下一叙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小斋气息一敛,施施然重新进屋。

    女道人袖子一拂,毁坏之处顿时完好,二人坐在椅子上,她看了对方半响,方道:“你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搜魂只是个借口,不是真理由。判断出双方实力水准,彰显一下决心和武力值,取得一定的对话权,这才是目的。

    小斋与方才判若两人,行了个道门礼,“江小斋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女道人抬了抬手,道:“你的来历我已知晓,老实讲,非常惊讶。我需要时间梳理一下,也没想好如何处置,你先在此歇息。”

    她摆明了不愿多讲,小斋便没追问,只道:“前辈名讳,能否告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道人顿了顿,还是报了名姓,“贫道宫素然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女道人露了一面,就没有再出现。而小斋体内的印记被抹,又出不了院子,等于被困在此。

    这地方不大,一个院子,两间茅屋,极为简陋。但非常神奇的是,这里竟然有日月更迭,四季之景。

    而且那院门之外,虚虚蒙蒙之中,很可能还有一处,或者几处类似的空间。与老顾的幻境有些类似,却又不太稳定,根基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比如那四只高级生命,或许就是女道人用来修补空间的。

    说起那女冠,小斋其实有很多发现。首先,她修的明显不是正一法,而是实打实的内丹法。

    境界还不低,达到了阴神程度,相当于食气法的神仙。

    其次,她的阴神圆润稳固,道法自然,没有舍弃肉身无根浮萍的感觉。这说明她还存有肉身,可能就在别的空间内。

    最后,是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小斋阅遍道书,知识渊博,对历史上的知名道人都有了解。像以前的吴山、任亦昀、沈合子之类,虽是古修,却是无名之辈。

    但宫素然不同,她是第一位现世的,真正有记载的道人!

    宫素然,南宋时期人士,生卒年不详,有的说生于黔省,有的说生于冀中,史料极少。只晓得她是个道士兼画家,还留下一幅传世名画《明妃出塞图》,即昭君出塞。

    这就有意思了!

    因为她修的是女丹,女丹在整个道门史上都极为稀少,把各个流派加起来统称女丹,也不过就这么五六脉。

    南岳魏夫人派,存思身神积气成真,男女皆可炼,重存想。

    谌姆派,传天元神丹之烧炼与服食,兼以符咒修炼,重外丹。

    中条山老姆派,以剑诀风炼钢成道,重剑诀。

    谢仙姑派,十余岁童女即修道,亦名童女派,以辟谷休粮、服气、安神、静坐入手,以清静无为法得道。

    曹文逸真人派,以神不驰外、专气致柔、元和内运为要诀,男女皆可用,修内丹。

    孙不二元君派,亦称清静派,传太阴炼形之法,从斩赤龙入手,修内丹。

    所以这么一捋,就曹文逸和孙不二是修内丹的。再看年代,宫素然是南宋高宗时人,孙不二是宋末元初人,对不上。

    而曹文逸是北宋人,靖康之乱时遁世归隐。

    咝!

    小斋有了几分计算,然后心思大动。

    自灵气复苏,她和老顾去各地寻脉以来,就在不断揣度。天、地、神、人、鬼,天仙暂且不明,地仙、神仙肯定有,那他们都去哪儿了呢?

    二十多年了,也就顾玙在西方碰到个先贤尼古拉斯勒梅,东方的竟然一个都没遇到。

    如果宫素然真是那个宫素然,如果她确是曹文逸的弟子,如果曹文逸还存活于世……或许能揭开一角,窥一窥那些大能的世界!

    这般想着,小斋倒也不急心走了,她相信老顾能保存好肉身,只等自己回归。

    而随即又想,别的仙侠女主,通常天赋异禀,九阴绝脉,十世处子巴拉巴拉,往往会被反派捉去当鼎炉,当暖床,当惹不起惹不起……

    怎么到了自己这一路画风,貌似不太对啊!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