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三十三章 游师
    长生紧紧抿着嘴,九如也紧紧抿着嘴。

    俩孩子看着顾玙,特希望他说的是句玩笑话,但又本能的相信,父亲没有骗人。他们对母亲的感情敬多于爱,可毕竟是自己的亲妈,不慌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那,那我们能做什么?”九如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都做不了,我来知会这件事情,是因为你们应该知道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九如瞬间攥起了小拳头,长生也垂着头,随即又抬起眼,问:“母亲还会回来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确定,她可能回来,也可能永远消失。好了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你们呆在山上好生修炼。”

    顾玙跟孩子们聊了几句,抹身就要走,九如突然追了两步,想喊出点什么。老顾察觉到女儿的动作,可没给机会,直接遁于虚空。

    九如顿住步子,眼圈一红,忍了忍到底没哭。

    龙秋瞧着心疼,一手搂过一个,劝慰道:“别担心,你们要相信我们,一定能把姐姐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抹了把脸,靠着姑姑的身子,道:“我们现在帮不上忙,是因为我们不够强,以后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从很复杂的缘由中,揪住了最根本的一条线,让龙秋颇为诧异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这样。姑姑你别担心,我们真的没事。”

    长生也差不多,还反过来安慰对方。

    俩孩子缓了一会,情绪还算稳定,脱离她的怀抱,齐声道:“没别的事,我们就去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二人向内山的练功场走去,走了几步又回头,“姑姑,以后别叫我们小名了,我俩都十二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有些发愣,看着他们消失在视线中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人仙孕育,生而先天,从娘胎里就开始炼气锻骨,直接碾压起跑线。底子打牢了,肯定会有成就,但成就能有多大,却取决于后天的境遇。

    近两年来,外界有不少预言,说凤凰山一对小祖宗,极可能在十八岁之前晋升人仙。十八岁啊,你成年,他成人仙,差距有多大?

    但自家人知自家事,还真不一定!作为夏国首屈一指的仙二代,顺风顺水,温室花朵,九如被袭杀了一次就能留下阴影,长生被母亲蹂躏就能视其为大魔王,可见极度缺乏磨练。

    不过年纪实在是小,远没到游历红尘的档口。所以从这个角度看,此番算是有益处的。

    龙秋瞧着他们长大,当成自己儿女一样,长生九如……哦,现在应该叫顾天青和江月白了。懂事是好的,但还真得照看些,免得过于执念,走了极端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通知了一下绿石谷,准备在这段期间坐镇凤凰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养猖,必为阴阳交汇,五行结晶之地。通常的特征,便是山石呈白、青、黑、赤、黄五色,气脉凝滞不通,阴阳汇聚。

    之前梅山有一座祖地,龙秋也发现了一座,然后十年来又找到两座。一座被道院占据,一座在南海之上,被几家门派共同把持。

    “常威,你还说你没有异心?当初我们四家约定,谁育出的兵马,所属权就归谁。之前你收了好些猖兵,我们这边秋毫无犯,现在你要毁约不成?”

    小岛附近的海域上,二十几艘船分成四派,正剑拔弩张,隔海对峙。

    一人听对方斥责,不屑冷笑,“老沙,别在这装仁义。你守规矩,是因为我收的都是下品猖兵。这次能特么一样么?废话少说,谁赢了就归谁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轰鸣大作。

    船只不动,四方人马却已厮杀在一起,各种道术乱飞,好像点燃了烟花炮,色彩绚丽,云气弥漫,还夹带着几声兽吼。

    话说梅山法的发源地在湘省,后经诸多水师传播,结合当地法脉,搞出了很多混合梅山法。

    比如赣省的茅梅法——茅山加梅山,闽省的闾梅法——闾山加梅山,巴蜀的鲁梅法——鲁班加梅山,桂省的瑶梅法——瑶山加梅山等等。

    而这四帮人,便是瑶梅的分支,共同在北部湾讨生活,暗地里背靠政府大佬,攫取资源,实力不弱。

    约莫七八年前,偶然发现了此处养猖地,立即视为珍宝,细心培养。

    猖,分为五猖兵马,五通兵马,五显灵官和游师兵马。

    五显灵官,就是草木金石之精变作了猖。它们没有形态,天赋极高,可作为修士的伴生一同修行,还有助于突破自身瓶颈。

    简单就是,去吧皮卡丘!诶,就这种,最为珍贵罕见。

    游师兵马,则是修士死后变成了猖,保留少许意识,相对理智,且有一身法术。他们通常会到处游走,收鬼魂为弟子自组势力,也能被修士收服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四帮人战了一刻钟,打得愈发不可开交,伤者众多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处的岛屿上,五色石山,气脉禁锢,风躁云暗,一个模糊的身形到处游弋,显然刚蕴化不久。

    它与普通的猖不同,五官轮廓鲜明,还留着胡子,保留着完整的生前相貌。周身气息缠绕,双手乱挥,似要释放什么道术。

    正是一只游师阴魂!

    “常威,出来受死!”

    “哼,今天是你们的死期!”

    常威立在船头,听对方邀战,足下一点,越过十几丈的海面,右手捏了个水法指诀,召出数十条黑蛇,左手却在背后摇了摇。

    手下人一瞧,立马行动起来。趁着四方人马大乱,三个家伙潜入海底,身体竟然变得跟鱼一样,随便一划,就窜出老远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偷偷摸摸的登岛,爬到半山腰。

    三人摆好桌案法器,同时捏决,口中念咒:

    “弟子一收一裡猖兵,二收二裡五通神,三收三裡灵官,四收四裡游师在上……封刀封血,降世间妖魔……”

    收猖咒一念,石峰鼓噪,阴风大作。那个游师阴魂似有感应,神色茫然,但本能的向这边移动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们登岛了!”

    “快上去!上去!”

    其余三方一瞧,急的大乱,顾不得厮杀,纷纷抢滩登陆。常威带人拼命阻截,耗到那边收猖完毕。就算舍了这门小派,只要有游师在手,日后也能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岛上三人念咒五遍,桌案铜铃大响,贴着黄符的酒肉震颤,碗中黑水咕嘟咕嘟沸腾。游师一点点飘过来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它盯着桌面,意识还没清醒。

    三人也直勾勾的盯着它,只要吃了酒肉,再喝了那碗黑水,就代表游师拜服,愿听你差遣。

    喊杀声越来越近,常威明显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三人心急如焚,却不敢表露出来,猖对人的情绪极其敏感,稍微有一点不满,不仅不会拜服,甚至会反杀。

    煎熬了半响,终于,游师飘落地面,张口一吸,酒肉瞬间不见。

    它又看着那碗水,犹豫片刻,还是手指一点,黑水化束成线,眼瞅着就要吸入,轰!

    厮杀喊叫,喧如鼎沸的岛屿,在一瞬间变得安安静静。

    近百人停住动作,扑通扑通跪倒在地,仿佛自然界中的生物遇到了天敌,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无法形容的颤栗感。

    岛上三人感受最深,第一个念头就是天塌了,轰隆一下,全砸在了自己身上!

    他们伏在地面,连基本的反应神经都被禁锢,僵直的一动不动,更别提抬头看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游师也是激灵一下,混乱的意识竟被强大的压迫感逼至苏醒,拥有了一些思维。紧跟着,它便因为这点思维而心生绝望,半点抵抗的念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整片海域都陷入了死寂,大大小小的所有生命都成了案板上的鱼肉,任其宰割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仿佛一个世纪般那样漫长,那股气息总算慢慢远离,而虚空中隐隐传来一声。

    “跟上来!”

    游师当即一拜,化作一股黑烟随行而去。四方人马目瞪口呆,仿若一场幻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顾玙离开凤凰山后,便到四处养猖地转了转,看看有没有新生异种。前三处毫无所获,当到第四处,也就是位于南海之上的一座孤岛时,竟然有意外惊喜。

    他收了游师,又连忙赶往昆仑,遁入阴土。

    “吴前辈!”

    他一丝神念放出,不多时,一个浓眉阔口的中年道人从远处飞来,正是吴山。

    跟前阵子相比,吴山的气质改变甚多,不再暮气沉沉,而是兴致勃发,白光满面,似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,有事?”

    他好像在忙着什么,被打扰到还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“我带了些猖兵,你好生管理。”

    话落,顾玙大袖一挥,刹时间凶气升腾,杀威凛凛,震得周遭生物都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吴山见这由一百零一位兵马组成的军阵,还有独站一旁的游师,不禁愣了愣神,道:“你想加快世界衍化?我可提醒你,你虽然是创造者,但也不能过多插手。否则阴土的承载力超过极限,随时都会崩溃。”

    “我晓得分寸,只是事关重大,能快一分是一分。你先照看着,我再送些魂魄进来。”

    顾玙说着遁出幻境,荒野入眼苍茫,心中叹息:小斋,你到底如何了?

    (法国胜,顺便推荐我不是药神,这个题材能上映就是胜利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