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三十二章 绿石谷
    凤凰山西百公里,绿石谷。

    这谷地不大,地势平缓,没有太高的山峰。大小瀑布近百条,溪流缠绕,有水必有石,石块圆润规整,生满厚苔如绿毯覆盖,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谷中植被茂盛,枫树众多,其中又有一棵异化巨树,号称枫王,叶片最密,落叶最晚,红的最艳,形姿潇洒,堪称绝色。

    此时清晨,晨光正好。

    轻盈的脚步声从石阶上传来,转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,穿着黑衣黑裤,挽着裤腿,露出一截白藕般的小腿。

    头发束成高髻,耳坠吊着一只精巧的银铃,走起路来一晃一晃,却没有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她来到溪边,甩掉鞋子,啪嗒啪嗒的跳进去踩水玩,玩了一小会,才噘了噘嘴,手指凑到耳朵边,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一声清脆,黑光涌现,一只墨色蜻蜓飞了出来,稳稳的立在水面上。就见它张开口器,腹部猛然放大了无数倍,小瀑布竟有几秒钟的断流,之后才重新接续。

    “好了,回去啦!”

    少女招招手,踩上鞋子,吸饱水分的蜻蜓动作迟缓,慢吞吞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她上了石阶,眼前又是一条溪流,七转八转绕了几个弯后,才来到一片平缓地势。三面环丘,一面开口,却是谷中之谷。

    几十间木屋整齐排列,炊烟袅袅,近百名女孩子忙而不乱,进进出出,皆是相貌姣好,身段苗条。

    若是外人见了,怕是联想到什么女儿国,天香谷,七秀坊,合欢宗巴拉巴拉……总之人间福地,肥宅天堂。

    “打个水也这么久,又半路玩去了?”

    一个年纪稍大的女孩子凑过来,点了点少女的额头,似训似宠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就晚了一会嘛,让开让开。”

    少女晃着脑袋,闪了几步,口中做吹哨声响,“咻!”

    墨蜻蜓一听,缓慢的飞到一口大得吓人的水缸上方,张口一吐,哇,飞流直下,水花迸溅,一百人一天的用水瞬间填满。

    瞧着挺恶心,其实干净的不得了。这蛊虫好食水中杂质,提纯质量,经它过滤一遍,堪比城里的直饮水。

    “小竹你看着点,又溅我一身!”旁边的一个女孩子忽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大个人,不知道躲着,反来怪我?”

    小竹牙尖嘴利,不肯示弱。

    “嘿,你这几天就跟我不对付,是不是想打一架?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,怕你啊!”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点金光和一点红光同时飞出,快到只能看见两个虚影,在空中缠斗不休。

    大家都习以为常,默默的退避围观。俩人势均力敌,不分胜负,打了一会,那个年纪稍大的女孩子忽然一抖,拜下身去:“师父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听得这声,众人也齐齐一颤,两个女孩子更是哭丧着脸,就像被班主任抓包的淘气学生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在打闹?”

    一身青衫的龙秋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场中,直接锁定当事人,“小竹,小桑,你们近来屡教不改,洞庭就不要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俩人一听,顿时央求道:“师父啊,我们知错了,我们自愿受罚……”

    “覃珮,这次你走一趟。”龙秋理也不理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个年纪稍大的女孩子应道。

    一场小争端结束,龙秋回到最里面的居室,小竹小桑则互相瞪眼,当场约架。

    约在七八年前,龙秋便潜心研究蛊术,在三四年前,又一手创建了绿石谷一脉。许是老祖宗的血统缘故,苗、瑶、壮、彝、普米、傈傈等族的天分就很高,其他的就非常艰难。

    所以经过筛选,她挑了一百名少数民族女孩子作为传人。

    绿石谷以前是荒谷,没水没电没人烟,她也懒得费力,索性仿古而居,正好试验一下各类蛊虫。

    蛊作为巫觋的一大分支,历史悠久,潜力极大。其来源有二,自然而生和人工培养。

    环境异变后,出现了大量的新品种生物,都成了龙秋的试验品。迄今为止,她已经培养出58种新型蛊虫,并发现了9种天然蛊虫。

    再加上保留的传承,足有一百多类,攻击、防御、辅助甚至生活日用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比如有一种,叫双头蛊。

    身体变换自如,可随意拉伸,增粗缩细,柔中带刚刚中带柔,并且自行震动,端的是妙用无穷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,便是之前露过一面的青玉蛊,可以作为本命蛊。修为随着蛊虫壮大而提升,直至先天境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,龙秋开辟了一个新的修炼体系,足可自成一派。

    凤凰山如今家大业大,算上外门弟子将近一万,玄天和应元的势力也愈发分明。内部资源不论,单说外部:

    首先是梅山,除了扶家之外,其余几大姓也逐一归顺。而梅山的话事人有两个,一是扶瑶,一是龙棠,自然就亲近玄天。

    其次还有洞庭,小柯的壮民势力,秦盛的排帮势力。他们算龙秋的记名弟子,唯其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然后又多了绿石谷,与小柯那边联系密切,时常派人交流。

    至于应元呢,就是渤海口的蛇岛,东瀛海底的明珠水府可用。但这些不是势力,只能算商业基地,开发产品用的。

    所以明里暗里,玄天已然压过了应元一头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弟子过分解读的,龙秋和小堇才不会蛋疼的玩宫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居室简朴,素净清新。

    一桌一榻,连床都没有,摆放最多的是放在架子上的几排玉罐。罐子里都是互相厮杀的虫豸,按照不同类别一一调配,看最后钻出来的是何等蛊虫。

    龙秋神念扫过,大部分已经全部死亡,少部分还在激烈厮杀,仅在一个罐子里,发现了一只存活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若它能坚持不死,且发生蜕变,便是一只新蛊。但龙秋仔细瞧了瞧,略感失望,即便成蛊,也与之前的大同小异,算不得惊喜。

    她检查完毕,坐在桌前记录玉简,跟着无事,又自己发了会呆。

    每当这时候,就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,仍是那个柔顺善良还有点呆萌的小姑娘,谁又能想到,她会成就今天的光景。

    龙秋与旁人都不同,所学甚杂,食气法、剑诀、蛊术、猖法、符箓等等都极为精通。老顾则专注剑诀,有了神通后,连剑诀都慢慢舍弃。

    他的幻化之道,大气磅礴,神鬼莫测,颠倒阴阳,有上古大能之相。

    她却是兼收并蓄,有百家大宗师的意思。就如这蛊术,随着长年潜心研究,竟觉自己的修为也在隐隐增长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太阳西沉。

    她一坐就坐了半日,才好像忽然回过神,晃了晃头,然后抬起右脚,往地上一跺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波动藏于泥土中,迅速向整座山谷铺开,笼罩上下。某个目标收到传讯,不耐烦的打了个呵欠,下一秒就出现在居室内。

    “又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一只老头模样的五通神戳在地上,鼻子通红,睡眼惺忪。

    五通神,即五通兵马,猖的一个特殊分类。前面介绍过,它们没什么战斗力,但灵智极高,对一地的风土人情如数家珍,十足的包打听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过去,夏国目前有四个养猖地,两个被凤凰山占据。随着世界升级,猖的实力、种类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小堇捉到两只五通神,一只留在凤凰山,一只送给了玉兰珠。龙秋不稀罕要她的,自己也捉了一只。

    “你又偷酒喝了?”

    “诶,那酒坊就在谷外,方便顺手,不算偷,不算偷!”

    它不会讲话,都是神念交流,懒趴趴的摆摆手,再问:“你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来谷里也半年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能怎么样,成天叽叽喳喳的吵得我心烦。”

    老头又打了个呵欠,道:“不过地方不错,方圆五十里之内的大事小情,我已经完全掌握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倒说说,最近有什么新鲜事?”龙秋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地里的韭菜不太好,总出现幻觉,老把自己当股民。还有那边天台上,忽然聚集了好多人,大呼小叫的又不敢跳,看着没劲!”

    老头表情生动,如身在其中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龙秋不懂,只道:“以你的灵智,应该能分出轻重缓急,以后有什么特殊事情,第一时间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谁让我被你捉拿了……哟!”

    老头一顿,忽道:“眼下倒是有一件,有人来找你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它遁地消失。

    消失的一瞬间,龙秋才有所感知,顿觉诧异:敢号称五通神,果然有些本事,放在一地培养,等于多了个天眼系统。

    就比如此刻,竟比自己还早感应到一丢丢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是五通兵马?”

    身形一晃,顾玙出现在静室内,微微好奇。

    “嗯,刚捉不久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个好用的。”

    顾玙点点头,肯定对方的实用价值,跟着也没废话,直接道:“小斋的气息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龙秋嗖地站起来,忙问:“怎么回事?姐姐有危险么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我留在她元神中的印记突然被抹掉了,而且我感应不到她是死是活,好像被什么东西隔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连你都感应不到?”

    龙秋又惊又急,不过很快平稳下来,问:“那我们需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若死了,我们不必再找。她若没死,但被什么东西困住,也只能我去搜寻。她若能自行脱困,我们就得准备接引回归。”

    顾玙分析了三种情况,道:“任亦昀讲过,杨曦有一口大钟,敲之可响彻两界,指引元神。我有铸钟之法,但缺少主要资源,还好我衍化阴土,与其属性相符,很可能生出作用类似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等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世界推演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我们顶多做些助力,加快少许进度。”

    顾玙说罢,忽问:“你自梅山习收猖之法,现在数量如何,我想借猖兵一用。”

    小斋就是龙秋的极致目标,当成性命一样的崇拜,听闻对方有难,越来越性冷淡的小秋也激荡起来。

    俩人离了绿石谷,跑到凤凰山东边的五龙背。

    在那处阴气浓重之地,老槐虬枝,密布遮天,只不见了八颗鬼面果实。龙秋长袖一挥,喝道:“出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刹时间,阴风大作,黑云翻滚,云中又夹着血腥赤红。隔着老远的飞禽走兽瑟瑟发抖,哀嚎奔逃,不敢停留一刻。

    紧跟着,顾玙嗅到了一股极为强烈的腥气与杀意,眼前红光涌现,山谷突然变得无限狭小。

    待阴风掠过,黑云消散,显出一片赤气缭绕的身影。不等显露清楚,龙秋又一喝:“列阵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好似军阵强兵,校场演武,诸多身形整齐划一,瞬间排列有致。一道道红光冲天而起,又汇聚成云,在山谷上空徘徊不散。

    当先一位,身有丈高,五官狰狞,若隐若现,手持一柄大刀。其后,十排十列,杀气冲天,威势凛凛,恰有一百整。而在最后一排,竟然蹲着几只巨虎猛兽,血盆大口,平添了几分压迫感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戳在跟前,真如古代强军再世。猖,本就是鬼中凶者,猖结成兵马,更是凶戾无双,狂躁好杀,战力爆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一时无语,扭头看了看对方,妹妹,这些年你都干了什么?其实也没啥,梅山张五郎号称兵马三十万,这才哪到哪?

    “这些够么?不够的话,小堇那里还有一些,弟子们多多少少也有点,凑一凑能有八百之数。”

    龙秋把家底都掏出来了,是真担心姐姐。

    “不必,这些足够了……你们入不了魂界,别的也帮不上忙,静候消息便是。”

    顾玙止住她,叹道:“小斋无论是生是死,我们尽力而为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大袖一扫,将一百名猖兵,外加一位猖将收取。那帮家伙生性桀骜,即便有主人之命,也不肯乖乖就范,怎奈遇到的是位神仙,被瞬间镇压。

    “小堇在山上么?”

    “出去玩了,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告诉长生和九如?他们太小了。”龙秋皱眉。

    “自己的亲生母亲出事,有权知道真相,何况他们也该成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与你同去。”

    (虽然木有两更,但字数都不少哦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