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三十一章 阴土
    吴山出身名门,见识不凡,略一思索就搞懂了幻境的性质,进而也明白了对方邀请自己过来的目的——当然他没做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俩人没辨方向,随意在荒原上漫步。

    吴山捡了把泥土,放在手里细细磨搓,感觉跟人间的土壤没啥区别,就是颜色如墨,重量沉,颗粒较大。

    他又凑到鼻尖闻了闻,泥土的腥味与草根的清新混杂在一起,还蕴藏着一丝纯正的阴气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他赞了一声,道:“我拜师前是农家子,跟着父亲下过田,这是最上等的肥土,放在我那个时候,怕是要死几个人才能抢到手。以这片阴土为基,很快就能自行铺满荒原,比现在要繁盛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呵,借您吉言!”顾玙拱拱手。

    俩人又走了一程,吴山好像变成了一个农业专家,不时采点花草,摘些枝叶,还捉住一只蜥蜴样的爬行生物研究。

    这东西背部漆黑,腹部却呈黄色,在多为深、暗、冷色调的阴土中颇为显眼。长有五寸,拇指粗细,生有四足,尾巴尖带着一点青碧。

    身有细鳞,双眼圆大,面貌如狗,它根本没见过人,被捏在手里拼命挣扎,十分惊恐。

    吴山把手指凑过去,那东西没有张嘴,似乎缺乏攻击力,遂问:“它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顾玙见对方疑惑,解释道:“我只是作为一个推手,遵循的还是大衍之道。这世界因我而生,但其中规律,却是自己生成。”

    大衍之道,五十用四十九。

    他奠定根本,是至尊位的一,一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……后面皆是自然规律,自行衍化。

    吴山点点头表示了解,又观察了一下小生物,奇道:“这东西竟能吸附五行,算是天赋异禀。我现在琢磨不出,但日后必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顾玙也瞧了瞧,“腹部为黄,尾部为青,吸附的应是土木二气。我们一路走来,仅发现这么一只,数量肯定极少,而且各有不同。以此推断,最好的一只,应该吸附全五行,身呈五色才对。”

    他接过小生物,笑道:“你我有缘,不如就叫你土木狗吧!”

    跟着随手一抛,小东西落在地面,哧溜窜了几下,忽然变为墨色,与泥土融为一体,好像凭空消失,看来这便是它的保命技能。

    一叶而知秋。

    吴山观察了几种生物,心里大概有数,脚程也加快了不少。不多时,俩人到了荒原边上,在一条大河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间的水无形无色,只是看上去好像白的,但这条河,却是真真正正的白色。

    两端向东西延伸,一眼望不到头,宽有十余丈,地势起伏,大石矗立,水势或湍急或平缓,在月光照耀下,仿佛流淌着的液态银。

    吴山站在河边久久未动,顾玙有些奇怪,问:“不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对岸那片广袤幽深的墨色森林,轻轻摇头,问道:“这阴土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约莫有关外大小。”

    “嗯,现下足够。”

    吴山顿了顿,忽道:“不必再走了,我心中已有定论,对你的目的也能猜出几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竟然一撩道袍,坐在了河边大石上,望望天空,望望森林,又瞧向水中,突地屈指一弹,一抓,捉上来一条肥大的怪鱼。

    此地阴盛阳衰,但并非没有阳气,五行微弱,但并非失衡。所以他召出火焰,烤熟了怪鱼,自己先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鱼肉白嫩,香气扑鼻,还带着一丝阴气,作为鬼怪的食物再适合不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闭目回味,良久才叹道:“做了五百多年的老鬼,终于又尝到食物味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肉无酒怎么行?”

    顾玙笑了笑,挥手变出一壶酒水,此酒非灵酒,由阴气汇聚而成,普通修士都喝不得。

    吴山也不客气,喝酒吃肉,神情无比满足,似了却了毕生心愿。顾玙不催不问,坐在旁边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等他吃饱喝足,抹了抹嘴,居然擦到一点滑腻的油脂,先是一怔,随后苦笑:“竟如此真实?神仙不愧为神仙,只恨我当年冒进,不然也有几分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感慨片刻,迅速调整过来,眼睛盯着对方,道:“这世界专为阴魂所设,可令魂魄化形,对也不对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造这世界,仅是第一步,接着还要铺陈人间,上立天庭,对也不对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顾玙很淡然,解释道:“什么十殿阎王,三清四御,是我最讨厌的。阴土、人间、天宫,不过是让鬼、人、仙各自有个归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要衍化世界?”吴山奇怪。

    “此事复杂,我用最简单的方式说明。我需要资源。现实世界升级太慢,很多东西无处寻找,只能自己创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吴山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要磨练幻化之道,为将来的洞天福地做准备,两两相加,这是最具性价比的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沉默片刻,忽道:“吴前辈,您身处明代,可知前人对宇宙是何理解?”

    吴山不明所以,还是应道:“自然是道生万物,万物依规律运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说的是,这个宇宙!”

    顾玙打断对方,大袖一挥,四周场景变换,浩瀚无边,星辰闪烁,二人漂浮于太空,脚下便是那颗蓝色的星球。

    “我为神仙,自问可以突破大气层,抵御部分辐射,去太空短暂遨游。而古代真仙更多,他们有没有尝试过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的思路一时没跟上,震惊不语。

    “呵呵,您出世也有十几年,对科学体系有些了解。地球、太阳系、恒星、银河、黑洞……这些概念意味着什么?或者说,当古代真仙飞出地球,看到这茫茫宇宙时会想到什么?

    他们会想,自己并非宇宙中的唯一生命,别的星球还有没有文明?他们有没有去探索究竟?魂界又是什么存在?宇宙中只有一个魂界么?

    道,只是修士归纳总结,提出的一个命题。那道是适用于地球,还是适用于全宇宙?别的文明有没有同样、异样的修炼体系,他们追求的极致又是什么?甚至于,宇宙是不是只有一个?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面色惊惧,五官扭曲,三观尽碎,指着他不停颤抖,“你疯了,疯了!”

    “您太激动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挥了下手,瞬间令对方平稳,笑道:“随口说说罢了,这是一个现代人的正常思维,如果刻意忽略,那才是疯了。好了,您坐……”

    白河流淌,墨林幽幽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您问我的目的,其实很简单,我衍化幻境,完善规则,自成体系世界,就是想看看这个世界的演化变迁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有这般念头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觉得,道这个字太大了。道生万物,那反过来,万物按照自己的规律有序运转,才形成了道。

    道是这些规律的总和,只能有一个。

    如果修士真的成道,那就意味着新的规律形成,宇宙将重新洗牌,毁灭,回归奇点,然后爆炸,形成新宇宙。

    我无法想象,什么人能达到这种境界。甚至在它之下的天仙境,我都不能想象。

    如今传承断档,多有缺失,只能靠自身摸索。我晋升神仙,还亏了您帮忙,晋升地仙却一点思路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我才推演世界,观测沧海桑田,或许能感悟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彻底冷静下来,盯了他许久许久,好像刚认识一般。

    在闾山大法院初见时,他还为了道侣安危冒失出手,有些冲动。结果十几年后,此人的心思大到自己都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吴山沉默半响,终问出一句,“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并非强求,而是选择。您想就舍重修,我马上为您安排。您若改变主意,不妨留下来,帮我打理一下阴土。待日后三界成形,再度衍化,您得功德,封神证位,万世不朽!”

    “万世不朽?哼!做个小世界的草头神,自欺欺人罢了!”

    “吴前辈,你我相交多年,彼此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顾玙摇摇头,道:“您若舍得,何苦等到现在还没解脱?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对方噎住。

    吴山尘心未了,一向不太清静,多虑多思。他没有修成鬼仙的功法,也不愿投胎重修,因为不想舍弃自己的记忆。

    就算投个再好的胎,将来成就再大,那也是别人,跟我有毛关系?

    所以当初谭崇岱的选择,才会如此悲凉无奈。他不知道这个道理么,当然知道,可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难以抉择,索性闭目调息。

    纯正的阴气丝丝入体,滋润着全身上下,宛如回到了初入师门,第一次生出气感的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心中似静非静,一直在斟酌。

    虽然这世界很小,很虚幻,但随着顾玙的修为提升,肯定会无限扩大,直至变成真实空间。自己作为首批开拓者,不可能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越想着,心思越动,这也是顾玙找上他的原因。倘若换了卢元清、张守阳等人,屁咧,只会认为是侮辱。

    半天,吴山睁开眼,问:“如果日后找到合适的肉身,我能否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您心意,我绝不阻拦!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暂且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尽快为您找些帮手,初期的资源收集、信息整理,就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暗自摇头,怪不得差点灰飞烟灭,吃着碗里瞧着锅里,总念着好处都得,这不是修道的心境——不过暂时也没有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吴山返回道院,只说心意已决,要借顾玙之手就舍重修,算给了一个明面上的交代。

    他传授了食气法,恩德极大,众人纷纷挽留,但其实也没啥好方法,他不能修鬼仙,就只能投胎。

    这边当断则断,吴山很有效率的告别了道院,顾玙马上将其送入阴土,行事种种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只说老顾忙完这些,也孤身回到昆仑,算算日子,自小斋走后不知不觉过去一年了。

    小斋的肉身完好,有神仙庇护,永久保存都不是问题。若是分隔两地,还不怎么思念,可偏偏守着一具身体,没有灵魂,反而涌起了很多思念之情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方亭中,顾玙轻轻摩挲着道侣的脸颊,叹道:“我九死一生才侥幸超脱,求道一途,危机重重,也不知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,忽又想起那个梦境,总觉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扪心自问,让他放弃现在的一切,选择那种平淡的生活,肯定不可能。但是,让他重来一次,在修仙长生与生活和顺,儿女双全,白首不相离之间选择,未必就不会选后者。

    毕竟大屋肥狗胖媳妇儿,一向是男主角的追求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他念起梦中情景,小斋那副温柔样子,不禁失笑:“都说梦是潜意识的映射,我也俗了一把,觉得她不够温柔……不好!”

    顾玙猛地一颤,蹭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在遥远的超越距离极限的魂界深处,自己留在小斋元神中的那丝印记,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下一秒,老顾元神出窍,遁入魂界。

    茫茫光海,浩瀚无边,数不清的魂体穿梭流淌。他试着感应,但印记似乎被强行抹去,凭着最后一点波动,勉强确定了大概方位。

    一道流光掠过光海,以令人惊惧的速度向前飞驰。

    飞了不知多远,终究还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魂界无边无际,他想找,又何处找去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虚峰,方亭。

    顾玙看着小斋的肉身,面沉如水,她不会莫名其妙的抹掉印记,一定遇到了什么变故。自己能保存好肉身,又是神仙境界,几十几百年也可等得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小斋是他的死穴之一,他可不想坐以待毙,正思索着各种办法。

    (谁说我一号断更的,明明就更新了好嘛?不过APP上显示没更,反而二号有两更,神奇……

    啊,我要奶一波,英格兰、法国、巴西、克罗地亚四强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