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三十章 如梦似幻
    “老公,起床了!”

    半睡半醒间,一个温热的身体凑过来,先在顾玙的嘴唇上轻轻一点,又逐渐加重,熟悉的荷尔蒙味道顺着一条滑腻的舌头,软软的伸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“唔,别闹。”

    他懒懒的睁开眼,对上一张精巧细致的面孔,像个白月亮在眼前跳动。他怔了怔,似觉得哪里不对,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是答应去游乐场的么?”

    他的手忽然被拉住,并一点点拽了起来,视线从对方头上滑落,那是一身浅蓝色的丝裙,小裙摆,蕾丝花边,套在177如大模般的身体上,修长,性感,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“早早就爬起来了,自己穿的衣服,洗的脸,从来没这么乖过。你要是不兑现承诺,都能把家里给掀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拉着他的手,出了卧室,来到饭厅。一对龙凤胎正坐在桌子两侧,埋头扒着自己的瘦肉粥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怎么才起床,我牙都刷好了!”

    男孩子先跑过来,抱住自己的左腿。

    女孩子也跑过来,抱住自己的右腿,同时展示她的粉色小水壶,“爸爸,你看我的水壶多漂亮,我装了好多橙汁,你渴了就跟我说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带着一丝迷茫,愣愣的坐在椅子上,小斋给盛了一碗瘦肉粥,道:“那个游乐场刚营业,周末去的人肯定多。我们早去早回,半路正好有个温泉会所,回来就到哪儿,我订好客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要住宿么?”

    他尝了口稀粥小菜,味道非常不错,下意识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拜托,今天我们结婚五周年,你不会忘了吧?”小斋瞄了一眼,似嗔似笑。

    “啊?没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慌乱,又尝了口粥,味道愈发香浓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很慢,就像一个四肢僵硬的病人,过了半天才舒展开来,然后随意打量着,只觉这屋子极大,分上下两层,厨房与饭厅单独隔开,装潢简约内敛,色彩搭配的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饭厅对着一面大落地窗,窗外是个花园,还有个石亭状的小喷泉,隔着种满花草的庭院,才是两扇大门。

    邻居们住的较远,门口十分清静,露出车辆的前脸,看标志,正是自己以前很喜欢的一款车子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!吃饱了!”

    许是心情太过急切,两个小家伙扒了半碗就嚷嚷着出发。顾玙和小斋无奈,收拾餐桌,穿衣打扮,拎着简单的衣物行李,上了那辆超大气的吉普车。

    小斋在副驾驶,俩孩子被塞进儿童座椅里,头一次没有表现出对这种椅子的讨厌,而是拍着扶手,兴奋大叫:“走喽!走喽!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玉虚峰,飞瀑下,顾玙缓缓睁眼,带着莫大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衍化幻境,消耗甚巨,回来后就陷入一种类似沉睡的状态。而在沉睡中,他竟然做了一个长梦。

    在那梦里,自己与小斋成婚,生了一对龙凤胎。妻子温柔大气,持家有道,儿女活泼懂事,聪明好学。

    自己也事业有成,人生得意,携手白头一双人……

    在科学上,对梦有很多解析,但在修士眼中,梦就非常简单:要么是你心血来潮,要么是你被人施法,要么是你内心不静。

    顾玙在后天时,就很少做梦,到了先天,更是空无一梦。不想到了神仙,忽然古古怪怪的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以为是生理/心理现象,连忙静坐观心,望我独神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发现了一丝异常。确切的说,是自己完成衍化之后,神通得到淬炼增强,又多出了某些变化。

    做梦,甭管怎么解释,都脱离不开“意识/大脑/思维活跃”的概念。

    既是意识,就归属于神魂类。他以前只能窥探到对方的思想,或者通过幻术影响、干扰,现在呢,还能更深入一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瞧了瞧,一眼盯住酣睡的青蛇,身形一晃,化作一道流光射入头部。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睡得傻了吧唧的小青,猛然抽起风来,舌头乱甩,惊慌失措,挣扎翻滚,偏偏又清醒不了。

    可怕!太可怕了!

    上一秒还在装逼:我小青就是饿死,死外边,从这里跳下去,不会吃你们一点东西!

    结果下一秒,主子突然出现,艾玛,真香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顾在梦境中走了一圈,重新现身,十分无语。怎么都是些二百五宠物,胖兄,小青,白萝卜,一个比一个铁骨铮铮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瞅了眼亭中,身形又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柱山,道院。

    自天荒幻境崩塌,已有三个多月,尘烟散去,留下的是一大片收尾摊子。三百六十人返回道院,齐齐宣布闭关。

    最引人关注的,无疑是何禾、费芩、林思义、韩棠四人。师长们亲自在外守护,只等四人出关,便又多了四位人仙。

    道院上下早就传开了,说住持有令,只要能成,便可脱离上院,与张守阳、晁空图等一样,列入高层管理者。

    在神仙可遇不可求的情况下,人仙是衡量一方势力的基本标准。当然弟子们不清楚,卢元清也准备闭死关,参悟玄法。

    内丹派的境界划分不同,没有神仙、地仙的说法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化气阶段,接下来便是化神,神,指阴神。

    阴神出窍,遨游天地,乃内丹派的晋升境界。然后点化**,阴神化阳神,即是丹法巅峰。

    阳神等同地仙,但比地仙稍弱,因为舍弃了肉身。

    其实不少人为卢元清可惜,以他的资质心性,不应仅此而已。倘若他废功重修,转投食气法,地仙大有可期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真那么做了,卢元清也不是卢元清了。

    午夜,小院。

    这座院落偏安一隅,仿佛与世无争,隔断了外界纷扰。实际也如此,这是吴山的居处。

    青玉案上,酒盏孤零零的立着,一团虚影从酒盏中飘出,望着寒月默然不语。想他刚出来的时候,地位何等尊崇,如今进入3.0时代,人仙已不足以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他世俗心向来颇重,众人依旧礼遇有加,但自己心态变化,主动搬到了这座院子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长叹一声,兜兜转转的绕着酒盏徘徊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猛地一顿,看着面前的一团空气慢慢化形,变成了一个男子模样,正是顾玙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近来可好?”老顾行礼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,我应该叫你前辈才是。”

    吴山侧过身,不敢接受。

    “您对我有传道之恩,不必如此。”老顾继续躬身,完成了这一礼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吴山苦笑着摇头,虚影回落,面目若隐若现,道:“当初你入魂界,向我讨黑玉膏的方子。我说等你成了神仙,送我转世投胎便好。这一等就近三年,连白白都快把我忘了,结果你又突然来访,不知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归来后,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确实脱不开身。而且我有了个新的想法,眼下时机成熟,特来相询。”

    顾玙顿了顿,道:“你若初衷未变,我这就为您布置,很快便可转世就舍。您若改了主意,不妨随我去一个地方看看,或许会有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吴山奇道。

    “去了便知。”

    老顾大袖一扫,卷起酒盏,无声无息的来,又无声无息的走。

    吴山只觉意识一黑,似乎很快,似乎非常慢,总之恢复清醒时,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嗯?”

    等等!他猛然一抖,艰难的低下头,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两条腿,再是腰身,脖颈,头颅,四肢,五官,毛发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吴山情绪激动,手足无措了一阵,又略微冷静,颤抖着捏了个法决,虚空一划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空气中泛起波澜,仿佛嵌了一面大镜子,映出一个三十多岁,身材中等,粗眉方口的明代道人。

    当了五百多年的老鬼,冷不丁见到自己的本来面貌,一时情难自禁。手指触碰着脸颊身体,虽然寒凉无温度,但皮肤和肌肉的感觉却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我的肉身?”

    他拧过头,死死盯着顾玙,“真是我的肉身???”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老顾特耿直的予以否定,道:“您在这里才会有身体,出去还是一团虚影。这里是我衍化的幻境世界,目前还不完善,有许多规则要建立。”

    “幻境?”

    吴山跺了跺脚,环顾四周,这是一片广阔的墨色荒野,土壤半软半硬,颗粒硕大,植被繁茂,林木耸立,天地层次分明,颜色多为黑、白、灰、青、蓝、紫等冷色调,空中悬着一轮明月,泛着白幽幽的光亮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是幻境?”

    他看着一只从未见过的古怪生物,慢吞吞从脚边爬过,再次强调自己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对旁人来说,是幻境。对我,对它们,倒也算真实。”

    顾玙挥手一划,指着暗天如渊,乌峰重峦,“既然来了,我就带您游览一番。”

    (啊,本月不断更!瑞典胜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