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天翻地覆
    “郑师弟,可敢一战?”

    何禾长剑一指,没有废话,直接邀斗。

    这是一柄用普通矿石炼制的剑器,但在她手中,足以匹敌任何先天神兵。

    郑开心渡过忘川后,亦觉气息躁动,此举正合心意。他也抽出一柄平平无奇的长剑,笑道:“何师姐,请指教!”

    啧啧!

    曾可儿一瞧,连忙守在河岸处,将刚过来的几个同门甩到一边,防止打扰,道:“快战,快战,我早就盼着你们打一架了!”

    “哗哗……哗哗……”

    正此时,死沉沉的忘川水忽然活了起来,水流奔涌,卷起层层浊浪,从一边的尽头流向另一边尽头。

    河面上的浓雾迅速扩散,慢慢笼罩了岸边土地。阴诡壮丽的宫殿群被浓雾吞噬,若隐若现,似仙似鬼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一颤,鬼域的气息又大有变化,一种玄妙的感觉在心中滋生,却难以描述,似乎很快就要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郑开心和何禾的目光,从宫殿流连到忘川,从忘川转到彼此身上,视线一碰,瞬间抹除掉所有杂念。

    俩人是公认的次时代最强剑修,互有听闻,神交已久,也都非常的传统守矩。

    郑开心晚入道途,便左脚跨出一步,剑似流星赶月般,趟出一道直线向前平刺。何禾手腕一动,斜里刺出去,在那剑身上一点,便荡开攻势。

    一招问候,一招回礼,法度严谨,气韵内藏。

    随后,郑开心身形晃动,拉开十丈距离,气势骤然一变,全不似平日温润和善的小师兄。

    只见他双瞳黯淡无光,与眼白混成一体,灰蒙蒙映不出半分生气。

    跟着,他出剑,仍是一招直刺,却与之前完全不同!

    剑势裹着寒芒,在同样灰蒙蒙的气海中穿梭而过,每前进一寸,搅动的气流就壮大一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信手拈来天外仙,当剑身刺破云海,仿佛挑出了一条阴气滚滚的灰龙。刹时间,何禾体温骤降,精气神被狂乱冲击,三宝摇摇欲坠,竟有神魂飞散,肉骨剥离之态。

    这一剑,本就属于阴土。

    它就如一张阎王贴,根本不是人间之剑!

    而且它非常的快,近乎没有了距离概念,达到了先天所能达到的最极致。眼前尚有红尘十丈,实则已穿破虚空,侵入三宝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何禾不惊反喜,早听闻对方天赋异禀,体内嵌着一条阴脉,可惜无人见识过。今日一试,果然盛名不虚。

    她见过龙秋的剑,碧海潮生,大气磅礴,堪称速度极限!

    而作为龙秋亲传,郑开心没有故作清高的舍弃地利,恰恰利用鬼域幻境,将自身天赋彻底爆发。

    忘川河畔,天地无光,仿若狂风怒号,黑云压城,惊涛裂岸汹涌滔天。单凭那剑势中的死意,若没有无上意志,就已经心神失守,堕入深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极细微的清吟,似从最深最沉浊的地底响起,一抹清光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像极了黑夜降临时,月上中天,散发的第一缕至清至纯的幽光。无尽的死气蓦地搅动起来,一条明亮的轨迹瞬间映照了万古长夜。

    郑开心出了一剑,何禾也仅还了一剑,便硬生生撕开阴幕。

    “接我一招!”

    她继续挥剑,在虚空中烙下了一道清晰的剑痕,那剑痕铺开,如银河璀璨,一轮寒月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明月照九州,向来是皎洁高冷的代名词。但此时此刻,这轮寒月却似杀、破、狼三星汇聚。

    此方鬼域的主导权,转瞬易主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曾可儿盘腿坐在地上,使劲拍着巴掌,看的那叫过瘾。旁边不知不觉也聚集了好多人,目瞪口呆的盯着场中。

    他们是两派的精英弟子,晓得这二位很强,但不知道居然这么强!再看那曾可儿,一张符箓将全体护在其中,实力显然也超乎想像。

    还是同样的道理:随着世界升级,道法完善,此一时彼一时,不再是那个虎躯一震动手动脚的类武侠世界了。

    再看那边,郑开心和何禾已经斗了几十招,棋逢对手,不可能轻易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清楚,此战不为输赢,只是借对方推手,让自己一举突破。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俩人越打越凶,越打越剧烈,已然放开所有束缚,将十几年的积累通通释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毒泽。

    游宇和费芩仍然战的难解难分,现场如天雷肆虐,龙卷风刮过,无数生灵惨死,只有最深处的毒蜘蛛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正中央,群山间。

    唐伯乐正苦战齐云上院的易小萌。

    易小萌是个男孩子,一点都不萌,习自晁空图的符箓之术,变幻莫测又猥琐下流。不要钱的往出撒,真真假假,不是哪个是陷阱,哪个是空炮。

    唐伯乐最烦这样的,纵能一剑破之,但对方的符也忒多了。

    氪金大佬不算什么,主要是他既氪金,又肯爆肝苦练,走位风骚技术一流,就问你怕不怕!

    雪国。

    王蓉和余连芷已经打到了暴风雪里,天昏地暗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风境。

    袁凌杉VS韩棠,陶通陶怡VS一对兄妹廖星、廖月,皆是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甚至在鬼域里,曾可儿也不再看戏,因为对岸又过来一位,上院林思义,人仙种子!

    二人另辟战场,搅得此方世界愈发狂躁暴乱。

    凤凰山二十真传,道院十二金仙。

    貌似数量不对等,但要知道,齐云下院也有不少牛逼人物。比如跟何禾交好的徐子瑛,实力跟上院的下游战力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这四十余人,便是站在二代巅峰的存在。其实还有两个,可惜首秀便扑,连名字都没暴露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境界,对探索幻境毛个兴趣都没有,就是机会难得,一一找对手比斗,不用担心身死损伤。

    而他们拼尽全力,潜能爆发,搞得五方世界风云变幻。尤其是鬼域,阴气翻涌,忘川奔腾,整片阴土都在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在河边围观的人群感应到一丝不正常,纷纷奇道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又要更新资料片了?”

    “这次比以前的动静大多了!”

    “糟糕,是胎动的感觉!”

    一帮家伙姑且还能贫嘴逗乐,结果几分钟后,这三百多人面色齐变。

    那古怪的震颤愈发清晰,仿佛就在耳边呢喃清鸣,而可怕的是,自己的神魂竟然随之跳动了起来!

    “啊!我控制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跑啊!”

    众人吓得肝胆俱裂,只觉神魂抽动,被一股怪力在狠狠向外拉扯,丹法、食气、雷法、剑诀等等,通通失效。

    阴谋!绝对是阴谋!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脑子里都浮现出这个想法,抹过身撒腿狂奔。一路又汇聚同门,最后除了那四十人外,齐齐向阵外遁去。

    很快,大家到了那片混沌区域,若在平时,穿过去就能出阵。现在却像撞到了一层无形屏障,彻底封死!

    “这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!”

    “顾真人好狠的心,缘由何在啊??”

    众人面色惨白,形若槁骸——七百二十人,蛊虫在瓮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两道金光落在广场上,张守阳强忍怒意,问道:“龙居士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?”

    张守阳大袖一甩,喝道:“魂力躁乱,幻境封锁,那三百六十人的气息明显在衰竭,你竟然说你不知?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我们也有三百六十人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龙秋秀眉微蹙,哼道:“再者说,我们真要杀人,还用得着设伏么?”

    她嘴上如此说,实则心中大急,试着跟金蝉取得联系,过了片刻,还真沟通上了。

    “里面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大事,真人要干一件大事!”

    金蝉的声音传来,不带丝毫慌乱,反而异常雀跃,“姐姐不用担心,所有人都不会有事,相反还有一份机缘。现下情况特殊,我也讲不太清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声音渐小,忽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盐湖城。

    街区大乱,行人疯了似地奔逃,车辆轰鸣声连成一片,宛如末日来临。这一切,都似回到了十几年前,魂界裂缝开启,给人类带来的那次大灾难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随着颤动越来越烈,群众更加疯狂,生怕像上次那样不明不白的死掉。结果跑了半天,只是感觉震颤,身体有些不适,倒还挺得住。

    于是情绪迅速稳定,开始叨逼叨的各种猜测。

    这边便罢,远在核心城市群的一票高官,皆是惊骇莫名,连忙上报。京城的大佬收到消息后,也没好到哪儿去,当场就晕过去几个。

    二十年了,天灾人祸一波接着一波,上上下下身心俱疲,再经不起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,难啊!

    你看这堂堂大国,十几亿人口,搞的阶级固化,发展艰巨,怨声载道,连世界杯都踢不进去……没错,我说的就是印度!

    当然他们也养成了好习惯,有事情,找凤凰山,找道院!

    很快,两边传回消息,三个大字:

    不!知!道!

    一瞬间,全体人员都疯了。天荒幻境是顾玙所立,如今异常暴动,本家却毫无内幕。

    害怕,仅有的一个神仙,他想做点什么,谁拦得住?

    (法国能干掉阿根廷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