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二十五章 彩头
    突破境界,向来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谓厚积薄发,没用前面的积累,再怎么机缘巧合,也达不到相应的境界。像老顾晋升人仙、神仙,貌似都在战斗中领悟,其实也是自身沉淀,才有临阵突破这一说。

    但现在,何禾好像违背了这一常理。

    在她自己看来,至少还需要半年酝酿,然后才是晋升良机。结果渡了忘川河,竟然心血来潮,精气神疯狂躁动,明显到了关口。

    这是天荒幻境啊!

    在幻境里突破,是真是假?到外面又会怎样?

    何禾望着死沉沉的大河,根本看不到对岸的人群,小船也消失无踪。她有种直觉,过了这河,就绝不可能再渡回去。

    戗!

    她持剑在手,足尖一点,像只青紫云气,华丽淑穆的大鸟,没入氤氲雾霭之中。而在她前方,赫然是一片恢宏庞大的建筑群,风格与人间无异,只是周遭阴气缭绕,迷迷蒙蒙,色调沉暗又瑰奇壮丽。

    第一间建筑没有任何标志,何禾本做好了战斗准备,冲进去一瞧,里面却空空荡荡,连基本的梁柱构造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查看一圈,又继续探索。

    跟着第二间,第三间……一直探到最后,竟什么也没发现。而最后的那片建筑似未完工,缺了一半的屋子横在黑漆漆的山峰上,布满阴土尘埃,仿佛存在了千万年之久。

    “忘川河是新出现的,这片建筑应该也是,不是说有一只黑鸦镇守在鬼域深处么?怎么不见影子?”

    何禾之前就进过一次幻境,百思不得其解,出了屋子再往别处探,走了一程却被无形的屏障挡住。

    忘川河的对岸,就像一张没完成的游戏地图,孤零零的摆在这里。

    何禾转来转去,感觉愈发烦躁,好容易压下的冲动又一点点的迸发出来。她现在急需找到个人,然后痛痛快快的

    打!

    一!

    架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小船划到水中央,毫无预兆的翻了过去,船上的五名修士齐齐落水。那水似有万斤重,牢牢困住了五位先天高手,任其百般挣扎拼命呼救,也只能感受着自己的生气被河水卷走。

    人有精气神,是为三宝。

    当你的精、气被抽空,血肉神魂被阴气污染,那就只剩下一种存在:传说中的鬼!

    堕忘川,永世不得轮回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岸上的人看得后背发凉,忽有人似承受不住,拔腿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做什么?”另一人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,他们有没有出阵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一句话给众人提了醒,嗖嗖嗖窜出去十几位。剩下的人在煎熬中等待许久,才等回了消息:

    外面没人,也就是说,这五位在幻境中没有死。

    他们意识清晰,逻辑清楚,只是灵魂无时无刻不被痛苦吞噬,消磨着自己每一丝的希望与求生欲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五个人张大嘴巴,痛苦狰狞,身体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,宛如几具枯骨在河中沉浮。

    “他们,他们要一直如此么?”

    “半年后会被放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半年?我怕是半天都挺不过。”

    大家毕竟是精英弟子,在短暂的慌乱过后,反而涌起了莫大的挑战欲。待老叟划着船,再一次靠近岸边,嘶哑着问:“何人要渡?”

    蹭蹭蹭!六个人都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长生看了看九如,正想低声商议,九如直接一嗓子:“老爷爷,你那船还装得下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再来几个都装得下。”老叟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上去了!”

    九如拽着翻白眼的长生,嗖地就跳了上去,然后就非常微妙。

    那六个人,四个是道院的,两个是凤凰山的,结果谁都不认识这俩货。当然凤凰山弟子要熟悉些,见是一男一女,菜鸟萌新,还有这行事作风,卧槽!

    两位小祖宗怎么下来了。

    一身一身的冒冷汗啊,渡过去还好,渡不过去呢?真让俩孩子在这脏水里泡半年?

    刹时间,弟子们打定主意,哪怕干掉这老头,也要保护二人过河。

    道院的不知道啊,同国死敌,同在船上,自然要肛一肛,遂道:“几位师兄,我们比上一比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个比法?”

    “你四人,我四人,看最后有几个能抵达对岸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为首的师兄瞟了眼俩孩子,妈蛋的不敢应啊,正纠结间,忽听九如冷声道:“哼!德国人不会在莫斯科取得胜利,现在不会,以后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她小手一指,道:“你们也一样!”

    长生pia的一捂脸,妹妹你完犊子了,装逼不是这么装的,让爸爸知道了会打你屁股的。

    嘿!

    对方倒是极有涵养,忍住怒意道:“好,既是比斗,还要添点彩头才行。”

    他一拍乾坤袋,飞出一件法器,左右一分,道:“此双环,乃一块阴阳双生石炼制而成,阳打妖魔,阴打鬼魅,可还入眼?”

    跟着,另外三人也各取出一件当作彩头,大有不斗不休的意思。

    哎哟!

    凤凰山的师兄愁啊,自己就一没名字的龙套,何苦来这么折腾。但已经发话了,就不能不应,否则就丢了师门脸面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们二人也各取一件,又看向两位小祖宗。

    嗬!长生和九如莫名激动,脸上带着“天啊,我要摸摸这座奖杯,这果然就是江湖”的异样神采。

    身为仙二代,宝贝自然不会少。

    长生砰的揪出一只青玉葫芦,像模像样道:“雷云砂,呃……就是雷云砂!”

    九如也小手一展,热浪冲天,齐整整码着七十二根针形法器,“火云针!”

    对方眼睛一亮,看出是两件不可多得的法器。不过也有些奇怪,以前没听说这两位啊,莫非是新收的真传?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师兄那边脸都绿了,这两件宝贝,第一代主人是顾玙、小斋,随其南征北战,立功无数。第二代则是龙秋、小堇,没怎么用过,第三代便是他们俩。

    在人仙之下,威力还是相当可观的。更别提还有象征意义,足可列入凤凰山修行历史博物馆。结果倒好,两位小祖宗咔嚓就拎出来当彩头。

    古人说的好啊:

    崽卖爷田不心疼!

    ——嬴政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