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红尘滚滚(2)
    关外,长青村。

    数百户人家,红砖瓦房,逼仄的胡同土路,杨树林小河水,冬季里裹着白霜……这便是以前的模样,远离尘俗,独自偏安,与那悠远苍凉的长白山脉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但从十几年前,白娘娘在此立教后,长青村大兴土木,仿古建筑,已然成了一方超凡脱俗又充满古怪气息的桃源盛景。

    小楼临水,红灯迷影。

    玉兰珠像条蛇一样,卧在楼顶的青瓦上,纳兰束在旁伺候着,一杯接一杯的为其斟酒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,红唇微张,叼住梨花白的酒盏,再懒懒一滚,脖子抻起一条魅惑众生的弧度,晶莹剔透的玉液入喉,又从唇边沁出两滴丝黏。

    “过午夜了。”

    纳兰束对这副美人图视而不见,又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人都去哪儿了?怎么静悄悄的”

    “睡觉的睡觉,回家的回家,修炼的修炼,倒是有几个吃酒斗气的,也在林子里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玉兰珠摆摆手,止住她的动作,自己往后一躺,叹道:“这活的没意思,我俗人一个,看不得太冷清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证仙位,以后还能证神,庇佑一方,长生不老。不知有多少俗人,愿意跟你换一换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意思,你说这……咦?”

    玉兰珠忽地撑起身,望向漆黑黑的夜空,笑道:“又一个俗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抹嫣红轻飘飘的落在屋顶,“哟,骚狐狸,大年三十在这喝西北风呢?”

    小堇显出身形,毫不客气的捧起案上盏,一饮而尽,跟着浑身一抖,只觉又甜又辣。

    “嗬,真鲜活!”

    她胳膊一伸,晃了晃杯盏,“小刺猬,倒酒!”

    “自己倒!”

    纳兰束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嘿,快点给我倒酒!”

    “自,己,倒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小堇一拍桌子,怒道:“像话么,像话么,有这么跟老祖说话的么?”

    纳兰束压根不理了,一甩袖子下了屋顶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,我一会就把你打回原形,拎回去天天玩弄!”

    小堇吼了一嗓子,各种不爽,玉兰珠笑着起身,柳腰一折,亲自给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她这才消停,砸吧砸吧嘴,随口问:“我说你俩到底啥关系,姊妹不像姊妹,百合不像百合。”

    “关外萨满,你说能什么关系?老家伙们守着祖宗传统,一代主一代仆,严格来算,她应该是我的家生子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到来,让玉兰珠也不再懒趴趴的,笑道:“你不在凤凰山当老祖,跑到这穷乡僻壤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无聊呗!”

    “找你秋姐姐啊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她现在简直性冷淡。”

    “那晁道长呢?”

    “人家都结婚了,我干嘛还往上凑?”

    “哦,所以就找我解闷儿来了?”

    玉兰珠胳膊搭在桌案上,双手交叉,托着一截雪白纤巧的下巴,说这话时眼波流转,似嗔似怨,足以将任何一个直女掰弯,又将任何一个弯男掰直。

    小堇也看得一热,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,叹道:“你说你一收香火的土地婆,弄这么妖娆做甚?制服诱惑么?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才这样,平日可是冰清玉洁的。”

    玉兰珠忽地姿态一收,瞬间从妖女变成了圣女,后脑勺仿佛有光圈浮现,各种哈利路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小堇突然就很开心,拍着桌子大笑,心中烦闷舒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许是身上都带着一丝人间烟火味,俩人显得格外投机。尤其蜰鬼之后,白娘娘浮出水面,正式开宗立教。她没少往这边跑,一来二去,感情迅速升温。

    她袖子在案上一拂,顿时摆了一桌席面,全球各地的珍馐佳酿应有尽有,跟着两条腿一盘,十足的老太太坐炕头,边吃边道:

    “今天不除夕么,哦,现在是初一了……反正我刚才回家一趟,爸妈都好,我那弟弟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弟弟?”

    玉兰珠头回听她讲家庭私事,奇道:“你母亲贵庚?”

    “六十啊!哎呀,这都不是事,她一天吃丹药跟磕糖豆似的,现在还没绝经呢,来个三胎都没问题!”

    小堇不以为意,继续道:“就是我回去吧,觉着特别扭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,我就像个外人似的。我弟弟四岁,我特么都三十九了,哎,你懂这感觉么?”

    “不懂,我没爹没娘,也没兄弟姊妹,身边就一个花束子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,你没爹没娘怎么生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大法师找了只狐狸,跟女人配种才有的我。不然你以为,我融合兽灵怎么这么快?”玉兰珠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一下噎住,满肚子的牢骚都吐不出来,因为跟对方相比,自己那点烦躁根本就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“呃,呃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她哼哼唧唧的,只能摸了摸对方的小手,“节哀顺变,好自为之,前程似锦,来日方长,你懂我说什么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玉兰珠掩嘴娇笑,道:“好了,不提这个。其实我很奇怪呢,你竟然为这种事情焦躁?若是顾真人和江真人,他们可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人跟人不一样,我可是重情重义的!”

    小堇顿了顿,慢慢道:“他们也是重情重义的,只是这个范围在逐渐缩小。他们舍弃凤凰山后,很多弟子都在抱怨,说俩人变了,我倒觉得没有。

    所谓修行,就是将本我彻底释放出来,再从中找到自己最渴望的那个。哎,你知道本我、自我么?”

    “不太懂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基本常识啊,没上过学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啧,那你谈过恋爱么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哇,你不会还是个处女吧?”

    “谈不谈恋爱,跟是不是处男处女有必然的联系么?”

    “呃,没有!”

    小堇一滞,略过这个话题,继续道:“比如说姐姐,她一开始就是这个德行,怎奈空学了一身本领,无处施展,又被社会规则束缚,才显出一副职场精英的样子。现在只是剥去外壳,露出本性而已。

    还有小秋,都说她善良纯粹,我却不这么看。当内心深处的本性释放,便是一步成佛,一步成魔,皆在转念之间。她将两者都体验过了,才会堪破心魔,达到今天的境界。想当年,她下山游历,不知死了多少人呢!

    现在善恶于心,她变了么?没变,只是在那个基础上升级了。

    还有你,卿本佳人,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不过现在好了,谁也强迫不了你,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玉兰珠眨着眼睛,似乎能拧出水来,丝丝连连的黏在对方身上,笑道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我好说啊,就这一身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扬手,再往下一挥,“来时什么样,去时还是什么样,也是从未变过!”

    “哟,我反而觉得你境界最高了。”

    玉兰珠愈发轻柔,又道:“哎,顾真人呢,你怎么没说?”

    “他啊,看不透!人家是主角,天生道种,我就一洗脚的女三号,岂能轻易评断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玉兰珠也伏案大笑,拍着巴掌道:“堇堇啊堇堇,你真是讨人喜欢呢!”

    俩人一聊就停不下来,吃吃喝喝,说说笑笑,最后一块躺在屋顶上,闭目听风,花草摇曳。

    “我啊,就是修为再高,也离不了红尘,没办法,性子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差不多,以前总想着证仙位,现在又觉得无趣。若是这般冷冷清清,就算给我一个真神当,我也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太假,真神你就想干了,冷清点怕什么?”

    小堇偏过头,近在咫尺,呼吸温热,道:“对了,姐夫促成两派比斗,你手下人去么?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我手下可没人。”

    玉兰珠不能传萨满巫术,是被禁止收徒的,这里都是凤凰山弟子,过来听其调遣。她地位虽高,实际却挺尴尬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眨了眨眼,似想到什么,忽地跳起来,“来,给你看个宝贝!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玉兰珠被她拉着,小手牵小手,一路跑到密林深处。就见她捏了个法决,口中清喝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刹时阴风大作,枝叶哗哗作响,一股愤怒狂躁的气息充斥林间,云烟过处,显出一尊凶悍无比的巨大猖鬼。

    这猖鬼有三丈多高,身披甲胄,手握大枪,五官若隐若现,周身赤气环绕,明显到了将领级别,远超一般猖兵。

    小堇又捏决,再次一挥。

    呼!阴风过后,显出一只矮矮小小,懒懒散散,还长着胡子的古怪老头。破衣烂衫,光着脚,五官比猖将清晰许多,气势却远远不足,宛如弱鸡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收的猖将和五通神,本想送给小秋的,现在就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堇一摆手,止住对方话头,道:“猖将可统帅兵马,自行征召,你能省去不少麻烦。五通神实力低微,却是总理一方的好帮手。

    你传不了萨满巫术,但可以找些阴世下属,将来姐夫肯定要给你封神的,太寒酸了,我都没面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玉兰珠看着她,半响不语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想过,只是太过谨慎,擅自招兵买马,怕引起凤凰山误会。既然小堇主动帮衬,她也不矫情,“那就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堇望了望天边涌现的晨光,身形一闪,红衣飞扬,“昆仑见!”

    (法国胜,澳大利亚平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