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二十章 约战
    “生则有缘,死则无分,人间再见!”

    小斋传过一丝神念,再不看顾玙,化作一道流光没入光海,仿佛一颗投进大海的水滴。

    她保持着最原始的光球形态,穿梭在浩瀚无边的魂界中,环境骤变,基本元素从灵气变成了魂力,光适应这个就需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她不问方向,不问所在,遁行了好久好久,就像一个全速奔跑的人,将身体动能发挥到了最大。

    终于,她停了下来,似血脉通畅,肌肉紧实,元神又凝结了几分。

    小斋试着运转功法,不出所料,无一能用,然后瞧准附近的一团光球,嗖地一下狠狠撞去。

    那光团瞬间被吞噬,少得可怜的意识涌入脑海:

    丫竟然是个现代人,约莫是赌球血亏,小乌龟亡故,天气炎热,体重增加,没有假期,工作繁重,三天没洗头,性生活不和谐,心灰意冷便自行上了天台……

    “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小斋冷哼一声,魂体缓缓下沉,隐于一群弱鸡碎片之中。

    当初顾玙入魂界,没有任何指导,白白浪费了不少时间。他有幻术一篇,可淬炼神魂,小斋也有全套的《神霄大雷琅玉书》,里面记载了炼神之法。

    而且老顾作为先行者,可以交流大把经验。

    所以她没有冒失的直上九重天,选择在最底端种田发育,潜修雷法,安全系数无疑高了很多。

    萨天师的《神霄大雷琅玉书》,脱胎于神霄派的雷法,神霄派又与她师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   可以说,小斋是正儿八经的道门弟子,与张守阳、晁空图一样,守着残缺传承,希望光耀祖庭。

    “夫雷霆者,天地枢机。

    雷乃天之号令,其权最大,三界九地一切皆属雷可总摄。

    雷神乃在我之神,一气神和,归根复命,以道为体,以法为用,勘合玄机,胎脱神化,为高上之仙。

    斩勘雷法者,须存想百神,摄万物,运雷霆,纳天地于身中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炼神,需运转幻术千万次,一遍遍洗涤元神,慢慢壮大。小斋炼神,则是道家较为传统的存想法。

    存想,道门术语,与佛家的观想类似。

    “斩勘雷法,存想百神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说,道教认为神无所不在,身内身外皆有神。如果能存思这些神,神就会安置其身,达到长生久视的目的。

    如葛洪有法,存想老君真形。

    上清派亦有法,存想五脏之神。

    又有各派秘法,存想三气三洞、云气兵马、日月星辰等等。

    而小斋入静之后,没急着修炼,意识逐渐放空,如鸿蒙初开,虚无缥缈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间,鸿蒙之中隐现一抹紫光,跟着隆隆作响,一条紫蛇划破虚无,带来了天地间的第一声震撼!

    雷霆?

    小斋意识微动,放空后,第一个出现的景象赫然是雷霆,自己本就修雷法,再适合不过。

    但她思绪急转,心中果断,还不够!

    存想雷霆,固然能增强威能,好比任亦昀的无上真火,但是,不够!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紫蛇划裂虚空,蜿蜒向下,缓缓消失。紧跟着,闷雷滚滚,愈发密集,鸿蒙气翻涌如潮,紫光大作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一道接着一道的雷霆之力,带着无比浩然的刚大威势,在初开的天地间任意肆虐,山川俯首,万兽悲鸣。

    这雷霆愈发凶猛,似在有意彰显,怎奈小斋不为所动,重新陷入一种虚极心境。

    终于,当天地将要被撕裂之时,忽然威势渐小,直至悄无声息。而从那空冥混沌之中,一个人影轻飘飘的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小斋自己!

    “雷神乃在我之神,胎脱神化,纳天地于身中,为高上之仙!”

    我存想雷神,哪有我为雷神来的逍遥自在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凤凰山上,顾?带着一双儿女的留守老父亲?玙忽然打了个喷嚏,紧跟着,就像传染似的,长生和九如也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我们还会感冒么?”

    长生揉了揉鼻子,十分不解,随即又是一顿,冥冥中感觉到一股名为母亲大人的威压,从内心深处滋生,立时抖了个激灵,小脸惨白。

    顾玙则通过自己的那一丝印记,捕捉到了微弱的波动,他不知那边发生了什么,总之安全无事,遂道:“不要多想!九如,收敛心神,我这就为你渡入剑种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九如立即凝神静气,浑然忘我,然后就觉面前呼的一下,仿佛升起了一团火焰,火焰中蕴含着一道磅礴刚大的剑意,炽热滚滚,灼的皮肤极为难受。

    这东西逼近额头,哧溜就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眉头紧皱,每一个细胞都在被狠狠切割。她强忍着疼痛,牢记父亲教导的方法,将凝练成形的几道剑气全部释放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剑气与那团火焰相撞,急剧震荡,五脏六腑几乎翻了个个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瞪大眼睛盯着妹妹/姐姐,那红润润的嘴角赫然流出一丝血迹。他又赶紧转头,瞧向顾玙,见其神情淡定,才略略放心。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体内翻江倒海,痛不欲生,九如都硬生生挺了下来。而剑种与剑气多番碰撞后,变得渐渐平稳,她连忙用剑气引导,一点点下落。

    顺着经络窍穴,直至丹田,最后仿佛赤阳西斜。

    一枚火红的剑种漂浮在气海之上,大量的信息冲刷着小姑娘的意识,只轻轻一念,剑种翻转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一道赤阳剑气顺着指尖爆射而出,威势煌煌,颇有几分父亲当年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九如慢慢睁开眼,小丁点孩子,竟显出些渊渟岳峙的大气度。她调息完毕,第一件事就是看长生,喝道:“小子,来打一架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把玩着那方雷印,懒得理会,转向顾玙道:“爸爸,有件事想跟您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九如已经有了剑种,我修雷法也有几年了,我们,我们想下山游历一番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俩孩子都眨着大眼睛,巴巴盯着父亲,满是渴望。

    顾玙想都没想,直接拒绝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我们虽然比不上人仙,但也是先天高手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我们已经十岁了,不是八九岁的小孩子了!”

    “历练红尘,本事次要,磨炼心境才是正题。你们年级太小,基本的人情道理都未经历,更别提磨炼心境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嗯哼……”

    俩孩子这会儿默契十足,一左一右扑过去,抱住他的两条胳膊,哼哼唧唧不说话,就一个劲晃悠。

    俗话说,小不忍则卖大萌。

    他们心性早熟,自三四岁开始修炼之后,基本告别了孩童特征。而此刻,仿佛又回到了两只糯米团子的时候,香香软软,爱不释口。

    还别说,顾玙真被萌到了。

    当然他仔细想了想,一手揪住一个抱在怀里,道:“历练是不可能的……”

    俩孩子各种委屈不爽,又听他话音一转,“不过还有别的途径,你们再等一年,定让你们见识到天下高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柱山,道院。

    道院立十六年,收徒五批,现有上院弟子三十六人,下院弟子五百二十人,另有五位人仙。

    凤凰山也一样,虽然只有一次开山大典,但陆陆续续的零散招收。如今游宇、郑开心这批二代弟子,座下都有几个徒弟,加起来也有一千多人。

    两大巨头秉持着一向的培养原则:道院注重良才美玉,非资质优异者不入山门。凤凰山更为宽松,愿给普天下求道者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而经过这么多年发展,双方实力相差不多。站在塔尖的几位,基本平手,中下层的,道院的精英化要胜过凤凰山的普众化。

    天光微亮,晨雾氤氲。

    卢元清做完了早课,独自漫步于山巅,足踏清风,仙气缥缈。全真戒律严明,是根植到骨子里的东西,他乃人仙之境,还一直坚持早晚课,很少落下。

    当!当!

    大钟敲响,意味着早饭时间,数百位乾道坤道从各院出来,齐奔饭堂,期间无一丝吵杂。另有一些不用每日饮食的先天弟子,仍在各处勤奋修习。

    卢元清很喜欢看这个场景,每次看到,都被一股蓬勃的朝气感染,也变得轻松愉悦起来。

    想当年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重振道门,脱离政府管制,现如今,目标已经达到了。政府彻底隐于幕后,只扶持门派作为行事代表,而宫观遍地开花,几乎一城一观。

    道门子弟也严守戒律,不敛世间财,不惑众**,害人性命,深受群众敬畏。

    这已经达到了他想像中的最极限,但是还没完,他还要为道门传承考虑,要为百年之后,道院的存亡生死考虑……

    有些时候,他真觉得特别累,也想抛开一切,一心求道。可每人性情不同。他自幼受的玄门教育,肩上挑着这副担子,轻易放不下。

    卢元清徘徊许久,踏着白云拾级而下,忽然神色一动,虚空一抓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道传讯符握在掌中,却是那位当世真人的消息。他看罢,面色变幻不定,又匆匆回到内殿。

    (德国居然活了……看好英格兰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