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一十九章 人间再见
    游宇和曾可儿去了昆仑一趟,并没有见到顾玙。

    过后没多久,道院弟子也去天荒幻境走了一遭,再然后,连龙秋和张守阳都进去看了看。

    除了小斋,没人知道顾玙到底想做什么,他就像一个勤劳的园丁,小心翼翼呵护着幻境成长。

    没错,它是可以成长的!

    以五大妖王为源,化作五方世界,这些世界初步构建,还非常粗糙。那什么叫世界呢?

    里面有时间、空间、各种元素、万物轮转以及自然社会和社会关系——没有人,也就不包括人类社会。

    比如说鬼域,鬼域目前有四十三种鬼物,小到路边游魂,大到鬼将鬼王,貌似有层级分类,其实是极不精准的。

    那所谓的成长,就是将这些东西一一标准化,从基本的阴气构造,到鬼怪的形成,阶级的概念,特有的阴山植物、矿物等等……

    只有标准化了,才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世界。

    顾玙往里面投喂的那些魂力本源,就是一点点用来改造幻境的能量。这个过程相当漫长,但没关系,本源无穷尽,他的寿元也有千载,耗得起。

    至于缘由么,那就太复杂了。

    他说此方天地进展太慢,束手束脚,资源匮乏,想让其快些升级。这是实言,而具体讲的话,大概分几个层面。

    天地灵气不知从何时萌生,总之要比人类的历史久远。从三皇五帝起,计算人类的修行史,约有五千余年。

    而这五千年的修行,可能是灵气温养滋润了千万年的结果。

    上古人道,直至神圣;中古仙道,白日飞升;末法内丹,苟延残喘……这一系列的衰落,都伴随着各类资源的弱化与消亡。

    古代为何有那么奇珍异宝,动不动千年灵草,百年奇花,因为之前有长久的铺垫。灵气温养,天地无极,“容量”能达到那个程度。

    但现在,灵气复苏,后辈拾先人遗泽,艰苦重塑,等于将水缸换成了水瓶子,天地“容量”就这么大,只能装下这么多。

    最典型的例子,便是化龙。

    修行没落,大道无感,蛟修炼到死也化不了龙,只能等人仙齐聚,东海盛世,水瓶容量扩充,它才能借此契机跃过龙门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第二次便是蜰鬼出世,自己晋升,又搅动大道,再次升级。

    说白了,现在是3.0时代,古代却是5.0,6.0时代,根本比不了。

    顾玙想炼制任亦昀师门的那件法宝——阴阳梭,可载神魂穿梭两界,毫发无损。所需材料有千年温玉,玄阴寒铁,至阳金精,据说外表如土石,里面却是金精点点,饱含纯阳之气,一发就有两亿的量……

    上特么哪儿找去?

    这便是3.0时代的悲哀,甚至于他非常担心,现在的天地可能还装不下一个地仙,自己苦逼呵呵修了近千年,眼看快死了,才等到升级那天。

    忒可怜了!

    接着,再说他的幻化之道。

    道生炁,炁生规则,规则再生魂界,魂界再生物质界。而物质界的东西消亡,又会归于魂界,如此循环反复。

    幻化,就是根据这个关系,利用魂力直接衍生物质。所以就有一个前提,现实存在的东西,他才能幻化出来,变为真实,并且品级越高,难度越大。

    比如人间有龙,他拼着全力,也能幻化出一条真龙。但让他幻化一只九凤,幻化白泽、刑天,乃至三清女娲。

    那就只是幻象,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若是古人,方法便是等待,顺其自然。现代人却脑洞开阔,所以顾玙才另辟蹊径,鼓捣出了天荒幻境。

    先让幻境内自生世界,完善运转,迅速衍化,再把需要的资源从里面“拿”出来。

    简单讲:顾玙现在是高维度生命,创造了一个小世界,相对于自己,那是下层的物质界;相对于旁人,却是平行的虚拟幻境。

    神仙与神仙不同,多亏了他的幻化之道,才能如此操作。不知不觉中,老顾已经脱离了战斗装逼的低级趣味,转向更高水准的装逼境界发展。

    而以上,仅是他的一个试验性想法,其实还有一个更大更疯狂的计划埋在心底,亦是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行界搞不懂食物链顶端的人是怎么想的,即便搞懂了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磨练自身,还不用死亡的地方存在,大家都喜闻乐见。何况,已经有不少人发现,在幻境内治疗内伤,尤其是神魂创伤,对现实也能起到一定效果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轮番保证,自己的神魂强度确实有所增益。

    这更激发了修士们的热情,一万人的承载量,每天都抢破头,还衍生了一票黄牛党。在五方世界的安全区域,也多了一些自发性的人形NPC。

    转眼又是一年过去,到了仙历二十年。

    玉虚峰仍是寒冷孤寂,一轮明月映照昆仑,托于云端,俯瞰众生。

    小斋自蜰鬼一战,闭关一年多,这日终于出了屋子。她许久未关心外界,瞧这古观天翻地覆,瑰丽壮奇,宛如天境仙宫,不禁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你造这么多屋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在飞瀑下面的方亭中找到了顾玙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好看,古观太冷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更冷清,就我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会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顾玙左手捧碗,右手捏着什么食物投进潭中,潭水被瀑布冲击,不断翻滚波荡,那些细碎的粉末转瞬就被吞噬。

    小斋神念一扫,寒潭无限深,黑黝黝一只老鼋似在沉睡,粉末在水中丝毫不受阻力,缓缓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老鼋懒懒的睁开眼,伸舌卷入口中,又继续趴窝。

    “你抓它来养?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随手造的,看着还行么?”顾玙问。

    “是不错,你的幻化之道愈发精深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缓步踱到潭边,伸出手掌,从天而落的碎星银白敲击着掌心,带来阵阵清凉。

    顾玙与其并肩而立,也看了会飞瀑,忽道:“幻境为时尚短,还没蕴化出相应材料,那阴阳梭算是没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则好,没有也罢,我已入瓶颈,不必浪费时间等一外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过几日我送你入界,要不要我一同前去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有你在,我怕是一百年都突破不了。”

    有一神仙护佑,在魂界几乎通杀,于修行不利,更别提领悟神通。俩人说了几句,小斋撤回手掌,古怪的眨了眨眼睛,随即翻转,屈指一弹。

    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从指尖弹出,嗖地钻进顾玙的玄窍。

    他一怔,跟着反应过来,水滴里竟蕴含着对方的一丝神魂波动,轻浪浪,骚柔柔的冲着自己的元神一舔。

    神魂碰撞,火热滚滚,其中又夹着一滴弱水的清凉,双重滋味,轮番叠加,妙趣无穷。

    神交版之冰火两重天!

    顾玙元神跳动,有那么一丢丢反应,面上却古井无波,神念一扫,将其抹净,“抽风么,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连性(防和谐)欲都没有了?”小斋皱眉。

    “有,只是无趣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之前生孩子是对的,若是现在生,岂不是一大型充电宝?”

    小斋摇摇头,实际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生娃之前,与其说她欲望很强,还不如说她喜欢蹂躏这只小狼狗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,起伏荡漾,就像握着一支细长毫笔,在一具修长均匀的身体上作画。笔端浓墨劲染,挥洒间汁液四溅,粘稠润滑,横、撇、竖、捺、勾、回,每一划都那么苍劲有力。

    但生娃之后,试验完成,人仙圆满,自己也不好此事了。当然,没事调戏一下对方还是很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长生和九如快满十岁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茬,顾玙忽想起远在凤凰山的一双儿女,道:“我过段回去一趟,为九如渡入剑种,你没什么表示么?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小斋随手扔过一方古印,上面紫光缠绕,却是雷气凝结而成,“这个给他,能参悟多少,看自己造化。”

    “长生摊上你这个妈,算倒了八辈子霉。”

    顾玙对她就没有神仙之态,冷不丁吐出一句老夫老妻的俗语,“俩孩子得了真传,再清修几年,十四五岁,也该下山历练了。到底是自己的后代,当初小秋下山时,我可没这么担心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世上也就寥寥几人还在我心头了。”

    人仙时,他还在意凤凰山;神仙时,连凤凰山都扔了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的向前走,自身欲望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其实凡人也一样,你在乎的也不过是周遭亲朋,碰上别人有难,有的会帮一把,有的也视而不见,只是其他欲望太多,才显得情感丰富,有颗尘心。

    数日后。

    小斋没有选择在静室,就在那瀑下方亭中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这个环境可比顾玙那时安全多了,只见她运转功法,元神一分分的脱窍而出。阴神与人间规则碰撞,一阵飘摇。

    老顾立刻遁出元神,包裹住道侣的神魂,嗖地化作一道流光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再出现时,已是浩瀚无边的茫茫魂界。

    “我便送到这儿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小斋,满满的担忧牵挂,但也只分出一缕能量,在对方身上印下痕迹,方便回归接引。

    小斋的神魂光球虚晃不定,半天才变得安稳。

    “生则有缘,死则无分,人间再见!”

    (阿根廷残血复活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