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一十章 算总账
    西北,唐古特。

    秋末初冬,这里的气候比中原腹地极端很多,低温干燥,少飞雪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干到骨子里的冷,连阳光都冻得惨白,风都有气无力,地面上植被丛生,升腾起丝丝寒气,绿意披霜,远远一看仿佛沾了白色结晶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一阵急促杂乱的行进声响起,四只形态古怪的黑影从北方疾驰而来,又匆匆往南边奔去。唐古特天高云淡,生灵稀缺,它们也不担心暴露,全力施展,踏地无痕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上古异兽,气势无双,这次真是我们命大。”

    红蜘蛛迈动着八只脚,车轮一样向前滚动,颇有几分滑稽,面上却裹着莫大的惊恐,仿佛还没从那场天灾中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白狼,见到那次蜰鬼,我才知道你的计划有多么疯狂,你差点就害死了我们!”黑豹也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黑鸦倒还好,边飞边回头望,“也不知那边如何,蜰鬼似乎奔青宁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管它如何,反正人类要焦头烂额一阵。”

    白狼最为镇定,没用神念,粗声粗气道:“现在最要紧的,就是返回滇西,我这一年明里暗里收集了不少宝物,你们都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这些何用?”蜘蛛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在人间试验过很多方法来提升实力,怎奈身体构造不同,无法修炼人类法决,但我发现,通过吞噬属性相合之物,可以一定程度的增长气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三妖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“没错,比如蜘蛛擅毒,你吞噬剧毒之物便可增强本源。当然,这只是便宜之法,不能做长久打算,还是得找到适用于整个妖族的修炼法门才行……呵呵!”

    白狼忽然诡异的笑了起来,道:“我们嘴中说妖族,殊不知在人类眼里,只是比野兽略强。没办法,崽子们种群混乱,实力低下,除了我们,都是懵懵懂懂,虽有些灵性,但远称不上灵智。

    此番过后,我会继续留在人间,定期给你们输送资源。你们也尽快炼制法宝,化作人身,也能为我分担一些。”

    它这些言语,隐隐以领袖自居,另外三妖却不觉违和。蜘蛛似有些转不过来弯,还在纠结某个问题,道:“白狼,你真的要立妖国?”

    “你在怀疑我么?”

    白狼冷哼一声,道:“还是你希望我们世世代代偏安荒原,受人类欺压奴役,甚至游戏玩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蜘蛛答不出来,只得闭嘴。

    黑鸦翅膀扇动,想缓和几句,结果话还没出口,就先叫了一声,“嘎!”

    它飞在半空,目力极远,猛地一抖又拔高数丈,紧张的向北面望去。三妖停步,齐问道:“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黑鸦的红眼死死盯着极远处的一块巨岩,就在刚刚,它隐约瞧见一个人影站在巨岩上,可下一秒,又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它盯了半响,没发现任何异常,心中惴惴,道:“没事,我们快些走!”

    四妖加快脚程,一路奔袭了数百公里,才转头向东,扎进了滇省边境。

    一入滇西,白狼首先松弛下来,真像回家一般。

    说来也荒谬,它极端仇视人类,却很享受自己赚取的财富地位,不知不觉,已将陶家视为私产,任何人不得染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滇南边境。

    环境灾变后,滇省自觉的向南扩张二百公里,经过这些年发展,也有了不不少居住区,以及若干矿场。

    陶家的新矿场在最边缘,产量不多,品质平平,据说当初是陶辉力排众议,买下了这里的开采权。公司内部都不理解,但陶宇对其无比信任,也便不好多事。

    此刻,这位新晋红人就在矿场检查工作,巡视几圈后让众人散去聚餐,自己则溜到围墙外面。

    再往南,便是一望无际的原始山林,无人踏足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就是乾坤袋,还真好用。”

    黑鸦悬停在半空,正试验着将一大堆灵宝取进取出,仿佛变魔术一般。蜘蛛、黑豹则pia在旁边,十分眼馋。

    乾坤袋,大概是修行文明复苏以来,人类创造的最具普遍价值的一种宝物。只要达到先天,印上去一缕神识印记,便可随意施展。

    妖与妖的天赋不同,黑鸦恰恰就是精于此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先行回去,以后每隔半年,我会叫人将东西送来。你们不用担心,这个矿区全是我的人,即便看到什么也不会乱说。当然,你们还是要注意些,别露出真身。”

    白狼摆了摆手,像极了今年世界杯的C罗,一人抵一国,独自带队累到死!

    没办法,这帮妖王说好听点叫懵懂纯粹,说白了就是二百五,只有黑鸦能了解一些自己的想法,别的不添乱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“嘎,那我们先走了,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黑鸦将储物袋系在缩小,系在爪上,扭头招呼同伴,忽见黑豹直愣愣的盯着一个方向,面色古怪。

    它顺着目光瞧去,空荡荡啥都没有,问:“你又发什么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黑豹舔了舔厚实的肉爪,又抓了下头,似乎有个人来着,怎么不见了。

    待三妖走后,白狼才摇摇头,回去矿场的休闲中心,继续扮演着一个强势果断又关心下属的高层角色。

    天蒙蒙黑的时候,他拒绝了矿区负责人的挽留,连夜返回瑞丽。这里虽然五脏俱全,终究是偏僻野外,哪比得过城里。

    司机一言不发的开着车,两个大灯明晃晃的照着前路。

    白狼坐在柔软的真皮座椅上,亦是身心俱疲,连续奔波之后,只想好好放松一下。而对它来讲,最好的方式就是女人!

    “大力,回去直接到会所。”他忽然吩咐一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明白。”

    司机傻乐,油门踩的愈发欢实。

    会所嘛,大家都懂的。像他这种身份和收入,消费是消费不起的,只有老板有兴致时,才能跟着蹭炮这样子。

    诶,蹭炮都懂吧,不细说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前后两个人都陷入了某种冲动和遐想,心中愈发急切。轮胎碾过平整的柏油路,刷刷的带起微噪,车辆宛如午夜幽灵般,独自穿行在长长的公路上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忽然间,司机按了两声喇叭,白狼随口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好像,有,有……”

    司机一脸便秘,想说好像看着个人,但没有讲出来,因为他整个人突然消失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白狼反应极快,一瞬间打破车顶窜出,举目四顾。

    黑夜凛凛,空山幽静。

    紧跟着,它就觉喉咙一紧,仿佛周遭的空气瞬间被抽空,近乎窒息。它拼命挣扎着,奋力挥动四肢,身体诡异的向上升起,然后也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夜风吹过,似勾勒出一道淡淡的虚影向南飞去。

    (有压冰岛赢的嘛?搏一搏你的海景房就有了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