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零九章 春风化雨恩泽万物
    广阔无垠的荒野上,刚经历了一场激烈大战,天崩地陷,气息混乱污秽。

    那个蜰鬼坠落而形成的巨大深坑中,忽爬出一只只古怪小虫,形态与其极为相似,摇头摆尾,感知方向,本能的寻找生机蓬勃之地。

    它们辨认了一会,准确无误的向着城区行进,细足踩过之处,杂草软土迅速枯萎沙化,俨然成了废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扫了眼那些爬虫,对蜰鬼的灵智又有了新的判断,传念道:“你们也暂且离开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看了看,面色一凛,卢元清稍稍拱手:“此处就拜托真人了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他当先远遁而去,张守阳、白云生紧随其后,又分往不同的方向。小斋更是没说什么,带着龙秋闪人。

    就在方才不久,九大人仙围攻蜰鬼,结果一死二重伤,只余这一人一妖凌空对峙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蜰鬼见他们离开,红目闪动,不知是焦躁还是得意。顾玙则细细打量这只大家伙,神念一扫,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那坚硬无比的甲壳先不论,单说体内,它竟然没有内脏和大脑,就像一个大空壳,里面纵横交错,密密麻麻,亿万条血管经络彼此相连,为正中央的一团黄气提供着海量养分。

    这团黄气,便是它唯一的动力源泉——也就是元神。

    蜰鬼是天生异种,生来神仙境,堪称灾祸化身。它厌恶一切有生气的东西,以毁灭生命为乐,此类异兽,起点高不可攀,提升也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不过顾玙最重视的,却是它逆天的灵智。

    比如那些小爬虫,就是它砸入地底时所留,别看爬出来许多,其实有更多的虫子在地下动作。若非老顾及时赶到,这边小斋苦战,那边早就偷偷摸摸的潜进市区了。

    他让众人离开,一是自己能放开手脚,二便是灭杀爬虫。

    “蜰鬼!”

    顾玙盯着大家伙,没有第一时间动手,而是传念道:“你在火焰山下沉睡,千百年安稳无事,谁将放你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蜰鬼摆动着口器,很清晰的形成了一条信息,“将死之人,问这么多作甚?”

    “你若老实回答,还能留你全尸,既然你冥顽不灵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放弃交流,干掉之后搜魂便是——他真要看看,到底是谁在搞鬼?

    只见他孤悬虚空,面上无悲无喜,宛如九天神祗,伸出手指轻轻一点。

    元神催动之下,一道诡秘如蛇的能量破空射去,轻易侵入甲壳,想再进一步时,那黄气翻腾,被一层无形屏障挡住。

    这个最简单的幻术,却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顾玙难得碰到对手,自然要好好试练一番。当初跟任亦昀对战,那哥们精神分裂,基本不作数的。这会一试,果然,面对神魂极强的敌人,幻术之类的小儿科,很难影响到对方。

    他毫无波动,跟着右手一指并两指,向着虚空斩去。

    赤阳剑留给九如了,这柄是幻化而成。

    剑不在,剑气还在,剑意还在,且更胜从前!

    赤阳剑决,荡魔无双,浩然刚大。之前施展,总有一股猛烈煌煌之感,如今出手,却是凝澄不动,风拂泉生,似龙辉绕匣,五曜迎真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这道剑气华光内敛,却似斩落了九天十二楼,纵贯虚空,顷刻杀到蜰鬼身前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蜰鬼红目爆闪,首次露出凝重严肃之态,想躲,却躲不开阳光普照,无奈只得喷出一口黄云,趁着稍稍阻碍的功夫,闪身消失。

    而那剑气袭来,黄云倏地涨大十倍,变成亩许方圆,将剑光团团裹住。刹时间,五行遁空,五气升腾,黄云抵挡了不多时,就被冲散溃乱。

    剑气势头未消,化作一道浅浅的流光划向天边。极远处晦暗蒙蒙的天空,立时亮了一亮,连地面的焦土也有些许舒缓。

    阳光能驱散黑暗,荡除邪魔,更能无上妙法,浸润万物生。

    世间种种,皆是两极,有阴有阳,有生有死,强调单一面的功法,上限有度。而顾玙的剑,已达到一个新的境界!

    蜰鬼堪堪避过,再度出现时,顾玙远在数百丈外,身形动也没动,又是一斩。

    大道至简,功法也一样。

    后天、先天时,以招数为重。人仙时,以道术、法器为重。神仙时,信手拈来,皆是威能,仅用自己最熟悉的一两样术法和法宝。

    像灭霸那种能干掉半个宇宙的大能,打架还特么用拳头的,惹不起惹不起!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蜰鬼被杀得颇为狼狈,东逃西窜,周身剑气纵横,一道道流光划过,宛如白日星空。

    侦察机群早已逃命,通过卫星也只勉强捕捉到零星画面,传到陇西的指挥部内。

    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,此情此景非常熟悉,刚才也是这般压制,结果突然反杀,一击即溃。

    顾玙感觉到有个东西,在遥远的太空“注视”着自己,他不以为意,还像在试招,忽然大袖一展,口中清喝:“起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上下怪声大作,似阴鬼啾啾,风撕云裂,砰的一声巨震,气息搅动,仿佛整个天空塌了一块,四面八方开始向中心挤压。

    蜰鬼的四対翅膀竖起,以极快的频率狂震,咣咣咣到处碰壁,脱身不得——那是用魂力挤压空间,产生的无形气墙。

    顾玙漂在外面,见空间越来越小,又取出一物,信手抛出。

    刹时间,声声清啼,鸑鷟、鹓鶵、鵔鸃、鹔鹴、鸿鹄五只身披赤羽的神禽灵兽凭空飞出,巨大的火羽翅膀扇动,将蜰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正是五禽神火罩!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顾玙双手捏决,罩中热浪翻滚,竟是像炼丹一般,要将其生生炼化。此法宝,是任亦昀根据自己的神通特点而制,老顾虽然也能用,但火不再是真火,无形中削弱了很多。

    砰砰砰!砰砰砰!

    蜰鬼在里面狂叫,疯了似的撞击内壁,偏偏逃脱不出。过了半响,它似气力已竭,响动渐小,最后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面色如水,飘然靠近,想要近处查看。不想那罩中猛然大动,一朵黄云喷薄而出,掀翻神火罩,直扑过来。

    顾玙身形一晃,凭空升起数十丈,那黄云滚卷而上,纠缠不休,正此时,又突觉背后阵阵凉意,带着令人恐惧的死亡天灾气息。

    蜰鬼!

    他不及反应,腐败枯萎的气息疯狂侵蚀着肉身躯壳,拼命往里渗透。对方不给他化解时间,长足挥动,口器尖锐如刀,一反刚才状态,竟主动贴身肉搏。

    饶是老顾,也不禁惊叹。这异兽果然狡诈,此番动作,却是喷出一口黄云,破了神火罩,跟着隐身潜伏在侧,伺机偷袭。

    这神通也着实精妙,变幻莫测,还可伪装真身。

    砰砰砰!轰!

    气浪叠起,虚空粉碎,大地早成了一片废土。顾玙一时摆脱不了蜰鬼,身上粘着天灾之气,还有黄云在旁侧骚扰,竟显得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“出!”

    他心思果断,神念催动,索性叩开玄窍,元神似一道清光嗖的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元神离身,身形顿时停滞,任其被黄云包裹,一个三寸来高的小人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蜰鬼将他元神逼出,不由大喜,只以为胜券在握,大口一喷,又是一朵黄云飘来。

    “你肉身顷刻将毁,看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杀你,够了!”

    他可是形神兼修,根基稳固,其中道理不是一个靠天赋神通就耀武扬威的妖兽能懂的。

    只见那三寸高的小人,浑然不惧,直接没入云中,口一张,呵气成风,呼!

    黄云对上圆润合一的神仙元神,就像一只无牙的小老鼠拼命撕咬着橡胶奶酪,魂力奔涌,罡风猎猎,竟然将云朵生生吹散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蜰鬼大惊,似明白了他想干什么,转身要逃。

    嗖!八足刚刚挥动,一道虚光便从头顶没入,顿时也陷入停滞。

    于是乎,出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,两具肉身悬在半空,一动不动,仿佛定格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敢!!!”

    蜰鬼体内的那团黄气正疯狂跳动,哀嚎嘶叫,色厉内荏。这便是异兽的潜力限制,即便起点再高,某些事情也做不到跟修士一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一语不发,轻悠悠的飘落近前,只伸手一抓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抓,蜰鬼只觉有一股极大的力量锁在黄气之上,一分分一寸寸,像只恐怖的巨爪,在将自己的元神拔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!”

    它奋力哀嚎,神魂狂震,却被死死擒在手中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黄气脱离中心位置,周遭连通的血脉经络齐齐断裂,这是一种比抽筋剥皮还要痛的疼痛。顾玙像抓着一只挣扎的虫豸,渐渐拉扯,上提,最后往起一带。

    “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只见一道清光裹着一团黄气,齐齐从丑陋的肉身里飞出,竟真的将其抽魂离体。

    “真人,真人!”

    蜰鬼再没有方才的张扬自信,也不敢再耍任何的狡诈伎俩,态度卑贱,苦苦哀求,“饶我一命,我愿为坐骑,原为奴为仆,饶我一命!”

    “你本为上古异兽,天赋异禀,着实不易……”

    蜰鬼面露惊喜,觉有转机,然后又听,“肉身可留,你便罢了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顾玙读取了自己想要的信息,掌中剑意奔涌,瞬间笼罩黄气。

    上了一个台阶的赤阳剑意灌注于元神之内,一时间,蜰鬼竟觉春日煦暖,心旷神怡。紧跟着,那阴阳和合,荡万魔,生万物的意境才缓缓滋生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!”

    一缕缕淡黄色的烟气自掌中升起,飘散于阳光之下。好似春暖花开,冰雪消融,世间的一切丑恶妖邪都在这煦暖之中悄然洗清。

    当蜰鬼的元神完全散去,周遭暴乱的气息才渐渐平息,只有那满地狼藉还在彰显着一只千年异兽的消亡。

    清光回返,遁于肉身。

    顾玙睁开眼,那黄云只染了一层浅浅的皮肉,并未伤筋动骨,不由大为满意。形神兼修,果然是上古正法,难怪能肉身成圣,白日飞升。

    等再精深一些,他甚至不用元神出窍,直接肉身就能遁入体内,碰触别人神魂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情绪稍缓,又转向那具小山般的庞大肉壳。

    这是他特意留下的,蜰鬼难得如世间白虎,杀虎而不伤皮毛分毫,是考验每个猎人的最好方法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难听的啼鸣,顾玙召出仍然病恹恹的孔雀,指着肉壳道:“说了要为你寻具肉身,这个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孔雀像只大扑棱蛾子似的飞过去,转了几圈,特矫情的表示太丑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蜰鬼的肉身,你在魂界修上千百年,也不一定有这般境界,莫要占便宜卖乖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笑了笑,收回孔雀,然后手一挥,肉壳无限缩小被收进储物袋。没办法,雀兄实力不足,根本驾驭不了,还需休养。

    搞定这一切,他又看向那千疮百孔的大地,轻轻叹了口气,大袖一挥。

    骨碌碌!骨碌碌!

    地面震颤,遍野的碎石渣土开始滚动,滚着滚着又消失不见。那个大坑继续深陷,足陷下去十丈深,底部则漂浮起一层细细的沙土,均匀调和的贴在四面,坑洼补平,沟壑变换,不一会就成了一座光秃秃的小山谷。

    “他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指挥部内,总算松了一口气的众人满满狐疑,好容易干掉了妖兽,怎么又当起土木狗了?

    “快看,快看!”

    正此时,有人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只见顾玙足踏虚空,取出一只青皮葫芦,葫芦口稍稍朝下,嗖!

    那葫芦产生了一股莫大的吸力,残存的那些死亡衰败之气,刹时被滚滚吸入,压抑感顿消,连天色都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摸出一只小葫芦,向下倾洒。

    白亮亮的灵酒如甘泉雨露,迎风飘洒,滋润了一片大地。干涸枯裂的地面缓缓愈合,焕发生机,又有一道水线愈扩愈涨,竟形成了一条蜿蜒小河。

    一端远远延伸,汇入另一条大河,一端分出细流,注入山谷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精致灵巧的瀑布冲刷着岩壁,积水成潭,渗入地底,又无形滋润着此方土地。更有青碧点点,绿意蔓延,一小块一小块的钻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这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,心神巨颤,刚才一番大战,他们是局外人,或许不了解其中本事,但现在,活生生的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杨枝甘露,春风化雨,恩泽万物,不世真仙!

    (看世界杯了嘛?中国队嘛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