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六百章 可爱的老顾
    这里好像是一方洞窟,弥漫着雪寒之气,顶上有碗大的明珠散发着幽幽白光,设施简陋,一桌一榻。

    任亦昀穿过缝隙,感觉洞内颇为古怪,但此时不及细想,目光立即转向那具肉身。

    他在魂界见的是元神,这会才知晓顾玙的真实面貌,只见那人肌肤若冰雪,绰约若处子,吸风饮露,乘云气,御飞龙,而游乎四海之外。诶,这个形容好像不对!

    紧张,亢奋,狂喜,忐忑……各种复杂的情绪瞬间堆积,任亦昀本就不清不楚的脑子,愈发混乱躁动,仅剩下一个念头:

    它是我的!是我的!是我的!

    呼!呼!

    洞内碎片乱流,波动剧颤,任亦昀借着奔流之势,风驰电掣,施展神通,“滚开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也怕伤了肉身,右手一挥,一道真火赤焰呼啸而出,笼罩那女修周身上下。小斋抬眼瞧了瞧,眼皮一耷,突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赤焰没了目标,竟直直向肉身射去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任亦昀大惊,连忙撤回神通,不去管那渺小卑弱的女人,状若癫狂的一头撞进肉身。

    “五百年了,五百年了!我终于回来了,哈哈哈哈,我终于……啊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怒吼发泄,在一秒钟转化为莫大的惊惧。

    一具人仙肉身,本就生机盎然,何况还有黑玉膏辅助,更是自成循环,数十年不腐。他占据肉身,本应感受到那磅礴浩大的生命精华,那一根根一条条的血脉经络,那仍在跳动着的五脏六腑,那完美如白玉的骨骼架构……

    结果,自己的元神往下一坠,死的,硬的,干的,就像陷入了一片荒芜沙漠,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“不可能!这是什么?我的肉身呢?”

    情绪大起大落,任亦昀不断的嘶吼咆哮,“这是什么,什么……石头!竟然是石头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强大的元神力量,轻易撕碎了伪装,白气升腾,灵符失效,变成了它原本的样子——一颗蓝幽幽,硬邦邦的上品矿石。

    这种矿叫积雷岩,最大的作用就是能聚集雷气,使之威能增强。

    “小小女修竟敢戏弄于我!”

    任亦昀马上反应过来,怒不可遏,可还没等他飞出来,就听轰,轰隆隆!

    足以崩山裂土的紫霄神雷,被一双完美无瑕的手揉圆搓扁,捏塑成一个能量集中的雷光球。

    雷光瞬间吞没了积雷岩,在灵矿的作用下,更加凝练提升,就像一颗超吨级的核弹头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小斋连忙张开防护,小小的雷球在一块灵矿上引爆,能量往核心一点收拢。内部已经狂轰乱炸,天崩地裂,连散发到外部的冲击波,都让整个洞窟剧烈摇晃,似要坍塌干净。

    而在她身后,空气阵阵波动,显现出了一具真正的肉身!

    从来就没挪动过。

    小斋给它套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防护禁制,施了个简单的障眼法——因为顾玙传来的信息中,着重强调了一件事:此人易躁,心性奇差!

    “不仅心性差,连脑子也不太好使,这都能修成神通,真是狗屎运!”

    小斋揉了揉手指,看着那雷球越来越小,坚硬无比的灵矿已经碎成了肉眼辨不清的粉末微尘。

    而那雷核中,一股气息闪动了一下,很快调整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差不少,境界差距什么的真是讨厌!”

    她不惊不慌,自己是人仙巅峰,所运用的能量,正处于灵气-魂力转变的阶段。对方却是正儿八经的神通强者,偷个巧打埋伏可以,真刀实枪的怼,终究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人仙道侣,五六年差距,战力不高……”

    “竖子!贱婢!”

    “通通受死,竟敢戏耍于我!”

    任亦昀被困在雷球中,受了轻伤,有些狼狈。更主要的是,这一波又一波的打脸,使其愤怒到极致,他的意识因为这种愤怒,早已混乱不堪。两种人格来回交替,仿佛真的疯了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姓顾的已经被我炼化,我这就送你去见他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害死了我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意识虽乱,生存本能还是有的。他艰难的抬起右手,紧攥成拳,一道真火奔涌而出,在迅速吞噬着紫霄雷气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任亦昀浑身一颤,只觉一条迷幻毒蛇趁着心灵空隙,悄无声息的从深渊里爬出来,精确无误的咬住了自己最脆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一道熟悉的神念传入识海。

    “剥离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任亦昀紧紧抱着头,嘴巴张到最大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只有狂乱的意识在哀嚎惨叫。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痛感,比噬骨食心还要痛上百倍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中了我的元神法宝,不可能逃出来!啊啊啊,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原来那东西是元神法宝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一个三寸小人儿出现在小斋旁边,望了望在裂缝附近漂浮的赤色光团,暂不去理会,道:“法宝是真的,你看到的是假的,幻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盘算,我也有盘算,你有底牌,我也有底牌。正面对战,我未必胜得过你,但谁让你身有缺陷,心性奇差呢?”

    顾玙说着,又一指,喝道:“意识,剥离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任亦昀愈发痛苦,奋力挣扎,可惜没什么用处。他的次意识已经被顾玙咬住,根本挣脱不能。

    早在先天时期,老顾的幻术就能干扰人的意识,陷入幻象。

    后来到人仙,幻术升级,能一定程度的与现实结合,制造更加自然,更加真实的幻镜,甚至能简单的影响思维。

    现在,他已修成神通。

    就如任亦昀所言,火的本源在炁,真火只是运用了魂力,将威能提升而已。但幻术的本源是神魂,意识、思维、想法、念头,这些都是神魂,它完美符合魂力应用,所以潜能无限。

    那现在,他的底牌也很明显,就是直接作用于神魂。

    能影响,便能掌控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任亦昀还在惨叫,只觉那条毒蛇死死的咬住次意识,正一点点的往外拉扯。次意识混乱,却是自身能量的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“小友!小友!是我一时冲动,起了歹意,我知错了!知错了!”

    他感受到元神力量在一点点削弱,忍不住哀声求饶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不言不语,伸出右手,用力往这边一拉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任亦昀的元神顿时一分为二,大概有三分之一的部分被生生撕了下来。撕裂的一瞬间,属于原主人的记忆,潮水般涌入老顾脑中。

    明朝年间,武当山东麓有太玄观,属三山正乙派,本身却是玄教传人,修天师道法。

    适逢末法之前,人丁凋零,时有弟子七人,皆人仙。老掌门孤注一掷,拼尽家底,送七人入魂界,求机缘,指望有一二人回归,延续道统。

    此七人入界,历经波折,先后五人重伤,只余一缕残魂。剩弟子二人,一为任亦昀,一为纪涟。

    任亦昀道心坚定,苦修不怠。纪涟偶然发现吞噬灵魂可壮大自身,食髓知味,慢慢坠入邪道,

    后被对方发现,二人争斗,任亦昀被其吞噬。但他神智坚定,实力也仅差少许,竟与其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后来又经历一番事情,误打误撞修成了真火神通。纪涟一不做二不休,索性将五位师兄弟的残魂与魂兽结合,炼成了一件元神法宝,五禽神火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十分诧异,也非常疑惑。

    照此说来,到底哪个人格是纪涟?哪个人格是任亦昀?还是纪涟称自己是任亦昀,喊打喊杀的那个反而是纪涟?

    其实也无所谓了,两种意识融为一体,互相影响,本就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虚空一抓,将那部分元神捏在手里,跟着再一指,“剥离!”

    损失了三分之一力量的任亦昀,更加无力反抗。本源还很坚固,顾玙也没强攻,专挑一些稀碎零散的残存意识。

    那家伙不知吃了多少魂体,有人的,有修士的,有动植物的,有古时异兽的……老顾就像一位最专业的外科医生,拿着手术刀,一分分一寸寸的解剖着这具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在越来越微弱的哀嚎中,活了几百年的一只老怪物,就这么被生生的肢解干净。

    到最后,顾玙捏着对方的本源,太玄观的天师道法一篇篇涌入脑海,单凭这个,此行就已经够本!

    小斋那边已将裂缝收拢,他则看了看割下来的,七零八落的魂体,觉得有些鸡肋。

    食之无味弃之可惜……诶,等等。

    他头顶突然亮起一只灯泡,像挑猪肉一样挑了一块最优秀的残魂,随手丢进魂晶滋养。

    这可是神仙级的残魂,好好培养,无论转成猖兵,收入宝箓封神,还是送其转世重修,都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“好歹相识一场,你说你叫任亦昀,那便叫任亦昀吧。”

    顾玙摇摇头,想起魂界种种,恍如隔世。他又看向在空中漂浮的赤红光团,那件元神法宝五禽神火罩,正想过去捕捉,结果身子一顿,被一双白嫩的手虚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老顾一激灵,抬眼对上小斋的眼睛,战战兢兢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神色古怪的盯了半响,又摸了摸他的头,忽然乐了,“咦,你这样好可爱啊!”

    (如何忘掉一只死去的小乌龟,就是再买几只新的。就像如何忘掉前任,就是再找几个新的……我又买了六只小乌龟,撒花哈哈哈哈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