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九十八章 老顾要回家
    魂界茫茫无际,没有方向,连神仙境界的元神也找不到具体的东南西北,只有一个大致方位。

    而顾玙让孔雀送任亦昀离开,孔雀返回救人,之后他去寻找任亦昀,结果被对方先行找到。

    所以,这家伙是怎么找到的?

    只有一个可能,他用了某种方法,在自己身上印了什么记号,才能指引坐标。先不说之前时而疯癫,时而正常,到底是真是假,但论这一点,就表明其城府极深,而且自己居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终究是活了几百年的老鬼!

    顾玙暗暗估算双方的战力值,没绝对的把握胜出,便笑着来了一句:“当然是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领悟神通,境界等同,话音方落就发现对方微不可察的轻颤了一下,道:“回家?可是返回凡世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这却有些难办。”

    任亦昀顿了顿,道:“我们皆是元神状态,没有与肉身融合完整,无法来去自如。想回去,只能靠凡间修士接引,指明方位,不知小友可有准备?”

    “算有些准备,哎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忽然想起一事,问:“前辈,您当时是如何进入魂界的?”

    “哦,是借助我师门的一件法宝。听你说人间状况,应该随着山门一起失传了吧。”任亦昀叹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顾点点头,明朝可没有空间裂缝。

    俩人又交流了一阵,据任亦昀所言,每个进入魂界的修士,都会留下自己的印记、肉身,交给最亲近的人保管。当领悟神通后,便探寻那个印记波动,以找到确切方位。

    魂界何其大也?

    以神仙的覆盖范围,也像在广阔无边的大洋中,寻找一座不太灵光的信号灯塔。只有接近灯塔,元神才会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啧!

    老顾听罢,不禁有些犯愁,这耗费的时间可太多了,遂问:“就没有别的方法,直接与下界产生联系么?”

    “有是有,一看法宝,二看师门。听闻唐朝时,叶法善亲自接引弟子,元神入遁,须臾间穿梭两界。亦有东晋杨羲,制青铜大钟,与殿齐高,敲之声传两界,十万里听闻……”

    得得!

    老顾摆摆手,更加郁闷。

    叶法善乃是唐高宗-玄宗时的道教领袖,法力通天,只是道统传承不多,后人稀少,才没有列入四大天师。

    杨羲则是东晋高道,上清派的创始人之一,都是大佬中的大佬,凤凰山可比不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,穷人靠变异,富人靠科技。

    他现在连变异都木有,只能老老实实的犁地,就希望小斋那边会有些反应,稍稍协助一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斋当然不是猪队友。

    她守在寒冷黑暗的千米冰川之下,有一年还多,期间裂缝又开启了几次。

    那肉身不能挪动,不能沾染五行尘埃,更别提灵魂碎片了。她一边要处理裂缝,一边得护住老顾肉身,难度极大。

    这也是非她不可的原因,别人做不到。

    此刻,她仍坐在榻上,闭目清修,忽然间,只觉魂晶中的气息跳动了一下。她连忙取出魂晶,见那缕原如风中残烛的神念,轻轻摆摆,飘飘忽忽,却始终不熄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那神念竟然渐渐稳固,就像新添了灯油,重新挺直燃烧起来的火苗,稳稳的扎在里面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小斋细细打量,见那缕神念由气化晶,清光透亮,气息比之前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她忽然笑了笑,伸出雪白修长的手指,屈指一弹,发出“叮”的一声清脆,“命还真大!”

    小斋站起身,走到光球下面,柔软的掌心托着那枚六棱晶体,左手一抓,取出一颗篮球大小,黑色的,带着四面鬼脸的蓇蓉果实。

    果实摘自秦川嶓冢山,那里鬼气森森,是夏国最大的聚阴地,生着无数受阴气熏染异变的生灵。

    蓇蓉果是其中上品,最能滋润神魂,当初给吴山炼制的酒盏,就用了这种果子。一般的蓇蓉果只有拳头大小,这只大了数倍,效用无需多言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小斋左手用力,毫不心疼的捏碎了这只珍奇异宝,汁液般的黑气瞬间奔涌而出,滚滚弥漫,浓稠如墨。

    她左手再一抓,一拂,黑气顺着指尖汇聚成束,丝丝注入魂晶。

    那缕神念受到大量滋补,愈发活跃清晰,同时散发出隐隐波动,穿过光球与魂界遥遥呼应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嗤!嗤!

    两个强大的元神穿破层层光云,仿若两颗身罩光芒的陨石流星,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方降落。

    顾玙稍稍在前,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烈烈罡风——那是搅动碎片形成的魂力气流,只觉通身畅快,心念通达。

    他经过了适应期后,对现在的身体已经完全掌握,三寸来高的元神内,仿佛流动着一道道晶莹的血液,由于意识完整合一,竟比任亦昀的气息还要纯粹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俩人正极速下坠,头顶的光云突然翻腾奔涌,窜出一只初生的高级生命,模糊传念:“食物,好吃,受死!”

    它身形极小,当即虚光一闪,竟以比俩人还要快的速度抢攻至前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顾玙转过头,没有任何动作,那家伙却生生停滞在近前,面部直愣,似被一道细如抽丝,蜿若涓流的诡异能量击中。

    这能量冲刷着全身,很快搅碎了它的意识,目带惊恐,仿佛见到了什么天敌般,居然真的夹着尾巴逃走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神通!

    任亦昀在旁看着,神色复杂,就在不久之前,这人还被打得跟狗似的,结果现在,一招退敌。

    他情绪一闪而过,笑道:“小友的神通果然非同凡响,可是幻化一道的路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我侥幸得了一篇幻术,消耗甚大,看似管用,却不能毙敌当前,比不上前辈的真火。”

    “火是真火,借的却是炁之一毫。你那幻术作用于神魂,与魂力相得益彰,定是潜力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就借您吉言。”

    顾玙随手一挥,又斩落一只不长眼的魂兽,忽问:“对了前辈,我此次是归家,不知您日后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

    任亦昀怔了怔,随即叹道:“我游荡了几百年,机会难得,自然厚着脸皮随你一道,还望你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你我皆是人间修士,莫要见外。”

    “唉,可惜我肉身已毁,即便回去,也只能做个虚无神仙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没有肉身,元神也可在阳间停留,不知期限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这全凭个人修为,不好确定。”

    顾玙点点头,又道:“全真一脉尚有道统,有点化阴(嗯,没错,这是和谐词)精之法,您不妨转修丹法,修成阳神,做个逍遥散仙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任亦昀似没想到他会说这个,一时有些迟缓,道:“道统是大事,还是回去再说,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,讲这些太早。”

    顾玙继续在前面飞行,有意无意的来了一句:“三山正乙派虽然没落,却还有些传人在世,也是正式注册的道派。您这次回去,怕是要重振武当了,说不定派中典籍还有关于您和您师弟的记载,对了,你那位师弟叫什么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就觉后面的家伙猛然一顿。

    老顾回过头,见其元神颤抖,波动剧烈,是十分熟悉的一幕。果然,任亦昀五官扭曲,声音阴恻,“是你杀了我,我要报仇!纳命来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赤红席卷,热浪滚滚,铺天盖地的真火奔涌而出,瞬间覆盖了光海,将老顾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顾玙只觉灼烫刺痛,却没有之前溶化的迹象,往上一窜,顿时突破火海包围。火海变幻,又化作十几条赤龙,在后紧紧追赶。

    幻术就这点不好,没有硬肛的攻击能力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不慌不惧,抓住时机,用指尖一点。又是那道细如丝,蜿若流的诡异能量,直接射入任亦昀的元神。

    所谓元神、意识、神念,其实都是一种东西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,一个人只有一个意识。而当顾玙的幻术探入对方体内,赫然发现里面混杂零乱,斑驳不清。

    老顾吓了一跳,原以为任亦昀和师弟发生什么事情,以致意识融合。结果一瞧,好家伙,远不止这两个意识,至少有几十上百个神念残存,只是能量太过微弱,才没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“啊!啊!啊!”

    正当顾玙再想深入时,任亦昀突然大叫起来,状若疯癫,元神生出一股极大的排斥力,将他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随后,此人又是一阵抖动,神奇的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友,惭愧!惭愧!”

    任亦昀端端正正,仿佛换了个人格,对刚才的一切毫不知情,赔罪道:“我这癫症着实控制不住,好在你如今修为圆满,否则我真要一时失手,那才是,那才是,唉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深深鞠躬,真情实感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顾玙笑了笑,仍然领头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不晓得具体方位,但知道自己初来时,肯定在魂界的最底端。

    所以俩人一路下落,降到最底最底的一层,这里没有任何的高级魂体,皆是数不清的碎片和数不清的残魂,忽而出现,忽而消失,遵循着七日转生的自然规律。

    这就是个耐心活,不能烦躁。

    顾玙将神念放到最大,不知搜索了多久,终于在这一日,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联系从某处传来。

    (我的小乌龟死了,今天起大早跑到河边埋掉了,伤心,难过,求安慰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