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九十七章 领悟神通
    顾玙被淹没在光海之中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光点在身边漂浮掠过,密集浩荡,仿佛一条奔流不息的时间长河。每个光点都代表着一个生命的终结与诞生,须臾间千万次轮回,如指间沙般悄然逝去,无从把握。

    一尺来高的人身倒在虚蒙的尘埃里,气若游丝,忽觉自己也要化作其中的一颗水滴,随着这条长河流向恒久。

    他让孔雀送走了任亦昀,本想引开对方,伺机逃遁,结果硬生生挨了一击,好似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顾玙抬头看去,那只高级生命仍然飘在上空,宛如神祗。它重创敌手,并未转身离去,而是迅速捕捉到目标,伸手一指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爆裂声划破了魂界虚无,一道细细的光束好像金色箭矢般,尚未飞到近前,强大的压迫感已经笼罩了顾玙周身。

    他气息紊乱,一时间无力闪避,不由神念跳动,泛起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“我修道近二十年,苦求长生,无愧于心,不想今日要死在魂界么?也不知我死后,我那具肉身会怎样?小斋可会流泪,凤凰山的那群小孩子又会如何?人间会走上哪条道路,修行盛世还能到来么……嗯?”

    顾玙一怔,突然发现自己并未真正超脱,对人世还有许多留恋。而随即,他又非常疑惑:从人到人仙境,别凡尘,见天地。

    但这凡尘可舍的干净?天地可见得透彻?

    道是宇宙本源,那它是随时变化的,还是亘古不变的呢?

    道衍化万物,万物却始终都在变化,从这点来说:道唯一不变的,就是它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旧的规律死去,新的规律诞生,一切都在按照轨迹运行——无论是发展、进化、崩溃、灭亡而又重新开始……

    道,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须臾间,顾玙的念头转了千百回。

    他想明白了上面那些,却又坠入新的困惑:既然道是如此,那我别的凡尘,究竟是什么样的凡尘?见的天地,又是何处的天地?

    在死亡来临之时,他竟忘记了死亡,也毫不在乎那道袭来的光束,更没看到一团虚影疾驰扑过,只沉浸在自己的感受中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团虚影与光束正面相撞,为他结结实实挡了一击,跟着就像一只破烂皮球,翻着个摔出老远——正是赶回来救主的孔雀。

    “讨厌的飞虫!”

    高级生命一击不中,生出几分恼怒,又是一道光射去。光束不像之前的那轮太阳,孔雀还能勉强起身,将将避过,同时冲着主人啼鸣,希望他快些逃走。

    “受死!”

    高级生命很不屑这只飞虫,像赶苍蝇一样挥舞着双手,光线来回交错。孔雀极其狼狈的闪躲,不时被击中,扑棱棱摔下来,又勉力飞起,引得对方愈发兴致**,好生玩弄。

    而在它们下方,顾玙不知不觉坐成了盘坐姿势,气息飘忽不定,如风中残烛,随时都会熄灭。

    他从未受过如此重的伤,也从未有过如此清醒的意识。整具魂体空空明明,似大海退潮清光万里,广阔无边。

    大道恒久,天衍变换,恒久支撑了万物变化,万物变化也带来了恒久本源。

    修士五境,天、地、神、人、鬼,这些都在规律之中。人在世间,生来有烦恼,人变成了人仙,别去凡尘,那以后就没烦恼了么?

    当然不会。

    那些话本小说里,圣人斩三尸成圣,善念,恶念,最后是自身。斩去自身,方能无情无欲,真正成为圣人。

    区区人仙,就能抹掉一切烦恼欲望?

    顾玙在生死关头,忽然闪过一丝明悟:

    “我别的凡尘,是人的凡尘;见的天地,是人的天地。这些无时无刻都在变化,每个修行阶段都有新的境界要攻克。

    所以,我别的凡尘,应是当时心中的凡尘;见的天地,亦是当时心中的天地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心如明镜,尘埃不染,见道!成道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猛然间,顾玙只觉自己的神念跳动了一下,就像一根绷紧的弦被狠狠拉扯,砰地一声,从头到脚震荡开来,圆润完整的魂体居然有了一丝奇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所谓福至心灵,祸来神昧。

    顾玙连忙运转幻术,紧紧抓住这一丝难得的感悟。

    他在魂界呆了一年多,运转了何止千万次,再熟通不过。当即,周遭光海小小翻腾,魂力化作一缕缕光线被吸入体内,缓缓补充、淬炼着魂体。

    随着魂力引入,能量渐渐充裕,顾玙只觉头顶敞开,神魂飞升,仿佛人类脱离了地球母体,初见那浩瀚宇宙,灿烂星宇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片万物虚空中,自己似乎又褪去了一层外壳,没有任何灵气、道术、剑诀、肉身乃至魂体的包裹。

    就是赤条条的一枚元神,元神与宇宙相连,微若尘埃,却是宇宙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倘若有人在场,就会看到那个一尺来高的人身,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,虚虚蒙蒙,变成了一团光球。

    光球不断颤动,连续分解重塑,最后化成了一个三寸来高的人身。面部不再空空,而是与任亦昀相似,五官模糊可辨,神态如生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孔雀坚持了好一阵,早已遍体鳞伤,速度越来越慢,在又一次被击中后,滚入光海,挣扎半响,再也无力动弹。

    高级生命冷哼一声,蝼蚁放弃挣扎,顿觉无趣,随手一指,嗤!

    又一道光束激射而出,转眼到了跟前,就在要碰到孔雀的一刹那,忽然波纹微荡,孔雀莫名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吼!谁……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那家伙大怒,刚从魂兽晋升来的生命体,瞬间爆出了一声狂吼,隐涩不清的向四周散发神念,“是谁……谁……”

    巨大的身躯原地打转,来回扫视,猛然死死盯在一处。

    就在光海奔流中,一个三寸人身稳稳站立。双方的体积差距如蝼蚁巨象,那人眼睛微阖,神色似怒非怒,好似一尊古怪的雕像。

    它愈发愤怒,这正是刚刚险些被自己打烂的那个家伙,攥紧拳头狠狠一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第二轮光体太阳迅速升起,又要像刚才那样,将其斩落马下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!

    顾玙也抬起了右手,遥遥一指。

    没有惊天动地的气浪震荡,也没有任亦昀那种凶威赫赫的火海,他就像在十几年前,初学幻术时,对着凤凰山上的一只雀鸟试验,也是这么轻轻一指……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没有任何预兆的,那只大家伙猛然发出一声嘶吼,痛苦,恐惧,绝望,挣扎,求饶……难以想象一只魂界生命,竟然会有如此集中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吼!吼!

    它宛如疯癫一般,双拳乱挥,脚步错乱,撞开一片光云又向远方逃去。跟着轰的一下,泰山崩塌,沉沉摔落,瞬间被光海湮没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猛的一歪,差点摔到。他知道那家伙没死透,也很想过去补刀,可惜刚刚领会神通,元神虚弱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停留太久,迅速抹身遁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多亏你了!”

    一直遁出老远,顾玙才停下身形,神念一动,召出孔雀。

    孔雀自从跟了他,就是各种残血,然后恢复,然后再残血。此刻也不例外,只剩下小小的一团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纵然是自己的伴生魂兽,顾玙也极为感激,道:“没事,待我出去,定为你寻一具肉身,让你重新体会一下人间生灵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收回孔雀,又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此番临阵突破,与上次不同。上次不是生死战,或者说,菲奥娜给他的压力远没到生死斗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次却是千钧一发,不过说回来,若非在生死关头,也不会心有明悟。他的积累已经足够,差的便是心境。

    顾玙开山门,广收弟子,教他们历练道心。殊不知,他自己同样需要历练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不一会,老顾就睁开眼,非常诧异。就在这短短的功夫,消耗的力量居然恢复了,魂力没有一丝生涩凝滞,真正成为了自身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魂体精炼,比之前更加凝实稳固,即便到人世阳间走一遭,也能坚持许久,不受规则排斥。

    这才叫元神!

    至于他的神通,很明显,便是幻术的加强版。貌似仍旧鸡肋,但他经历了这么多,早有打算。

    等自己回归肉身,精气神圆融合一,真正达到神仙境,那才是幻术大放异彩的时候!

    哦不,那时候应该叫:幻化之道。

    顾玙略作休整,仍然没有方向感,凭着直觉往一个方位飞行,去找那丢失的任亦昀。结果飞了一程,一团光球呼的扑过来,气息熟悉。

    “小友,惭愧至极!惭愧至极!”

    任亦昀的情绪有些激动,神智却很清醒,忙不迭的赔罪:“都怪我,癫症又犯了,差点置你于死地!不过见到你没事就好,怎么样,那家伙何处去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之前,顾玙就信了,现在么,没吭声。

    任亦昀浑然不觉,继续道:“咦?观小友气息,可是有所突破,领会神通了?哎呀,恭喜恭喜!既然领会神通,自然不怕那种蠢笨浊物……”

    他叨逼叨了半天,道:“小友冒险来此,就是为了打破关口,如今已经功成,不知下一步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顾玙微妙的瞧了瞧他,笑道:“当然是回家了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