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七角井
    “列车抵达十三间房站,在本站停留四分钟,要下车的乘客请抓紧时间下车,拿好您的行李……”

    出站口一开,呼啦啦涌出一大群疲惫不堪的乘客,以及一小群体力值满格的修士。

    这条铁路是陇西-西陲的最主要铁路线,其中有一段非常著名的区域,从红旗坎站开始,到小草湖站-红台站-大步站-十三间房站-红层站-了墩站,全长123公里。

    一年大概有320天,都在刮八级以上的大风,所以被称为百里风区。

    环境恶化之后,此处更是罡风肆虐,铁路一度关闭。灵气稳定后,风势相对减缓,又重新通车,并建设了西北区最大的风电场,承包了半个哈密市的用电量。

    而这趟列车,便是接到铁路局的狂风预警,足足耽搁了二十七个小时才抵达。

    此站本是四等车站,重新通车后,客流量增多,便升级为三等。因为十三间房在七角井镇,七角井镇挨着七克台镇,七克台镇在火洲的最东端。

    在中原、江南或关外,说一个镇与一个镇毗邻,可能只相距数十公里,甚至更少。但在大西北,这个毗邻的距离,能给你扯到二百多公里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因如此,当年火洲爆发,才没有殃及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街里还差一位,还差一位!”

    “坐小客的快点啊,马上就走了!”

    “有包车的么?一百八一百八,绝对便宜!”

    十三间房是车站,也是风电场,距镇子有一段距离。跟每个地方的站点一样,外面也挤满了各种交通工具。不同的乘客走向不同的方向,又坐上不同的车辆。

    其中又有俩人,貌似姐弟,女的身材苗条,长相普通。男的虎头虎脑,皮肤黝黑,大眼睛滴溜溜乱转。

    正是前来探查的龙秋与金蝉。

    俩人包了一辆破奥拓,说了个地点,便离开火车站。金蝉对这种cosplay颇有兴致,扒着窗户往外观瞧,随口问:“姐,这里为什么叫十三间房啊?”

    没等龙秋接茬,司机先开口了,一嘴的地陪范儿,“十三间房嘛!就是以前刚有人定居的时候,只有十三间屋子,不成村不成屯,就这么叫开了……西北这地方多了,哎,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听过么?”

    这哥们说着,居然唱了起来,“2002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,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……这八楼也是个车站名,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龙秋一声不吭,神游天外,金蝉却很感兴趣,眨着大眼睛听对方逼比。

    “我先说好啊,别看到镇里就二十公里,但真不是我要高价,这都是正常市价……以前没神仙,咱们买不起房,物价蹭蹭涨,现在有神仙了,还特么买不起房,物价还是蹭蹭涨”

    “这就充分说明啥?经济因素不以群众意志转移而转移……您问怎么办?简单,多印钱啊!”

    “二位不是修士吧?诶,一看就知道,气质太淳朴,再说修士哪有打车的?”

    “修士不还坐火车么,怎么就不能打车了?”金蝉笑问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这是西陲!你就先天过来,也得老老实实给我坐交通工具……哦对了,两位找住宿的地方了么?我给你介绍介绍,绝对物美价廉。”

    这哥们巴拉巴拉掰扯的一路,驶入七角井镇,又拐到南街的一间铺子门前。门脸不大,上面挂着匾,写着“聚宝斋”三个黑字。

    火洲是绝地,但并非禁地,何况那么广阔的区域,你想禁也禁不住。所以每年都有修士进去探宝,镇子也随之兴起,像这种收售货物的小店,已经铺满了整条南街。

    俩人进了店,空间狭窄,柜台简陋,一个中年人正按着计算器核对单子,见来人问道:“二位需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金蝉摸出块玉牌递过去,那人连忙接在手里攥了攥,道:“原来贵客,里面请,里面请!”

    三人转到里屋,老板当先施礼,“前两天就有传话,让我好好接待。在下李兴元,见过师兄师姐!”

    他是席军布置在此的一位外门人员,后天修为,为人精干。龙秋自然用的假名,寒暄数句,便问起新矿石之事。

    “约莫在两月前,一个探宝修士忽然闯出来,遍体鳞伤,似经过了一番厮杀。当时都没在意,但他养好伤后,宣称有重大消息要出售,开价一万灵石。都以为他是疯子,后来乌木市的吴家感兴趣,出价买走,然后就不断派人入境。”

    “再有就是前不久,一个被流放五年的家伙,突然被接了出来,说是立功减刑。有很多人问他,都闭口不言,后来有人设局下了迷魂香,这才道出实情。原来在火洲发现了两种新型矿,一属火,一属风,能量极高,能达到10……消息便越传越广,据说已经有少量矿石流出,可惜无缘得见。”

    老板以为是凤凰山的两位普通弟子,恭敬客气,却还算坦然自若,大抵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火洲里面到底有多少人?”金蝉问。

    “呃,前前后后进去的流放犯,约莫有一千左右,再加上探宝流动的,也能有两千人。”

    “矿石产地有谁知晓?”

    “乌木市的吴家清楚,哦,还有政府也知道。不过政府多年前,就不以官方身份参与,他们扶持的势力是哈密蒋家。”

    他探听到的线索也不多,金蝉问了问就止住话头。

    随即,老板给二人安排住处,同样是凤凰山开的一家旅店。简单收拾,天色昏暗,不知不觉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俩人没什么男女之防,金蝉是男身,但本质上还是无性的。

    龙秋仍然一副村花的相貌,坐在窗边,左手持壶,右手拿杯,自斟自饮着桃花酿。说来也怪,不知谁带的头,从顾、斋、秋、堇这第一代山民起,就颇好杯中之物。

    无事空闲,亦不修炼的时候,总要喝点酒喝点茶什么的。

    金蝉同样不吵,坐在旁边翻看一本古乐谱。俩人都不用睡觉补眠,往往一坐到天明。

    一切安宁,正当天光蒙蒙亮时,忽然接到了老板的电话,得到了最新消息:吴家和蒋家今晚在七角井召开聚会,公开商讨矿石之事,诚邀各方朋友参加。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