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九十四章 又是火洲
    “众所周知,灵气复苏以来,修士对矿石的需求越来越大。而这些矿物,大体分成玉石和非玉石。

    非玉石一般用来炼制法器,我们目前只有一座小型黑铁矿,一座小型白铁矿,前者坚硬,后者锋锐。现有各级弟子三千余名,基本能满足制式法器的需要。

    玉石一般作为清心凝神,炼器辅料,调和五行阴阳之用。凤凰山此前握有昆仑玉矿,那是在国内都数一数二的大型矿场,另外还有陶家供给的滇西玉。

    去年我们跟陶家断绝合作,然后有七家玉场登门拜访,我们选了较为方便的岫岩林家。”

    夏国有传统的四大名玉,西陲的和田玉、秦川的蓝田玉、南阳的独山玉和辽东的岫岩玉。岫岩玉可能是混得最差的,因为出产量大,炒作不足,无形中就降低了价值。

    不过环境异变后,出产量大反而成了优点,林家迅速靠拢政府,结交门派,成为当地最大的玉石生产商。

    “他们每年提供的份额,与陶家变化不大。其中一类是老玉,也叫河磨玉,最能调和五行阴阳,可以增强炼器的成功率。另一类就是普通碧玉,炼制玉佩、玉牌都是不错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席军铺垫完前面的一些内容,忽顿了顿,似想起什么事,道:“说起陶家,我倒有些听闻。他们被拔了凤凰旗后,一度遭受商业对手围攻,后来不知从哪儿请了个高手,打得各方屁滚尿流,不仅收复失地,还隐隐有扩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?可有详细情报?”龙秋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席军瞅了眼尴尬的陶通陶怡,陶怡苦笑,只得出席道:“阿叔跟我们也不联系了,我零星半点的知道一些,说是请的一位散修,干掉了滇东、滇南几个家族的供奉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还供奉,当仙侠小说呢?”

    小堇撇了撇嘴,问:“那几家是什么水准?”

    负责这方面工作的雷骁站出来,应道:“都是当地豪商,做玉石生意,市场主要在西南、岭南或东南亚出口,近些年招揽修士,多是民间法派和散修,后天居多,仅有几个先天,实力有限。”

    龙秋和小堇想了想,没往太夸张的方面思考,毕竟只是村级械斗,“还是派人盯着点,你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雷骁退下。

    这页算揭过,席军则进入主题,继续道:“夏国已发现的矿物多达135种,其中只有18种是自带属性的。像天山的玄冰矿,带有寒霜之气;儋州的雷砂,带有一丝雷霆之力;南海的黑冥礁,带有玄水之气……此类矿物,无一不是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而前不久,西陲附近出现了两种新型矿石,一为火,一为风。明面上还没有流通,暗地已经引起不少关注,据说价值惊人,一克便能换京城五环的一套房。”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席军明显开玩笑的言辞,令几个人稍稍失态,不过也非常好奇,问:“火属风属的矿物,市面上不是没有,为什么这么贵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,属性类矿物的评测标准,是前两年由凤凰山和道院共同制定的。我简单讲,市面上的那些矿物,能量顶多有4,但新出现的这两种,据称达到了10!”

    哇哦!

    此言一出,哪怕是见多识广的众弟子,也不禁小小惊叹。五行能量达到10,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炼成法器之后,基本就霜之哀伤那个等级……这还不算,一出就是两种!

    “西陲?”

    龙秋皱了皱眉,问:“可是出自火洲?”

    “没有确切消息,但应该是这样。火洲可是收容了不少流亡犯,他们在里面探索十余年,总不能一点发现都没有。”席军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有那种强度,我们不得不掺合一脚了。别的不说,你那扶摇剑诀最重攻速,姐夫的赤阳剑决也跟火属相配,弄一些矿石来,铸几把好剑。就算你们不用,传给弟子也行啊。”小堇眼睛一眯,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“此事必定牵扯甚多,道院那边也会派出人手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扫视众弟子,考虑派谁出马。

    曾可儿略有骄狂,唐伯乐不擅讨价还价,郑开心柔和单纯,游宇太过面面俱到,王蓉暂且压不住场……

    最后,她跟小堇对视一眼,更加不放心,算了,“我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道院,内厅。

    齐云三十六友,谭崇岱羽化,莫浩锋进京为官,还剩三十四人。十几年过去,全部成了先天,就连年岁较老,资质相对较差的那几位,靠灵药丹丸堆集,也硬生生拔高了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目前道院的传承分为三脉:

    以卢元清、石云来为首的丹法派,修习人数最多,实力最强,还有两位人仙大佬坐镇。

    以张守阳、晁空图为首的食气法派,由于所需资质极高,修习人数很少,只有张守阳是人仙。

    以白云生为首的剑仙派,条件更是苛刻,真传仅有何禾一名。(凤凰山也不过郑开心、唐伯乐两名,外加亲闺女九如。)

    另有王若虚,一心潜修阵法,不算立场。

    当初建立道院,卢元清说得好:一入此门,不分派别。

    初期的时候确实如此,因为刚起步,需要团结一心。现在道院声名赫赫,光外门弟子就数千,还有各地宫观作为后备。

    几位大佬还很冷静,底下人就不行了,简单说,飘了。

    人一多,事儿逼就多,不知不觉中,以丹法、食气法为主要矛盾的两派就划分出来了。白云生虽然不是人仙,但地位特殊,谁也不敢小觑,何禾也不掺合那些破事。

    卢元清早发现这种苗头,明令禁止过,可架不住他们嘴上不说,在心里叨咕。

    没办法,门派一壮大,派系道统之分,哪家都避免不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众人也在商量新型矿石一事。说不想要是假的,关键是怎么要,现在情况不明,急需摸清。

    “张师兄,事关重大,麻烦你亲自走一趟。”卢元清几番思量,确定了任务人选。

    张守阳无可无不可,自然应下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白云生,他对这些事情一向不表态,今天却主动请缨,“我想陪张师兄一行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不解,又道:“听闻凤凰山龙秋离山,想必去了西陲边境。我闭关已久,水到渠成,只差一战,望住持成全。”

    意思明了,他想跟对方比剑,借此突破瓶颈,晋升人仙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像老顾、龙秋那样,靠着食气法打底的假剑仙。白云生从头修的《寒月分光剑诀》,剑心赤诚,可鉴日月,实打实的硬通货。

    若对手是别人,卢元清还有些担心,但如果是龙秋,还真的会成人之美,也便应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新矿?”

    滇西,陶辉也听闻了这则消息,起初有些兴趣,随后沉吟片刻,这兴趣又暴涨数倍,简直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矿不矿的,他不太在乎,他只是忽然想到一件事情,也是一直忽略的某个因素:

    “那是火洲啊!”

    (大家六月二号快乐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