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九十三章 回山
    昆仑,玉虚峰顶。

    大雪已停,阴云散去,露出一轮清冷冷的寒月。寒月弧底,一小小少年坐在崖边,抱着膝盖愣神,正是长生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脚下,一张泛着紫色雷光的无形大网挂在山壁上,威势之强,连那猎猎罡风都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这张雷网,他从沾手即落,到累死累活的攀登十丈,再到勉强登至山腰,到今天已经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母亲临走时还给自己设置了诸多关卡,每天必闯,每闯必扑,就这么过了整整一年。

    效果非常明显,以前的长生太过柔和,女相稍多,现在眉目间蕴了几分锐气,就像一柄出鞘三寸的绝世宝剑,夺目逼人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忽然叹了口气,摸了摸在这一年里唯一陪伴的朋友,道:“小青,你说母亲喜欢我么?”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青蛇化成尺长的身躯,盘在他怀里,吐了吐血红的信子。它并非天生灵种,比不了蛟、金蝉、人参精等物,完全是小斋用灵药堆起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进展相对较慢,神念模糊,不晓得如何理解。

    “呵呵,母亲或许是喜欢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也没指望它回答,自言自语道:“可父亲把我送到这里,本是交由母亲教导,结果人都失踪了,留我一人孤零零的在山上,我又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我本想跟着父亲修习剑诀,结果九如抢先一步,我今年七岁,也该做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其实不想决定也不行,这一年来,身体已经被雷光淬炼,无形中有了根基……母亲长得跟天仙似的,怎么这么腹黑?还是小姨可爱一些,咦?”

    长生目光一凝,远处有点嫣红正以极快的速度飘来,在天地一色中,显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!

    他连忙起身,只见那点嫣红很快到了近前,然后就是杠铃般的笑声,“哟,大外甥,坐这儿找大蚂蚁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翻了个白眼,第三千五百零八次怀疑起这位小姨与母亲的血缘关系,画风差的忒大了!

    不过他也觉得非常亲近,满满的人间烟火味儿,特没距离感。当然他受父亲教导,不能失礼,端端正正道:“见过小姨,今天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一年期满,我来接你回山。”

    刷!红裙落雪,艳若桃李。

    算一算,江小堇也有三十六岁了,容颜未改,气质却轻熟了许多。从喜欢捉弄人的熊孩子美少女,变成了喜欢捉弄人的攻气大姐姐。

    “可是母亲当初说,让我独自回山。”长生是真的怕他妈,诶,这话好像骂人。

    “独自个屁!快去收拾收拾,一会就走!”小堇一巴掌扇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委屈又开心,颠颠跑下玉虚峰,回到古观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啥收拾的,就装了点昆仑土特产,换了身黑色法衣。他对此地毫无留恋,只是可惜母亲没看到自己登顶的那一刻——隐隐期盼着能得到几句鼓励。

    “小青,这一年谢谢你陪伴。”

    他在庭院中与青蛇告别,不舍道:“我走了,你又是孤家寡人,要不要随我回山?胖叔可是很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青蛇摇摇头,又往前拱了拱,催促他快些启程。

    长生也没强求,被小姨抱着远远遁走,回头望时,青蛇已经化成一条令人惊恐的巨蟒,盘在古观门前,继续等待主人归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胖叔!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    一团毛茸茸肥成球的灰影从树梢跃下,在长生的肩膀上又蹦又跳。小孩子有些受不住,脸上却挂满了笑,“胖叔你又胖了,你这肚子到底怎么长的,吃那么多都不会爆的。”

    诶,没错。

    顾玙称松鼠为胖兄,因为这是他的引路人,所以晚辈也当尊敬——其实应该叫胖大爷,但是叫不出口。

    而青蛇呢,只是小斋的宠物,无所谓称呼。

    长生跟它嬉闹一阵,又跟白萝卜打招呼,然后跟龙秋聊了半天,最后才见到九如。大人们似乎很忙,露了一面就消失不见,长生回山也没引起多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此刻,清心庐的居室内。

    俩小孩面对面坐着,一个比一个严肃。九如先问:“爸爸妈妈到底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好像去了大雪山那边,而且非常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问了很多人,姑姑小姨都不告诉我!”

    九如异常恼怒,哼道:“他们总以为我们是小孩子,其实知道了又能怎样?就是不知道,才会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我们实力太差,帮不了忙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同样郁闷,随后也问:“听说你遇袭了,到底怎么回事?伤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断了几根肋骨,肺被穿透,内伤大出血,左臂也断了。”

    九如生性凶猛,指着肋下给他说明位置,跟着又变得很悲戚:“对方是个人仙级的高手,为了保护我,五位师兄师姐战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人突破大阵,闯进山门了?”长生大惊。

    “不是在山上,我那天去西边的天门岭猎熊,回来的路上,在西麓的一处密林里……”

    九如咬着嘴唇,不愿再提。她的伤势早已痊愈,表面看不出有什么影响,其实一股火全压在心底,足以铭记终生。

    同时也非常后悔,如果自己没有偷溜下山,或者带着护身玉佩,姑姑和小姨就能第一时间感应到,可惜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“那查到人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他们也不告诉我!”

    一提这茬,九如就愈发气恼,随手一拍,结实的蔺草席都被抓破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“没事,总归有报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长生安慰了几句,转移话题,道:“对了,你剑诀练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好,进展顺利。”

    九如顿了顿,倒也不心虚,直视着对方眼睛,道:“我知你也想学剑诀,但我既然先行一步,那便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时还在犹豫,你比我坚定,自然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俩孩子真是不得了,这种事情都能直直白白的说,且不带一丝虚假。

    长生叹道:“父母亲各传一脉,我们天生便要继承道统,你修剑诀,我当然修雷法。其实雷法也很好,就是母亲那里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介意,只要你达到她的标准,肯定会改变的。”九如一本正经的拍了拍他肩膀,显出几分滑稽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母亲为什么不喜欢我呢?因为姓氏么?如果我们换一换,你姓顾,我姓江,或许就会调转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不许胡说!”

    九如忽然变得很严肃,打断道:“小姨跟我讲过,当初取名字的时候,就有过这种想法,但不行,江长生可是大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大忌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懂,小姨还说,以后要是碰着戴黑眼镜,穿高腰裤的大修士,千万不能招惹,见之立避!记住了么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长生不明觉厉,狠狠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俩孩子一年没见,心中想念,嘴上却傲娇,谁也不倾述。聊了一会儿,很快就进入最熟悉的相处模式。

    九如嗖地跳出门外,持剑一指,喝道:“顾长生,来打一架吧!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!”

    长生受了一年酷刑,心性也有变化,随之跃了出去。刹时间,庭院里噼里啪啦的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内山无人,只有胖兄抱着前爪,农民蹲的pia在树梢上,往这边瞧了两眼。此时此景,依稀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啧啧,怕不是要修真骨科,那可是天长日久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前山,大殿。

    龙秋和小堇坐在上首,难得一起露面。唐伯乐、曾可儿、郑开心、游宇、王蓉、陶家姐弟等真传、核心弟子分居左右,殿内风格雄浑古朴,弟子们宝气光华,威势不俗,倒有些大派气象。

    顾玙是去年初走的,如今过了一年,已是仙历十七年。

    春节将近,凤凰山也照常例活动,嗯,没错,就是尾牙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一开始,不是总结,负责境外联系的曾可儿先扔出一个炸弹:“教廷被攻陷了四大教区,死伤无数。昨天教皇公开认罪,为千年来被迫害,被驱逐的那些教派道歉,承认他们的身份存在。

    据埃内斯说,都是德鲁伊教的弃徒所为,而且皆是被灵魂碎片污染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惊讶,但远没达到震惊的程度。教廷神马的,管我们屁事,没代入感啊!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是谁干的,那就追捕呗,有什么可说的?”王蓉奇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弃徒诡秘莫测,行踪不定,可能学会了什么法术,埃内斯竟然找不到人,而且菲奥娜表示不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她什么想法?”游宇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支持,不反对,甚至期待看到那些弃徒能做到什么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唯恐天下不乱啊!”

    “那女人脑子瓦特了么?”

    “WOW害人不浅,我一直以为德鲁伊是善良守序,热爱大自然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自然是真爱,善良守序就未必。人家向来好战,行事古怪,拿我老家的话说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嘚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与小堇对视一眼,道:“西方的事,我们暂时不便插手,倘若菲奥娜太过袖手旁观,我们也不得不帮她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此事暂且揭过,跟着是负责商务的席军,他跟曾可儿一样,上来也扔了个大炸弹。

    (这个月没!有!断!更!成就达成,撒花~\\(≧▽≦)/~啦啦啦!!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