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老顾遭难
    这篇小术,真的只是小术。

    就是一种魂力的运用方法,加强其韧度和坚固性,保护自身本源不受伤害。

    顾玙粗略看过,没觉得有什么古怪之处,心中又有一事不解,遂道:“前辈,您已修成神通,为何不返回人间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啊!可你看我这副样子,清醒的时候想回去,混乱的时候又不知做什么,反反复复,蹉跎消磨,便一直滞留在此。

    而且我过来时,肉身留在观里由同门看护,我的师门就在武当山东侧的太玄观,你可见过?”

    “太玄观?据我所知,早在清朝时,此观就已无人废弃了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任亦昀听了沉默片刻,倒也洒脱,笑道:“也罢,几百年了,师门有没有传承还不知道,更别提一具肉身了。对了,你的肉身可在人间?”

    “在,由我一位道侣守护。”

    “道侣?”

    任亦昀模糊的五官上,露出一丝惊讶且滑稽的表情,“想不到你年纪轻轻,居然还有位道侣?”

    老顾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关系么?这有关系么?是不是单身狗,跟年纪大小有关系么?

    “你托付于她,必是信任之人,估计你也留下了一丝印记。待你修成神通,自能与其感应,到时便可找到方向。而等你返回人间,还需用魂力淬炼肉身,肉身反哺修行,精气神圆融合一,这样才能扎实稳固,真正达到神仙境界。”任亦昀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指点。”

    顾玙行了礼,脑中却有很多复杂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什么也没碰到,那就算了,可既然碰见了古修前辈,等自己回去时,人家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这位可是正儿八经的神仙元神,哪来的肉身给他用?

    满世界找遍,也就自己……

    啧啧!

    不是他小人之心,必要的防备是一定得有的。当然,以目前的情况,俩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由于任亦昀的人格分裂症,俩人交流许久,才了解了彼此经历。顾玙反复揣摩那篇小术,确保无事后,才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虚无浩瀚的光海之上,延伸万万丈的火云翻腾,带着撕裂八荒的滔天威势滚滚涌来。任亦昀的魂体已经融于火云之中,不时飘出几句疯癫怒吼: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杀了你!”

    杀个粑粑啊!

    顾玙在前面飞奔,各种吐槽。瞧这德行,任亦昀跟他师弟的意识应该搅在了一起,也不知谁干死了谁,反正同门残杀。

    他说自己是任亦昀,哼哼,谁晓得呢?保不齐就是他师弟在主导……

    轰轰!轰轰轰!

    俩人一追一跑,热浪翻涌,铺天盖地。那些低级魂体也是可怜,定期就被清理一遍,亏得数量无限大,否则就要被杀得生态失衡了。

    顾玙飞了一段,索性运起刚学会的小术,只见他的背部忽然生出一层薄薄的护甲,并迅速扩散全身,形成了古怪的防护膜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团火焰刚好砸在上面,顾玙颤了两颤,却是无大碍。

    “效果倒是不错,居然能硬抗真火。”他有几分惊喜。

    看过《西游记》的都知道,红孩子会一个大神通,叫三昧真火,烧的猴子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其实这都是牵强附会的概念:三昧,是佛教的修行方法,意为排除一切杂念,使心神平静。真火,则是道教术语。

    佛教东进中原,迅速完成了本土化,站稳脚跟,跟道教各种撕比。道教也不争气,被撕就算了,为了迎合世俗观念,易于百姓接受,自己编纂的神仙谱系、修行术语等等,很多都借鉴了佛教概念。

    所以三昧真火,是佛道杂糅的这么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那真火是啥意思呢?

    “有真火三焉,心者君火,肾者臣火,气海者民火。聚焉而为火,散焉而为气,升降循环而有周天之道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当你的精气神圆融合一,养就离精,皆可施展火法,即为真火。

    “杀了你!杀了你!”

    任亦昀见攻势受阻,愈发狂怒,猛地收起火云,遥遥一指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顾玙强行止住身形,空空蒙蒙的面庞被映得火红,只见自己前方骤然涌出一片火海。不仅如此,紧跟着左面,右面,包括头顶上方皆是赤炎滔天,怒涛巨浪般向中间压迫而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懒得骂街,将速度瞬间提到极致,趁着上方还未封口,嗤的从那一条细缝中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还没等喘口气,又觉头顶天威滚滚,一股莫大的威势迅速靠近。却是俩人动静太大,惊扰了一只游弋的高级生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顾欲哭无泪,眼瞅着一只巨大魂体从天而降,堪堪兜转身形,在虚空划了一道大弧线,绕到任亦昀跟前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他扔下一句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!!!”

    任亦昀还在精神分裂,抹身就要追,忽然间生生顿住,怒道:“贼子敢尔!”

    他回手一扬,一团火焰撕裂层层虚空,正好撞上一道光束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里的战斗场面和波及力,可比人间大多了。人间是物质界,顶多尘土飞扬,建筑倒塌,砸坏一些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魂界都是虚蒙的,非常轻飘,易躁动。

    这一记对撞,竟然产生了有形的震荡波,一圈圈扩散开去,光海断流,千万亿万的碎片和魂体顿时化作灰飞。

    好家伙,厉害啊!

    顾玙远远遁开,瞧着那边战况,又惊又开心的吃着瓜。

    那边噼里啪啦的继续拼斗,结果没等他悠闲多久,任亦昀猛地一顿,又开始原地转圈圈,“我是谁?我在哪儿?我为什么没有道侣?咦,这个疑惑好奇怪!”

    我艹艹艹艹!

    刹时间,世上所有的吐槽与咒骂都闪现在他的脑子里。该分裂的时候你不分裂,不该分裂的时候,瞎特么搓火球!

    那只高级生命打得正酣,忽见对方没动静了,它也不管怎么回事,巨大的双手一挥。

    嗤嗤嗤!嗤嗤嗤!

    几百道由魂力组成的光束,宛如破空急啸的锋锐箭矢,笼罩了任亦昀的周身上下,下一秒就会变成刺猬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一道虚光转瞬即至,堪堪带走了茫然的任亦昀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约莫有数十根箭矢没有落空,狠狠刺在顾玙的护甲上。那层防护膜闪了又闪,光芒黯淡,最后碎裂消散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垂手可杀的猎物逃走了,高级生命仰天怒吼,它貌似初生,虽有独立意识,却不怎么稳定,隐隐传递着神念:

    “讨厌的,爬虫……吃掉……飞来飞去,消灭消灭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浮在虚空的老顾叹了口气,瞥了眼仍在叨逼叨叨逼叨的任亦昀,到底多事了。不过说回来,这哥们运气爆炸啊,几百年疯疯癫癫的,居然都没碰上魂界大佬,然后被灭掉——在他之下的魂体,伤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带他离开此处!”

    顾玙唤出孔雀,让其暂避,又一转头,那边光芒大盛,明显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“吼!讨厌的爬虫!”

    犹如一轮太阳升起,白剌剌,刺亮亮,紧跟着那生命大手一挥,这太阳呼的一下直冲过来。

    顾玙想都没想,又化成一层护甲,抹身飞遁。

    开玩笑!

    自己还没修成神通,对方是高级生命,哪怕是初级的,也绝逼打不过。他是想尽量躲避,速度也确实很快,结果那轮光飞到一半,猛地爆散开来。

    啪!护甲被无数道光束击中,顷刻碎裂,又有几道直接穿透身体。顾玙就像只断线的风筝,飘飘悠悠的摔入光海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全暗,无声无息,无波无澜,仿佛死了一般。过了片刻,才从黑暗深处缓缓爬出几缕生机,证明自己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他在人间也受过伤,但从未像现在这样,直接作用于魂体。

    就像腊月寒冬,先让你出一身大汗,再让你光着身子跳进冰河。汗毛孔瞬间千万次的张开、收缩,灵魂顺着尾椎骨一路攀爬,后脑炸开,嗖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真真感受到了一把,什么叫魂飞魄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千米之下的冰川底部,小斋猛地睁开眼,白嫩的脸颊映着明珠的幽光,愈发显得透明晶莹,仿佛无一丝血色,

    她摊开手掌,掌心悬着那枚六棱魂晶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里面的印记突然猛抖了一下,跟着迅速缩小,气息微弱到了极点。就像燃烧到头的蜡烛根子,只剩一截短短的芯捻,插在一滩红油里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小斋站起身,感受到了一种极大的不安。

    她走到肉身跟前,指尖悬离半寸,轻轻抚摸着那张熟悉无比的脸……自他走后,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,这肉身依然完好如初,就像沉睡了一般。

    小斋盯了他片刻,莫名觉得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不是为别的,是为自己的束手无策而愤怒!她最讨厌这种明明有事情发生,自己却做不了什么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洞窟内走了几圈,发觉心境极其杂乱,才长吐一口气,抬眼看了看那光球裂缝。

    魂界……神仙……

    小斋长袖一甩,又翩然落座,却是恢复了往日淡定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