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九十一章 秘闻
    铺天盖地的赤红,宛如一片片的流云叠浪,带着灼烧一切的霸道威能向顾玙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还没到近前,老顾就觉热浪滚滚,周身一阵剧痛,魂体轻轻颤抖着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缩小。

    他想都没想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好贼子,哪里走!”

    那个自称任亦昀的家伙,愈发神经病附体,神念震荡暴喝,双手驱赶着火云,竟非要将他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MMP啊!

    这种情况,明显不能正常沟通,顾玙只觉倒了八辈子血霉,停也不停,化作一道流光拼命向前。

    那火云的速度竟也不慢,在后紧追不舍,并在逐渐扩张。沿路奔流,数不清的低级魂体连挣扎都没挣扎一下,瞬间就变作灰灰。

    好在魂界无边无际,顾玙可以撒着欢的飞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已有些筋疲力尽,正此时,忽感后面气息变弱,炽热退散。他得空一瞧,火云消失无踪,那个家伙又呆滞原地,思考人生。

    它顿了半响,才慢悠悠的飘过来。

    顾玙警惕的盯着对方,那小人儿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,忽然拱手施礼,抱歉道:“道友见谅,实在对不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顾没接茬,表示自己很萌很生气。

    对方见状,不由嘴角微翘,眉眼拧成一团,似在苦笑,“我无心伤害道友,只是我修炼出了差错,神智时常不清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发次癫症……唉,望您多多包涵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会说着说着,又突然给我来一下吧?”老顾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绝对不会!我这癫症发作一次,下次就要隔上好久……咦?”

    那家伙莫名停顿,歪着头奇道:“你是谁?你为什么在这里?我又是谁,你知道我的名字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PIA!顾玙一拍脑袋,简直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饶是对方如此逗比,记忆连金鱼都不如,却也有不幸中的万幸。它那癫症过去之后,虽然总是一副茫然的样子,到底没有杀心突起,再cos一波火云邪神。

    顾玙就利用它神智清醒的短暂功夫,一句句一字字,就像拼图一样,将乱七八糟的零散信息拼成完整的故事。

    话说道家有符箓三山,龙虎山、茅山、皂阁山,乃众所周知。但很多人不清楚,其实元末时,阁皂山因战乱焚毁,到了明初,三山一度改为龙虎山、茅山和武当山。

    武当山也是道教名山,可在很长一段时期内,此山并不出名。

    早在周康王时,文始真人尹喜隐居武当,而有隐仙一脉。然后一直到了宋朝,茅山孙元政入武当,修复五龙观,立五龙派,这才有了第二家门派。

    到元朝时,武当山开始兴盛。

    有全真道士鲁洞云、汪真常,清微法师张道贵、刘道明、叶云来等,先后于武当修道。其中又有一人,为当时道教翘楚,此人出身天师府,叫张留孙。

    元朝建朝之初,全真道受到重视,势力日盛。后与佛教发生冲突,在朝廷主持下,两教举行了三次辩论。朝廷偏袒佛教,道教受挫,之后忽必烈下令禁道书,更是造成了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跟着,当代天师带着徒弟张留孙前往大都进谏,此事才得以缓和。

    忽必烈授张留孙“江南诸路道教都提点”之职,此人共经历成宗、武宗、仁宗、英宗四朝,备受宠遇,道门重兴。

    而张留孙自立玄教,被封为大宗师,弟子成千上万,遍布大江南北,当然也包括武当山。

    后来元朝覆灭,张留孙羽化升天,玄教解体。此时的武当山,以鲁洞云弟子张守清为尊

    明朝洪武、永乐二帝,皆尊崇武当真武,赐建九宫八观、三十六岩庙、七十二庵堂,奉养道士数千人,这才让武当山成了全国道教中心。

    期间,朝廷又与龙虎山、茅山商榷,整合管教,立张守清传承法派为正宗,便是延续到现代的“三山正乙派”,内修全真丹法,外修清微雷法(清微雷法是符箓外功,与小斋的雷法不同)。

    当时三山皈依,其它正一支派和玄教弟子,一应遵从,永为定制。

    所以说起来就非常复杂,任亦昀出身三山正乙派,他的师父却是玄教弟子,修的是天师府道法。

    顾玙花了好大的劲,才将这些东西理清。

    简单一句话,任亦昀是个明代正一修士。而同样的,他也介绍一下后续的历史发展,俩人互相唏嘘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曾救出过一位闾山派的前辈,也是明代人士。他贸然晋升境界,搞得肉身损毁,险些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老顾当然好奇了,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,“那您又是为何啊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任亦昀叹了口气,似不愿多提,又似很想找人倾述,沉默片刻方道:“当时各方都知晓灵气即将枯竭,那些传承悠久有地仙仙祖的门派,皆被接引飞升。那些没有的,只能自寻出路,贫道惭愧,我三山正乙派竟无一位地仙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据我所知,自宋元交替以来,就再没出现过地仙了。纵是三丰道人天纵奇才,旷古烁今,在那种环境下,也只能炼金丹,成阳神罢了。

    呵呵,什么玄教,全真,龙虎,茅山,三山正乙派……一个个名头十足,到最后还不是一样,自论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天师府和茅山历史悠久,前人辈出,就没有一位地仙么?”顾玙疑惑。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!”

    任亦昀情绪波动有些激烈,忽问道:“你救出的那位道友为何没随之飞升,他是如何说的?”

    “呃,重创,被师门留下养伤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养伤到哪儿都可以养,为什么偏要呆在人间?还不是天资不足,不受重视,权当弃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任亦昀在原地转了两圈,继续道:“想必你也清楚,地仙可开辟洞天福地,自成小空间循环。但你一定不知道,维持洞天福地要消耗多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地仙不是天仙,开辟小空间已是极限,哪有精力养那么多闲人?

    修士要修炼,要制符,要炼丹,这些都需要能量。资源有限,人太多了,循环不畅,地仙也难以支撑,只得舍弃底层蝼蚁。

    对了,那位闾山道友是何境界?”

    “人仙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!世间凡人千千万,成修士者万中选一,成人仙者又万中选一。可连人仙境都不被放在眼里,更别提那些普通修士了。

    三山正乙派没有地仙,神仙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神仙寿元千载,但是天地枯竭,与之衍生的一切都停止运转。

    你炼丹、制符、飞行、施法,靠的都是自身循环的法力。环境衰败,气息死绝,也没有后继者,道统无处传,近乎遗世苟活。

    神仙本就不多,要么死,要么飞升。剩下的那些,有的选择长眠,自我隐遁。有的索性舍弃肉身,飞入魂界遨游……在我那时,人间已是修行凋落,哀惶遍野。

    贫道是人仙,不想坐以待毙,便跟一名师弟,在师父的帮助下遁入魂界,寻求机缘。可惜后来,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怎么了?”顾玙忙问。

    “后来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任亦昀说着说着,身体又一颤,气息骤变,被迫害妄想症附体,“你心怀歹意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艹!

    顾玙一看他开始哆嗦,就觉得不对,立马调头,抹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老顾狼狈不堪的缓缓落下,一言不发,盘膝而坐,开始恢复能量。

    任亦昀十分尴尬,在旁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待他调息完毕,才上前躬身:“真是无脸见人,对不住,对不住!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也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顾玙特郁闷,打又打不过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要隔上一段时间才会犯癫症么,怎么突然就发作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任亦昀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刚才话还没讲完,继续吧,你们后来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更加沉默。

    哦!老顾一瞧,再联系他这种颇似人格分裂的症状,心里有了点逼数,道:“你不愿讲,我就不问。不过你这癫症有些吓人,你如今可是修成神通了?”

    “我精于五行道术,尤重火法,便以此为基础,修成了一门真火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神通与人间道术,到底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任亦昀组织了一下语言,道:“神通乃元神法术,以魂力为源。即便在人间,元神也能与魂界相连,来去自如,所以能自由调动魂力,为我所用。

    从根本上,是威能的升级。以前是孩童拿着木棍,现在不是成人拿着木棍,而是拿着一柄利刃,甚至无双火器。

    与灵气相比,魂力更接近于炁,当然,它还远远不是炁。我只是触碰到了一丝边界,就能变凡火为真火。如果到了地仙,真正接触到炁,怕是能焚天煮海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明白了,与其说是威能的提升,倒不如说能量的提升。当自己能运用魂力,正式施展出一次法术,神通便是成了。

    那边任亦昀说完,可能也觉得自己的癫症不靠谱,道:“我在这里漂浮了几百年,清醒的时候少,混乱的时候多,难得遇到一个同族……这有一篇小功法,可以抵御魂力攻击,这便送了你。”

    (又多了个萌主,会有加更的。话说现在有46个萌了,希望将来完本的时候,能达到50个。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