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八十五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(1)
    九如两岁学艺,实战经验不多,天赋却碾压大半个夏国。

    此时惊鸟乱飞,日光沉坠,她尚未看到敌人,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:脚步一顿,整个人腾空跃起,像一只灵巧的鹞子翻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巨罴那厚实的尸身,顿时成了一堵天然屏障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刚刚落地,立足未稳时,就觉空气骤然爆开,好像有一枚大口径超剧烈的榴弹炮从远处射来。

    她小脸紧绷,足尖顺势一点,又往后撤了数丈,然后就听砰!

    小山般的巨罴尸身,毫无预兆的碎成了漫天肉雨,强大的冲击波继续向前席卷,狠狠撞在她的胸腹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九如口喷鲜血,小小的身子被掀翻在半空,难以承受的疼痛感潮水一样冲刷着全身。她在空中翻转,意识却格外清醒,很认真的判断出了伤势。

    骨头断了几根,一根插进了内脏,出血严重,战斗力基本丧失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狠砸在地上的感觉并未到来,反而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她勉强抬眼,却是山上的一个小师姐,平日温柔和顺,很受人喜爱。

    嗖嗖嗖!暗中护卫的几名弟子也接连飞出,又惊又怒。他们没想到,竟有人敢在白城动手,更加没想到,目标还是九如!

    谁泄露的消息?对方什么来头???

    当然,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几个弟子同时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。刹时间,雷火纵横,金光四射,木藤飞涨缠绕,夹杂着灵兽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小师姐看都没看,抱着九如就撤。此刻绝不能满脑子热血的拼命,回山求援才是正确做法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不断传来剧烈的爆炸声和惨叫,其中就有与自己最交好的一个师兄。她不敢回头,努力让思维冷静,展开陆地腾空决,蹭蹭蹭的绕开战场,向山中奔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刚跑了不一会,后面叫喊骤停,一道冰寒彻骨的气劲直指后心。小师姐奋力将九如往前一送,抽出长剑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身体悬在半空,娇嫩的胸膛被生生打穿,而在后心处,是由五根粗壮手指合拢成的一只巨魔般的拳头!

    “师姐!”

    九如滚了几滚,恰好扫到这一幕,立时撕心哭嚎。

    刚刚这一切,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,快到令人难以反应,已是血染西山。而昏昏沉的密林中,虬枝摇晃,终于显出一个男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她攥着小手,咬着牙问道,心中暗自悔恨。为了偷溜出门,去完成猎兽成人礼,她将那些防身、感应的玉佩玉符都丢在了山上……

    男人不应,似乎也没想到进展会如此顺利。他带着一丝古怪的惊讶,打量了几眼这个小姑娘,果然,单凭这一身骨肉资质,便可称天纵之才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不免愤怒,凭什么人类就能如此?!!!

    他握紧拳头,飞身上前,那颗娇小可爱的头颅便是最完美的打击目标。

    九如避无可避,有几分恐惧,几分不甘,几分疑惑……唯独不肯闭目等死,攥着自己的长剑,拼了命也要捅上一捅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劲风瞬间而至,皮肤宛如刀割,那拳头在瞳孔中越来越大,戗!

    一支不知从何处伸来的玉箫,点在了拳头正面,发出金属交戈的清鸣。跟着,玉箫紧追向前,迅速逼退对方,又带出一只修长的手……

    咕噜!

    虚空中好像冒起了一圈气泡,一个黑发长衣的秀气少年轻巧落地,持箫挡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金蝉哥哥!”

    九如见了他,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“速速调息!”

    金蝉弹过去一丸丹药,也是颇为惊疑。它本是随意游玩,不想撞到此事,更令自己的震惊的是,明明与对方初次相见,却莫名有一种联系感。

    男人亦是同样的感觉,疑惑的看了看对方,忽露出一种古怪的笑意:“你不是人类,你居然是精怪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金蝉上前一步,内心波澜起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是精怪!”

    男人的目光在二者间来回游动,突然放声大笑,似乎见到了世间最滑稽的事情,“一只精怪,竟然舍身维护一个人类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杀意全消,显然对金蝉的出现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金蝉则死死盯着他,愤怒莫名,又或者用愤怒在遮掩自己的不安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空气猛然爆开,一道快到极致的尖锐气劲,直指对方面门。

    男子冷哼一声,避不开索性不避,趁着受创的短暂功夫,准确捕捉到对方轨迹,挥动拳头狠狠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它们完全是两个极端,一个极快,一个极力,斗了几招不分胜负。男子颇不耐烦,道:“我不愿与你动手,还是你觉得,我真的伤不到她?”

    身影一晃,金蝉退回原地。

    背后的九如服了丹药,正闭目调息——倘若男子执意攻击,自己难以维护周全,一击,只需一击得手,他就能杀死九如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金蝉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本就没有目的,只想找找机会,给这帮妄自尊大的家伙添些麻烦。结果却遇见了你,呵呵,我现在只想跟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什么可聊的。”

    金蝉态度冷硬,男子不以为意,笑道:“你跟我不太一样,你受到的影响似乎很小,我能问问原因么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基本互认了身份。

    大概在六年前,金蝉随龙秋从大雪山回来,就发现自己变化很大。首先是神魂力量的增长,快到一个令人惊讶的程度。

    其次是难以控制的求知欲和学习能力,仿佛对什么都好奇,对什么都要了解一二。

    最后是思想的改变,一个智慧生命的思维是否变化,自己肯定有数。随着它一天天成长,脑中渐渐多了些莫名其妙的想法,时不时会产生冲动,去完成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自己的神魂圆融完整,但它就是隐约觉得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金蝉靠着读书明理,修身养性,与龙秋交流沟通,尽量去压制那些疯狂的念头。

    它觉得自己掩饰的很好,结果在今天,被这个人一语道破。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