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八十三章 从陶家开始
    陶家来了个怪人,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陶氏在滇西的任何一家产业。

    据说那男人是散修,有着一身令人惊悚的蛮力和速度,打败了所有供奉高手,在三个月内青云直上,从经理的保镖做到总经理的保镖,现在又要被滇西王陶宇召见。

    直接或间接为陶氏工作的人有几十万,能面对面跟陶宇对话的不超过万分之一,羡煞旁人啊!

    就像万达员工忽然被老王叫去谈心,诶,就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而跟这一身吓人的功夫相反,那男人在其他方面近乎白痴一样,什么都不懂,还差点闹出在马桶里洗脸的奇妙笑话。

    当然,据亲近的同事讲,他的话虽然少,但学习能力非常快,已经从连电脑都不会开机,到了能抱着手机兴致勃勃刷动物世界的程度。

    你说动物世界有啥好看的?

    春天来了,万物复苏,又到了交配的季节。空气中充满着荷尔蒙的气味,然而在广阔无垠的亚欧大陆上,却生存着一个数量庞大的哺乳动物——单身狗。

    哎呀,真是太惨了!

    瑞丽,陶家。

    已是中年的陶宇坐在椅子上,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两米的身高,肩宽背厚,穿着超大码的运动鞋和定制的宽松衣裤,虽然合身,但总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此人的气息太过外放,那一股子蛮荒凶气不是普通衣物能遮掩的,他就该穿着古代的短打扮,露着胸膛,扛着一把巨刃,这样还能顺眼一些。

    “陶辉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男人的嗓子不再低哑,变得沉厚有力。

    陶宇笑了笑,没有为他的无礼而不快,道:“没别的意思,找你来就是聊聊。你说你出身荒野,师门无名,但功法总有路数,能不能详细讲讲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陶辉看着他,似乎犹豫片刻,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用秘法促生身体,肌肉、骨骼、血液各方面都得到极大提升,远超普通人的身体极限。”

    远超……

    陶宇暗自点头,注意到了这两个字,又道:“那你能否运转灵气,修习道术?”

    “没试过。”陶辉应道。

    随后,陶宇又问了些有的没的,便正式宣布,将对方调到自己身边,留作贴身保镖。待陶辉离开,他才问:“开心,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人影一晃,屋内出现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郎,短发微卷,眉清目秀,气质格外温和,甚至带着一丝阴柔。

    “讲的不是真话,但气息骗不了人。走的旁门路数,不至为邪,慎用。”郑开心非常客观。

    “嗯,我省得。”

    陶宇伸手让座,亲自沏茶,转换话题道:“下月便是九如生日,我想拜山恭贺,顺便聊聊未来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陶叔现在家大业大,还想更进一步么?”郑开心笑道。

    此人是陶通、陶怡的亲叔叔,那两位则是应元殿的大弟子,外戚水涨船高,他也要给面子,叫一声叔。

    “呵呵,做生意的哪会嫌钱少?陶家的渠道一向在内陆,不过我听说政府最近打算开发北部湾,我想往海上探探。”

    滇省与桂省交界,桂省南边临海,东边是雷州半岛和琼州,西边则是灭亡的越国,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半封闭的海湾,得天独厚。

    陶宇的意思,就是跨到桂省,发展海上贸易,当然要得到凤凰山支持。

    “商业方面我不怎么懂,陶叔既然想拓展产业,就去找席师弟(席军),他负责这个。”

    郑开心不感兴趣,不过话音跟着一转,道:“说到桂省,我最近听到了不少传闻,那边有很多打着凤凰山的旗号在搞项目,聚敛钱财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陶宇有点冒汗了。

    他想抢夺桂省的商业地盘,自然要派人探路,开发新市场最重要的是名号和噱头,凤凰山便是天然的一杆大旗。

    或许他原本的授意并非如此,但手下人聚敛私财,暗地里胡搞,逐渐就弄成了修真版的传销活动。

    家业大,人员杂,心思就变了。

    陶宇这么多年背靠凤凰山,站在了人生巅峰,不自觉的生出许多低劣心态,对此事也睁一眼闭一眼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上头格外重视,竟然派郑开心来训斥——表面任务是,押运玉石回山。

    其实也正常,陶家身份特殊,来的人地位轻了,他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,整顿肃清,陶叔有问题么?”郑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涉及的人较多,有些还是老员工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么?”他再问,一改方才温和。

    “没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这边交接完成,明日回山,白城再见。”

    清风拂过,小少年如同化在了风里,飘出了深深庭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在瑞丽前往春城的国道上,一辆车正急速前行。

    陶宇带了两个人,一个是坐在副驾驶的陶辉,一个是坐在旁边的助手。他戴着眼镜,翻看一份文件,车内安静无声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他抬起头望望窗外,疑道:“怎么走小路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前面修路呢,您放心,这条路更近,误不了飞机。”

    陶宇点点头,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小路是以前的乡镇通道,两侧多林多田,时不时经过一座废弃村庄。看着挺可怕的,其实近些年安全系数大大提升,老百姓出行,远不像之前那般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“嗤啦!”

    车子又经过一座村庄,轮胎摩擦着碎石土路,发出刺耳的声音,车身也有了些许颠簸。陶宇靠在椅背上,正想眯一会,忽然身子猛地往起一颠,然后便是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翻车了!

    他瞬间反应过来,立马抓住支撑点,在剧烈的震荡中,咣啷咣啷的滚到了水沟里。待意识稍稍恢复,发现助手已经血肉模糊的倒在自己怀里,司机大头冲下,正奋力打开车门,陶辉却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紧跟着,就听外面传来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咻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陶宇艰难的被司机拽出车子,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,双眼似被血色浸透。数不清的异化兽,数不清的碎肉残肢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而正中间,一个高大的人影铁塔般牢牢扎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兽,兽潮……灵气平稳五六年了,怎么还有兽潮?”他靠在司机身上,双手颤抖,不知是惊是惧。

    “老板,赶紧跑吧,不然就晚了!”司机纯粹是害怕,颤声劝道。

    “蠢货,跑什么?没看见胜券在握么?”陶宇骂道。

    司机稳下心神,往场中一瞧,还真是。

    一人对战上百只异化兽,居然丝毫不落下风,而且是彻彻底底的碾压!一拳就击穿一只豹子的胸腹,一脚就踢掉一只大鸟的脑袋,简单粗暴,直接有效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终于,貌似首领的一只野狼嚎叫一声,带着众兽纷纷退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跑?”

    陶辉唾出一口血沫,撒腿就追。陶宇忙喊:“别追了,别追了!”

    “老板,我能打赢的。”

    陶辉倒是听话,抹过身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能打赢,但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,赶紧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三人带上给小公主的生辰贺礼,急慌慌的穿过村庄,勉强找了个藏身地。司机忙着报警求援,陶宇抱着礼盒,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才缓过心神,看着粗鲁魁梧,一身血污的大个子,不禁道:“这次多亏了你,不然我就要暴尸荒野了”

    “我吃你的饭,当然要保你的命!”陶辉直言直语。

    哈!

    陶宇乐了,这回真的有些欣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白城每天都很热闹,今天更甚,各路人马都派人前来拜山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大概从长生和九如一周岁时起,俩孩子的生辰都变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节日。虽然凤凰山每年都强调不办不办,虽然他们到现在连龙凤胎的真容还没见过,但架不住热情满满,送礼道贺啊。

    你总不能给人家撵出去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用,比如某一年,九如就很喜欢一株珊瑚树,问是东隐派送的。她当然不能表什么态,但弟子们听了去,哦,东隐派,无形中就有了印象,交际时也会关照一二。

    女人和小孩子的门路,是最容易疏通的——马云and马化腾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白城么?”

    当陶辉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,心中非常奇妙。他从未想过,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,光明正大的来到凤凰山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来时跟你一样,好奇的不得了,其实也没什么,守规矩就行。”

    陶宇见他目光炯炯,内含炽热,会错意的说笑几句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救驾之功,陶宇对他的信任度是蹭蹭往上涨,实力高强,心眼直,恩怨分明,这种人很适合收为心腹。

    司机留在了春城,所以就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路直奔山门,那里已经排成了长队。陶家是外戚,但也不敢闹事,乖乖的在后面等着。

    陶宇不吝介绍,权当讲故事般,当年如何开山立派,如何布下法阵,收徒大典,烧符祈雨,两次联合大比等等……听得陶辉目眩神迷,心生向往——起码表面如此。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