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七十五章 真人教子
    “信息太少,分辨不出是蛊是虫。”

    龙秋拈着游宇带回来的那片疑似蜕皮的东西,仔细看了看,道:“不过它的气息很有意思,似乎有些自己的灵智,或许是新出现的物种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,肯定不是自然之物,必然被饲养的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跟魂界有关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明天会下山,先去淮北查探查探,再去昆仑。”

    “那送你个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龙秋虚空一抓,唤出了一只金色的蜜蜂,有指头大小,尾刺很长,翅膀轻轻颤动着,很乖巧的伏在娇嫩的掌心里。

    “食虫蜂,对各类虫豸非常感兴趣,应该能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的确有用。”

    顾玙神念一动,蜜蜂嗡嗡嗡的飞过来,停在他的左手手腕处,然后轻刺了一下,嗖地钻进皮肤,留下一个极为细小的红点。

    “小秋,你最近对蛊术好像很感兴趣?”他忽感好奇。

    “以前修为浅薄,不解其中奥妙,现在愈发觉得蛊术大有潜力可挖。如今的蛊虫,多作为攻击手段,不能辅助修行,我正在研究一种伴生蛊,随着蛊虫的强大,修为也会增强,甚至突破先天。”

    龙秋抬起眼,眸中白云飘邈,深远无边。

    “嗯,大志向!”

    顾玙欣慰的点点头,抹身要离开,忽地又顿住,道:“对了,我此行会带着长生,九如你多照看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带长生,不带九如?”龙秋一愣。

    “九如性烈,心躁,好胜易冲动,所以要跟着我。长生谨慎,心思深沉,总求面面俱到,所以要带他去昆仑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明白了,不禁生出几分同情,道:“还好我没有后代,不然光教育孩子就够我头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又不懂男女之爱,自然没有后代了。”顾玙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男女之爱,早就斩掉了。”

    龙秋顿了顿,忽然挺大胆的来了一句:“哥哥,你到现在还装傻,就真的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顾玙一时尴尬,溜了溜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俩孩子打一出生,就生活在凤凰山上,从没下过山。

    全夏国的修士都知道,顾真人和江真人有一对龙凤胎,但没见过真容。越没见过就越好奇,乃至天机阁开出高价,万金悬赏,只为求一张褚爱冰,啊不是,求一张龙凤胎的照片,可惜至今没达成。

    淮北,六安城外的山庄。

    王家满门被灭,财产继承是个大问题,这里仍然贴着封条,阴沉沉宛如鬼宅,怕是要冷清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空荡荡的庭院中突然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,面貌平平无奇,正是顾玙父子。

    长生有些郁闷,本以为下山来玩的,结果老爸抱着自己,biu的一下各种乱飞,很快就到了目的地,屁也没看着!

    而他性情内敛,轻易不将真实的情绪外露,只是略显安静,并无异常。顾玙也好像没注意的样子,自顾自的双手捏决,施展《幽虚御魂术》。

    刹时间,宅院内阴风阵阵,一团一团的孤魂鬼气凭空浮现,战战兢兢的听从差遣。

    顾玙神念放开,数息后,挥手让它们散去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唉,自家的养猖地年头太短,蕴育不出太高级的兵马。目前最牛逼的,也不过是龙秋手里的一位猖将。

    要是有五通兵马就好了,五通兵马战力不强,懒懒散散,但通晓地域风俗,大事小情都能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,堪比《西游记》里的土地公。

    比如王家之事,它们就能还原出当天夜里,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而不是像那些意识混乱的野鬼,半天憋不出一句有用的。

    他通过刚才交流,综合零散的碎片信息得出:凶手有两个,一个下毒,一个接应,并且挖走了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然后呢,没了……

    啧!

    顾玙摇摇头,初步推断:灭人家满门,必然事出有因,不像滥杀,而运走的那样东西,大概就是重点。

    线索不足,他一时也没啥头绪,又随意看了看,最后一低头,对上儿子淡(you)静(yuan)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无聊了?”他觉着特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出来看看,哪儿都挺好玩的。”长生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在这住一晚,明天就去昆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抿了抿嘴,还是道:“好啊,明天就去昆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忍不住笑出声,抱过长大一些的糯米团子,身上还带着淡淡的奶香,道:“懂事是好的,但也要分情况。你还是个小孩子,喜欢玩很正常,你喜欢什么,想要什么,就要跟我讲,不必压抑真实的情感。”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长生虽然对九如那个样子,但毕竟太小,对着自己的父辈尊长,还是有股天生的敬畏,一时有些不好意思,抓了抓自己白嫩嫩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这边没什么头绪,我们也不必急了,从淮北到昆仑途径四省,我就带你好好逛逛。”

    哇!长生立时兴奋,可还没过一秒钟,又听老爸道:“不过你要留在昆仑一段时间,短则半年,长则一年,过后我再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他一听,小脸瞬间变得很丧,支吾道:“我,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不太熟……”

    呃,顾玙也挠挠头,自俩孩子懂事以来,跟母亲基本一年见一次,还没啥话可说。

    三年来,那位雷法通玄,天威浩瀚,愈发的深不可测。若是她也有魂晶相助,未必在自己之后。

    可是呢,如果不是这样,他也不会把长生送过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漯河,北舞渡。

    一条老街上,临街三间大棚,青砖铺地,散放着数十只桌凳,桌桌爆满。七点钟,正是吃早点的时候,而这里,便是北舞渡最富盛名的胡辣汤铺子。

    早些年环境异变,不少动植物永久灭绝或异化。在科学家和吃货眼里,这都是毁灭性的,堪比二向箔的降纬打击!

    因为这意味着,我们失去了热干面、螺丝粉、小龙虾、涮羊肉、大汤包、臭豆腐、红烧狮子头、过桥米线、粉蒸肉等等……当然也包括胡辣汤。

    你没有羊肉和面筋了呀!没有羊肉和面筋的胡辣汤,那特么还叫胡辣汤么?

    好在这种糟糕的情况没持续多久,随着新生代面粉现世,羊肉也找到了口感更胜一筹的替代品,于是胡辣汤修真版火热出炉。

    此刻,顾玙就带着长生挤在一张桌子前,看着旁边的大师傅,手中一支大勺上下翻飞,咔咔盛了两大碗,不漫不溢。跟着小勺飞起,料入汤中,整个过程仅仅用了三四秒钟。

    长生哪见过这个,惊叹连连,忙不迭的就着油饼开始胡吃海塞。汤里原料的完美融合,使得味道香、滑、绵、润,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他很快消灭了一碗,眼巴巴的瞅着,忽然发现附近的食客叫了份两掺儿,半碗糊辣汤和半碗豆腐脑儿搅合在一起,又是另一番味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还想吃豆腐脑。”

    他舔了舔嘴唇,算有了些小孩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就叫一碗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加糖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就加……嗯?”

    顾玙手里的羹匙一顿,哎呦喂,你居然要加糖????

    我跟你妈都是吃咸的,你居然要加糖????

    兹事体大,不可掉以轻心!他狐疑的看了看儿子,首次怀疑起对方的基因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讲,豆腐脑加糖都是异端,你年纪小,还有改正的机会,一定得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忽停,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波动,与此同时,手腕处的红点微微发热,那只食虫蜂也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不要动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他摸了摸长生的头,神念如潮水般奔涌而出,老街上似刮起了一阵妖风,众食客纷纷蒙头迷眼,意识恍惚,谁也没发现少了一个家伙。

    顾玙身化虚无,停在北舞渡城的上空,迅速锁定方位。那东西也感觉到危险,激灵灵一抖,疯狂逃窜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些灵智。”

    他观察对方的路线,居然没有向城外,而是往中心区人口密集处,似抱着他不便在公共场合出手的算计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顾玙冷哼一声,右手一挥,周遭空气翻腾,化作一片无形海浪向城东扑去。跟着气流落地,形成了四面高墙,硬生生圈住了数条街区。

    那东西左突右进,逃脱不得,迅速安静下来,气息极度收敛,近乎于无。

    顾玙落下地面,见此处是一小片住宅区。街道狭窄,停着几辆破车,路边开着些便利店,理发店,水果店等商铺。

    不时有居民来来往往,上班上学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鲜活的表情,散发出的气息也极为正常,似乎没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他缓步走着,经过一个个人,忽在一家刚营业的果蔬店前停步,手腕热的发烫。

    老板是个女人,皮肤黑黄,头发蓬松,标准的劳动妇女形象,正扯着大嗓门喊:“新到的黄瓜,三块钱一斤,顶花带刺,不水灵不要钱!”

    她一抬头,瞅见顾玙,笑道:“买点菜啊,都是起早进的,绝对新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话未说完,她的心口直接爆开,一只古怪的虫子在顾玙手里奋力挣扎。

    而女人扑通倒地,皮肤瞬间褪去血色,变得惨白无比,肢体僵硬,显出几块尸斑,竟是早已死了的。

    (文艺番外更新了袄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