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七十二章 仙历十五年(1)
    淮北,临涣。

    临涣是座历史悠久的小镇,因毗邻涣水而得名。镇边有众多名泉,水陆交通便利,距六安名茶的产地仅有一百多里,以至古时商贾云集,饮茶之风渐趋形成。

    镇上有条一里多长的老街,鼎盛时有茶馆二十多家,后来逐渐没落,再后来又逐渐兴起。因为六安茶发生异化,成了难得的灵茶,被当地政府和某家门派联合把持,临涣则是从北方来此的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灵气复苏后,十几年过去,当初的小镇扩建成了小城,这条老街却没有变。

    南阁茶楼是远近闻名的老字号,门面简陋陈朴,旧式的三开门,厚重的褐色木板上镶嵌着铜环。透窗雕棂,黄旧横梁,室内经年烟熏火燎,四面墙壁黑中泛黄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来喝茶的必是老年人,现如今,年轻人占了一多半。每人面前一把大茶壶、一只小茶盅,花上少许费用就能稳稳的泡上一天。当然,若想喝到真正的灵茶,自要额外加价。

    那六安灵茶产量颇丰,每年除了销往各处,本地还能剩下一些——南阁茶楼早被当地门派盘下,作为修士交际和探听耳目的场所。

    而此刻,在茶馆前方的台子上,没有唱什么大鼓和梆子戏,一位先生戴着眼镜,正唾沫横飞的讲着修行趣闻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信息社会,资讯发达,出了什么事儿,您一看手机,一上网,就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。所以我讲的东西,可能您都听过。那那位说了,为什么还要屁股落在这儿,听我这连后天都不是的糟老头说书呢?

    诶,有句话叫术业有专攻。在座的都是高人,让您打架行,但让您耍耍嘴皮子,您可能就不行了。我没别的长处,就是能把不怎么有意思的事儿,给您讲有意思喽。当然了,你要是觉得没意思,那不怪我,怪您笑点高,诶,您别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明显是京城人,又夹着点南北通用的口音,初听很碎,越听越有味儿。

    他拿起小茶盅,抿了一口,清清嗓子,正式开锣:

    “话说三年前,群雄聚东海……嗬,就看那暴雨倾盆,翻江倒海,一条水缸粗的青鳞蛇蛟自北面游来……这蛟奋力一跃,越过那七彩虹门,好一条青龙在天!

    龙乃天地之精,应感而生。人得之统帅天下,国得之民盛国强。

    诸位细想,我夏国自三年前,东海现青龙之后,一路高歌,傲视全球,这正是气运加身,社稷兴旺!

    当然了,今天不是怀古,是讲讲最近发生的趣事儿。

    想必大家都清楚,前不久,第二次联合大比刚刚结束,决出三百胜者,赐下灵药丹丸,各类法宝。

    此番大比,参赛者十万余人,凤凰山、道院仅占二百,余下皆是各地宫观、各家门派和山野散修。在座的可能就有亲身参与者,但我前面说了,打架您在行,讲故事我在行。

    天下风起云涌,人才辈出,此次又有哪些后起之秀?有哪些勾魂摄魄的妖女剑仙,又有多少缠绵悱恻,快意恩仇?

    论全程细节,我敢保证,没有一个人比我们更清楚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他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本折子,哗啦一展,道:“这是我们天机阁评出的百美图和万修图,有兴趣的过后我们私聊……”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底下的一个客人险些喷了口茶出来,早听说天机阁无孔不入,商业嗅觉灵敏,可没想到这么与时俱进,都卖上周边了?

    此人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子,青春正好,一身宽松的休闲打扮,皮肤白皙,气度沉稳,双瞳黑亮有神,散发的气息令人不敢小觑——竟是位先天修士。

    虽说这年头,先天已经不太值钱了,但以她的年龄而言,必出身名门大派。

    仙元历十四年,也就是去年,政府二度重修《修行门派总薄》,收录一百二十三家门派,几乎每家都有先天坐镇。

    更别提凤凰山和道院了,满山满谷都特么是先天!

    这老头絮絮叨叨的讲了一大堆,无非是二次联合大比如何如何。他是天机阁淮北分部的人员,没啥修为,以前就是说书的,如今也算老本行。

    而天机阁这个东西,说白了,就是修行界的文化传媒公司,干的就是营销的活儿。

    那女孩子听了半天,部分夸大,多数真实,想来大比中有不少天机阁修士混进去,不为比赛,只为收集素材。

    老头说了一通,又抿了口茶,道:“前面都是听过的,下面这件事,可是最新出炉,知道的应该不多。

    距临涣二百里,有座六安城,城里有个王家可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六安二大王嘛,专种茶园的。”底下有人捧场。

    “不错,六安二大王,城北王通,城南王禹,那是淮北地界赫赫有名的豪族。但是,就在今儿早上,王禹全家数十口,被灭门了!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全场惊悚,纷纷询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初步消息,血案发生在昨天夜里,死因是中毒,太素宫的道长和特异局的人已经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讲到这,忽然闭嘴。

    底下人各种着急,连忙催促,老头摇摇头,“剩下的我不知道,就算知道了也不能说。我们打探消息,也有自己的规矩……来来来,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可以扫码啊,我再伺候诸位一段……”

    台上暂不去提,那少女却若有所思,起身付了茶钱,走出茶馆。

    出茶馆往南,便是河水流淌,两岸密林。她身形一纵,轻灵如乳燕般投入林中,又施展陆地腾空决,脚下清风,足不点地,一口气奔行了百里。

    天色蒙蒙暗的时候,终在一座山头前停下。

    此山雾气弥漫,封锁四周,显然布置了法阵。女子取出一块玉牌,对着入口一晃,迷雾分开,将其吞没。

    里面的风景又是一变,层林连着小小的山脉,方圆约有二百多平方公里。山峰七八座,最高过千米,最低百来米,干硬挺拔,棱角突出。

    由黑、白、赤、青、黄五种颜色的岩石堆砌而成,寸草不生,荒芜诡异——显然是五行交汇结晶之地。

    而在山脉脚下,搭建着一片居住区和活动区,不时有人来来往往。

    “安师姐!”

    “安师姐!”

    女子的辈分似乎颇高,众人见了,纷纷行礼问好。她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屋子,正迎上一个男子出来,双方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!”

    “小师妹!”

    此二人不是别人,正是凤凰山应元殿先天一辈的老大老幺,游宇和安素素!

    (陪老妈过节去了,刚回来写了一章。诸位母亲节快乐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