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六十六章 人间气象 蛟龙入海(3)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“哗哗!”

    顾玙立在一块凸出海面的礁石上,脚下碎银飞星,碧海潮涌。

    他先瞧了金蝉一眼,这只精怪跟在龙秋身边,读书明礼,了解人类社会和各种技艺。它对音律尤为喜爱,甚至学会了吹箫奏笛,曲调优美,显然下过苦功。

    它似乎很喜欢这个十余岁的少年形象,未曾变改,身着跟小秋相似的男式青衫,腰间别着玉箫。

    面如冠玉,姿容俊朗,如同画卷里走出的古代美少年。

    顾玙暗叹了口气,不去管它,只道:“大比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切顺利。东海一万八千人,目前淘汰半数,有十二座岛遥遥领先,估计再过几天就会有人登上虾峙岛。”

    虾峙岛便是最终的比赛场地,藏有一百块玉牌,得之为胜。

    “不过那些淘汰的修士并未返回,大多留在此处,再加之前淘汰的数万人和各门各派的法师、道长……东海怕是有七万余修士了。”

    龙秋简单介绍了一番,才问:“哥哥,你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我放养的那条蛇蛟,它要借此机缘,攫取气运,跃升化龙。”

    哦,难怪呢!

    小秋明白了,随即又问:“龙只著书本,好久没人见过,到底是怎样化法?”

    “我来时问过吴山,他说蛟龙一般沿河道入海,所过之处无不洪水滔天,兴风作浪,但也是听师长闲话,自己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顾玙顿了顿,道:“那条蛟火候未到,属于强行突破,万一有什么闪失,还得我们扫尾。

    小堇位列人仙,东海修士齐聚,牵动天机命数……此番正是人间气象,我们现在做不了什么,静候便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夏国的古典认知里,蛟是生活在内陆淡水里的。

    有典籍描述称:“多居于溪潭石穴下,以口中之腥涎绕之,使人坠水,吮其血。”

    看看,蛟虽然厉害,但在古人眼里,只是一种恶的,好吸血的下流物种,是注定要被除掉的。

    所以蛟居江河,龙居大海,这是古人的认定。当蛟沿河入海,化作真龙,才能令人高看一眼。但也仅仅是高看一眼,毕竟上古修士是不吊龙的,动不动就龙肝凤胆,抓来看家护院,驯为坐骑神马的。

    像《西游记》里这个龙王,那个龙王,甚至还有井龙王这种东西……嗯,着实有点开涮了。

    渤海,夜。

    风清月明,静寂无声。黑暗笼罩着广阔无边的大海,清冷的月光洒在海面上,波动着一层层细碎的银纹。

    极远处是绵长的海岸线,城市超过了视线可达的最远距离,早已被暗色淹没,只有几处灯塔远远闪烁着红光,宛如孤独守候的卫士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海面忽然左右分开,荡出一道长长的凹陷水纹,且不断推进。

    蛟游了一会,猛地仰起头钻出水面,看了着凄凄黑夜,接着又沉下去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它从没沟营入海后,就一直非常非常的不舒服。或许是环境的突然改变,不适应大海的咸味辽阔;或许是血脉中流淌的千年基因,让自己对大海有种天生的畏惧。

    反正以它现有的灵智,判断不出具体缘由。

    它游得很慢,但始终在往前走,哪怕要从渤海游到黄海,再游到东海。

    “坐标XX,XX,海域安全无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坐标XX,XX,安全无异常。”

    两艘军舰从东边的海疆驶回,进行着日常的巡航任务。

    如今太平世道,极少发生异化兽主动攻击人的情况,大型海兽要么被消灭,要么潜入海底,小型海兽也被教训的十分乖巧。

    阻塞数年的几道重要航路重新开放,船只渐渐增多,海运也有复苏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滴滴!滴滴!”

    突然间,警报声响起,观测员立即道:“东南方向,七十海里左右,探测到一只不明生物,体型巨大,正缓慢向南方行进。”

    “嗯?是海兽么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这片海域的大型海兽都已存档记录,没有相似的数据。”

    “再探,争取拍到图像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命令下达,军舰立刻放出探测器,如同一枚暗诡鱼雷在水中飞速游去。当到一定距离时,还没等工作,就见屏幕哗啦变得一片雪花,却是仪器被毁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有灵智!”

    指挥官瞬间重视起来,它们的破坏力要比普通海兽强上数倍,正想下达攻击指令,结果就觉呼!呼!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平静的海面骤然掀起了巨浪,并且越来越大,一波波的向军舰袭来。

    蛟的双瞳中带着一丝恼怒,似要给这群无故打扰的人一些教训。它扭动着身躯,正在翻动海浪,忽然脑中的那道神念一跳。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它痛的浑身抽搐,发出一声低鸣,一个声音跨越空间,直接印在识海中。

    “不得伤人,速速远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蛟瞳闪过一丝不满和不甘,终究没敢忤逆,又深深的潜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太清宫林俊龙!

    “排帮秦盛!”

    “散修孙文!”

    “三位率先完成任务,可自行前往虾峙岛,参加最终角逐。”

    花岙岛上,监考老师高声宣布。

    虽然岛上加他就四个人,虽然气氛显得冷冷清清,但大家心里都迸发着莫大的激动和火热。

    没错,他们自己都没想到,居然是第一组完成任务的。

    “三位的表现贫道都看在眼里,实至名归。我们相处一时,也属缘分,希望日后还有机会碰面。”

    监考老师十分客气,年纪虽长,但执平辈礼。历时四个多月,能拼杀到这一步的,都是修行界的人杰,结份善缘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林俊龙,方晴的初中同学,跟顾玙见过一面。学渣一枚,没念高中直接去亲戚家帮工,后来加入道门。

    道院首次招徒,他被淘汰,回太清宫苦修数年,已是负责教导体术的高级弟子了。

    他资质普通,内炼不足,擅拳脚功夫。如果没有联合大比,怕是终生无望先天,等年纪再大些,或外放做分观观主,或留在太清宫做个高功道人。

    排帮秦盛,受过龙秋些许指点,但不够晋升先天,也来搏一搏机会。而跟他有睡眠关系的小柯,则在另一座岛上。

    散修孙文,真名叫白歆文,就是龙秋巡游时遇到的那个白家。因为一本《九序心法》家破人亡,孤身逃离。

    他现在成熟了不少,寡言少语,眉目比童年时清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三人在第一阶段没碰过面,入东海后也是几经换岛,才偶然凑到了一起。性情还算相合,便暂组队伍,拿下了首杀。

    虾峙岛距此较远,不过有秦盛在,轻松做了一张大排。

    三人乘筏而下,费了半天劲才抵达虾峙岛。刚刚登陆,后面又有一组人马过来,没多久,第三组也赶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组人冷冷对视,互不理睬。秦盛则道:“最后比拼了,我们是继续合作,还是就此分开?”

    “环境陌生,先一起探探,具体再看情况。”林俊龙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孙文道。

    虾峙岛陆域面积77.01平方公里,最高点礁岙山,海拔207米,算是比较大的一座岛。岛上有镇有村,盛产鲜花,港口优良,别的也没啥特点。

    三组人分作三个方向,分别探去。

    林俊龙等人走的是中路,中路线较短,靠近三狼和F4,有较多资源,一般给游走能力强的carry。

    但他们的招式全是近身搏击,妥妥的adc,理应走下路猥琐发育的。

    啧,要凉要凉!

    “玉牌到底藏在哪儿呢?这么大一座岛,总不能一处处掀开吧?”

    三人走了好长一段,将眼睛瞪到最大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不时用兵器戳戳草丛石子,结果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可能,那样也太掉身价了。几位真人联手做的局,自然跟修行有关。”林俊龙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林道长,你出身道门,师长就没押押题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参赛,自然凭自己本事,押题算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没吭声的孙文忽然开口,道:“先莫说这些,你们没发现我们在来回打转么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一讲,那俩人恍然发觉,好像从前一个路口开始,就不停在一个区域徘徊。

    秦盛四处瞅瞅,空气清新,景色精致,没半点鬼迷三道的气氛,不由奇道:“这是阵法?布的也太天然了吧!”

    “王若虚道长乃阵法大家,布置这点小术算什么?”林俊龙身在宫观多年,早就以道门弟子为荣,言语中颇为自豪。

    秦盛性格外向,偏要跟他抬杠,正交谈中,忽听不远处响起一阵惨叫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,救命!救命!”

    紧跟着,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火人,身上每一寸都冒着火光,连滚带爬的就在眼前跑过。

    两位同伴跟在后面,使出各种办法扑救,那火反倒越扑越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目瞪口呆,眼睁睁看着火人跑到海边,一头扎了下去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“那火不是凡火,似由五行之气变化而来。”林俊龙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可岛上哪来的五行火气?”秦盛奇怪。

    “是阵法!”孙文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阵法?

    林俊龙心中一动,忙道:“我知道了!这岛上应该有一百个法阵,只要破除,就能拿到玉牌!”

    (又多了个萌主,谢谢支持,会有加更的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