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六十四章 人间气象 蛟龙入海(1)
    先天对人仙,打死都赢不了,这是硬性条件决定的。

    但小堇看出来姐姐是在调教自己,便舍弃一切花里胡哨的东西,返璞归真,用最普通的四十八手对战。

    四十八手重在领会和临场发挥,这就从境界和法力的差距中剥离出来,只较量拳脚招式。就跟令狐冲失去内力后,还能靠独孤九剑去梅庄四友哪儿装逼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而此刻,俩人从唐古特一直打到昆仑,小堇终于拿下了姐姐的一血。这令她信心大增,之前的千百次挫败一扫而空,脸上满是坚韧和必胜的神采。

    小斋则面容冷淡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四十八手是师父留下的,从小就练,自然下过苦功,但随着修为越高,很多技能弃之不用……却不曾想,妹妹在这套功夫上还挺有天赋的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沙沙!

    风雪漫天,四手相搏,不时抓到坚硬的山岩上,带得碎石迸溅。俩人噼里啪啦的继续打斗,又从昆仑打到了玉虚峰附近。

    小堇的感觉愈发强烈,体内的那股东西不断往上攀升,仿佛正被缓缓注入液体的一只瓶子,当液体涨到瓶口之时,便是突破之际。

    这是心境的逐渐圆融,而心境又带动了外在表现。

    十年苦修的积累,似乎都融合在四十八手中,每一招每一式,还是原来的底子,却显得更加简单,信手拈来,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这门技艺,重在指尖功夫,专攻对方的关节要害。所谓轻拢慢捻抹复挑,从此君王不早朝……说的便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小堇以此为基础,仗着心头一点灵光,出手千变万化,到最后甚至不拘泥招式,攻势越来越猛,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只见她二指并拢,如尖刀一般迅猛如风的戳向小斋眼球。小斋右手一带,左手似毒蛇吐信,直点对方咽喉。

    小堇牵制住姐姐的右手,身子一个侧闪,紧跟着,又见那五根雪白修长的手指横向一拂,向自己心口扫来……

    她再次侧身,用左肋接了一击,顿时就听嘎嘣嘎嘣,不知断了几根肋骨。她顾不得疼痛,整个人猛然往前一送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居然硬生生砸进了姐姐怀里,小斋右手被牵制,左手被她身体压住,一时竟无从施展。

    俩人斗了千百招,小堇终于制造了一个机会,虽然只有短短一瞬,但已经足够!

    她目光凛然,冷静得让自己都很害怕,右手如蛇一般游了上去,嗖的从侧面扣住了对方咽喉。

    拇指和中指捏住,中指抵着纤巧的喉骨,只要轻轻一刺,就会捅破对方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感觉到那只手抵在自己喉间,不觉一怔,有短暂的恍惚,随后浑身气息一收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的攻击节奏终止,也有片刻的愣怔,稍后才明白过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她胜了一招,在保持某种对等的情况下,真真正正的胜了一招!原以为自己会非常兴奋,激动,情难自禁,结果通通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赢了?”

    她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也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看着姐姐的眼睛,深遂浩瀚,恢复了往日令自己触不可及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她心中已无迷茫和胆怯,只长长的吐出一口气。这一口气,仿佛将积存的所有浊物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心障,无非就是姐姐的强大压制。小斋就像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,挡住了所有的风光,自己就活在阴影里。

    现在,她终于打破了一个缺口,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缺口,但已能越过大山,看到了外面的天地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,呼吸越来越轻,越来越绵长,眼神渐渐虚无,似感悟,又似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“还不入静!”

    小斋喝道,连忙推过一道清气。小堇一个激灵,下意识的盘膝静坐,进入望我独神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也松了口气,妈蛋的,自己容易么?可没办法,就这么一个妹妹。

    她瞧小堇的样子,估摸要酝酿一段时间,才能一举冲破桎梏。时间不短,但如今数月已过,裂缝那边差不多又要开启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先布下一层禁制,又神念一动,招来在玉虚峰的青蛇。

    “看好她!”

    留下一句,便身化紫光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个月过去,第一阶段的比赛彻底结束,共决出一万八千人。

    其中凤凰山参赛两千余人,淘汰约十分之一;道院参赛一千多人,淘汰约八分之一。各地宫观有五万多人,淘汰一大半,其余则是民间法派和散修。

    散修最惨,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这一万八千人分散到东海一千多座岛屿上,平均每座岛十几人,最后只留三人。

    之前每座岛五百多人,留二百人,基数大,名额多,人心较稳,完成任务也容易。现在就不行了,十几个人得勘测全岛,还得决出胜负,一不留神就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所以进入第二阶段,同门派的愈发抱团,有点交情的更是自行组队。当然,那些大门大派的弟子除外,他们有可达先天的功法,此番就是来磨练的。

    舟山,金塘岛。

    此岛隶属舟山群岛,是难得的海上产粮区,家具行业也非常兴盛。东海岛屿集中,相距都不太远,比如金塘岛的北面,就耸立着五座小岛,总称五屿,皆有参赛者登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唐伯乐提着剑,望着清晰可见的五座小岛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在上一阶段抢了四座岛,统帅八百好手,一战成名,风光无限。结果现在直线跳水,冇办法,人数太少,抢了也没法控制。

    他们进入东海后,何禾、徐子瑛先行告辞,接着梅山等人也委婉告别,最后就剩下十四人。

    因为新玩法太简单了:

    要么合力将探测任务完成,再互相对决,选出三位获胜者。要么先决出获胜者,再靠着三个人去勘测全岛。

    哎哟,对唐伯乐来讲,游戏体验瞬间就凉了!

    “师兄!师兄!”

    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从远处跑来,禀报道:“我们在附近看过了,只有一些没有攻击力的小海怪,大抵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可是为最后的比赛担忧?”

    那家伙看他面色微有不愉,自以为了解道:“你放心,我们都是你一路带过来的,剩下两个名额,无论你给谁,我们都绝无怨言。就算到最后阶段,以师兄的本事,抢个玉牌也是手到擒来!”

    名额……玉牌……

    哼哼!燕雀焉知鸿鹄之志!诶,这回对了。

    唐伯乐不愿浪费口舌解释,我为的又岂是一块玉牌,我为的是让师门尊长看到我的能力,以提升自己的地位和资源!

    但第二阶段明显发挥不出来嘛,只能等抢玉牌的时候再作打算。他这般想着,倒也没有糊弄,仔仔细细安排了一下计划,争取早日完成勘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日落黄昏。

    辽阔的海面被渲染成了金色,荡起了层层微波,或远或近的地方,时有船只经过,发出“呜呜呜”的汽笛声。

    上面是受了伤无法坚持比赛的修士,他们会被送到一座有海军驻守的大岛上,那里有不错的医疗设备和调养设施。

    而第一阶段淘汰的人,基本也没有回去,而是自费跑来东海。或聚集在海边滨城,或跑到无人荒岛上,等待比赛结束。

    毕竟是全国性的联合大比,可能一辈子只碰到一次,怎么会轻易离开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仿佛夏国百分之九十的修士都聚到了东海,这一堆,那一撮,各路关系,各路人马,热闹非凡。,

    “最后那一百个人里,师兄肯定稳了,然后何禾师姐、龙棠师姐、扶瑶师姐、徐子瑛师姐也没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,你得先找到玉牌才行,所以运气很重要。照我说啊,师兄必然稳,何禾师姐或许悬了,剑仙幸运E啊!”

    沙滩上,唐伯乐听着他们闭眼海吹,暗自摇头。他自信,却很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他摸出葫芦,自己慢慢喝着酒,脑中思量着比赛进程。突然间,一个声音随着海风,轻悠悠的飘进耳朵。

    “唐伯乐!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他蹭的跳起来,左右四顾不见人影,稍顿了顿,拔腿就往声音飘来的方向跑去,留下一地懵逼的马仔。

    很快,他来到海边的一块礁石上,天光将暗,海面漆漆。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动作,忽觉眼前一晃,周遭已经换了场景。唐伯乐略作打量,好像在类似船舱的地方,跟前站着一个女子,正是龙秋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再比了,过后随我回山。”龙秋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还没拿到玉牌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大比,本就是给别人机会,你既已表现合格,让出玉牌又何妨?”

    龙秋说罢,催动鲸船,又奔向另一座岛屿。唐伯乐不太敢问,只暗自猜测,可能是去接别的同门。

    鲸船不快不慢,浅浅的沉下去一点,如同一条透明的大鱼在海中游弋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沉闷,过了会儿,龙秋又道:“你回去之后,可自选法脉,定要斟酌妥当,一经入门,不得违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伯乐有些犹疑,一咬牙,问道:“我能不能拜顾真人或江真人为师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龙秋微怔,随即道:“不可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?两位真人都没有亲传弟子!”唐伯乐忙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,凤凰山为什么要分作两殿,并由我和小堇住持?”

    龙秋不等他回答,继续道:“我们一身所学,皆是他二人所授,名为同辈,实为师徒。立下玄天、应元二殿,便是表明将凤凰山大小事务交由我等,不参与后辈之事。”

    她讲的比较委婉,意思就是顾玙既然立下二殿,就不会亲自收徒,否则便是自乱道统,不合规矩。

    顾真人的亲传,地位何等崇高,那面对玄天弟子该如何,面对应元弟子又该如何?谁老大谁老二?

    唐伯乐一听,希望破灭,不禁有些颓丧。

    不过过了片刻,他就调整过来,当即跪地:“弟子愿入玄天,听您教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看了他半响,道:“你流放雪原三年,回来并未予以安排,本就有考校之意。而你此番表现,不负师门期待。我今日便收下,等大比结束,统一再行拜师礼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师父!”

    唐伯乐对凤凰山确是忠心耿耿,又拜了几拜。

    跟着,气氛又是沉闷。龙秋操控着鲸船,一座座岛屿扫过去,接下了袁凌杉、陶通、席军、安素素等二十五人。

    六百零一名弟子,十名已成先天,参赛者五百九十一名。

    此二十六人表现突出,剩下的那些则要继续比赛。或凭自身实力,抢得玉牌,拿到一粒丹丸;或等待下一次大比,争到晋升先天的机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辽东,没沟营。

    辽河是关外最重要的河流之一,发源于冀中七老图山脉的光头山,流经四省,最终注入渤海。

    它的入海口本有两处,一处在鹤乡,一处在没沟营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下游改道,没沟营那条河与辽河分离,就变成了大辽河入海口。鹤乡这处成了正经的辽河入海口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水流湍急,浪花飞溅,一条大鱼惊恐的跃出水面,竟然身下生足,踩着水啪啪啪的飞速遁走。另有无数水族跟在后面,疯狂逃窜,就像有什么庞然大物在追赶吞噬一般。

    但之后,却是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子,才见一条长长的黑影伏在河底,从远处游来——身上散发的气息就能让水族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它游得不快,一路经下坎子、赏军台、田庄台、荣兴农场……又折向东南,经鸭岛到了没沟营附近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大片的水花溅起,这只生物猛地扬起头颅,赫然是一条黑黝黝的蛟龙首。它抬起暗金色的眼瞳,看向两侧的芦苇地,露出一丝非常人性化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百年前,就有一条龙在此坠落,精气耗尽,腐化余白骨,还被人拉去做公开展览——那或许是夏国的最后一条龙。

    而今天,它便要从此处入海,去争那一线气运。

    成,则跃龙门;败,则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(推首歌《大石碎胸口》,话说有喜欢听后摇的嘛?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