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六十二章 各有乐趣
    雪原的日照时间很短。

    唐伯乐在雪原三年,当每天第一缕阳光掠过窗前,他就要出门猎食,又要在太阳西沉,还未完全落山时赶回驻地。

    在那种环境下,先天都不敢独自走夜路。

    他通常会在废弃的乡镇村庄里,找一间结实的屋子,在极短的时间内点燃篝火,解决晚饭,然后灭火静坐,半点异样的气息都不敢泄漏。

    黑暗孤寂中,只有淡淡的月光映进屋子,成了他最长久的陪伴。虽然那里的月亮跟雪原一样,冰冷,流光,高高在上,满目肃杀。

    而他回山之后,每天都有热腾腾的吃食,每天都能睡个好觉,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那样的月光了……

    结果就在此刻,那个十几岁的小女冠,居然带给了自己同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柄泛着微微银光的长剑向前递出,明明只是最简单的一招直刺,何禾使起来却似浑然天成,返璞归真,不带一丝烟火气。

    唐伯乐面上一凉,右手挥剑磕挡,还没等碰到,对方手腕一翻,改刺为撩,像条灵活的银鱼般,恰好从重剑的空隙中钻过,斜斜咬向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好快的变招!

    饶是斗了近百回合,唐伯乐也不禁为之赞叹。他仍然秉承自己的风格,只侧身避过要害,将三分之一的小腹留给对方,右手猛的向下斩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重量!速度!爆发力!三个因素混杂着附加在黑幽幽的剑身上,如同斩破了周遭空间,剑未至,凶气已至。

    何禾的额头上被风劲一激,居然生出了很多细小的疙瘩,强大凶猛的剑气撕扯着雪白的皮肤,一剑势在上,一剑势在下,使得二人的风格对比更加凸显。

    仿佛这一剑,她就要活生生的被劈成两半!

    正在此时,招式用老的银剑忽然不可思议的划出一道弧线,剑尖从一个绝想不到的角度兜转过来,宛如飞渡镜湖月的天外散仙,羚羊挂角,缥缈出尘,没有一丝穿凿痕迹。

    戗!

    两道身影急退,略顿了顿,又缠斗在一处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剑法!”

    “看他们年纪都不大,唉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水准,怕是凤凰山和道院后辈第一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后辈不好说,后天倒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旁人窃议纷纷,看的目眩神迷,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这座岛上的多是小门派弟子和散修,位于修行食物链的最下端,纵然有些比较优秀的,跟那两位一比,也都自行藏拙,老实做人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俩人斗了几百招,不分高下。

    何禾修的《寒月分光剑诀》,重在冷月肃杀之意,招式最为精妙,使的是一柄特制的银色细剑。

    真如那一抹冷月寒光,似水潺潺,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唐伯乐修的是顾玙、龙秋根据《赤阳荡魔剑诀》、《碧霄扶摇剑诀》整理出来的剑术,分两种,一重势,一重速。

    他的气力天生强劲,修道后愈发明显,大开大合,搏命且诡诈,七分疯意中带着三分冷静,一般的先天弟子都不敢对练。

    外人看的热闹,徐子瑛、龙棠等人却屏气凝神,丝毫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戗!戗!

    随着几声金属撞击的清脆鸣音,两道人影错身而过,随即又拧在一起。

    唐伯乐打了许久,不愿恋战,见对方一招削来,索性主动上前,舍弃自己的整条左肩膀,右手重剑一挥,直取对方首级。

    按他的想法,对方是道院翘首,心高气傲,必不会做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,肯定后撤,自己抓住破绽穷追猛攻,或许有取胜机会。

    可谁知,何禾非但不退,反而足尖一点,疯狂突进。

    唐伯乐固然能摘下她的人头,但同时,她的剑也会捅进对方的喉咙里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我草草草草草!

    徐子瑛等人都吓了一跳,什么鬼啊!说好的切磋,怎么变成生死相搏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停手!”

    她连忙拍出一张符箓,一股无形的气流绊住二人小腿,顿时动作一缓。龙棠和扶瑶也召出猖兵,横在二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节奏被打乱,不得不收剑回身。斗了许久,彼此认同,实力在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何禾非常满意,在道院拘束太多,终于痛痛快快的打了一场。唐伯乐也极为欣赏,这般心性和水准的女修士,确实不多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哗哗!”

    海浪拍打着礁石,溅起裹着腥味的白色碎末。梅山的族人龙套一号就守在此处,忽而神色一动,摸出个小瓶在鼻间闻了闻,跟着就嗅到一股古怪的臭味从海面飘来。

    他精神大振,连忙跑到树林边的临时驻地,道:“有消息了!那边无事,无事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太好了!等了四天,都闲出鸟来了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该上场了!”

    在徐子瑛和扶瑶的带领下,抬着做好的木筏来到海边,选出几名较有实力的家伙作为小队长,准备跨海抢岛。

    四天前,唐伯乐、何禾、龙棠三人去北边的大钦岛探查,若适合登陆,便传回消息,这边大部队再跟上。

    无人愿意留下,五百多人操着简陋的筏子,有些滑稽可笑,却又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没办法,后天嘛!

    不快也不慢的跨过二十公里距离,本做好了战斗准备,结果发现沙滩上躺了一地伤员,哎哟哎哟的各种叫唤。

    唐伯乐三人闲极无聊,竟似等了很久。双方一碰面,才知晓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像砣矶岛这种阵容,放在世界杯里,就是传说中的死亡之组!凤凰山和道院的后辈翘楚能撞到一起,外加梅山这等二流势力,概率也是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三人偷偷摸摸的潜入岛上,很容易就套出不少信息。

    大钦岛登陆六百余人,死了几十人。没有太强大的生物,只有一只两栖海兽盘踞于此,被围攻而死。

    他们的进度要快很多,度过前期阶段,已经粗略的分出两股势力。

    一股以道门为核心,领头的是罗浮山冲虚观弟子。

    一股以民间法脉为核心,领头的是六壬仙教弟子。

    两边正不断的试探,接触,消耗对方实力,同时也在各自地盘进行勘探任务。他们登陆的地方,正是六壬仙教的“治所”。

    “一方多是岭南道门,有二百多人。冲虚观是大观,一家就占了六十名弟子。另一方有三百多人,六壬占了一百多,有绝对的话语权。”

    唐伯乐简单介绍着情况,何禾也补充道:“六壬法曾在国内非常盛行,后来遭到镇压,一脉逃去大马,一脉隐于赣省。世界大变后,海外的一脉归国,与本土合二为一,建六壬仙教,弟子众多,实力不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各有思量。

    他们有五百余人,这里也有五百余人,加起来一千多。一座岛只能留二百人,真要硬抢,得占据五座岛才能装下。

    大家不禁看向唐伯乐和何禾,显然默认了己方首领。

    何禾没做什么考虑,直接道:“我去冲虚那边,让他们加入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有把握么?”

    “不服就打,打服为止!”

    得!唐伯乐以为自己就够暴力的,没想到这位更胜一筹,遂道:“那我去六壬瞧瞧,你们不要分兵,逐步向岛内推进,争取占据一个村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说罢,二人立刻起身向岛内行进,到一个岔路口便要分开。

    “唐师兄!”

    何禾正要走,忽然一顿,问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召集人手,一座座去攻占岛屿。这里事成之后,我会留下二百人勘测,剩下的继续抢岛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的人数总是会超过,就算你抢完岛屿,也不够安置越来越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们要在这个过程中淘汰弱者,强者自然会留存。”

    唐伯乐也顿了顿,笑道:“按部就班很没意思的,这样才有趣,不是么?”

    有趣?呵呵!

    何禾瞧着他的背影,非常的无所谓,你为了树立权威,统领比赛,我只是为了见识更多的高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岔路口,林边。

    就在俩人离去不久,空气中忽然泛起了一层波动,显出一个人来,却是龙秋。

    数天前,那几位监考老师发现砣矶岛阵容夸张,足以名列死亡之组时,就向主考官汇报了消息。龙秋正想看看龙棠的表现,就假公济私了一把,自请来此。

    她默默跟了好几天,人仙修为自然不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龙棠小有亮点,总体上中规中矩;何禾成长极快,算是一个惊喜——她倒不在乎门第之见。

    不过最亮眼的,当然要属唐伯乐。

    这名弟子的基本印象,多是性情隐忍,坚毅,果断,狠辣……不想从雪原归来,发生了很大变化,在比赛中更是放飞自我,展现了自己的心机和眼界。

    一提到心机,总觉得是个贬义词,其实因人而异,因情况而异。

    凤凰山可不培养白莲花,能坑死人总比被坑死的好。何况唐伯乐对师门忠心耿耿,有点野心向上爬,这都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龙秋将曾可儿、郑开心、游宇等人在脑中过了一遍,要么稚嫩冲动,要么谨慎沉稳,要么默守陈规变通不足,确实需要唐伯乐这么个人物。

    空气又是一阵波动,龙秋已经离开了大钦岛,却是不必再观察了。

    (啊,大家周末愉快!!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