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六十章 狠人(1)
    90座岛屿,5万人,平均每个岛5百多人。

    砣矶岛位于胶东沿海,岛岸线颇长,面积颇广,岛上有山丘,植被茂盛,原辖行政村8个,早已荒废。

    每村有一渔港,俗称口,沙滩平缓,浅海通畅,也是这些人的登陆地点。

    唐伯乐在最后一批,哗啦一声钻出水面,刚踏上沙滩时,就觉眼前一花,一根长长的怪东西如箭矢般急速射来。

    他偏头堪堪闪过,只觉湿湿黏黏的在脸皮上一蹭,似生满了刀齿,刷的刮掉一块皮肉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他就挂了彩,左脸翻起,露出血淋淋的断裂组织,并带有轻微的持续伤害效果,头顶不断飘起-1-1-1-1的红色数字。

    唐伯乐感觉不到疼痛一般,直接冲向对手——那赫然是一只半人高的碧眼蟾蜍。

    他的剑是特制的,比青钢剑要稍宽,剑背较厚,份量也很沉,正反两道深深的血槽抹在剑身上,压制着利刃寒光,透出一股幽沉沉的黯。

    这剑压头盖顶,大开大合,带着千钧之势朝对方斩去。

    “咕咕……呱!”

    蟾蜍一个闪跳,快如虚影,落在唐伯乐左后侧,大嘴一张,再次吐出那根舌头。

    如果人右手持剑,那他的左后方是个非常别扭的位置,出招的角度、速度都会受到限制。唐伯乐听身后风声袭来,竟然左手一抓,死死薅住长舌。

    舌上满是细细的倒刺,顿时鲜血直流,皮肉碎烂。唐伯乐哼都不哼一声,接着左臂的力道,整个身体一转……

    “咕咕!”

    蟾蜍舌头被制,动弹不了,惧意在碧色的眼睛里迅速扩散。它也没想到,对方会用如此拼命的打法!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随着利刃捅进骨肉堆的独特声音,那柄重剑从舌根处直插进去,一步到胃。跟着,唐伯乐用力一抡,啪,连蟾带剑像只烤串一样被狠狠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怎么着也算岛上高级物种的碧眼蟾蜍,三招两式就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这波操作,前后不过数息时间,一同登岛的那些人个个目瞪口呆。而溅了满身绿血的唐伯乐抽剑回身,一脸冷意,仿佛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雪原三年,几乎每天都过的这种日子,想起来还有些怀念!

    他从背囊中摸出一包药粉,随意敷在脸上,然后回忆着门中课程。

    只见他切开蟾蜍的耳后皮肤,找到一个腺囊,再小心剖开,翻出一层白色浆汁。接着换小刀,一点点的刮下浆汁,存于玉瓶。

    这是蟾蜍的耳后腺分泌出的一种汁液,过滤晒干后,便成了薄饼样的东西,叫蟾酥。

    蟾酥是非常非常珍贵的原材料,内陆也有,不过唐伯乐闻了闻气味,这岛上的蟾酥明显品质极高。

    他一波行云流水,毫不犹豫,引得那些人纷纷上前,“大哥,组队么?”

    “道友出自哪个门派?互相认识一下?”

    “哇,小哥哥求带,我百变观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伯乐一声不吭,又切下蟾蜍的舌、肝、胆以及少许肉量,才起身打量。

    大概有二十多个,服装甚杂,一看就不是道门弟子。而且形姿打扮颇为寒酸,没什么法器,估计是小门派中人或者散修。

    他不知何种想法,笑道:“好啊,大家一起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大为兴奋,他们实力低微,能上船就非常幸运,确无信心在岛上活下来。当即,大家互相通名,一听是凤凰山高足,更是热情高涨,欲仙欲死。

    “我偷偷估算过,来这个岛的有七百多人,两艘船。”

    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已经以军师自居,道:“别的还好说,就是我看见几个穿道袍的,他们在另一艘船上,早早下去了。不清楚对方态度,我们得有点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比赛好严苛,好多东西都得自行摸索。”

    一个身材娇小的妹子也抱怨,道:“不是说每座岛都有前辈监督么,他们不露面,还得我们自己去找。最后留二百人,可怎么留……啊!”

    她忽然惊叫起来,却是前方的树丛里,倒着一地参赛者尸体。另有一群黑蝴蝶在上空盘旋,显然是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刚开头,就死了人。

    妹子还带着单纯气,有些承受不了,“这这,前辈们不管么?不管么?就任由他们死?”

    “前辈要做的是保证比赛顺利进行,不是我们的保姆。虽说不许互相厮杀,但你本事不济,被什么野兽吃了,只能自己认命。”

    唐伯乐边讲边盯着那群蝴蝶,约有几百只,体型很小,与普通蝴蝶无异。但越是这样,他越心惊,因为蝶群没散发出半点气息,死寂寂的在那里盘旋,犹如地狱使者。

    咝!

    他可不敢用自己的性命去试探,当机立断:“换条路走!大家看看四周,有什么特殊地形,最好能找到它们的巢穴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觉心惧,纷纷撤退,同时四处观瞧。又是那个小妹子,忽然低呼道:“那里,那里是不是?”

    唐伯乐一看,见密林掩映间,一座土丘的下面,好像陷进去一个深深的地洞。蝶群则搬运起尸体,正向地洞飞去,似要归巢。

    “记住那个洞口!此地林密草盛,结有野果,却不见一只兽类。应是蝶群太过霸道,不敢靠近,岛上或许还有别的巢穴,大家逢林谨慎,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无形中,他已然成了小队领袖,众人连声称是,只想速速远离。

    大家退回沙滩,展开地图查看。从此处往东,绕过一片乱石滩,便是另一座渔港。

    于是花费了不少时间绕路进岛,相对安全,总算没遇到那些可怕的蝴蝶。一路上也碰到同行的参赛者,彼此警惕又充满好奇,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是夜晚。

    几百人分散在八个村子里,各自休息。唐伯乐等人聚在一处渔家乐的院子里,点燃火堆,又找来野味吃食。

    这才第一天,大家就觉得非常漫长,再想想整个比赛,第一阶段就要两个月。等到了闽浙那边,一千多座岛,得耗费多久?

    上面大手笔啊,但苦的是这些菜鸡。如此的比赛环境,意味着你不仅得活着,还得有一定的发展能力。

    “初期阶段,生存为主,适应环境为重。中期阶段,拉帮结派,各找组织。后期阶段,各帮开始比斗,胜者留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比斗,不是哪伙势力胜出,就能全部留下。岛上危机重重,都想要好手,比如我方打败了你方,我可以剔除队伍中的弱者,换来你们中的强者,增加己方的生存几率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除了感情深厚的同门道友,基本都是各自为战,能留下谁会不答应?所以队伍是暂时的,利益是永久的。”

    没有谁是傻子,经过最初的紧张慌乱,夜深人静,包括那个软妹子都沉下心来。唐伯乐有什么说什么,在他的带动下,旁人也是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这个队伍自然是暂时的,以后怎么变动争斗,都是为了自己,淘汰的人莫要怨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气氛一时沉默,只闻着篝火堆噼里啪啦的清脆爆音。而唐伯乐摊开地图,反复思索。

    砣矶岛其实挺有名气的,在岛屿西侧有一处清泉池,附近的石料呈青黑色,质地坚硬,细润细腻,金星闪烁,雪浪翻涌,是著名的鲁砚石料之一,名“金星雪浪石”,还被乾隆皇帝写诗赞过。

    当然了,被乾隆写诗称赞不是啥值得骄傲的事儿。这货写了两万多首诗,没有一首是需要我们背诵的。

    他在清泉池上画了一个红圈,异变后的石料肯定要去瞧瞧。跟着又在一座寺庙上画了个圈,据说那里有两棵千年银杏树,也得去看看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他圈定了几处目标,又连成路线,然后将目光撒向岛外。

    砣矶岛处于庙岛列岛的中间,南有长山岛、庙岛、大黑山岛等组成的南群岛,北有南、北隍城岛和大、小钦岛组成的北岛。

    由于面积所限,小岛没被列入名单,所以南边另有五座,北边另有七座,都是有人的。

    距离也不算太远,几十到百公里不等,不过对后天修士来讲,还是非常困难的。

    “木筏!”

    “食物!”

    “营地!”

    “同伴!”

    “敌人!”

    唐伯乐写了一组词汇,重点标记,又在距离最近的岛上重重一戳——他从一开始,就没将目标局限在一座岛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有人刚过来,受了点伤!”

    正此时,村头传来阵阵吵杂,在各个院子休息的修士都被惊动,纷纷探头观瞧。只见五个人跌跌撞撞的从村外跑来,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三男两女,都穿着少数民族服饰。男的皮肤黝黑,体格精壮,相貌平平却目中有神,也算一表人才。

    两个女的,一人年岁较长,五官还好,胜在温婉内秀;一人年岁小些,灵动娇俏,腰间挂着一只银铃。

    他们貌似被什么东西追杀,逃到此处。旁人也无心攀谈,看了一会便纷纷散去,

    唐伯乐倒是心中一动,上前低声招呼:“几位可是梅山的朋友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一名女子微怔,借着微弱的火光辨认,也觉面生,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自家人,请进来歇息。”

    (话说你们为啥都在集十个赞???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