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五十七章 我们的征途星辰大海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从昏迷中醒来,只觉每一根骨头都已断掉,每一块肌肉都在打结,每一寸皮肤都渗着丝丝血沁。

    而等她的神经也从沉睡中醒来,这种仿佛被撕裂的疼痛感再次冲刷全身,让她差点又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小堇吐出一口黑血,甚至夹杂着些许内脏碎片,感觉自己就像个破烂的布娃娃,被主人遗弃在这无垠寒原。

    她强撑着坐起身,往嘴里塞了颗丹丸,一点点恢复着气力和自信心。

    在数百丈之外,小斋坐在一块大石上,明月悬照,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俩人从唐古特的边缘打到腹地,又从腹地打到另一个方向的边缘。再往那边走,便是昆仑地界。

    交手不下百余次,过招不下千万,小堇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,几乎每一次都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打完了休息,休息后再打,如此竟然过了两个月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小堇睁开眼睛,平稳的五行雷气在体内缓缓游走,大大缓解了伤痛。她抬起头,穿过一片片的灰色薄云,目光死死钉在那个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太强了!强到令自己每一遭落败,都忍不住心生绝望。

    可她又偏偏不能绝望,这是一条必须要一口气走到底的路,一旦有放弃之念,便前功尽弃。那个女人就彻彻底底的成了心魔,终生不能逾越。

    此番是最艰难,也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又过了许久,小堇已能站起身,金雷气如一枝笔直锋锐的利箭,摇摇指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还要打么?”

    小斋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“打!为什么不打?”

    小堇上前一步,两步,用愈来愈烈的战意洗刷着各种负面状态,“打不赢你,我修这道还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之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片片的薄云迅速聚拢,叠加了一层又一层,四方扩张,天昏地暗,雷音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之前的比试,小斋是比较被动的,根据小堇的攻击来调整自己的回应。就是她出什么招,我出什么招,她出十分力气,我就出三分力气。

    但这次,小斋是头一次主动攻击,还是震天撼地之威。

    小堇猛然停步,数不清的无形罡气如尖刀一般,在脸旁身侧刮过。汗毛孔由于主人的过度绷紧而全部炸开,增添了几分敏感度,而被这风一吹,又更加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神霄紫雷,神霄紫雷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她忽然笑了笑,不等对方出招,先行抢攻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白、青、黑、赤、黄,好似五条身披雷光渲染了色彩的巨龙,呼啸着向小斋杀去。

    正此时,就见天空如裂,一道紫雷划破了唐古特千年高原的风雪,带着席卷天下的凛凛杀威,丝毫不惧的正面迎上五色巨龙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乌云撕裂,天空摇晃,大地震颤。这荒芜寒冷,无边无垠的原始高原,在一瞬间仿佛被二人摧毁。

    五色龙只低档了数息时间,转眼被紫雷吞噬,那雷光攻势不减,化作一道长长的紫色光柱,吞没了小堇全身。

    她瞪大眼睛,在这一刻这一秒,真真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。她甚至相信,对面的那个女人是真要杀掉自己。

    而在强大的雷法攻击下,她的身体好像直接消失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直到紫光缓缓散去,原地陷出一个大得夸张的深坑,才能看到她躺在坑底,衣衫尽裂,裸露的皮肤上满是焦黑灼伤的痕迹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小斋遁至跟前,低头看着自己的妹妹,那具身体一动不动,气息全无,连心跳都已停止……

    她眸光闪动,掠过一丝极为复杂的情绪,却没有出手相救。就这么过了半响,她神色忽地一松,浅浅的露出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紧闭双目,意识一点点的从黑暗中拉回。那黑暗里,好像有食人食魂的无常、魔鬼、牛头马面,千方百计的要吃掉自己。

    而自己拉扯着,扭打着,挣扎着,拼命着,一步步爬回了光明世界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响,她的意识愈发清醒。先是痛,比之前的全部加起来还要痛。然后是奇怪,自己为什么没死呢?

    哦……她想了想,在最后一刹那,似乎有股力量护住了心脉。

    是谁做的呢?江小斋?

    呸呸!她刚才明明要杀了我!

    不过自己被打的好惨啊,七零八落的……真的,真以为要死了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小堇躺了好久好久,终于勉强睁开眼,跟之前一样,又开始嗑药调息。只是这次的伤太重,她索性直接入静,一坐便是十几日。

    待经脉稍有气色时,她运转的灵气忽然一顿,似发现了一丝异常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感觉,以前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它好像一颗种子,就埋在自己的心里,脑袋里,五脏六腑里,经过这百余次的交手,千万次的过招,一次次被打倒在地,遍体鳞伤……而一点点积累起了土壤、养分与阳光。

    此刻,种子发芽,含满了冲动,饥渴,超越和无比的坚定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她忽然又想起了一个很古怪的形容:当你快跨过那道门槛时,自然会有一种感觉,就像瓶子里装着水,水在往上攀爬,你要做的就是让它溢出瓶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月份大比,有的提前半年,有的提前三个月,都早早的来到白城。

    六万多修士齐聚一地,即便有凤凰山的名头压着,可时间一久,难免生出摩擦矛盾。道士还好些,遵守戒律,怕的就是那些民间法派和散修。

    桀骜难搞啊!

    顾玙在沙里寨看到的那一幕,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缩影。

    人不能太闲,闲了容易出事。所以他干脆挑明,设擂立台,你们有恩怨可以解决,但得照我的规矩来。

    这个规矩就是斗法。

    这跟打架不一样,打架不限手段,不论生死,斗法却讲究一个“破”字。

    就像当年龙虎山斗法,部分人予以诟病,其实是正儿八经的程序。

    我倒了杯茶,你明知里面有猫腻,也得喝下去。喝了没事,说明你破了我的法,我认输。喝下去死了,只怪你本事不济。

    不存在什么智商问题。

    沙里寨的擂台也相似,当然场面要和谐许多。一个施法,一个破解,你没破了,中毒受伤了,我特么还得救你——因为凤凰山有令,不许伤人害命。

    双方觉得不太爽快,但好歹发泄了火气,平时能安分一些。

    真正饱眼福的是广大群众,白城周边五城十二镇,多少人口呢,就沙里寨一个擂台。每次有人斗法,老百姓呼朋唤友,兴高采烈,自带干粮,就跟九十年代看春晚一样。

    几波下来,居然成了白城一景,沙里寨也趁机名扬天下了一把。

    四月初,凤凰山。

    北麓庄园内,顾玙、龙秋、卢元清等人齐聚一堂,老顾摸出一枚玉简,施法调出里面的地图。

    众人闭上眼睛,用神识探触连通,一张庞大的,高清的,3D立体图像就浮现在他们的识海里。

    这张图从北到南,呈狭长状,左边有一小条陆地,标明着一些沿海城市。右边大片大片,满是蓝汪汪的海洋,海洋又被一个个红色的地标占满。

    冷眼一瞧,还以为是现代军事地图。

    “不枉我们前期做了这么多准备,此事若能圆满,不,只要有五成效果,便是功在当下利在千秋。”石运来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担心了,铺开这么大摊子,如何保证比赛有序进行?我们的人手可不多。”张无梦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分阶段的,除了我们,军方亦会派人协助。”卢元清道。

    “军方?”

    众人略感别扭,不过想想也是,这种活动必须得有政府接应。

    大家又讨论了几项事宜,跟政府方面沟通完毕,那边也是热血沸腾,表示全力配合。于是乎,在顾玙和卢元清两位领袖的首肯下,终于发布了联合大比的具体环节。

    天柱山,道院。

    何禾等人刚坐上大巴车,106个后天弟子,加上杂务、外门等等,共近千人。车辆排成了长龙,赶赴机场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提前去,毕竟是道院,犯不着跌份。

    这些孩子的状态也非常轻松,参加大比不为先天,只为历练——以他们的资质和资源,先天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何禾便抱着这种心态,宛如中学生春游般,正跟徐子瑛闲聊说笑。

    “快看手机,比赛内容公布了!”

    车辆不紧不慢的开着,忽有个人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何禾一愣,徐子瑛已经摸出了手机,刷开页面。她只扫了一眼,就神色微妙,“这跟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!”

    “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何禾探过去一瞧,也变得很古怪,“好大的规模,这下可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看到这条消息的所有参与者,都陷入到了一种惊诧状态。

    还有各门派的高层好手,各宫观的高功道长……大比嚷嚷了好久,他们居然在今天才知道,无量天尊啊,还特么有自己的份呢!

    (大家好,我是立志五月不断更的白白,五一节快乐!23333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