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五十五章 调教
    江家两兄弟是乌拉省人,长大到盛天求学,后来定居,一人为官,一人经商,互相扶持感情不错。

    俩人各有一女,人丁不旺。小堇跟小斋差了三岁,在她刚懂点事的时候,就知道自己还有个堂姐,说是身体不好,被送回老家调养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春节期间回乡祭祖,给爷爷拜年时,会见上对方一面。在她模糊的印象里,这个姐姐总是娇弱弱的,脸白消瘦,仿佛风一吹就能摔倒。

    自然也没有什么感情可言。

    直到她上初中时,这个姐姐忽然回到了盛天念高中。童年里的那份病弱可怜完全消失,取代的是一双清亮亮宛如星辰的眸子,强大,自信,锋芒尽显,还有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孤独感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俩人渐渐熟络,情感深厚,小堇也开始了活在“别人家孩子”阴影里的苦逼日子。

    哦不,那不是别人家,那特么简直是外星人家的孩子!足以击垮任何同龄人的三观与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再后来,小斋度过了站在顶点的高中三年,得到了一张令人惊叹的成绩单。但更令人碎了一地眼球的,她没有报考京城、魔都等任何一所名校,竟然报了盛天大学这种二流高校。

    毕业后,她又拒绝了出国深造,选择工作,进了一家破贸易公司做策划。

    这个时期,她的锋芒已经不在,每天总是那个吊儿郎当的德行,悠然自在,随心随性,没有悲苦忧愁,喜欢熏香静坐,喜欢喝茶吃桂花糕,养花逗鸟,看书睡觉,早早进入了老年生活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看来,她是自甘堕落,谜一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在小堇看来,姐姐始终跟这个世界保持着微妙的隔阂感。

    其实她对姐姐的感情非常复杂,喜欢、依恋、讨厌、害怕、崇拜、不屑等等,仿佛一切互相矛盾的词汇都倾注到了这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为了远离这种感情,她还故意跑去江州求学,结果还是逃不掉……

    当然,她后来知道了,姐姐为什么会那个样子。就像在闾山幻境中,小斋对师父所言: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天地有多么广阔,我知道这江湖有多么血腥凶恶,我知道这上下千年的仙道神佛,我知道他们永远不会明白的精彩……但是你走了……我以为,我会孤单单的死掉。”

    没有同行者,自己终究是个异类。

    然后的事情,就是遇见了顾玙,新世界开启。小堇大概永远不会忘记,在江州大学附近的那条巷子里,时隔多日再次见到姐姐,那眼中的肆意神采。

    不必披着现代社会的伪装,整个人都活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唐古特高原,一道红影在漫天飞雪中向后飘去,就像一枝折断了被风吹散的梅花。小堇双脚点地,稳住身形,额间的疼痛瞬间抹掉了所有泡影。

    就在几秒钟前,一只手掌从自己的额头擦过,差之毫厘就能摘下一只左眼。

    白嫩光滑的皮肤被划开了一道细口,冒出几点嫣红的血珠,被寒冷冲刷,顿时变成冰硬细碎的红雪沫子。

    小堇抹了下额头,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山崖之上,月白长衣,神祗般站在那里,又好像心中放大的魔障。

    “你的东西都是我教的,你怎么过我这一关?”小斋居高临下,声音清冷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直起身子,口中呼出的热气遇到寒雪,立时转化成一缕缕白雾。她不是疲累,恐惧,而是从未有过的充满了坚定与战意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清楚自己的症结所在,好容易鼓足勇气前来,怎么可能像条丧家狗一样,夹着尾巴被施舍开恩放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教的又怎么样,翻天印!”

    小堇一声清喝,一团耀眼的青光直冲云霄,滴溜溜一转爆炸开来,如道生宇宙,炁化天地,青光迅速扩展,长有百丈,宽有百丈,高有百丈,怪石嶙峋,峻峰挺拔,五色光游走缠绕。

    虽比不上四方名山,却自有一股威严凛凛,镇压九洲妖邪的浩然气息。

    这赫然是一座五行雷山!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小斋目中带着几分惊讶,几分喜色,几分欣慰,“这还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想那注水版的翻天印,起初只是空空石炼制,经过小堇各种升级,早不再是简单的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只可惜,人仙与人仙之下第一人的差距,不是一步两步就能追上的。更何况,小斋还是最顶级的那一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五行雷山碾碎了寒风,驱散了冰雪,似乎抽离出一大片真空,阴云笼罩,当头砸去。

    小斋想先躲避一下,却发现雷山还带着莫大的拉扯力,若有若无的制造出一方禁域,不由低笑:“还真是长进了!”

    她索性不再闪避,右手扬起,五指虚空一抓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,电闪雷鸣,一根似枪似矛完全由雷气构成的兵器就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早已没有生命痕迹的唐古特高原,就在一处最高的高地上,天上地下两股力量撞击,雷霆对雷霆,紫光交缠,游龙争斗,映的远天宛如白昼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小堇狂喷鲜血,好似断了线的风筝,轻飘飘飞出老远,又狠狠的摔在地上。她收回翻天印,再次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那人没有追击,仍站在山崖之上,月白长衣,似神祗似心魔。等着自己去挑战,去拼斗,去克服,去超越,去打败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不回来了?”

    顾玙一愣,问:“不回来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她说去昆仑,可能不回来,然后就没了。”小秋道。

    哦!

    一瞬间,老顾已经联想到一对姊妹花相爱相杀,哦不,是姐姐单方面虐杀的刺激场面。

    我辈修道中人,最痛苦的事莫过于,你想杀妹/姊/妻/夫证道,结果发现,在对方面前自己就是一只鶸!

    唉……他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,其实并不担心,小斋有分寸,一定能把妹妹调教好。

    “金蝉最近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很用心的在学习,还会帮我处理一些事务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大比的事情怎么样?”他简单问了一句,便揭过金蝉。

    “跟预料的差不多,有七万一千三百八十人报名,有门有观的占了六万五千人,剩下的都是山野散修。我们只公布了时间,没公布流程,大家都以为在凤凰山举行。两个月前,便有人来白城活动,目前城内修士已经超过了六万人,分散在盛天和各处乡镇。”龙秋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从这里出发也没错,只不是主战场罢了。等公布内容的时候,估计所有人都会意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这次大比的主旨和程序,是多方共同研究的,不仅能历练弟子,对国家也有莫大益处,可谓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现在是仙元历十二年初,四月份大比,还有两个月左右。

    顾玙问了些事项,还是不太放心,索性隐藏面貌,自己下山探查一番。

    如今的白城,已隐隐有一种修行圣地的意思。各路人马常年往来,无论修行还是经商,全都四通八达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光在白城设立分号、办事处的组织,就有七十多家。

    而以城区为中心,辐射周边,包括新兴小城五座,原有乡镇十二座,西通盛天,东抵东云,这一条长长的路线,更是川流不息,繁荣兴盛。

    其实道院所在的潜州也很旺气,但那里太正统,容不得江湖散漫,一群草莽去了,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沙里寨镇,商业街。

    原本一个破镇子,也谈不上什么商业街。但经过人口大迁移,城乡结合部普遍扩张,以前叫镇的,基本都能赶上一座小县了。

    顾玙改头换面,平平无奇,穿着棉服牛仔裤,踩着一双休闲鞋,晃晃悠悠的走在街道上。两侧皆是各种各样的铺子,还有几层楼高的综合性商厦,天气虽冷,也挡不住人民群众的热情。

    他买了一袋糖炒栗子,边走边嗑,古古怪怪的家伙不时从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有光着头,身上挂满银铃的精壮汉子;有肩上蹲着一只大老鼠的老头;有拎着一杆长长的水烟袋的少数民族妹子……老百姓见怪不怪,特淡定。

    顾玙逛了一会,没发现什么状况,正要去下一个镇子,忽见左侧的一条巷子里围了好多人,吵杂谩骂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他凑过去,见是一家小小的铺子,专卖些馒头、豆包、切面之类的。门口摆着蒸馒头机,上面是一层层的大笼屉。

    科学家还是很给力的,变种面粉基本普及,味道不太对,但好歹是正经的面粉,那些熟悉的早餐铺子也一家一家开起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!你走了我上哪儿说理去?”

    店主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,正拽着一个老头破口大骂:“大家给评评理啊,我好好做生意,他上来就要俩馒头吃。这种事我想给就给,不想给就不给,你能说我什么?他可倒好,见我不给吃的,背身念叨几句,然后我这馒头就蒸不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蒸不熟了?”有好事的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这笼屉!”

    大姐一揭盖子,里面满是白花花的大馒头,却不够蓬松绵软,始终差那么点意思。大家再一看馒头机,上面显示的温度和时间,脸色都很精彩。

    这功夫来锅鸡汤都特么好了,馒头居然蒸不熟?

    (五一都出去玩嘛???我是宅在家里的……嘤嘤嘤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