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五十三章 仙灵
    玉兰珠盘踞关外,自然收集炼制了一些宝贝,当即挥手一扬,一点银芒暴起,顷刻展张成一面圆盾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雷光直戳戳的劈在圆盾上,激荡起一层层的空气波。茂密的树林宛如遭受了一场强烈风暴,上万棵大树齐齐倒向一个方向,枝叶鼓噪,哗哗巨响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,咔嚓!啪!砰砰砰!

    无数的枝干被震荡波及,噼里啪啦的折断撕裂,甚至细一些的树木被整根拔起,横七竖八的倒在林间。

    那圆盾受此一击,只坚持了几秒钟,就光芒黯淡直接碎裂。人身狐面的影子也晃了几晃,险些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像这种剑走偏门的半人半妖物,最怕的就是雷霆之威,何况这还是雷罚。

    玉兰珠挡下了一击,还没等松口气,又听轰隆隆的闷雷滚滚。

    “还有!”

    她狐面惨白,惊骇欲绝,抬眼望着如浓墨撒开般的大片乌云,满是绝望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纳兰束惊叫,急慌慌就要跑过去。姜杉一把拉住,喝道:“别去,去了你也没命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俩人自幼便在萨满教中,一起长大,不似姊妹胜似姊妹。纳兰束又哭又喊,但对方的手腕就像铁钳一般,牢牢的攥住自己。

    轰隆隆!轰隆隆!

    从遥远到清晰,从沉闷到爆裂,仅仅数息的功夫,第二道雷罚已至。就听咔嚓一声,天摇地动,漆暗的天空被瞬间划破,一条紫色巨蟒在虚空狂舞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真的没有仙缘?”

    玉兰珠闭上眼睛,近乎放弃。而紧跟着,她只觉眼睛被雷光照亮,接着一闪,迷蒙的紫色中骤然飞出一抹金赤。

    “真人!”

    她一个激灵,连忙睁眼,就见一道浩然剑气从远山飞来,好似星河倒挂,直落九天,不偏不斜的斩在巨蟒头部。

    那紫色巨蟒的首颈,就像被一枚数百公斤装药的高爆弹头击中,没有任何缓冲和给人疑虑的时间,直接被轰杀成渣。

    那道剑气余势未消,又顺着雷光一路窜升,硬碰硬,正面杠,就这么将雷光扫荡干净。

    “做你的事!”

    虚空中一个声音传来,目瞪口呆的玉兰珠才回过神,连忙凝聚起收集的信徒能量,全力灌注到丹书之上。

    那丹书终于有了些变化,自行展成一幅书卷,一道道金光从天地飞来,每道金光仿佛一个无形的文字,又一字字的印刻在书卷中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个字写完,包裹着玉兰珠的光团骤然一收。与此同时,她只觉一股奇异磅礴的能量在体内迸发,冲刷着自己的经络窍穴。

    整个人就像跑在温泉里,暖洋洋的忍不住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她感觉自身的境界往上窜了一大截,好像被天地认可,得到了一种职位肯定。以长青村为基,辐射开去,好大好大的一片地域和信众都与自己密切相关。

    简直如鱼得水,挥洒自如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那边在升级,顾玙翩然落地,抬头望乌云退散,却是无事了。

    “真人!”

    “真人!”

    姜杉和纳兰束也过来拜见,虽然老顾不愿以真人为号,但确实没有太合适的叫法。

    按照古修传统,神仙境才能叫真人,地仙境就是真君,人仙没有记录,可能太过普遍,以道友、道长之类的称呼。

    但关键是,他现在是夏国老祖的地位,平境界的寥寥无几,几乎都是晚生,总不能还顾先生顾先生的叫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青哥,人家是正经的都市生活流。

    所以弟子们执意称呼,时间久了,老顾也就默认了——反正迟早要升神仙的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冷月寒星。

    那雷罚来的快,走的也快,若不是满地狼藉,此处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姜杉指挥手下打扫战场,两两一组,三五一队,抬着折断的树木归置到河边。

    “真人,姐姐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纳兰束瞧着密林深处,始终不见动静,不由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在稳固境界,快则几日,慢则数周,耐心等待。”

    顾玙看着这个姑娘,之前见过一面,道:“你叫……哦,纳兰束是吧?你们走的同一条路子,记住今日所感,会对你大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真人教导……您,您叫我花束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纳兰束有点紧张,她跟玉兰珠完全是两种风格,一个浑身骚气,一个清秀动人,还有点楚楚可怜的意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玙有事要问玉兰珠,就留下呆了几天。

    那女人的天赋不错,大概过了一周左右,终于从密林中走了出来。还是那身白裙,艳若桃李,目如秋水,而在娇柔妩媚的基础上,又增添了飘逸幽深之气。

    倒挺像一个妖仙了。

    “谢过顾真人,如果不是你,我这次可真要香消玉殒了。”

    她款款下拜,随即掩嘴轻笑,似乎为自称香消玉殒而感到有趣。

    “你自觉有什么变化?”顾玙没心思跟她闲扯。

    “呃,法力当然提升了,精通的幻术也窜了一大截子。我现在就像坐在一张无形的椅子上,手握权柄,可以治理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治理法?面积又有多大?”顾玙奇道。

    “约莫从长青村到县城吧,方圆几十公里。”

    玉兰珠想了想,道:“我也说不好,或许叫庇佑更合适一些。我在这片区域,法力会得到加成,亦有除妖荡魔,救灾解难之责,大概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哦,老顾懂了,土地婆婆!

    “可惜附近人烟太少,信徒也少,如果人数充足,我的实力还会慢慢增强,范围也会越来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还用证位么?”

    “应该用吧,从村到县再到城,每扩大一定范围,就要重新证位。只是不知道,这玉骨丹书的极限在哪里?”

    简单讲,她的路线就是做仙灵,庇佑一地的信众百姓。信众越多,实力越强,地盘也会越多。

    貌似很牛逼,香火成神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顾玙一扫之下,发现她现在的法力构成十分古怪,几乎不能自行修炼,完全倚靠信众能量,而且根基浅薄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玉兰珠已经陷入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,主观能动性极低,要么重于泰山,要么死于鸿茅。

    惹不起,惹不起。

    这条路线有利有弊吧……当然他很在意一点,玉骨丹书能承担起“仙灵契约”的职能,绝非普通法宝,神仙都不一定够看,估摸得是地仙出手炼制。

    玉兰珠显然也明白,以后不能自己修炼,信徒便是重中之重,遂道:“真人,我想迁些人口过来,您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有计划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是白娘娘显身,干脆就建一个白娘娘教。政府重订《修真门派总薄》,收录八十八家门派,但近两年又有很多组织崛起。政府一定不能放任,必会再次修订,到那时我们也去报备,有了合法身份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门派想投诚,首先一点就是将派中功法无偿上交,你有东西可交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玉兰珠撅了噘嘴,显得可怜弱小又无助但特别能干,道:“这个就得靠您了,凤凰山珍藏无数,随便施舍我一套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兰珠!”

    顾玙似笑非笑,道:“莫要得寸进尺,我可不想养虎为患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所以我得让您安心呀!”

    她真是可御可萝,小女孩似的娇憨一句,跟着往胸口一掏,忍着痛意交到对方手里,“这是我的一缕妖灵,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玙真诧异了,有这缕妖灵在手,就像拴住了聂小倩的树妖姥姥,要她生则生,要她死则死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一方豪强,为何要做到这个地步?”他不解。

    “呵,您不懂……对我们这种人,哦,这种非人非妖的家伙来讲,什么事都没有活着重要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顾玙收下妖灵,也就默认了持续的主从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此事还得好好操作一番,首先人口回迁,肯定是政府的事情。你们一大帮人,冷不丁说要迁移,傻子都晓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其次,便是正统性。

    白娘娘教这种东西,一听就带着几分不正经,而且没有历史渊源,官方不一定批准。

    关外由于环境特殊,道教一向不太发达。直到明末时,全真龙门派弟子郭守真游历到辽东,见九顶铁刹山峭拔雄奇,天成地造,便在此隐居,是公认的关外道教的开山鼻祖。

    之后,郭守真的弟子刘太静、高太护、吕太普等人,又分去盛天、乌拉省、黑水省立观开宗,这才有了一定的道统规模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有典籍记载的,玉兰珠不能轻易碰瓷,她的目标是另一个:传说也曾在铁刹山修行的一位女冠,多次护持郭守真,在关外流传颇广的,黑妈妈的传人。

    黑妈妈和白娘娘,诶,这个感觉就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昆仑,玉虚。

    天地银白,漫天飞雪中一点嫣红。

    小堇拎着超凶超不情愿的胖兄,一步一步的缓步前行。前方数百丈远,数十丈高,那古观仿佛遗世独立。

    小斋坐于静室,忽然睁开眼睛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(《从姑获鸟开始》不错啊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