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五十二章 讲话与雷罚
    小堇带着胖兄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龙秋要统筹大比之事,还要教导金蝉,忙得不可开交。顾玙也在日夜勤修,借用魂晶的威能淬炼神魂,果然速度加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神魂这东西,理论上是无形无状的,但他有意识的在捏塑形态,使其从一团气往人形轮廓上发展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他玄窍内的神魂已经非常凝实厚重,蕴含的力量浩然博大,远超初级人仙——比如龙秋和卢元清。

    小斋算是中级,雷法霸道无双,如果老顾不用领域空间的话,实力硬肛,还不一定能打得过媳妇儿。

    神仙之下用道术,还处于术的阶段,是一种方法。神仙之上用神通,神通来自于元神,元神本身就是一种高级能量,是炁衍化的规则之一。

    地仙不老不死,神仙寿元千载。

    勒梅身负重伤,连肉身都毁了,还能苟活数百年。夏国那么多神仙大能,自然也不会一个不剩。

    按吴山的说法,门派强势的,都随门派飞升。孤家寡人的,可能寻个什么办法,保住神魂不灭。

    或许还在地球上,或许在什么空间里,这都说不准。反正老顾可以确定,以后必会遇到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仙元历十二年初。

    寒冬萧素,黄叶枯蝶。

    清心庐内,两个小娃娃躺在蔺草席上,闭目安睡,窗外红花绿藤,煦暖芬芳。静室的门敞开着,却传不进半点喧嚣,显然被布下了禁制。

    沙沙!

    木屋的墙壁上忽然响起了一阵细碎,跟着荡开一圈涟漪,一只小人钻了进来。约莫一尺来高,通体雪白,无性征,没有眼仁,睁着一对黑黝黝的墨瞳。

    正是人参精,哦,应该叫白萝卜。

    它走到襁褓跟前,蹲下身,轻轻摩挲着娃娃的脸,显得很是疼爱。而它散发出的清新的自然气息,也让两个孩子非常舒服,砸吧砸吧小嘴,齐齐吐出一个泡泡。

    知道金蝉的秘密之后,顾玙就布下了重重禁制,只有他、秋、堇、小斋外加白萝卜能进。因为它是草木之精,天性温善,轻易不会攻击别人。

    此刻,白萝卜吸完娃,特满足的坐在地上,也不知干什么,就是发呆——这是它的常态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而那边,九如睡着睡着,冷不丁睁开眼,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好像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,恍惚了片刻才回过神,左瞅瞅右瞅瞅,发现长生睡得正起劲,啪!

    一巴掌扇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长生一激灵,然后就各种委屈,嘤嘤嘤的开始哭。

    “哭……丑……藕……”

    九如指着他,表情嫌弃,小嘴一张,竟然吐出三个字来。虽然不是词语,发音也不标准,但不像普通婴孩那般哇啦哇啦,连自己都不知道说啥。

    她有明确的意思表达,更神奇的是,长生也听懂了,立时一收,翻个身不想理。

    “呀呀!”

    九如pia的又压在他身上,明目张胆的开始欺负,“丑……藕……丑……”

    白萝卜一瞧,连忙过去拉架,先把长生拖出来,正想拽九如时,只觉身子一仰——那家伙改变目标,又pia的一扑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香香……”

    九如近距离闻着人参精,露出跟小姑姑一样的表情包,哎哟,这个吊!这个吊!

    没张几颗牙的嘴巴张开,噗哧就啃在白萝卜的胳膊上。白萝卜倒是不疼不痒,只苦于不能讲话,又不能使力,一时竟挣扎不起。

    顾玙进门时,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。

    啧!

    身为一个在乡下长大,然后去大城市念书,只谈过一次恋爱,性经验丰富,无亲无故,靠倒腾点玉米、茶叶蛋糊口的朴实青年,他敢发誓,真没想过自己当爹会是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所以他看到自己的孩子淘气,心情总是很复杂,尤其还是这样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在欺负人?”

    顾玙双手架着她的尕酒窝,像拎袋小米似的把女儿抱起来,视线齐平,四目相对,有种很古怪的滑稽感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是不是说话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都听到了,你肯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学会的,我在的时候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玙沉吟片刻,忽道:“今天晚上没酒喝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唔唔……不!”

    九如急的脱口而出,随即反应过来,满脸沮丧,长生则躺在地上哇啦哇啦大乐。

    算起来,俩孩子都有一岁多点了。这个阶段正是学说话的时候,不用特意教,只要多跟他讲话,孩子听得多了,就会把词语藏在脑子里(虽然还不会说)。

    而他们经过十八个月的怀胎,经过初期的貌似蠢笨,除了呼呼大睡啥也不会之后,总算展现出了不同常人的智力天赋。

    起码有这个思维逻辑,来小小的忽悠一下自己的老爹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顾玙摇摇头,表示伤心且无奈,“不要总欺负长生,对人要有礼貌,你听得懂么……你睁着两只大眼睛看我干什么?我问你听得懂么……听得懂你也装不懂,这性格随谁呢?小斋以前就这样么……难道随小堇?咝,有点可怕。”

    老父亲喃喃自语了好一会,正要给孩子喂奶/酒时,忽然心中一动,扔下襁褓化作一道金光,直奔北方飞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长生和九如互相看了看,似乎早已习惯,同时露出一种,“哇,他怎么总这样!这是亲爹嘛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乌拉高官青村。

    长青村在长白山脚,兽潮时首当其冲,所以人口早已迁移,留下空村一座。而萨满教归附后,将此地设为总坛,原有的人手都送到了凤凰山,现在使唤的都是山上弟子。

    领头的叫姜杉,应元殿的先天之一,之前简单介绍过。

    他带着几百人驻守长青,一是发展势力,二是采集山中资源。这可是长白山啊,简直广袤无边,巨大宝库。

    村落的建筑基本都是瓦房小院,还被兽潮破坏,众人将其修整,又盖了好些建筑,一直延伸到村外的树林。

    此时,就在树林旁的小河边,纳兰束神色焦急,道:“你给真人发消息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问了八百遍了,真人很快就会过来。”姜杉无奈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着急,姐姐马上就要打开丹书,这个方法几百年没人用了,万一出点差错,可是性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玉先生修为精深,定会……”

    未等说完,一道庞大的气息从俩人身后升起,目标直指树林深处。这道气息冲上虚空,盘旋凝聚,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漩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只人身狐面的神魂影子在漩涡中浮现,它嘴巴一张,四方云动,一股淡淡的能量从远处飞来,被其吞入口中。

    紧跟着,第二股,第三股,第四股……越来越多的能量从四面八方飞至,近有千道万道。

    这人身狐面悉数吞下,目中又急又慌,不够,远远不够!

    它鼓起身体,又用力一吸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林中狂风大作,光线昏暗。三平、四平、喜都、梅河口……从更远的地方,又飞来一股股能量,填充着那好似无底洞的肚子。

    关外萨满教,后期走化仙证位的路子。

    它们有种秘法,可以吸收信徒的信念能量,只要达到一定程度,就可以认证仙位。玉兰珠拿到玉骨丹书也有一段时间了,自觉准备充足,便想在今日一举突破。

    白娘娘在乌拉省传播的比较广泛,信徒基数不小,但此法断层许久,没有前人经验借鉴,她也不敢百分百保证。

    只见那些能量不断飞来,人身狐面的影子也愈发凝实。

    它觉得火候已到,往胸口一点,一抹白光飞出,在空中展开一卷书册,正是那玉骨丹书。原本平平无奇,此刻却透着莫大的威严感。

    “萨满教传人玉兰珠,修行拙苦,信众广布,今以天地为鉴,丹书为证,愿成一地仙灵……”

    狐面念完,丹书还是丹书,并未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她脸色一白,这就像佛教发的宏愿,你宏愿不足,丹书不会认可你做仙灵的资格。她顿了顿,道:“……愿成一地仙灵,庇佑百姓信众,积德行善,除恶荡秽。如违此誓,五雷轰顶!”

    再次念完,丹书泛起阵阵白光,强烈刺眼,可还是差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玉兰珠心下一狠,又道:“弟子此前作恶行事,为表改过之心,愿受惩罚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丹书白光大作,瞬间吞没了玉兰珠。紧跟着,就见远天飘来一片乌云,停在她头顶,雷音滚滚而至。

    “雷罚!”

    纳兰束差点栽倒,颤声道:“我只以为仙灵不守誓言,作恶多端,才会招来雷罚,不想证位时也要遭受一次。”

    小斋成人仙时,便引动天雷异象;龙秋成人仙时,也有春风化雨之景。盖因灵气稳固,人间修行强盛,天地有感,也随之增强补遗,能感受到修士的行径。

    若是在灵气枯竭期,修行末法,还哪来的天地交感?哪来的雷罚?

    纳兰束看着白色光团,只能暗暗祈祷,姐姐一定要撑住啊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她正这般念着,乌云如裂,一道紫色雷光已经当头劈落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