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五十一章 全国热度
    夏国八十八家注册门派,外加发展到两千余的道门宫观,所有修习过基本法的后天弟子加起来,共六万多人。

    凤凰山会议后,各方马上发布消息,没公布程序,只说明了时间:明年春末四月,举行联合大比,前一百名晋先天,另有奖励无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举国沸腾。

    道院,练功场。

    一剑光寒,如流星飞坠般斜斜刺来,快到近前又骤然晃动,散成寒星点点,笼罩了徐子瑛的周身命门。

    徐子瑛大骇,甩下一张符箓,抽身急退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坚硬无比的砖石地面上划出了几道浅浅的白印,与周围无数的痕迹交错,横竖斜挑,剑气残存,仿佛构成了一幅古怪的抽象画。

    “你杀人啊!出招不留手的?”

    徐子瑛眼瞅着自己的防御符被寒光穿透,顿时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又杀不掉你,嚷什么?再来!”

    何禾挥剑又要上前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来了,你就是个小疯子!”

    徐子瑛连连摆手,跳上旁边的一块大石,脱掉鞋子,为前几日被蛮兽咬伤的左脚敷药。何禾好生没趣,也跳上石头,问:“你的脚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道长说没有大碍,就是有毒性,得养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她摸出小瓶子,往淡紫色的脚背上撒了一些药粉,药性刺激火辣,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两个月还好,能赶得上大比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参加大比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这状态,明年自己就能升先天了,还去大比干嘛?”

    “看看天下高手啊,自己练剑多没意思!”

    何禾轻笑,还屈指弹了下剑身,发出戗的一声龙吟清啸。

    她今年十五岁,正是少女发育的时候,身材像抽了条的柳树,蹭蹭长到了一米六七左右。双腿修长匀称,腰肢纤细有力,小胸脯鼓鼓的,配上一张清冷冷的脸和剑器,十足的一个禁欲系小美人。

    她作为上院十二弟子,在道门体系中本就身份崇高,而凭借极优的资质和悟性,哪怕在上院也是顶尖的人物。

    相貌,气度,实力,道心,一样不缺……甚至在私下里,已经被几位道长誉为后辈第一人。

    何禾随白云生修剑,因为她最适合剑,但这个小姑娘始终没忘了自己的最初目标:让爷爷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虽然她晓得,这个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。

    而除了何禾之外,上院的林思意和费沁修食气法,已经是先天。另有易志楠、祝融、师佳、吕焱等上院弟子,以及下院的徐子瑛,秋如白,沈塘等等……

    无一不是天资优异,经义通熟,礼法有度。与之相比,凤凰山众弟子,简直是一帮江湖草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洞庭,险川。

    一条大河横铺两岸,高低不平,水流湍急,另有数不清的大石荒滩划成的条条河道,其中水怪暗伏,危机密布。

    四个衣着古怪的人到了岸边,四处张望,忽而一喜,喊道:“喂,我们要过河!”

    只见一段较为平稳的河面上,浮着一张硕大的竹排,上面蹲着两个头戴斗笠的家伙。其中一人问:“过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进山猎兽。”

    “收益要两成,渡你们往返!”那人开价。

    嘿!

    四人顿时不满,他们实力低微,拼死拼活的进趟山本就艰难,你特么开口就要两成?

    双方来回几次,讨价还价不成,这几人无奈,只得答应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那俩人站起身,一头一尾,长长的竹篙一推,一点,笨重宽敞的竹排竟显得轻盈灵巧,顺着水面迅速飘来。

    四人上了船,坐在中间,没有言语。俩人也不问,撑着竹排向对岸划去。

    他们属于洞庭排帮,这是个新成立的组织,还没有报备道协,但在八百里云梦泽一带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云梦泽复苏,带来了无穷水患,同时也带来了无数宝藏。每天都有修士进山下水,或养家糊口,或痴人妄想。

    低级修士难渡河,大部分得求助排帮。排帮的规矩也很古怪,你猎得千金,我收两成;你猎得一金,我也收两成。

    这群人性情凶狠,悍不畏死,极为抱团,外人轻易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此刻,四人坐在竹排上,互相交换着眼神。一人悄悄比了个手势,另外三人各有犹豫,最终也都点头。

    不多时,竹排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一人忽然留步,笑道:“谢谢两位,这酬劳是回来再给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不怕我们从别处回去,不坐你们的船?”

    “我信得过你,你信得过我,这样才能做成买卖,才能交成朋友。你回来,有天王老子追杀,我们也在这等。你走别的路,我们只当白跑一趟,但下次见,必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说的好,我就跟两位交个朋友!”

    他越走越近,毫无预兆的陡然暴起,手中一点乌光直刺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那俩人从未放松过警惕,一人拿着大竹竿一拨,一横,封住对方出招。另一人配合默契,直接往前一捅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黑黝黝,硬梆梆的竹头穿胸而过,就像挂了只烤竹鼠在上面。

    三块钱一只,十块钱三只那种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一个好似兄弟的家伙悲声大叫,方要近前拼斗,又见一只诡异的血色蝴蝶插入人群。

    这蝴蝶悠悠一转,扇动翅膀,三人立时倒地。三道旺盛的气血犹如淡淡烟柱,被其吸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盛哥,小柯姐!”

    俩人知道是谁来了,连忙招呼。

    只见从远处走来一男一女,皆是少数民族打扮,正是当初跟随龙秋的小柯和秦盛。他们听从吩咐,一人进潇湘大山,立下根基,发展蛊术。一人盘踞洞庭,召集人手,建立排帮。

    二者相隔不远,多有往来,算是亲密的睡眠关系。

    “盛哥,您这是要出远门啊?”

    一位成员见他们拿着行礼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去白城。”

    “啊?大比还有半年呢,怎么去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半年?呵呵,肯定有很多人提前抢位,我们早早去,也好给你们占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!”

    两位成员都很年轻,嬉皮笑脸的弯腰鞠躬。他们都是后天修为,自然也要去参加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轻点……轻点……啊!”

    白沙县的一栋大楼内,随着男人最后一波堪称电动小马达般的高频率冲刺,女人高亢的嘶喊了十几秒钟,手脚才从他背部滑落,像只无力的章鱼瘫软在床。

    宋祁连起身,随手一扫,女人浸染的汗珠和浓重的荷尔蒙味道瞬间清除。他很满意这次试驾的质量:

    新车,车前灯大且晃眼,轴距修长,底盘坚实,车尾部线条圆润,排气管较为狭窄,但开了一段就会发现无比通透。

    “难怪姐姐们抢着要来,果然是个好差事。”

    女人从失神中清醒,从背后搂住他的脖子,笑道:“我跟姐姐们比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她们有她们的味道,你有你的好。”

    宋祁连拍了拍她的脸蛋,语气温柔,眼中却没有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他修《黑水隐杀剑诀》,明里暗里的有好几年了,早就晋升先天。而随着他的价值变大,那边的重视程度也飞速增强,单说负责联络的女人,就换了好几拨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给他暖床的,他也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“白狼会没有向政府投诚,一直在暗中发展。巴蜀这边有我们罩着,一时半会不会露馅,但总要未雨绸缪。我们这次吞并了血传玉皇派,就是作为明面傀儡。

    过段时间,我们会做些运作,争取将玉皇派的地盘划到白沙县附近,这样就能掩人耳目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也穿好衣服,春潮褪去,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,道:“此番大比,大姐非常重视,我们两家出人,一起抢占名额,事后平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仅要抢名额,还要开拓市场吧?”宋祁连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各门各派都有参加,是我们向外发展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女人没否认,显得十分光棍,媚笑道:“你觉得有几个小后生,能受得了我们的诱惑呢?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凤凰山和道院也在,别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我们做皮肉修行的,最懂得哪些人能碰,哪些人不能碰。好了,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亲了下他的嘴唇,笑道:“这张床太小了,我还有很多招数没施展呢,下次换张大的。”

    她踩着高跟鞋,哒哒哒的离开白沙县。

    宋祁连听楼下的汽车轰鸣声愈行愈远,忍不住双手连挥,嗤嗤嗤!一道道无形剑气劈出,偌大的房间顿时七零八落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他恶心这帮女人,又不得不倚靠这些女人。尤其那个大姐,心思手段都让自己极为忌惮,而且她貌似也是先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像太清宫的林俊龙,隐居山野的白歆文,耽搁了三年的唐伯乐等等,都在摩拳擦掌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这些曾经失意过的人儿,有的真想寻求先天机会,有的只想见见世面,有的却想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而无论目的是什么,从这个深秋开始,全夏国的讨论话题和热度都难以控制的集中到了大比上面。

    (这章给水上木马萌……啊,水上木马飘啊飘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