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四十九章 第二元神
    暮色黄昏,金风细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又是一年深秋,到了仙元历十一年的末尾。内山与平日一样,绿意氤氲,清澈恬淡,安宁的仿佛一幅油墨山水。

    庭院内,顾玙披着淡薄的霞光,简单客观的介绍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龙秋坐在对面,背对着远山暮霭,那道霞光从他的肩头溜过,搅散了她眸中秋水,又迸出五颜六色的碎波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她问,“你怀疑金蝉的神魂被碎片侵蚀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怀疑,是确定。它的变化太快,快到不合逻辑,以前只当它天赋灵智,现在却有了可以令人信服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想怎么做,是你。”

    龙秋垂下眸子,片刻又抬起,“我会教好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玙点头,道:“不过我会在它的体内种下一道禁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玙一怔,诧异于她的回答和坚决,道:“金蝉是不可控的因素,我给你教导它的机会,但我也不想姑息养奸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答应我去教它,就该绝对信任我们。金蝉是天地异种,成长速度极快,它早晚会发现你那道禁制。明知自己不被信任,你觉得它还会保持平静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没再说话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各自态度。

    顾玙的方法是最正常,最稳妥的,龙秋就有些理想化。气氛顿时变得异常古怪,好像下一秒就会噼里啪啦的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正此时,游玩结束的三只精怪返回内山,金蝉一眼看到顾玙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胖兄也很兴奋,屁颠屁颠的想凑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蹦达了几步,最敏锐的求生反应突地笼罩全身,激灵灵一抖,拐进草丛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金蝉见顾玙的目光扫过来,也是一颤,那双眼深邃如渊,将自己看得通通透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龙秋微妙的挪了下身子,轻声道:“先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金蝉不明所以,慢慢退进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庭院中再次只剩二人,顾玙轻叹一声,“小秋,你竟然想跟我动手?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教我的,我秉持道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无奈,不知说什么才好,而就在这会儿,忽听哇哇哇的啼哭声从屋子里传出,却是两个小祖宗醒了。

    这哭声清脆,响亮,透着勃勃生机和天不怕地不怕的尿性,瞬间冲散了紧张气氛。

    顾玙摇摇头,道:“算了,反正你自己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二人又恢复了往日模样,一起进到室内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不知怎么弄的,长生脸朝下pia在地上,哭的正起劲。九如居然半骑半趴的压在他身上,举着一只小拳头,咿咿呀呀仿佛一个得胜的士兵。

    咝!

    顾玙莫名惊诧,这个体位好生熟悉啊!

    不愧为子承父液……

    龙秋赶紧跑过去,将九如抱起来,又把长生翻了个个,乐道:“你们干嘛呢?在打架么?”

    “呀呀呀!”

    九如睁大眼睛,挥舞双手,显得特别嗨皮。长生则窝在老爹怀里,一边哭一边吐泡泡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饿了,睡了有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爹妈屁事不关,基本是两个姑姑在奶孩子。小秋一拍储物袋,飞出一只玉制奶瓶,玉是昆仑玉,上好的冰种梨花,薄薄的细白上晕染着一层冰蓝,竟是半透明的,隐约可见里面的灵兽奶水。

    她将奶瓶递给顾玙,又摸出一只小巧的酒壶,塞进九如嘴里开始喂食。

    酒是梅花酒,风霜傲骨,清洌甜冷,普通的成人喝都有些凉意,她却独爱这个。

    只见九如抱着小壶,吧唧吧唧吮的杠欢,不一会脸蛋就红扑扑的,半壶酒下去颇有醉意,憨态可掬,唯独那双眼睛却越喝越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顾看看女儿,又瞅瞅喝奶的儿子,道:“我觉得今天就正式定了吧,一个姐姐,一个弟弟,没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说好打一架就打一架,输的做小。你可是说话不算了?”龙秋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顾摸了摸长生的脸蛋,愁道:“就是有点心疼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最开始的时候,婴儿是用舌头、嘴唇、上颚和任何新长的牙齿来发声,一般是简单的音节。到五个月左右,偶尔会蹦出一声爸爸妈妈。

    九个月左右,就会有意识的模仿大人的语气和声调。到12个月,音节基本能组成词语,也就是会说话了。

    小斋怀了十八个月,生出来也有多半年了。

    俩孩子的生长似乎非常缓慢,头发啊,牙齿啊,说话啊之类的,都较普通婴儿要晚一些,日常生活仍然是睡睡睡,吃吃吃。

    得益于小斋在怀胎时的精心温养,俩人果然保持了先天之体,没有受世间浊气侵蚀。筋络宽敞,窍穴通达,自然而然的与天地灵气相连。

    旁人接近时,还会闻到一股淡淡的奶/酒香。

    顾玙虽忙,每隔几天也会抽出时间,为他们念讲一段道经。每当这时,金蝉、人参精、胖兄甚至山中的一些飞禽走兽,都会聚集在清心庐附近。

    因为他给小孩子讲,自然是通俗易懂的启蒙内容,颇有些洪荒流中某某老祖教化万灵的意思。

    清晨,箭眼峰顶。

    昨夜刚下了一场秋雨,空气中还蕴含着湿凉的水气,偏偏今天温度又低,以至于整座凤凰山内,都升腾起了大片薄雾。

    顾玙就坐在那个传说被薛丁山射穿的箭眼下面,周身氤氲迷蒙,如在天宫。

    骤然间,一点红芒自白雾中飞出,在群山间转了几圈,回到顾玙手上。那是一块五公分长的六棱冰晶,里面有深深的红,似沁了血丝。

    正是贤者之石!

    “不愧是高级法宝,若非能量消耗太多,祭炼起来还要多费一番手脚。”

    他把玩着冰晶,体会着与心神相通的奇妙感觉。

    他已经抹去了前主人的痕迹,彻底变成自己的东西,也确实如勒梅所说,贤者之石在自行恢复能量。

    这东西最大的作用,便是充当神魂的培养槽。承载度无穷大,人间现有的任何一个神魂进去,都能轻轻松松装下。

    更难得的,它能提供最完美的孕育环境,加速神魂成长。

    所以顾玙想到了两种用法,第一种比较正常:将贤者之石炼化,收在玄窍,再将自己的神魂放进去。

    第二种操作就比较骚气了:

    等元神成形后,试试能不能分离出一道,利用它再培养出一个元神。

    绿袍老祖的玄牝珠了解一下,第二元神有木有!!!

    发展在于思路,进步在于脑洞。如果顾玙真弄出第二元神,那就等于拥有了两个人仙实力的神魂体。

    注意,这是元神,并非身外化身。

    老实讲,其实他一直都搞不懂那些玩身外化身,然后分身去把本体的妹的桥段

    或者像赵志敬道长,分身和本体一同跟妹子鼓掌巴拉巴拉。

    如果分身都有自己的独立意识……诶,这算不算自绿?集齐七个分身,可以召唤忍者神龟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贤者之石……既然随了我,就改个名字,以后叫魂晶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把玩了一会,才收回玄窍,继续温养。

    云雾飘来,箭眼隐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目前与我们建立商业合作的门派有六十七家,草药是最大宗的收益项,其次是灵兽。弟子们炼制的法器也有许多人询问,可能价格太贵,销量一般。此外,西方三个协会也有进口草药,不过数量都比较少。

    购买方面,其实我们需求不多,炼丹、炼器、驯兽,我们都占绝对优势,只是一些原材料需要采购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听小堇汇报完情况,忽问:“对了,那个傀儡还好用么?”

    “非常好用,可以大大解放人手,就是太费魔石。我买了半年的量,已经用一半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好用,以后就多买些,不用担心什么贸易依赖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小堇记下,又道:“还有件事,三年已过,明年又要大比了,规则要不要改?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顾玙来了兴趣,上次大比被困火鹰巢,没赶上,这次可要好好规划。

    话说凤凰山现有十位先天弟子,玄天殿四名,修食气法;应元殿六名,修雷法。

    而道院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三十六友有二十四人晋升先天,包括一位人仙。余下的,基本证明了自身资质,此生无望,或许到晚年时才能侥幸突破。

    至于弟子们,由于收徒年限较短,功法又杂,所学不一。如今只有学食气法的三个人晋升先天,剩下的都是后天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门派、散修,可能也有若干先天。

    当然,他想的不是这些。

    他在意的是,一定要尽快提升修士的整体水准,这样在劫数来临时,才有更多的人保存,以应对劫难。

    “不必保守,要来就来场大的。我们后天正式弟子有五百九十一人,外门弟子三千二百人。道院应该也差不多,还有各宫观,各门派,山野散修等等。

    给他们发消息,愿不愿搞一场联合大比,只要习得养气法,属于后天境界的修士,都可以参加,奖励我们一起出。

    选百名,得先天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