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四十章 贤者之石
    顾玙与安德莉亚只有数面之缘,并无太深的交情。而且这封信函写的太过简略,具体情况根本不知,所以他想了想,道:“回了吧,我们没必要远渡重洋,去趟他们的浑水。”

    他这般态度,小堇就更无所谓了,压根不在意。

    俩人以为就此揭过,结果仅过了一天,安德莉亚居然登门了。

    现代不比古代,东西方往来频繁,但在夏国地界还是以本土修士为主。一个身材火爆,面容娇艳的水滴奶(之前有描写的,被编辑删掉了)洋妹子独自拜山,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。

    毕竟第一次,在凤凰山见到外国人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为我们的无礼而感到抱歉。”

    安德莉亚非常聪明,上来就放低姿态,先解释了一番:“向您求助是我的意思,但信函是教中一位信徒发出的,我并不知晓。我收到消息后马上登机过来,以表诚意,希望您不要在意年轻人的无知慢待。”

    “来者皆是客,坐下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会客厅内,顾玙单独接待。安德莉亚则有些战战兢兢,她的实力比数年前提升不少,约等同于先天,可在人家面前根本不够看。

    “您也知道,山姆国教派众多,光注册的就有几千个。新时代开启后,这些教派互相征伐,如今只剩五十七家。我们有几个死敌对手,平日争斗频繁,忽有胜负。结果在最近一段时间,几家势力联合,勾结资本,齐力镇压威卡教……我们在国内已是孤立无援,迫不得已才向您求助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听完,并无什么表情,只问:“你与欧洲协会也有联系,为何不找他们?”

    “欧洲的魔法协会与山姆国多有来往,他们的实力我也不敢轻信。您是公认的最强者,令所有人鞭长莫及,我当然要一步到胃了。”

    她小小的恭维了一下,老顾依然死人脸,直接道:“威卡教覆灭与否,跟我们毫无关系,我与你亦是缘分浅薄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安德莉亚急了,道:“如果您肯出手相助,威卡教愿意付出任何报酬!”

    “请回吧!”

    “无论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!”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眼瞅着他站起身,要送客的意思,女人咬咬牙,忽道:“我们有贤者之石的消息,这您也不感兴趣么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顾玙脚步一顿,问:“尼古拉斯的贤者之石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安德莉亚见状,连忙道:“我们侥幸得到了一份尼古拉斯的手稿,上面记载着难懂的文字符号,经过十几年破译,终于有所进展,里面提到过贤者之石的去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重新坐下,沉吟片刻,点头道:“好,此事我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先生!”

    女人大喜,随后又提醒道:“山姆国众教实力有所增强,敌方更是不可小觑。您最好派几个好手,免得遭受不必要的伤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了她一眼,道:“我近来无事,便随你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贤者之石,顾名思义,就是在贤者时间才会制造出来的一种石头。

    它的性质,其实是一种万灵药,可以治愈任何疾病,使人长生不老,甚至能将贱金属变成黄金。

    它一般被认为是深红色的,形态可能为石头、粉末或者液体。

    西方世界几千年来,无数的炼金术士前赴后继,想要炼出这种石头。但只有一个人成功了,并且有历史记载,便是尼古拉斯勒梅。

    顾玙对贤者之石感兴趣,对尼古拉斯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勒梅生于夏国的元朝时期,在巴黎靠卖书与抄写文章为生。然后在某天夜晚,他平凡无奇的人生得到了戏剧性的大转变。

    一位天使来到梦境中,告诉他将收到一本神奇书册。后来梦境成真了,他拥有了一本用年轻树皮做成的书,封面包着黄铜,刻满文字和奇怪的符号。

    以每7页为一组,共3组,每组的第七页都没有任何文字,只在第一组的第七页上,画着一根被巨蛇吞噬的魔杖。

    勒梅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,才读懂了这本书,之后便炼成了贤者之石。

    诶,这个尿性是不是很熟悉?

    没错,跟诺斯底一样的路子,与一个灵魂/天使沟通,得到了超凡力量。而且勒梅生于元代,成长和辉煌期在明代,正是灵气加速枯竭的时候!

    呵呵哒!

    这要是跟魂界没点关系,老顾立马变身嘤嘤怪——这也是他要亲自前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威卡教一时半会还死不了,安德莉亚便被留宿几日。她也不担心了,有顾玙出马,去之既战,战之既胜。

    而老顾之所以多呆两天,主要想看看那些西方商团。

    澳洲的一家公司,南美洲的一家教派,欧洲的一家炼金协会,也不知怎么凑到一起的,申请了政府批文,要来此展销宣传。

    他们行动很快,在安德莉亚拜访的次日就到了白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清晨,薄雾。

    刘子铭和刘爽早早的爬起来,做了顿榨菜肉丝面,吃的满嘴冒油。返回,俩人开着自己的小车,从距白城三十里的镇子驶进城区。

    他们是黑水省来的迁移人口,本在盛天居住,刘子铭因为一次招工,跑到凤凰山来盖房子,很快就决定留下。

    刘子铭勤奋肯干,品性良好,早早被老水相中,成了凤凰山专业施工队的一员。

    跟着他又把媳妇接了过来,先住工地的板房,后来与工友合租,再后来自己租……现在呢,俩人已经有了一套小户型。

    很老很久,厕所还是蹲式的,但终究是自己的房子。

    如今,小两口日子过的红火,还生了个女娃。他们属于凤凰山的外部人员,孩子有优先被挑选成弟子的资格……这一切,已令他们非常知足。

    俩人穿过城区,又往坊市的方向走,远远的瞧见翠屏峰下,黑压压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“老公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刘爽探头望着,忽然睁大眼睛,失声叫道。刘子铭一瞧,跟着猛打方向盘,差点追尾。

    只见乌央乌央的黑影中,突然竖起一根奇长无比的脖子,那东西熟悉又陌生,无视围观群众,悠然自得嚼着树叶子。

    “恐,恐龙?!!!”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