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二十七章 十年记(4)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剑光闪动,数次交错,俩人左右一分拉开距离。那个倒霉的家伙站在中间,双腿发抖,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在普通人的心里,修士就是强横霸道的代名词。即便现在世道好转,秩序稳定,可在这荒野苍原,保不齐就把自己随手抹掉。

    “你护着他做什么?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左边那人剑尖斜指,语气中带着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是凡人。”右边人道。

    “哼,在这种地方,我就算把他杀了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昆仑就在西边,盐湖就在西边,你把他杀了,难免会查到我头上,你找死不要带上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边人虽然不屑,在心里转了转,终究不想自找麻烦,喝道:“算你走运,快滚!”

    那家伙一听,忙不迭的迈动双腿,爬上公路,回到自己人当中。与此同时,那二人也四下打量,才发现有一支车队停在远处。

    他们功力不深,看不太清,待走近了一瞧,一溜的凤凰旗插在车头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冷汗立马下来了!

    无论是沉稳谨慎的那个,还是嚣张跋扈的那个,都跟乖孙子似的,垂着头一动不动,似在听候发落。

    老司机当然看明白了,哎哟,那叫一酸爽!

    虽然敬的不是自己,但也与有荣焉,从脚底板一直窜到头发稍,哧啦哧啦冒火花的那种酸爽!

    “搭把手吧,不然也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陶通说着跳下车,跟那几人攀谈几句,又将越野车推到路边,带着对方回来,在卡车上挤一挤。

    之后,他才问道:“你们是哪个门派?”

    “无门无派。”一人应道。

    “算你们有些记性,这次就算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!”

    二人齐齐躬身,足尖一点,消失在茫茫苍野。

    于是车队继续前行,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与陶通同车。他自称是官方的生物专家,出来采集样本,不想车子抛锚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遇到他们,只能呆在原地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陶通看了他的证件和一些资料,是真的,而且头衔很有意思,除了某某研究所之外,还写着“峨眉制药特邀生物顾问”。

    “就是号称在研究治癌、治白血病的那个峨眉制药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那个药厂。”

    “哇,那我可肃然起敬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忽然插嘴,由衷道:“你们这些年生产了不少好药啊,便宜还好用,就像那个桑菊饮,清热去火,喝一剂真的就好……哎,你这次出来,是不是采治癌症的药啊?”

    “呃,对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知晓陶通的身份,也无意隐瞒,道:“我们已经到了最后一步,还差一项难关就能彻底攻克。现在对付癌症,多是抗癌,而非治愈。即便有治疗手段,也是伤身伤己。

    而我们的新药,就是提炼某些异化植物的精华,能让癌细胞恢复到健康的水准。如果顺利,明年就能推广上市了。

    其实山姆国也在研究,他们的主要成果在艾滋病和阿尔茨海默症上,进展应该差不多吧,一两年之内都会上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落,车内一时无声。

    司机是震惊的,陶通是感慨的,叹道:“真人早就说过,别看修士无双,但毕竟是极少数,代表不了全人类。在推动社会发展,利国利民方面,还得靠您这样的科学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连连摆手,笑道:“其实社会始终在演变、提升,或许一百年之后,人类也能攻克任何病症了。而这个新时代的来临,只是将时间提前了一点。

    人类的进步肯定不是单方面,一定是整套社会体系。比如我,我修不了道,但我能研究新药,无形中也延长了人类寿命。这样一代代基因传下去,再过几十年,人类不用修道也能活到一百多岁。

    这样才符合发展规律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谈兴很足,自己讲了半天,随即又叹道:“唉,话说回来,今天多亏遇到你们,不然什么雄心壮志也早就歇菜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虽说治安好了,但荒郊野外也别大意。十年前还时常有杀人案呢,何况现在。”陶通笑道。

    很快,车队到了前面的废弃小镇。众人对付了一晚,第二天便抵达青宁省的省会,与老先生等人告别,继续前行,进入了陇西省。

    一入陇西,情况明显不同,大城套中城,中城套小城,小城套乡镇……夏国的城市群规划经过数年坎坷,总算显示出了应有的规模和效果。

    人口、经济、工业、商业、军事、科技,方方面面都高度集中,而由于人口大幅度缩减,资源的利用率提升,一时竟有些“富余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世界各国都在舔舐伤口,休养生息。很多小国扛不住,直接就灭了。大国能扛过去,厚积薄发,几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

    进了腹地,车队便将旗拔下,直奔秦川。

    秦川更热闹,他们拐到龙门附近,那里有个凤凰山设立的站点,短暂休整,等滇南那边的车队汇合。

    于是场面就壮观了,三四十辆重卡排成一溜,一并向辽东进发。

    八百里秦川,在夏国比较中心的位置,便成了共同的中转地。他们在途中遇到不少类似的,都是政府、道院、各门派调运物资的,井水不犯河水,和气生财。

    之后就安全的多,平稳进入辽东境内,到了白城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对接?”

    一到凤凰山,陶通就十分诧异。陶怡不乐意了,道:“为什么不能是我对接,知道你今天回来,我特意求来的好嘛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指挥众人卸车入库,核对清单。忙活了好一阵,才得空休息,又鬼鬼祟祟的把陶通拽到一边,塞了点东西给他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?”

    陶通感觉热乎乎的,低头一瞅,嗬,居然是两个白白胖胖的包子,惊道:“起,起酥包?”

    “嘘!别嚷嚷!”

    陶怡捂住弟弟的嘴,低声道:“我偷了点面粉,专门找人做的,你在那边还没吃过新麦吧,快点尝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姐弟俩平时吵吵闹闹,冷不丁一真情实感,还挺不自在。他背过身,小小咬了一口,第一口酥软醇香,第二口甜而不腻,第三口先甜后咸,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破酥包是滇味小吃中的经典,姐弟俩的最爱。先用油和面制成酥层,馅则是用熟云腿加白糖、蜂蜜、冬菇末、葱、姜制成。

    当然现在没有云腿,用的不知道什么兽类的腿肉,味道有些许差别。

    可他一咬,哎哟,那份感觉就出来了。瞬间搞定两个包子,一抹嘴巴头,“味道还差点,勉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陶怡撇撇嘴,晓得他傲娇,也不提这茬,问:“这趟出去怎么样,有没有碰到不长眼的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,总体挺顺利,就是这一路所见所闻,感触太深。你们这边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更没事了,昨天二百人一起抢饺子,搞得鸡飞狗跳,最后被师父埋地底下了,现在还在后山种着呢……哎,你还不知道吧,刚得的消息,今年又要办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陶通差点就喷了,道:“春晚好容易死了,为毛又要复活?”

    “太平了呗!”陶怡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从所谓的仙元历开始计算,已经是第十年了,可谓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首先政府放弃了明面的主导权,彻底隐于幕后。这是相当聪明的做法,看似不在,实则处处都在,看似无权,实则都在按它制定的规则办事。

    其次,道院也进入了火速发展期,就像卢元清所言,正按照一城一观,一观一先天的路线在稳妥布局。

    各门派进入角色的速度也很快,完全当自己是公司在运营,招贤纳士,开发渠道,拓展市场。随之而来的,自然是采集——加工——运输——买卖上下游产业链的兴起。

    如今社会上的大多数行业,隐隐形成了一种“绝大部分人不修道,但基本都在为修士服务”的局面。

    因为你往上捋,从你自己是个普通公司的普通文员,捋到你的经理、董事长,捋到背后的人脉靠山,站在最高点的那位,一定跟修士有关。

    人口减少,某些习惯改变,新的习惯又产生。生活比前几年踏实了很多,忙忙碌碌,难得心安。

    日子在好转,之前的一些东西也重新浮现。

    最典型的就是娱乐产业,以前朝不保夕,不知生死,哪还有时间追星呢?所以全球一片娱乐沙漠,唱歌的,跳舞的,拍戏的,买热搜的,诈捐死不承认的……成打成打的明星失业、落魄、死亡。

    甚至于,还有几个明星去修道的,居然资质还不错,被某家宫观收为弟子——三皇炮锤拳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现在秩序恢复,娱乐产业又有冒头的趋势。比如上头发话,今年一定要办春晚,显然是给全国人民加油打气。

    在第十年的时候,大家都变了很多,可好像什么都没有变。只多了一种叫修行的东西,渐渐融入了人们的生活概念,成为了社会性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(清明节不快乐……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