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二十三章 善恶皆在心(2)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一个男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,顷刻间灰飞烟灭,不禁大叫一声,转身向后逃去。场中一只蛤蟆正在疯狂肆虐,另有一个青衣女子在闭目休息。

    “跑啊,我们打不过!”

    他使劲拽住自己最好的兄弟,迅速脱离战场,跑了不多时,忽见一群古怪寒酸的家伙晃悠着过来,恰好挡在前路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二人又怒又急,左右一分,各亮兵刃,想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人群中,一个黑皮肤的少女抬起头,左眼红光闪动,嗖地飞出一道红线,在一人身上绕了几圈,就听: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那人浑身的血气疯狂上涌,在头顶形成了淡淡雾气,又被转瞬抽干。红线嗖地飞回,停在少女肩头,却是一只血红色的蝴蝶,诡异妖艳。

    另有一少年,抖着一根大竹竿似的武器,竹头啪的爆开,射出百支竹箭,将对方钉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眨眼间,二人扑街。那蝴蝶连死人血也不放过,分分钟将第二具尸体吸干。

    “你这蝴蝶好厉害!”少年走到跟前,由衷赞叹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错,近战很强。”少女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,仙师要走了!”

    “快跟上,跟上!”

    当即,这群人闭口不语,默默的跟着女子再度前行。

    这副场景,小柯不知经历了多少次。算算时间,她从南疆开始追随,也有一季了。夏花凋零,金秋落叶,从南疆向西,过了滇省又往北走,此时正在巴蜀境内。

    她的血蝴蝶是非常厉害的蛊虫,既能杀人,也能救人。队伍中有不少中毒受伤的,已经全部痊愈。

    而她跟大家混熟了之后,一聊才知道:大概有三分之一左右,以前都是帮派中人,围攻唐玉不成,莫名其妙的被饶过一命。

    他们皆是民间法派的传人,像小柯就是蛊师,那个少年叫秦盛,祖辈是排教中人。

    排教,可不是《笑傲江湖》里的那个,历史上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它源于江上放排的排工,所谓放排,就是向下游运送木料的一种手段。工人将大原木捆成木排,又将十几个大排连成一串,在上面吃住睡觉,直到在下游交货。

    排教的始祖,是唐朝时的法师陈四龙。他有感于排工困苦,便发下宏愿,要治理洞庭水路,清除礁石,斩杀水怪……后来就形成了排教。

    还有其他人,如红莲法、青罡法、蛇教、鲁班法、狼根法等等。

    能组帮派,自然有两把刷子。这些人或是祖上有传,灵气复苏后重新修习,或是无意中得到的机缘。

    民间法脉不属于道派,但属于道家,理论上仍是修自身,通鬼神,明天地。只是参差不齐,有的很强,有的极鶸。

    他们有意无意的被留下来,有些便抱着拜师的念头,有些实在无处可去,有些是凑凑热闹。

    小柯也不晓得为什么跟着唐玉,走了好久的路之后,觉得可能是一种欣羡。

    就像一只野鸭子成天在泥坑里打滚,忽然一抬头,看见一只天鹅从天空飞过。那样的潇洒,自由,无视生存的困境。

    她对唐玉也不了解,只觉得非常奇怪。这个人似乎要走遍全夏国,每到一处,都要去当地的山川看一看,然后停留许久。

    期间遇到了很多事情,碰到了很多人,有时候全部杀掉,有时候随手搭救,有时候杀着杀着忽然不杀了,有时候救着救着忽然不救了。

    她仿佛没有善恶之分,全凭心中一念,也不会驱逐自己这些人,默认了追随行为。

    小柯和秦盛是最年轻的两个,也是相对纯粹的两个。他们有共同的发现,就是唐玉很喜欢在人间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些红尘滚滚,包罗万象。前一秒还不离不弃的恋人,下一秒就会为了活命拼斗。明明互相敌视的仇家,危急关头却能精诚合作,互为知己……

    父母家人,朋友爱情,一切的一切,都在这烘炉般的世道中,搅乱着亿万个普通人的一生。

    小柯走啊走,从夏到秋,从秋到冬,身边的人来了又散,散了又来,始终保持在二百人整。

    再后来,遇到的袭击也少了。

    唐玉的名号已经传疯了,有无数帮派做铺垫,再无不长眼的家伙。一步尸骸遍野,一步万家生佛,标准的亦正亦邪,妖女级的人物!

    死在金蚕嘴里的不知有多少,在她手里活命的,更不知有多少。只知她的神情越来越淡,眼神越来越稳,心越来越定。

    终于,在这一天。

    二百人追随着她走到西北边陲,到了天山脚下。龙秋望着一个地方伫立许久,似乎有很多故事。

    然后,她转过身,对这些人问了第一句话,“你们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半响,小柯和秦盛走出队伍,拜倒在地:“我们愿拜在门下,求您指点。”

    紧跟着,其他人也呼啦啦跪倒。

    龙秋在他们的脸上一一扫过,一百一十男,九十女,年纪都不大。三分之一出自民间法脉,包罗甚广。

    “法不可轻传……”

    她指着一处峭壁,道:“从那里跳下,活下来的可拜我为师。”

    众人望去,见那峭壁有百米高,笔直笔直的一顺到底,还覆盖着厚厚的冰雪。无论是普通人,还是后天菜鸟,几乎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于是部分人扭头就走,剩下的战战兢兢,蹭到峭壁上方。

    小柯迎着凛冽的寒风,当先上前,看着足以令人晕眩的崖底,也不禁有些心慌。可随即,她又目光坚定。

    十六岁,亲人皆亡,没有朋友,在帮派里摸爬滚打,杀人越货,只为求一息安稳。她无法想象自己以后的样子,或许仍然厮混在山林,或许早已死了,或许成了某位首领的情人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倒不如……

    她往前一扑,直直的跳了下去,引得众人惊叫连连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瞬间,风的寒冷与速度翻了几倍,刀子一样切割着全身上下。她没学过遁法,只好祭出自己最熟练的飞蝇蛊。

    嗡嗡嗡!嗡嗡嗡!

    只见一大群飞虫从袖口涌出,顿时形成一小片黑云托在身下。

    坠落,坠落,坠落……百米的高度,说高不高,但也有足够的缓冲时间。她身体继续下坠了一段,终于止住势头,在黑云的托举中缓缓降落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小柯低头,看着清晰可见的地面大喜,结果下一秒,意识一黑,直接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在上面围观的众人猛地一颤,眼睁睁看她跳下去,然后摔成了一滩烂泥。碎肉、内脏、断骨和血浆流了一地,一只白毛狐狸从地下钻出,贪婪的舔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小柯!”

    “我不学了,我不学了!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崩溃了,发疯似的大喊,随即又放声痛哭,荒唐,愤怒,恐惧,自我嘲弄!

    受了这么多苦,走了这么多天,结果对方真是个女魔头,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只想任意玩弄。

    刹时间,又离开了大部分,只剩二十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盛看了看龙秋,她仍是面无表情,似乎毫不在意。但不知为何,自己总觉得对方不是这样子。

    他挣扎半响,终究走上前,拎着竹竿奋力一跳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寒风凛冽,倒灌入耳。快到一半时,他对准石壁用力一插,黑黝黝如金属般坚硬的杆头,噗的一声就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滋啦啦的粗糙声响,秦盛成功的悬在半空,距地面仅剩十几米。他抿着嘴,保持谨慎的往下一跃,结果跟小柯一样,也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待他重新睁眼,赫然发现小柯就站在面前,同样一脸懵逼。再向周遭看去,二十人一个不少,皆围聚在崖底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我们明明看你摔成肉酱的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眼前一花就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柯摸摸身上,依旧不敢相信,又立即反应过来,喜道:“这么说,仙师是认可我们了?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众人一抖,齐齐抬头望去,只见龙秋走到悬崖边,不禁笑了笑,一如以往的温润柔美。

    “我红尘已满,要进山闭关。我不会收你们为徒,但可指点几个去处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手指一点,在小柯脑中留下一些信息,道:“你去潇湘十万大山,蛊术不能断绝,日后好好修习。”

    跟着,又给了秦盛一些信息,道:“你去洞庭,那里资源极丰,河道纵横,大船不过,你可重立排帮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梅山扶家,自有人传你水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去昆仑玉虚,嗯,看运气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一分派完,不理众人反应,突然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龙秋走了大半个夏国,最后上了天山。

    她刚才注视的地方,正是当年金蚕暴走,自己昏迷,无意识杀了六个人的地方——那是自己第一次杀人。

    她到了一座雪峰上,施展五行法术,山壁凹陷,形成了一方洞窟,又在洞口布下禁制。

    她坐在里面,长发如瀑,青衫绰绰,再无半点彷徨和埋藏的阴暗戾气。

    自己渴望人间温暖,人人为善,然善恶一体,如阴与阳,正与反,虚与实,无与有……都是道之衍化,万物规律,缺一而道不足。

    善恶一念,皆存于心,心明,道可明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