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取名
    道院出了一位人仙,自然给政府带来了莫大影响。

    卢元清出关不久,官方便派人拜访,双方在一间屋子里呆了半天,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。只是当他出来时,立刻宣布了几件大事:

    1,灵石、灵米等资源供应,按之前的份例增加三倍。而夏国若有灾难劫数,道院必须无条件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2,以朱岭为中心的半座天柱山,终于跟基地割离,成了跟凤凰山一样的,相对独立的自家地盘。

    3,官方派人常驻朱岭,以便随时沟通。同样的,道院也要派人进京任职,职务自然是全国道教协会会长。

    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道院与官方都是从属关系。政治地位不高,特异总局就能随便下令,让其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但随着卢元清晋升人仙,格局大大改变。不是说政府害怕人仙,而是需要人仙镇守国内,威慑海外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最担心的就是,道院头脑一热,执意脱离政府,耍单帮立山头。

    好在当家的是卢元清,他知道不可操之过急,要徐徐图之,于是争取来了更加宽松的环境和权限。

    简单讲就五个字:听调不听宣。

    “他们需要道院给出个态度,表示仍然倚靠政府,因此才召一人入朝,以安抚民间。原会长是我师父,他们本想让我接任,后来又说,我们中的一位也可。诸位师兄师弟,你们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卢元清说完,底下一时无声。后天的自知不够份量,先天的又不愿意去,在体制内做事,掣肘甚多,耽误修行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响,莫浩锋忽然起身,开口道:“既然无人响应,老道就厚着脸皮主动请缨,我愿前往!”

    “莫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卢元清看着对方,有些意外又感觉在预料之中,不由心中一叹。

    其实他的理想人选就是莫老道,先天境界,实力不弱,性格圆滑会处事,灵气复苏前经常跟官方打交道,还是一省道教协会的高层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年纪太大了。晋升先天已是一辈子的丹法积累,以他的资质,此生无望人仙。

    所以莫老道是一招好棋,既全了政府面子,又不伤道院根本。他还想单独与其谈谈,结果人家自己看透了。

    旁人也是这般念想,一时颇为复杂。当初齐云三十六友,豪情壮志,然后谭崇岱没了,莫浩锋也不得不走,还剩三十四人。

    “哎,无需做小儿女姿态。我这一去,潇洒的很,也算为道门做了贡献。不亏,不亏!”

    莫老道早不是跟顾玙初见时,那个市侩势利的铜臭老头,妥妥的一派风范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也没什么好说的,只能齐齐躬身大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草长莺飞过,夏花灿烂开,转眼已是盛夏。

    凤凰山脚,安素素和关梦怡正在山门值守。她的那块玉牌被小堇摘去,抹掉了其中法力,然后又还了回来。小姑娘全程昏迷,对此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俩人直挺挺的站着,两侧的房屋内人来人往,商讨着各项事务。

    关梦怡呆着无聊,转了转眼睛,忽然八卦心起,道:“哎,你听说了么,师伯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师伯啊?”安素素奇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大师伯了,小师伯真人也不敢碰啊!”

    她精准打击,定向吐槽,又道:“我那天听师父提了一嘴,说大师伯正在昆仑安胎,都四个来月了。你不觉得最近真人经常外出么,就是去看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你说师伯怀孕,跟正常人一样么?会不会大肚子?”小姑娘问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我还没睡过男人呢!”

    关梦怡似乎有满腹委屈,提起这茬就特心酸,也不管对方尚未成年,道:“想当初,我跟我惨死的前男友正在开房,他第一次,我也第一次。蹭的差不多了才想起没买套,他就颠颠出去买,结果就死了,正赶上兽潮攻城,我也是好容易才逃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充满了对纯真爱情的惋惜和怀念,方要再讲时,忽地目光一凛,盯着不远处走来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年纪不大,穿着崭新的衣服,头发也梳的很整齐,却从骨头缝里钻出一股荒野的凶蛮之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她喝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顿了顿,随即咧嘴一乐,刷的抽出一把磨薄了的短剑,寒光闪动,直刺她的咽喉。

    好快的剑!

    关梦怡大惊,急忙执剑磕开,手腕一转,立时反击。那人跨步闪开,继续欺身上前,刷刷刷就是一波强攻。

    简单粗暴,招招不离对方要害,凌厉非常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此时,安素素也拍出一张黄符,那人脚下气息波动,双腿瞬间被缚。

    他气贯全身,硬生生立住,上身猛地一矮,借着关梦怡的一个冒进,剑尖一送,正抵在她的胸前,笑道:

    “师妹,你功夫没多少长进呢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关梦怡狐疑,又见有几人跑来,嚷嚷道:“这都到家门口了,你走那么快干什么,哎哟累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打起来了,你一回山就搞事!”

    “唐伯乐!”

    关梦怡心中一动,脱口而出,再细细打量,果然,辨认出一丝熟悉的模样。安素素也蹦蹦跳跳的凑过来,“哇,师兄你回来了,怎么不提前说一声?”

    “说了还有惊喜么,先进山,先进山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几人拥着他经过法阵,关梦怡大喊:“人呢人呢,唐伯乐回来了!”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一传十十传百,不一会,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大广场,围着唐伯乐七嘴八舌。这位当年可是第一,若非失手杀人,正常参加大比,肯定能拿到一个名额晋升先天。

    大家吵吵嚷嚷的,气氛热烈,连顾玙和小堇都惊动了。

    唐伯乐见到二人,再也控制不住,扑通拜倒在地,“弟子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哟,这破剑还留着呢!不错,能把基础功法练到这个程度的,你也算独一份了。”小堇眼睛一扫,瞧出他的底细,颇为赞许。

    顾玙也老怀大慰,道:“回来就好,你外出三年,错过了不少事情。先休整几天,之后再行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唐伯乐被一票人拽着离开,小堇也自己去忙。顾玙则身化金光,再度下山,踏上日常看媳妇儿的遥远路程。

    闲话不提,只是飞过某地上空时,忽然感受到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神念一扫,见在一条大河边,龙秋被许多人围困。她悠悠然坐着,金蚕则化作一只大蛤蟆,凶威赫赫,一舔就舔死一打嘤嘤怪。

    她也有察觉,抬头望了望,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顾玙奇怪,这笑容好机灵,好病娇啊!难道最后一只乖宝宝也粉变黑了?

    他摇摇头,继续飞行,还是选择相信小龙秋。毕竟是人家的历练,自己干涉不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路飞行,昆仑山遥遥在望。山脚的居住区已经有了大概轮廓,叮叮当当的各种兴建。

    昆仑招了上千人,负责玉场的采矿,山中植物的采集和初步炮制,以及兽类皮毛加工等等。他们不需要有法力,签的是常规合同,基本是三年期限,表现优异者才有机会学习养气法。

    不多时,顾玙到了古观,进门便道: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你七天前刚刚问过。”小斋闭目应道。

    “阶段不同么,你都四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他近前看了看,皱眉道:“一点变化都没有,按照常理胎儿都应该成长了。”

    怀胎四月,胎儿一般能达到一根香蕉的重量,身长75-90毫米,眼睛突出在额部,耳朵也已就位,嘴唇能够张合,脖子完全成形……

    小斋倒牛逼,根本称不上是胎儿,只能是胚胎,还不到一厘米,就像两粒小米似的。

    顾玙身为老父亲,那叫一愁啊,道:“莫非你真要生个球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还是两个球。”小斋提醒,表情难得的丧。

    基本完犊子了!一个球是哪吒,七个球是葫芦娃,两个球算什么?

    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?

    俩人研究半天没结果,只好归咎于人仙强大,生个孩子也海枯石烂的。

    “唉,先不提这个,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顾玙摸出一张纸笺,道:“我想了些名字,就拿来给你看看,男女都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接过一瞧,见上面列了二十几个名字,一半顾,一半江,不由笑了笑。于是俩人头碰头黏在一起,捧着纸笺研究。

    “九如两个字好。君子如山如阜,如冈如陵,如月之恒;如日之升……不过跟姓氏连在一起,就不那么顺畅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小桑?听着耳熟,不要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个可以。”

    小斋否定了一些,忽指着长生二字道:“长生虽俗,却是我辈毕生追求,做大名太重,做小名倒是挺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得是男孩名了,随你还是随我?”顾玙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顾长生了,难不成叫江长生么,你怕不是要枪毙?”

    哦!他猛然醒悟,惊出一身冷汗,惹不起惹不起。

    当即,俩人定了第一个,还是小名:顾长生。

    由于不知男女,也就是说,他们要准备两个男孩名和两个女孩名。鼓捣了好半天,总算全部定下:

    顾飞青,顾伊人;江重楼,江白月。

    (哇,看看你们起的名,用了一个。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