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一十八章 小龙秋
    密林中,小溪旁。

    随着又一阵吵嚷,先赶到的人忽然左右一分,那位处长带着手下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他见多了一个女子,不由打量几眼,只觉对方身姿飘逸,气质极佳,却显得非常面生,不似资料库中的任何一位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不敢怠慢,现在不像几年前,山头林立,势力众多,保不齐就是哪位大佬培养出的高手,便挺客气的招呼:“特异局办案,您若与此事无关,请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看看他,提了个很古怪的问题,“你们有普通人,也有修士,这孩子也是练过气的。我想问问,这属于什么性质的案件?”

    因为修行者戒律,是约束修士对凡人的行为。而修士之间私斗,很多时候是被默许的。

    “他父亲与官员勾结,非法获利,操纵市场,夺人财物。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就在他身上,我们是来追回的。”处长道。

    “哦?理由倒准备的很充分。”

    龙秋点点头,随手布下禁制,又问白歆文:“你父母被抓是因为这个东西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报仇么?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可以助你脱困,但你要应我一事。你出去后,只能修炼这本功法,虽是残篇,也足够你修到先天,甚至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白歆文非常狐疑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禁制外传来众人喊叫和杂乱的攻击声,犹如雷雨轰鸣。白歆文盯着她的眼睛,搞不懂目的,此刻也无暇思索,遂道:“我答应你,我只修炼这本功法,如果违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发誓,你若没做到,我自会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龙秋说罢,眼中闪过一丝平时绝不会出现的狡黠和趣味。

    她原本很想看看《艮背心法》,但刚才明悟了自己的困扰和阻碍,反倒无比通透,不屑于借助功法之效,只愿亲历红尘试练。

    九序的第一序,便是不动物欲。之后的每一序,都会教你抹去心上尘埃,回归初始。

    所以就有个矛盾的地方:白歆文想报仇,就只能修炼功法,而他想修炼有成,又不能被仇恨左右。

    龙秋便想试试,他究竟能不能修成,修成后还有没有报仇之意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这便送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她施展搬运术,将册子塞进他怀里,自己拿着空盒子,抬手一送。白歆文只觉身体飘轻,被一道气劲送出老远,瞬间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别让他跑了,开火!”处长大急,直接下了死令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带枪的十几个人瞄准半空,一起射击,子弹在一扇狭窄的区域密集交织,疯狂倾泻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正此时,一面黑色的圆盾凭空飞出,挡在白歆文身前。

    都是大口径手枪,威力惊人,打在盾面上爆出点点火星,发出金属撞击般的声响。那盾看似光滑平整,实则由一片片甲叶般的东西组成——正是蛟龙身上的鳞甲炼制,防御性超强。

    而那边,白歆文跟风筝一样,已经落在了密林外部。他亦非常果断,辨认方向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!抓住他!”处长大喊。

    立刻有几人跑过去,想要追赶,结果刚跑几步,就觉地面巨震,再一看,一只巨大的癞皮蛤蟆从虚空跃出,挡在前路。

    “呱呱!”

    它叫了两声,吐出又长又黏的舌头,对着几人一舔,然后吧唧吧唧,竟然吃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等场面太过吓人,以至于大家身体狂颤,惊骇不已。那位处长更是脸色惨白,指着女人道:“你是邪修,邪修!”

    “邪修?”

    龙秋觉得这个称呼很有意思,也没否认,随即招了下手。

    那只金蚕幻化的大蛤蟆跳到跟前,矮身俯首,任她在自己头上摸了摸。她也没再攻击,收起金蚕,迈步向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经过的每个人皆是瑟瑟发抖,不敢阻拦。

    周·树人·迅说过:“生死根本,欲为第一。”

    生命的存在,本身就是靠各种欲望支撑着。这东西谁也逃不掉,连圣人都要争个脸面和道统,何况小小先天呢?

    就如凤凰山一家四口:江小堇的欲望表现最为强烈,也最不遮掩;顾玙和江小斋同样很强烈,但他们懂得敛藏自心,既不被外人利用,也不会成为自己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龙秋是最特别的。

    她在山上被所有人宠着,公主一样,但她没有欲望么?当然有,只是环境影响,没机会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乖乖的,聪明,善良,懂事,负责,期盼着世间美好,似乎没有缺点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别忘了,一个完整的人不会只有单面,一定是双面的!

    随着龙秋无限的接近人仙境,也愈发明悟:自己不面对这些情绪,永远跨不过门槛。同样的,她也真想看看自己的内心,到底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譬如此刻,当她快要走出密林时,忽地一抬手,扬起那个盒子,高声道:“东西在我手上,想要的就来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冀中特异分局,审讯室。

    白先生被带进去两个小时之后,处长才神色莫名的走出来。那位权贵公子忙问:“怎么样,招了么?”

    “那确实是贞明子的遗留功法,叫《艮背心法》,据说最高能修至人仙,而且比丹法要容易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!果然!”公子连道两声,显得异常躁动。

    这年头,世家已经不琢磨吃喝玩乐和政治站队了,只研究修行秘史和历代名人。贞明子的师父是林兆恩,三一教教主,虽不被道门正式承认,在民间却是大名鼎鼎。

    这样的东西,谁不想要?无论是家族还是帮派,拿到手就是压箱底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至于那位女子,他是中途碰上的,只晓得叫唐玉,来路不明。”

    处长压低声音,问:“我们现在怎么办,还追么?”

    “追,当然要追!”

    公子不假思索,道:“丹法我试了好久,成效甚微,说不定希望就在这《艮背心法》上。不过我们不能再露面了,你放出风声,就说一邪教女子抢走人仙功法,再联系几个帮派,让他们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长公主一路南下,历练明心,瞬间搅动了一池春水。

    各路草莽闻风而动,有的是真绿林,有的是真鹰犬,纷纷探听消息,严守关口,打算围剿那个叫唐玉的女子。

    唐,取龙棠;玉,取玉兰珠。她也不知怎么地,忽然就觉得很顺口,于是随口就起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龙秋很清楚现在的世道,索性借此机会,以功法为引,抓一批,换一批,杀一批!

    她不怕那些人不上钩,正统功法对草莽的吸引力太大了。

    这个暂且按下,单说齐云道院。不知不觉,卢元清闭关已有两月之久,道院外松内紧,弟子们尚不知晓,三十四友则时刻惦记,每人一天,来小院值守。

    今天轮到了张守阳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蓝布道袍,大气沉稳,浑身上下无半点装饰,只在腰间系着一个玄色丝袋,里面正是那枚大阳平治都功印。

    这方印章是在龙虎山斗技后,道院特去南洋迎回的。它是张道陵用过的诸多法印之一,据说内藏拔山超海之力。

    张守阳研究许久,只悟出几道高级符咒和几手道术,印中仿佛有一个无穷宝藏,等着他继续挖掘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张守阳正坐在院中树下,自己与自己手谈。棋子落盘,悄无声息,黑白棋交锋更是毫无杀机,互让有礼,更像是一场和平演奏。

    他偶尔往静室看上一眼,忽想起数年前,也是这般光景。那时卢元清也在闭关,只是在冲击道院的第一个先天。数年之后,先天变成了人仙。

    天柱山如今稳定的很,上下齐心,都相信在住持的带领下,总有一天能重现道门辉煌。

    道门辉煌,或许就从今日始……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张守阳落下一颗棋子,指尖稍稍用力,发出清脆的一声响。而就在右手抬起的一瞬间,他目光闪动,嘴角泛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十几步之外的静室之内,骤然涌出一股磅礴的威势,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,迅速笼罩了整个内厅。

    另外三十三个人感受到这股气息,又惊又喜,连忙放下手头事务,匆匆而至。

    转眼间,院里院外已经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约莫等了一个时辰,里面的气息开始渐渐收敛,变得清正平和,雍容有度。紧跟着,就听吱呀一声,木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亦如数年前的样子,卢元清依旧没让他们失望。

    这位白云观的嫡传弟子,自幼修道,在灵气复苏前就一身本领,只困于丹法限制才落后某人的超绝天才,终于晋升人仙!

    几乎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凤凰山上,顾玙睁开眼,望着远天的白云苍狗,微微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昆仑山上,小斋也敲了敲自己的肚皮,不予理会,继续逗弄小青。

    二人齐齐有感,这不是来自人仙的气息波动,而是来自天地间的一种难以形容的联系。好像多了一位人仙,人间修行又盛了几分,此方天地也有感应,在为之欣喜庆贺。

    (推部电影:彗星来的那一夜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