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天命之性自然也
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白歆文很早就爬起床,像模像样的打坐一番,还在外面小院练了套拳。之后,他才颠颠跑上楼,到了客房门口,轻轻敲道:“姐姐,你起床了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,起床了么?”

    “姐姐?”

    里面无人回应,白歆文感觉不对,直接推门而入,见室内空无一人,被褥整整齐齐,没有睡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连忙叫父亲过来,白先生也很古怪,“这是……走了?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呢?”

    父子俩想了许久,确定没有怠慢的地方,也不觉得有任何矛盾冲突,最后只能归咎于高人风范,来去如风。

    不多时,夫人准备好了早饭,一家三口便围坐进餐。

    “爸爸,昨天那人说我修不好功法,你说是真是假?”白歆文对这句话始终耿耿于怀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像撒谎,而且她撒谎也没有意义,反正你年纪还小,先打好基础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道院和凤凰山收徒,最小的比我还小,一步晚步步晚,我今天就要把它读熟。”白歆文很有自己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熟读,你能看懂那些古文么?我倒能请个懂行的人来帮忙,可这功法重要,就怕外人泄漏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白先生正说着,忽见儿子比了个手势,跟着侧头倾听,“有车过来了,不止一辆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夫妻俩的脸色刷的一变。

    这里是以前的富人区,城市群规划后,大片大片的区域集中盖了筒子楼。这是强力政策,谁也搞不得特权。

    于是很神奇的现象出现了,新区全是穷人百姓,老区全是权贵阶层。

    所以人不可能太多,一向冷清。一说有几辆车同时过来,白先生敏锐的感觉不对,忙道:你去避一避,拿上秘籍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白歆文真的不像个小孩子,没有半点磨叽,揣好册子就从后门溜出,绕了几绕,跑向最后面靠着围墙的一栋别墅——也是他家的房产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几乎在他出门的下一秒,几辆车停在了楼前,下来十几个人将别墅围住。车上没有标志,全是民用车。

    白先生见领头二人,脸色更加难看。一个是冀中特异局行动处的处长,一个是冀中最高权贵的公子。

    昨日龙秋没有下死手,他就担心消息泄漏,忙跟自己的靠山沟通,让特异局压下此事。结果隔了一晚上,对方就大张旗鼓的找上门……

    “两位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应该清楚啊。我不想废话,把东西拿出来吧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!我要给郭老打电话!”白先生还在挣扎。

    那位公子面露嘲讽,哂道:“你那靠山倒了,现在我说的算。怪就怪你没扫尾干净,你那个叛徒手下和劫道的都招了……可以啊,竟然能找到正统功法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以你的身份,留不住那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白先生竭力拖延,道:“东西不在我这,不信可以自己搜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,你我相识一……”

    正此时,有手下过来道:“少个人,他儿子不在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那公子目光一沉,“追!给我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白歆文在山林中狂奔,内息已不足以支撑剧烈的消耗,只觉肺部愈发难受,喉咙火辣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。

    他比他爹还要机敏,根本没有进屋,马上翻墙而出,借着身小灵活好藏匿,叫车直接出城。

    不敢走大路,钻入山林一路窜逃,那帮人反应也快,不多时便找到痕迹,正在后面紧紧追赶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白歆文艰难的迈动双腿,速度越来越慢,风从脸庞吹过,带起眼角凉飕飕的液体。

    父母此次凶多吉少,从比下有余的小豪族,一夜变得家破人亡,小孩子根本撑不住。但他没选择,只能拼命的跑。

    后面的叫喊声愈发接近,白歆文脚下又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。他心中绝望,直想放弃,可就在抬起眼的一瞬间,神采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前方溪水潺潺,清澈流淌,一个青衣女子闭目坐在溪边,似沉思似休息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龙秋看着对方踉踉跄跄的跑来,颇为疑惑。她昨夜突觉心境不稳,遂不告而别,结果又碰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爸爸妈妈都被抓了,后面有人追我,你能不能救救我?”

    白歆文语速飞快,表达清晰,继续道:“你救救我,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!还有,还有这个,也给你!”

    他取出盒子,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看着盒子,里面正是让自己心境不宁的《艮背心法》。

    她没有伸手去接,而是盯着盒子出神,心中忽有所动,如一股涓流细细流入,冲散了俗世尘灰,比在梅山认了龙棠,解决那一票人时还要通彻。

    人仙之道,别过往,见天地。

    各有各的过往,各有各的天地。比如顾玙,他的行事风格就是讲道理,而且是讲自己认为正确的道理。

    道理是什么呢?由某个人提出来的想法,被越来越多人的认同,于是便成了道理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很复杂,也很简单。顾玙选择了最简单的方法:天下第一立的规矩,你就得遵守。

    有这种心态和境界,他的天地注定在众生之外。小斋也如此,甚至比他还要极端。所以他们的天地在人间之上,在茫茫太虚,浩瀚宇宙。

    但龙秋不同,她的心本就在尘世。

    她要见的天地不是太虚极境,而是人间的冷暖与善恶,以及自己在这人间的存在与明心。所以她会对艮背心法有念想,因为触动到了自己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心也者,人之丹也,炼以复其心之本体,天命之性自然也。始而艮背者,止念以求仁也……

    “求求你!求求你!”

    白歆文见她无反应,索性跪下磕头,哪还有半点阴鸷不讨喜的坏小孩模样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在这呢!”

    正此时,后面一阵大呼小叫,却是追兵赶了上来,见多了一个女子,也没有顾忌,“围住他们!围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白歆文走投无路,旁边的人又不肯帮忙,一步步往溪水里退,可又没勇气硬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看看他,又瞅瞅众人,流露出一丝王者带青铜的味道,然后忽然笑了笑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