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五百一十五章 出巡
    天柱山,道院。

    练武场内,何禾手执青钢剑,正在演练一套基本剑术。白云生坐在一旁,却是单对单指导。

    话说道院收了一百零八名弟子,上院十二,下院九十六。

    虽是学院制教学,要求全面发展,但学生的天赋点各有不同。比如徐子瑛,就越来越显现出在符箓上的天赋;还有何禾,非常精于剑术,堪称后辈中第一人。

    小姑娘也刻苦,经常在公共课之外,跑来找老师请教。白云生很喜欢这个弟子,悟性高绝,资质极佳,更难得的是有一颗道心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一百零八人,他最看好的就是何禾。

    而此刻,何禾演练的便是《寒月分光诀》里的一套剑术,招式精绝第一。

    游仙派属于巴蜀剑仙体系,剑仙就南北两套,互有关联。他们不像正一和全真,人口少,行事低调,往往处于隐居避世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里所谓的刚大第一,攻速第一,隐遁第一……是指在剑仙范围内,并不是天下道法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何禾身形又长了不少,单手拿剑毫不费力,只见青光连闪,带起浅浅的一层剑气鼓动,冷肃如寒月,细腻如抽丝,一招招一式式皆是精妙绝伦。

    她很快练完了一套,白云生轻轻点头,道:“方才与你说的,你都记住了,这次要完整不少。不出两月,你便能掌握这套剑术,照此勤修苦练,约莫三年内就能到先天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道长指导。”

    何禾躬身行礼,他们不称师父,因为不是那种单一的师徒制。

    “道长!”

    白云生正要再说,忽见一个杂物弟子跑过来,道:“住持请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略带不解,只道:“好吧,你先自行修习,我去内厅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快步到了内厅,三十五友全在。

    白云生是道院的大高手,位置在最前列,挨着晁空图坐下。卢元清见众人到齐,开口道:“我决意闭关数月,特告知你们一声,山上事务暂由石师兄和张师兄协理。”

    闭关……

    大家一时没反应过来,好端端的为什么闭关?晁空图却瞬间通透,喜道:“可是要冲击人仙了?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语惊醒,众人纷纷恍然,连忙询问。

    卢元清笑着压了压手,道:“正是。我修中成法,已成玉液还丹。接着只需闭关静修,采得大药,水到渠成即可。”

    他一向是有谱的,既然如此肯定,就证明没差错。

    众人愈发欣喜,你一言我一语的提前祝贺。没办法,眼瞅着食气法、雷法都成了人仙,心里着急啊!丹法的速度虽慢,可也不能慢的太落后了。

    卢元清来的正是时候,2.0时代,先天马上就要遍地开花,有人仙坐镇才能号称一方山头,对外对内都有足够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丹法的体系与食气法不同,简单说就是炼精、炼气、炼神,对应先天、人仙、神仙。

    当即,卢元清嘱咐完毕,便步入后院的一间静室,无需食水,万事不扰,只等着破关而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冀中,野三坡。

    此处在太行山和燕山的交汇处,占地极广,雄山碧水,奇峡怪泉,另有数不清的奇花异草和新生野兽。

    龙秋站在一棵从绝壁横伸出来的松树上,山风吹来,就像一片青色羽毛黏在了松叶上,随着风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她完全无视那些花草野兽,只观整山整水,然后取出一枚玉简,运起化息归物术,将信息记录其中。

    这跟以前的玉简不同,里面并非文字,而是一张宛如3D立体画般的地图,只有关外和冀中的少部分。

    这份地图中的城市,全部用简符标记,山川河流反倒成了重点,将每一处用线连接,还有一句描述。

    如乌拉省的大小龙湾,便是:山无奇,水阴阳相冲而逆流汇集,成深潭,乃水生物栖息佳地。

    再如野三坡,就五个字:平稳,无特异。

    因为灵气复苏以来,环境一直在发生变化,同样一座山,可能前一年还没有异常,后一年就多出了异化生物,甚至出现了小矿脉。

    夏国已经筋疲力尽,人力财力都减缩到了极致,无力再进行覆盖性的探查。

    那个APP《新山海经》也好久没人更新,讨论区更凉,基本是废了。以前大家没处修仙,抱着一种新奇和热情,才造成了APP的火热。

    现在呢,获取功法并非难事,那既然踏上仙途,肯定需要资源。我发现了一种新植物,还傻了吧唧的传上去共享么?

    拜托,肯定要独占啊!

    所以龙秋这趟出来,也顺便绘制一份地图,如今灵气彻底稳定,除了大中型矿脉需要长期酝酿,估计不会再有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她的效率不快,才将关外走遍,现在是冀中。西北是漠北、漠南,西边是晋,南边是豫和鲁。她打算继续向南,然后勾回来,再走西南、西北。

    龙秋跳下松树,轻飘飘的落地,顺着一条小溪向山外走去。

    夕阳残照,层林尽染,洒落的余晖下,一个青衣女子在林中穿行,光影忽明忽暗,拖出一路迤逦。

    溪水潺潺,叮咚作响。不时有小生物跳上树梢,好奇的窥探着,她身上的气息十分舒服,似与自然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划破了野外的宁静,枪口喷出的火药味还没消散,开枪的人就惨叫摔倒,后背赫然印着一个血淋淋的窟窿。

    中年人看着自己的得力干将倒下,简直目眦欲裂,指着对方的一个年轻人吼道:“你出卖我!”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你别怪我。”年轻人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说得好,兄弟你才看的通透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壮汉大笑,手一挥:“都给我上,小心着点,别误伤了白先生!”

    此处是一片荒野,但距城区仅有数十公里,如此近的距离,这帮人就敢光天化日的行凶杀人。

    被围在中间的是一辆轿车,车里坐着个女人,怀里搂着个小男孩。明显是一家三口,中年人的能量还不弱,起码能弄到枪支,还有许多手下。

    对方有二十几人,个个身怀内息,拼着几条人命,迅速逼至近前。拿枪的一被近身,基本就是扑街。

    转眼死了一大半,剩下的不敢抵抗,纷纷举手投降。

    “投降的不杀!”

    首领大声宣告,又上前几步,道:“白先生,都到这个份上了,就把东西交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不在我这。”中年人护着车门,狠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没意思了,这位兄弟说的明明白白,东西就在车里。你既然不愿给,我就只好自己搜了。哎,听说你太太漂亮的很,机会难得,我倒想试试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中年人恨不能撕掉对方,可惜无能为力。就在几天前,他高价收了一个好东西,便想转移阵地,结果被心腹出卖。

    对方更是胆大包天,竟敢在城市附近动手。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!”

    中年人打开车门,摸了摸儿子的头,从他怀里取出一个盒子,转身道:“拿了东西,你能放过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我只求功法,你我又无仇怨,自行离开便是。”首领盯着盒子,目光骤然热烈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中年人一扬手,刚要扔过去,猛地在半空顿住,眼睛直直的看向对方身后。

    “别耍花招,你跑不出去的!”

    首领一怒,可见他的样子,又忍不住回身,结果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就在不远处的一座矮丘上,突然出现了一个青衣女子,仙姿飘逸,美若天仙,犹如画里走出来的人物。

    所有人瞬间瞪大眼睛,似被此人定格。

    首领见她文文弱弱,身无内息,便肆无忌惮的调笑:“哟,美女,怎么一个人在这,是不是迷路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瞧着满地尸体,闻着浓重的血腥味,最后一抹残阳的余晖在眼前划过,在眸中投下了淡淡的阴影。。

    黑水省几乎没人了,乌拉省有玉兰珠看着,辽东省更不必说。她一路走来,并未遇到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,结果刚到中原,就撞到这等场面。

    她看着那人,似乎真的不理解,问:“为何要杀人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杀人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首领一愣,道:“美女,你不是精神病吧?哎,算了,好看就行!弱肉强食,优胜劣汰,我比他们强,就能掌控他们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他本是信口胡诌,兴致调笑,龙秋却点点头,道:“是个理由。不过你是修士,他们是普通人,你犯了戒律。”

    “戒律?哈哈哈,我犯了又怎样,天高皇帝远,谁能奈我……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后面的几个字猛地卡在喉咙里,瞳孔中有点青芒一闪而过。他先是呆愣,随即觉得腹部剧痛,体内气息暴乱,然后才张开大嘴: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老大!老大!”

    几个手下连忙扑过去,只见首领的下腹部,在丹田的位置,已经穿透了一个小小的气孔。

    丹田破,内气散,他就像一只哧哧漏气的破烂皮球,在地上翻滚挣扎,不断哀嚎。修为瞬间全毁,且永远不能炼气。

    死寂!

    全场死寂!

    此女竟恐怖如斯!

    一名手下只觉眼前一闪,那女人就站在了身前,仍然是那个问题,“为何要杀人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手下全身都在抖,以为对方是个精神不正常的杀人狂,忽地大叫一声,转身就跑。结果跑了两步,扑通栽倒在地,却是被无形气劲缚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杀人?”

    龙秋又问第三个。

    “我们,我们要抢功法。”那人吞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嗯,也是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她一挥手,废了对方修为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,我跟着老大混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算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如此这般,龙秋杀鸡一样的废了所有人的修为。中年人看的目瞪口呆,等她清理完最后一人时,才突然惊醒,捡起地上的枪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对准已经疼到昏迷的首领,就要补刀拿人头,但是手一痛,枪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又为何杀人?”龙秋问。

    “斩草除根,如果不杀他们,以后再来报复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中年人的心理素质极佳,义正言辞道:“更何况,他们都是罪大恶极的歹徒,我们这是为民除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顿了顿,又问:“他们是歹徒,你就是好人么?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中年人顿时语塞,搞不懂这个神秘莫测,却总问一些看似幼稚问题的女人,到底是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龙秋见他答不出,摇摇头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“姐姐,姐姐!”

    正此时,小男孩忽然跳下车,跑到近前道:“姐姐你好厉害哦,谢谢你救了我们,你叫什么名字,我们要好好感谢你才行!”

    他一边故作卖萌,一边对父亲狂使眼色。

    “啊对对,您要是不嫌弃,就到我们家小坐,也好表示谢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家不远的,就在河间。”母亲也道。

    河间?

    龙秋一听,正好与自己的路线相同,也不知如何想法,道:“好,我就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是众人启程,也不管那些尸体,直奔东边而去。过了一会,才有几辆车开过来,呼啦啦下来十几位。

    一人查看尸体,道:“白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以前打过交道,使枪是个好手。”另一人补充。

    “私藏枪械,肆意杀人,查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查?”

    几人交换了一个无奈且荒诞的眼神,将话题揭过。追查拘捕是不存在的,上门敲点竹杠倒是很现实的东西。

    接着,有人继续检查,道:“这帮人没见过,许是最近过来的。做事的是个大高手,都是一招毙……哎哎,活的,活的,还没死!”

    昏迷许久的首领苏醒,一睁眼见到好多人,立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那些家伙显得很兴奋,例行公事的出来扫尾,结果还有意外收获。带这么多活的罪犯回特异局,可是非常有排面的事儿。

    (上章的生理卫生课有人提出异议,事情是这样的:所谓同卵龙凤胎,就是分离时两个XY中有一个Y掉落,形成XY和XX即一男一女的极特殊现象。从1961到2000年,医学文献中至少有四个同卵双胞胎为不同性别的案例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我搜到的资料,如果不对,欢迎你们随时纠正。)
龙8国际